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英雄”的試煉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英雄”的試煉

    和往常一樣,夏吾在吃過早飯之后就離開了孤兒院,并熟練的蹭免費的公交車,然后在鐵路橋上換乘軌道交通——當然,不買票的。

    夏吾盤膝做在飛馳的火車上,依舊從自己的腕表里召喚出一本課本。這課本比較新,他還沒有來得及看第一遍!队楷F系召喚類·三》,這是課本的名字,非常樸實剛健。它代表這是“召喚物品”這個專業方向的第三本課本。通常情況下,魔法專業的人會在大學三年級作為選修開始接觸。

    或者在他們備考專業四級的時候。

    這可能是一個從古老的科學啟蒙時代就一直流傳下來的疑惑了。實際上,魔法的研究,或者說“正常的研究活動”并不要求每一個參與者的水平都很高。畢竟刷試管和洗燒杯是不需要碩士文憑的。但是,研究機構的負責人通常會希望,那些擁有高學歷的人能夠兼一個刷試管的職位。

    換句話說,想要在正常的研究機構任職,你的專業等級起碼也得有四級才行。

    而如今大學畢業生的要求,也只有專業二級。部分實用性較強的專業甚至會對不準備繼續升學的學生適當降低要求。

    夏吾繼續翻著這本課本。和入門級的課本不同,越是往后,課本的內容就越是偏向技術!队楷F系學科基礎》的入門級課本是理論為主,并附帶了幾條人類早期發現的咒語,三五個早就已經失去作用的儀式。而昵稱為《必修一》的《涌現系提振類·一》的理論部分稍微少一點,但是梳理了涌現系提振類魔法的發展歷史,并將一些具有歷史地位的儀式單獨提出來,做成一本小冊子,還附上了儀式的流變與演化。

    而到了這一本,書上就開始出現密密麻麻的咒語了,就好像更傳統的奇幻故事中的“法術書”一樣。

    但說真的,這不是個好兆頭。

    這代表著魔法的研究才剛剛起步。

    這么說吧,以二十一世紀的標準來看,初中的教學內容,包括古希臘時代到十六世紀的數學,伽利略、帕斯卡以及牛頓時代物理學的簡化版,以及一點點……二戰前的生物學?高中的教學內容稍進一步,數學終于教到了十九世紀……的一點皮毛,物理學則停留在二戰前,生物學則推進到二戰后數十年。

    到了大學階段,相關專業的學生終于可以學習拉格朗日二十歲發現的成果了。絕大多數學生會止步在“十九世紀”這個階段。一般人會管這個叫“高等數學”——但實際上,毫無疑問,這是近三百年前就被發明出來的落后技巧,盡管經過了一定改良。

    這么說吧,托馬斯·愛迪生發明電燈是在1879年,這比“高等數學”前面幾個課本的內容誕生晚了一百多年。二十一世紀的人不會覺得白熾燈是什么高科技,哪怕它是改良后的節能燈也一樣。但偏偏絕大部分二十一世紀的人類都覺得“高等數學”非常高深且可怕。

    然后,少數有天分的專業學生會學習一點點二十世紀的數學。另外,相關專業的學生也終于能夠學習到一點二戰后物理學的修訂版,以及……接近最前沿的生物學。

    一個學科越是成熟,那么它可以交給學生的內容就越多,自然的,它的教學也結束得越晚。

    而關于魔法的最前沿理論,居然普遍在大二的時候就教完了。一個20歲的學生,就學完了現有的成體系的魔法理論。剩下的,都只是碎片化的認知。

    這個學科的范式甚至都沒有建立起來。人類只是抓住了新規則的一鱗半爪。只有碎片般的認識——并且,這種“碎片般的認識”還不是數學發展到高級階段后、個體無法掌握知識全貌所帶來的、整個學科的野蠻生長,而是另外一種……

    就好像開普勒之前的天文學一樣。在開普勒之前,“天文學”仍舊處在“科學”與“玄學”的分野。在那個時候,人們記錄的現象,就只是“現象”,只是“記錄”,不是“科學的理論”,只有碎片化的認知。

    ——好吧……這不是這書吸引不了我的理由。

    最終,夏吾合上書,讓它離開必然世界。

    他感覺得到自己的心臟在加速跳動。這很不尋常。夏吾并不一定需要心跳,他可以用能力將血流輸送到自己體內的任何區域里。過速的心跳對他毫無意義,只會無意義的消耗生物能,并且發出所有敵人都能聽見的聲音。

    夏吾不是很理解這種狀況。很顯然,有某種情緒阻礙了他的閱讀活動,并且讓他的心臟開始活躍。而他現在就在這種莫名其妙的驅動力下,開始進行自己的偵探冒險。

    他甚至都沒有拉上任何一個小伙伴。

    他可以肯定,他所希望的,“令人作嘔的邪惡”就藏在這個案件之中——藏在“幫人尋找寵物猴”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小案子內。

    那個隱藏在暗處的幕后黑手——姑且這么稱呼他吧——就藏在這里。而且夏吾可以肯定,他一定非常邪惡。

    就好像奧爾格·劉一樣。

    沒錯,毫無疑問,這種“使用了三十七個近交系”的實驗,非?梢。它的思路真的和奧爾格·劉如出一轍。

    前文也提到過,實際上,按照正常的情況,夏吾應該有十來個能力和他非常相似的兄弟姐妹。但實際上,奧爾格·劉只創造了一個實驗體05——所有實驗體都是千奇百怪的。

    “幕后黑手”擁有和奧爾格·劉基本一致的思路。

    奧爾格·劉靈魂深處都散發著反人類的臭味。能夠和他靈魂共鳴的家伙,想必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吧。

    再者,在加納科喬這種無法地帶建立研究機構的,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人。加納科喬又有什么優勢呢?人才?資金?生物學資源可能有一點,但這個就太廉價了。

    正常情況下,做這種“為魔法學規定范式”的研究,都應該去理想國做申請;蛘,讓大康采恩相信,隨著你理論的推進,會有源源不斷的技術專利出現?傊,為什么選擇加納科喬呢?

    夏吾不無惡意的想,說不定在這種混亂地帶,多幾個人少幾個人都不會被察覺呢?

    如果從“戲劇化”的方向來考慮,這個邪惡組織就應該做人體實驗,甚至和奧爾格·劉有一定的關系,然后他就會完成宿命的任務。

    《千面英雄》怎么說來著?他之前在孤兒院安穩度日,緩推主線,是“拒絕使命的召喚”,而神父以“有智慧的老人”的身份完成了“遇見啟蒙導師”的戲碼,現在他終于“跨越門檻”,并即將迎來“最初的試煉”啦?

    ——噫!這么說的話,這故事也真是挺俗套的呀!

    那么這個“試煉”的內容嘛……

    在神父的幫助之下,夏吾排列出了那個幕后黑手所用的三十七個近交系出現的時間,以及部分近交系的淘汰時間。三十七個近交系中出現最晚的那個,以及淘汰最早的那個,會為夏吾標注出一個時間區間。那個幕后黑手就是在這個時間段之內開始自己的邪惡計劃的。而且不知道為什么,在這個時間段之后,他就沒辦法獲得更多種類的近交系實驗動物了。

    “最早五十年前,最遲二十年前,這一段時間內,在這個城市發生過什么……可能仍舊發生著,只是我們不知道!毕奈崛绱苏f道。他覺得自己有必要鏟除這個黑惡勢力。他很有興趣這么做。

    而神父則委婉的提醒他,他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找到菲的那只猴子——那一只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失控的、該死的猴子。

    夏吾不以為意。在他的世界觀里,這兩件事實際上是一件事。那個組織會出現在他面前的,而在這個過程當中,那只猴子也一定會出現,或者干脆反過來,那只猴子一定會出現在他面前,而在這個過程當中,幕后黑手也會出現。

    將兩件有一定聯系的事情視作“具有因果上的必然聯系”,通常是危險的!肮矔r性”的堅固程度沒有三流法師想象中那樣強。但對夏吾不是這樣。夏吾知道,對他來說,“最簡單的答案”并不一定是好答案,只有“最戲劇化的答案”才是。

    或許這是因為他的閱讀癖以另一種形式發作了?

    夏吾如此想到。

    在夏吾看來,自己的世界本質上是一部作品,他參與劇情,最多也就是相當于閱讀、觀看或者玩一部不知道什么體裁的作品。

    但既然都是欣賞,那么他為什么要欣賞一個三流撲街作者寫的爛書,而不去欣賞那些在歷史上留下名字的經典作品呢?

    但現在,頭一次的,夏吾對這個站在“上帝”位置的爛寫手的作品,產生了那么一丟丟興趣。

    他暫時還不明白,到底是哪個情節觸動了他的爽點,為什么他會這么急切的想要“讀”這個玩意的爛劇情。但毫無疑問的是,他稍微有了那么一點興趣。

    暫時還不知道為什么,不過他總會知道的。

    就目前他所掌握的線索來看,他愿意為了“讀”這個劇情,而稍微犧牲一下學習課本的時光。

    而現在,他就去繼續找那只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失控的猴子……或者哪個幕后黑手了。

    盡管沒有任何線索,但夏吾心目中,自己仍舊穩得一匹。線索一定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

    “獵人”瞄準了夏吾。

    現在已經遠離了那個代行者的監控范圍。他現在可以稍稍使用一點力量了。當然,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那個孩子還走得不夠遠。

    伊洛古暴露的時候,他們就知道這個城市盤踞著或然神了;蛘吒,他們拿走“貨”,和“被放逐者”對峙的時候。他們都知道,這個城市有一個以上的或然神。那個孩子有著可怕的怪力【他并不知道真正抵擋住伊洛古力量的是費爾巴哈鋼,任何帶有“獲取信息”性質的魔法都不可能提取到費爾巴哈鋼相關的信息】,說不定可以和他過一兩手。他得再等一等。

    這很簡單。不過是等待而已。他是獵人,而狡詐的獵人一向很有耐心。

    這個十二歲……可能十三歲也可能十一歲的小家伙,華裔,瘦弱,皮膚有些蒼白,不像是這個城市的人。

    觀察的同時,“獵人”又意識到了另一件事。

    這個少年很眼熟。

    “眼熟”,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見過……

    不是伊洛古死亡的地方提取的成像,他是真的,通過了一個什么另外途徑,見過了這個少年。

    ——啊,對了……

    他得到了答案。在他的“寺廟”,在他的“圣所”——基因獵人行會。這個少年曾經出現在那里,就在他的門口。

    加納科喬是地上佛國,但是包括屠夫之類的“賤業”,對佛教的虔誠程度都會更低。而幾乎沒有佛教組織會在這些惡業所在留下帶有宗教性質的人造物。

    所以,他利用了一個巧妙的手段,讓獵人行會充當他的圣所——一個說出來就不值一提的手段。

    ——一個注冊獵人……啊,不。

    “獵人”如此想到。

    這是他身為“獵人的神”所具備的基本的能力。他能夠從所有“被認為是獵人”和“自認為是獵人”的人類社會個體那里獲得一些有限的情報。

    但這個家伙……不是?

    他讓別人替他去注冊了,然后沒有完成任何狩獵,沒有帶回獵物,沒有取得“報酬”。

    “是什么讓你止步了呢,小獵人……”“獵人”低聲說道。

    然后,他知道了更多的事情。

    他知道了夏吾曾經租借過行會的交通工具,并歸還了。但是他歸還的方式非常奇怪,他將車扔在了距離行會還有點距離的地方。

    ——是什么讓他止步了嗎?

    ——不管怎么樣,他原本確實是打算帶回獵物的。但是他放棄了。不知道為什么。

    記下來,他至少有一個魔法或者能力可以在遠距離上感知到……感知到什么東西。這個具體的距離是1.73公里。

    如果選擇狙擊戰術,就必須和他保持三公里以上的距離。

    ——這個家伙的行為還真是反常,無法預測……等一下……

    “獵人”終于注意到了另一個事實。

    這個年輕的獵人進入森林打獵的時間……

    正好是那次神話否定發生的時間。

    “獵人”還記得那仿佛從凍結的湖面跌落的感覺。

    ——沒錯……

    這個年輕的獵人……這家伙的狩獵行為,由于某種原因,而無法被他這個獵人的神所知曉!

    “獵人”感覺自己可能掌握了真相。

    這個家伙……他是“王”預言之中最核心的人物,可能是個某種意義上的“主角”【很多時候,“某種意義上”是個廢話,因為很多事情都可以“在某種意義上”成立,“在某種意義上”正確。但“獵人”想的“那種意思”,和夏吾的“那種意思”,未必是在一個意義上】

    “現在,我面臨一個抉擇了!

    “獵人”思考道:“我或許應該將他綁回去,徹底研究一番?”

    瞄準鏡游移,落到了夏吾的腰椎上。

    這個位置不算致命,但可以廢掉人的行動能力。

    不知為什么,“獵人”稍微有點緊張。

    然后,他扣下了扳機。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玩法 澳门三合信息图库资料 双色球红球中6怎么算最准确 今天特马免费资料图片 黄大仙四肖三期必出 青海体彩11选5分布 江西11选5走势图任选跨度 广东11选5现场直播开奖 三肖三码期期准选一码 单双中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