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車站

正文 第八十五章 車站

    阿爾馬洛·赫胥黎在睡了一個安穩覺之后,正在思考一個嚴肅的問題。

    在他失明的時候,他經常受到那些敵人的攻擊。但自從他從菲那里離開之后,這種現象就消失了。

    他覺得這是很奇怪的事情。

    正是因為對方持續不斷的騷擾與攻擊,讓他沒有喘息的機會。在那兩天里,只要他停留在一個地方超過兩個小時,敵人就會追擊過來。那種包圍網幾乎無處不在。

    但他從菲那里離開之后,那些怪物就再也沒有來過了。

    當然,也不是真的消失了。

    在赫胥黎警覺提升到最高之后,每當警察靠近,就會有旁人看不見的骰子落下。但不知道為什么,那些裝扮成警察的怪物就再也沒有成功組織第一天夜里那種程度的包圍網。甚至只要赫胥黎距離他們足夠遠,他們就不會發現赫胥黎。

    赫胥黎同米氫琳探討過情況。他希望能夠從這些現象之中分析出敵人的手段,知曉敵人到底是怎么跟蹤他的。

    米氫琳最先認為,有可能是菲的手筆;蛟S赫胥黎在被偷襲的時候,就中了某種詛咒,而這種詛咒會導致他被跟蹤。但赫胥黎指出了一點——圣逐的魔法理論和人類站在同一水平線上,甚至在運用上略遜于人類。

    誠然,圣逐的技術遠非不成熟的魔法相比。圣逐探索魔法,只是為了更好的認識宇宙的真理,或者“超越宇宙的真理”。

    而兩個宇宙大碰撞之后才出現在太陽系的魔法,是圣逐也無法理解“為什么會這樣”的技術。

    有一個跟蹤類的詛咒,赫胥黎無法察覺,而菲可以察覺,甚至在不知不覺中將之清除?

    這是難以置信的事情。

    菲自己也說過,她對魔法并不是那么擅長,在她的判斷之中,赫胥黎是有機會將她的這具身體殺死的。

    而現在,他們最為直接的懷疑就是,那個黑暗之中的勢力其實掌握了一種追蹤技術,這種追蹤技術有時效性,或者必須保證受追蹤的對象一直處于“可感知”的狀態。

    而赫胥黎在菲那里得到喘息的時候,也由于圣逐的技術手段而遮蔽了對方的追蹤——或者干脆就是圣逐的政治地位特殊而導致那個在黑暗中的勢力不想窺探她。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他們認為,已經沒有繼續追殺赫胥黎的必要了。

    他們追殺赫胥黎,多半是認為赫胥黎知道了什么事情,并且坑了他們一把。他們追殺赫胥黎,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保守秘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首先就摧毀了赫胥黎的基站,斷了他的聯絡,然后才來伏擊他本人。

    而當圣逐庇護了赫胥黎之后,他們或許就意識到了,保密毫無意義。

    他們之前攔截進入加納科喬的斗犬,或許只是為了拖延時間。

    畢竟,這么大的事情,是不可能瞞住的。他們已經沒有“藏在暗中”的打算了。他們只想拖延一段時間;蛟S在這段時間里,他們會完成什么事情。

    這讓赫胥黎多少有些煩躁。他真的不確定,扔下這組織的事情去尋找鎮壓夏吾的方法,是否正確。

    盡管主角屬性很要命,但是這勢力聽起來也不是鬧著玩的。

    但很快,馬克亨納瑞就介入了他們的談話,并提供了一個相當有力的觀點。

    “說不定追殺你的組織就是我們要找的勢力呢?有可能!”

    赫胥黎本來想說“哪有這么巧的事情”。生活畢竟不是漫畫,不是什么邪惡組織都是有關聯的。赫胥黎曾經在南境的衛星城中執行過任務。在那些混亂無法的地帶,有好幾個邪惡組織謀劃著互不相干的滅世計劃,實在是太正常了。

    如果不是某位知名駭客閑著無聊駭入了那個衛星城的本地論壇,發現那些邪惡組織的中級技術人員灌水的時候分享實驗心得,然后舉報了一波,恐怕地球真的會迎來幾波魔法災害。

    但馬克亨納瑞指出,由于夏吾的存在,所以他們目前正按照小說或漫畫的法則行動。

    最終,赫胥黎還是跟著馬克亨納瑞來到了這里。

    地鐵六號線人民公園站。

    加納科喬涌現出來的時候,是帶著各種基礎設施的,有完整的地鐵。只不過后來這個城市幾經戰亂,導致了一些站點被毀。而其中有一些站點毀得格外眼中,加納科喬的技術能力根本無法修復。

    這也就導致了有幾條地鐵線路干脆就被廢了。

    一些站點后來被無家可歸的貧民占據。另一些站臺被黑幫作為據點或者倉庫。

    但至于地下的甬道現在怎樣……可能很少有人知道。

    “人民公園站!瘪R克亨納瑞輕聲說道:“根據記錄,八十年前毀于‘莫名其妙的怪獸攻擊’。一般認為,這可能是隨機涌現的怪獸。這種先例也不是沒有。但如果結合‘黑暗勢力’來看,這也有可能是生化實驗、魔法實驗造成的。由于有四個站點無法修復,這四個站點將六號線截斷,六號線被分成四個很短的線路,沒有任何經濟價值,所以這條軌道線就正式廢棄了。我們從這里開始找!

    “人民公園站……”米氫琳望著不遠處的一塊平地。平地之上滿是佛像。石制的、木制的、泥塑的,甚至塑料的都有。這么多佛像亂糟糟的插在地面上。有行人不停的穿行其間。地上凈是塵土,混合著一些合成香料的氣味。

    “這看著一點也不文明!

    “好了,這城市變成什么樣子都不奇怪!瘪R克亨納瑞快速藍島了坍塌的地坑邊上:“這里就是入……口……”

    不知道為什么,他臉上露出了遲疑之色。

    赫胥黎往下望了望。這是一個垃圾堆。嗯,這確實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地上有坑嘛,成為扔垃圾的地方就再正常不過了。下面就是一個垃圾堆。這些年來扔下去的垃圾,早就淹沒了原本的進站閘機。

    地下的垃圾包括了各種熏香、香料的包裝、食物殘渣、大小便以及其他常見城市垃圾。

    赫胥黎松了口氣。說真的,他已經習慣了。

    于是,赫胥黎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米氫琳猶豫了一下,也跟上了。

    馬克亨納瑞萬分糾結。他可以面不改色的解剖一個未成年人。但他真的不一定能夠面對這種骯臟。

    他本能的想要后退一步。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光照范圍正在擴大,陰影正在收縮。

    影子仿佛一塊幕布,被扯進坑洞之中。

    馬克亨納瑞這才意識到,他們其實一直都在赫胥黎魔法的庇護之下。

    失去了這個庇護,他會暴露在陽光之下,很容易就被人察覺。

    一個白人在這里是很顯眼了。

    沒辦法了。馬克亨納瑞深吸一口氣,然后屏住呼吸,跳了下去。

    馬克亨納瑞覺得自己腳下好像發出了“噗”的聲音。他敢打賭自己肯定是踩到屎了,新鮮的人類糞便?佣磧鹊目諝饩尤槐韧饷媛晕⒊睗褚稽c。馬克強迫自己不去想這些濕氣原本是什么。

    赫胥黎懸浮在半空之中。坍塌的坑洞邊一棵樹的影子垂下。他賦予這影子以質量,將他勾在半空之中。米氫琳則按著赫胥黎的肩膀固定住自己。赫胥黎看了馬克亨納瑞一眼:“你最好清理掉鞋子上爛掉的水果,不然的話氣味太刺鼻了,對潛入很不利的!

    “爛水果……”馬克亨納瑞松了口氣,后退一步。

    他感覺自己又踩到了什么軟乎乎的東西。

    “現在還要再加上一團人類糞便……希望里面有地下積水之類的東西可以給你清理……”

    “可惡!”馬克咬牙切齒。

    赫胥黎掉在上面,慢悠悠的轉了一拳,觀察四周:“往下走的道路全都被垃圾堵住了,得自己動手開路!

    “動手?”馬克亨納瑞尖叫起來。

    赫胥黎從腰間取了一個拇指大小的容器,里面是純凈水,在菲租住的高級旅館里無限供應。這一小管純凈水被米氫琳提前賦予了魔法墨水的部分特性。赫胥黎打開塞子,倒在左手上。在接觸肌膚的瞬間,赫胥黎已經對水使用了“活化墨水”的魔法,賦予這些純凈水一定的活動能力——這是赫胥黎構筑的核心,也是他最擅長的魔法。

    墨水攀上了赫胥黎左手五指。然后,赫胥黎右手拿著一個手電筒,對準左手。光從他的指縫漏下,在地上投出影子。

    然后,五指的影子違反光學定理一般的瘋狂扭曲,立起。五條扁平的狂蛇翻動,瘋狂的挖掘。

    赫胥黎這個時候看了馬克亨納瑞一眼:“對了,之前忘了提醒你一句,你身上有攜帶光源,對吧?如果你在我戰斗的時候胡亂晃動光源,那么我就有理由懷疑你要坑死我。那個時候,我一定會搶先動手,先殺死你!

    “嘿!我以為我們聯手了!”

    “沒錯,所以我事先提醒了!焙振憷柽@么說著。

    隨著汁水飛濺,臭氣翻涌,很快影子就清出一條路來。

    赫胥黎解除了魔法。影子失去質量。于是很多粘連在影子上的污穢就失去憑依,落在地上,響成一片。

    赫胥黎的影子蔓延,鋪在地上。然后,米氫琳先跳了下去。赫胥黎也跟著跳下去。這道不是出于潔癖,而是因為身上沾染污物,就有可能被強化了嗅覺的敵人察覺。畢竟人類區區五百萬個嗅覺細胞組成的氣味感受器實在是太容易被強化義體所超越了。

    馬克亨納瑞也罵罵咧咧的走了下去。

    赫胥黎清理了一個樓道。他們從車站上層下到站臺。這站臺有一半被摧毀了,鐵軌似乎是被巨人硬生生拔起一樣,在車道上扭曲。站臺也塌了一半,垃圾將之掩埋了起來。甬道的一側已經是不可通行的狀態。

    而另一側,也被灰綠色的東西,以及各種顏色的塑料布所堵上。

    “這是人造的?”馬克亨納瑞有些驚異。他判斷,堵住這一側甬道的,并不是垃圾填埋所自然產生的,而是人工壘成的。

    就好像在荒野之中遇到一塊石頭和一塊表。你會很自然的覺得,那一塊石頭是“本來就在那里”,而那一塊表是“什么人掉在那里”。人造物和非人造物之間,存在著非常明顯的差異。

    赫胥黎沉默不語。他覺得這也太過扯淡了一點。為什么他們剛剛探查第一個地方,就出現了這種……這種……

    明顯是疑點的疑點。

    馬克亨納瑞似乎受到了鼓舞,他伸出手,低聲吟唱咒語。電位差被工程系魔法憑空創造。幾秒鐘之后,一團電子被射了出去。

    那一堵墻炸塌了一半。

    馬克亨納瑞聳聳肩:“看上去更像是人造的了!

    赫胥黎則用影子傳遞觸覺,感受了一下那灰綠色物質的質感:“干燥的大象糞便,這是……”

    一道黑影從坍塌的墻壁之中竄出,帶著腥臭的風撲向馬克亨納瑞,馬克只看到一抹銀色的鋒芒。

    然后,強光一閃。馬克亨納瑞暫時失明。

    等他視覺慢慢恢復的時候,他發現,一頭奇怪的生物被赫胥黎的幾道影子按在了墻上。

    剛才,赫胥黎于間不容發的時刻彈出了一枚扣在手心的小煤球。煤球在魔法的作用下迅速燃燒放光,赫胥黎利用光明,將敵人壓到了墻上。

    隨著煤球的燃盡,影子的力量漸漸減弱。那個生物似乎也感到了這一點,拼命掙扎。

    而馬克也是第一次看清這個生物的樣子。

    他全身覆蓋長毛,活像是披著蓑衣,口器掩蓋在毛發之下,只有三只眼睛顯露出來。他腦袋很大,臂展超過體長,但是只有四根手指。

    這不是地球生物。

    “這是……鐸古斯?”馬克亨納瑞很快就辨認出了這個生物的學名:“異鄉民?”

    赫胥黎打開手電,晃了晃,一道影子在這家伙的腳踝【或者類似腳踝的部位】上摸索了一下:“有過腳鐐的痕跡。他曾經被人奴役……”

    “逃奴?”馬克亨納瑞問道。

    米氫琳怒視:“注意措辭。奴隸制是應該被掃盡歷史垃圾堆的玩意!”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山西11选五遗漏查询 内蒙11选5一定牛 江西11选5单期在线计划 山东11选5专家预测 最强六肖公式平特计算网 旺彩双色球app老款 管家婆期期免弗费资料精选 山西11选5平台 甘肃体彩11选5一定牛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