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爆發

正文 第八十九章 爆發

    二十秒,一百米。

    短短二十秒之內,三人就向前猛跑了一百米。赫胥黎的長刀舞動,跳躍,幾個發光的煤球被影子托舉在半空;璋档墓庀,長刀根本就是絢爛的花叢。

    一百米之內,所有的怪物都七零八落的散在地九六上。赫胥黎的刀非?,就連空氣都沒法逃開。刀刃擠壓空氣,層層疊疊,形成激波。激波往往在刀刃切入怪物身體之前,就炸開了怪物的表皮。

    再加上天命之路的必然暴擊效果,傷害拔群。

    他就是用這樣的刀,將怪物們肢解成一地的零碎。

    在知道奧爾格·劉可能出事之前,馬克亨納瑞就曾經想過,如果自己沒有被辭退的話,他會不會在空間站的最后一戰之中大放異彩?他會不會挺身而出,保衛自己的研究成果,最后為真理獻身?在認識赫胥黎之后,這種幻想一度變得更加強烈。他不止一次的將“納爾遜影心流”作為自己假想中的敵人,推演戰斗的過程。

    而現在,這個幻想碎得比怪物還徹底。

    赫胥黎用數個魔法相輔相成完成的陰影線結界完成度之高,讓他嘆為觀止。他以前是知道魔法能夠這樣用——但“從書本上獲取知識”和“親眼見到”根本是不同的概念。而赫胥黎的刀術更是超出他的想象。

    他確實是知道,在魔法的作用下,冷兵器戰斗中存在很多技術與策略的使用余地。

    但他卻是第一次接觸所謂的“武術”。

    一個戰斗型的魔法師,在有準備的前提下,施展出自己全部的能力。

    如果馬克亨納瑞真的和赫胥黎在相同條件下遭遇,那赫胥黎殺他只需要伸伸手。

    馬克亨納瑞倒是有心參戰,開始的時候還努力朝敵人扔幾團電子團。但是,由于電光造成陰影線結界的輕微擾動,赫胥黎很快就抽空子反身踢了他一腳,讓他住手。

    納爾遜影心流的魔法雖然實際上是將光學按在地上蹂躪,但表面上還是要尊重一下平凡宇宙光線傳播的邏輯的。赫胥黎的陰影并不會因為意料之外的強光就直接失控,但多少也要多付出一點點精神去抵抗干擾。

    這“干擾”來自友軍的時候,就往往讓人很不愉快——尤其是那家伙其實沒有造成多少有效輸出。

    馬克亨納瑞差點倒在地上,但是米氫琳將他拉了起來,拼命的朝前跑。如果離開了赫胥黎的攻擊范圍,他們兩個很有可能就被這些怪獸七手八腳的扯碎。

    對方的攻勢確實是如同潮水一般猛烈。這樣的數量理應壓倒質量上的差距,將他們徹底淹沒。但赫胥黎卻硬是憑借一把長刀,將所有的攻勢都生生拍了回去!

    馬克亨納瑞最終只能停止助拳的想法,在奔跑的過程當中觀察那些不斷從濃霧之中冒出的怪物。

    這種怪物……長得真的很“怪”。你很難說它“像什么”——譬如說,有些魔鬼有著“公羊的腦袋和蹄子”,有些吸血鬼有“蝙蝠一樣的翅膀”,人魚、牛頭人、半人馬乃至奇美拉,都是這種“已有的生物拼湊而成的”東西。就算一些描寫上屬于“不可名狀”的東西,也可以找出“觸手”這種軟體類頭足綱的特征。

    但現實之中,你很難用一種動物去形容其他、獨立的物種。

    牛就是牛、羊就是羊、豬就是豬,很難簡單的說“某種動物長著另一種動物的什么什么”。

    這些怪物也屬于這一類。很難說他們像什么已知的生物,他們很矮小,只有一米多。這些怪物倒確實是左右對稱的結構,按頭顱的形狀很獨特,沒有明顯的外耳,那狹長的頭顱確實給人一種“兇惡”的感覺。從斬碎的尸體上看,應該也有一個中樞神經系統,有脊索,但脊索的樣子有些奇怪,馬克亨納瑞沒時間撿起尸體仔細辨認,但他覺得,這應該不是自然界中常見的經典造型。

    更古怪的是,他們手指和腳趾的數量有些不匹配,這些生物有七根手指,卻只有三根腳趾。馬克亨納瑞發誓,只要他們沖出包圍,他一定會撿一些尸塊現場解剖——他一定要看看,這腳趾究竟是指骨退化,還是其他什么緣故。

    米氫琳通過早已搭建好的心靈的網絡,知曉了馬克亨納瑞的疑惑。而此時此刻,她則陷入了另一重疑惑之中。

    人類的想象總歸是有極限的。一個人若是想要直觀的讓另一個人接受自己想象出來的怪物,那就多半就得用其他的生物作為素材。希臘神話之中諸多著名怪物都屬于這一類型。而某些神話之中,則會通過“添加肢體”來表現某些生物的非凡屬性,比如印度地區就很流行若干的頭顱、若干的眼睛、若干的手之類的東西。

    但這東西很古怪。米氫琳完全不覺得,這應該是出現在神話之中的東西。

    難以理解的生物。

    ——我們所面對的,難道不是神話之中誕生出的或然神嗎?

    不,當然不是。

    米氫琳完全感覺不到這些生物身上寄宿著的“人類的體驗”,沒有敬畏,沒有恐懼,沒有崇拜,沒有厭惡。

    ——難道說……

    ——有兩個不同的勢力,從或然世界之中誕生了?

    ——第二個,并非以神話原型或人類精神為錨定物。

    結合馬克亨納瑞的疑惑,米氫琳開始懷疑,這些動物,可能并非以“神話原型”之類人類文化為錨點,而是通過“演化史”錨定自身的“或許存在之物”。

    一百二十年前,一支擁有強大科技的蜥蜴人曾通過奇跡,誕生于世界上,并向人類宣戰。當然,他們很快就被人類消滅。不知道魔法的他們根本就無法適應人類的戰爭體系。

    對于這件事,學界有兩種不同的猜測。一派認為,他們是從某種二十世紀末就存在的偽科學、陰謀論之中誕生的,類似于或然之神的生物。而另一派則認為,或許是演化史上不同的可能性——或許是“二疊紀合弓類全滅”,抑或是“白堊紀后爬行類幸存”,這樣的“或許存在”的可能性涌現的奇跡。

    【不】但馬克亨納瑞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這是不可能的,他們身上存在好幾種違反地球動物學常識的特征!

    【前方……】赫胥黎突然開口;【前方六百米外,有一個分叉口。直走,還是右轉?】

    前方違反常理的存在一個岔路口。這個岔路口與現在的這條甬道垂直相交,不知道通向哪里。

    這不是軌道車用于休整的區域。九十度的拐角,軌道車根本進不去。

    赫胥黎猜想,或許那個方向會通向對方真正的大本營。

    【繼續深入!棵讱淞杖绱藬嘌。

    突然,米氫琳感覺到眼前一黑。

    恢復精神的時候,她只看見眼前越來越近的地面。

    米氫琳勉強伸出手,想要支撐住自己。但某種劇痛卻讓她手腳情不自禁的蜷縮,她就這樣栽倒在地上。

    馬克亨納瑞捂住胸口,蜷縮起來,四肢忍不住抽搐。

    就連周圍那些莫名其妙的生物都陷入了痛苦之中,。

    只有赫胥黎勉強支撐住了自己。

    他左手攥住胸口,腳下一個踉蹌,右手長刀卻依舊在劈開一個敵人之后,才抵住地面。赫胥黎就這樣撐著刀,站在敵人面前。

    陰影線結界毫無動搖。

    【實驗體05……】馬克亨納瑞在腦中哀嚎;【實驗體05,他就在我們附近……】

    【不對……】赫胥黎思緒翻騰。夏吾雖然擁有流體控制的能力,但是讓他直接控制他人體液……不,哪怕只是仔細感應他人體內流體,他都會惡心到斗志暴跌。赫胥黎與夏吾戰斗兩次,但不管陷入怎樣的絕境,夏吾都不會直接操控他人體液。

    唯一一次讓他陷入體液爆沸窘境的,還是因為他打暈了夏吾,導致依托本能的超自然能力失控。

    【這就是失控狀態的表現……】馬克亨納瑞感覺自己的冠狀動脈要碎了,涕淚橫流;【你的戰斗記錄應該是唯一一次“實驗體05昏迷之后的能力失控”。而這個很像是只存在記錄之中的proto42的失控……】

    【什么意思?】

    【自從他作為“主角”存在之后,他就沒有失控記錄……才對!】

    ………………………………………………

    時間往前推半個小時。

    獵人之神就這樣大大方方的扛著夏吾,在街上走著。他是或然神,是眾人心智之中誕生的或然生物。他與人類的心智相連接,人類會本能的相信“神希望人類相信的事情”。

    只要他期望,那么一般人就會對他視而不見。

    獵人很小心,他甚至定期往夏吾的體內注射麻醉劑,保證他處于狀態昏迷之中。

    當然,這對夏吾沒有一點作用就是了。

    液體的毒劑,根本不可能混入夏吾的體液之中。除非獵人之神將夏吾所有血液都換成麻醉劑。如果那樣的話,夏吾倒是有可能因為缺氧而昏迷。

    在小心翼翼的從傷口排出麻醉劑之后,夏吾甚至還在心中默默的勾勒獵人的樣貌。

    不知道為什么,他感覺獵人有那么一點眼熟。

    他或許是在哪里見過這個或然神。

    當然,絕大多數神在神話之中都被描述成儀表堂堂的生物。他們的外表是如此突出,以至于存在某種超自然作用了。不管是英俊還是丑陋,這些神明的相貌應當都是“見過一次就會印象深刻”才對。

    但夏吾偏偏就真的有那種“隱約覺得在哪兒見過,或許記憶角落真的有這么一件事”的感覺。

    這不尋常,很不尋常。

    夏吾的記憶力遠超常人。如果一件事真的很重要,那么他就根本不會忘記。但他偏偏沒有想起關于這個或然神的事情。這或許就說明……說明……

    這是個伏筆?

    ——哇哦哇哦……

    夏吾在自己冒出“這是伏筆”的念頭后,就深深的感覺到了作者同志的無恥與無能。

    這樣標明“這里是個伏筆啊”很有意思嗎?

    話說回來……到底是個什么伏筆呢?

    夏吾的思緒就這樣漫無邊際的飄蕩著。

    獵人則穿過了大街小巷,來到一處屁精所在。有幾個混混模樣的人,就在那里抽著煙。香煙可能加了點料。夏吾將自己的能力壓制到最低出力,勉強撇開自己鼻子跟前的煙味。這些人滿臉兇惡,身上還有金屬制的武器,看上去很像是混黑幫的。他們似乎只是在看門。

    獵人之神就這樣很平常的走了進去,推開倉庫的大門,然后關門。鐵皮大門似乎有些銹跡,開關之間發出了很大的噪音。幾個人朝著這邊看了一眼。但是,他們在思考之前就已經服從了神的意志,選擇了“相信”,他們的一切思考都會從“這里確實沒有人經過”出發。

    他們只是為了防止其他人意外闖入。這些黑幫分子根本不需要警戒或然神,而他們也正好無法發現或然神。

    只需要對他們說“不許任何人靠近”,他們就能夠很好的完成既定目標了——不需要告訴他們多余的事情。

    這也能夠有效的防止“讀心”之類的手法竊取機密。他們根本不知道這里是什么。

    倉庫之內是幾個人,大部分都是亞裔面孔,少部分樣子更接近本地人,但依舊有混血的痕跡。

    這些人的名字讀音都很接近“吳戈”。這些都是他在排查其他可能目標時的收獲。

    這些人類的身上都有拷打的痕跡。

    “給我起來吧!鲍C人之神很是不屑的一腳踩在一個人小腿的傷口上。這也代表著他愿意讓那些被抓來的人看到他:“本來都是惡人,就不要裝可憐了!

    這些人麻木的站了起來。如果沒有學習過社會系魔法,一般人本來就很難違抗或然神的意志——他們會在思考之前就服從。更別說,獵人已經對這些就家伙施以恐懼。這輕易就摧毀了他們的反抗意志。

    獵人打開一個地下通道的入口,帶著夏吾走了下去。

    這些家伙,雖然不是他的目標,但抓都抓了,也不好浪費。

    他們的計劃,目前還缺乏最后一塊拼圖;蛟S可以在他們身上找到突破口。

    正好,也調查一下他現在扛著的這個獵物。

    帶著這樣的想法,獵人走入黑暗之中。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江西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双色球最新技巧与方法 一肖一马中待大公开 福建11选5基本走势图近100期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 黄大仙玄机精选资料 江苏11选5任三预测 河南体彩11选五规则 安徽11选5前三最大遗漏 单双24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