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七十章 圣逐的體驗

正文 第七十章 圣逐的體驗

    時間退回到幾分鐘之前。

    這個時候,京都純子與米氫琳正在找神父商議斗犬部隊失蹤的事情。

    米氫琳和京都純子都不是戰斗人員,雖然魔法專業等級很高,但是戰斗等級并不高。雖然在經過充分的儀式之后,她們也能釋放出強大的魔法,但由于她們的魔法構筑并不強,不向戰斗等級更高的自閉法師那樣,可以依靠一系列小魔法來防御自身,并降低大型儀式的完成難度。在正式的戰斗之中,她們幾乎不可能活到大型儀式完成的時候。

    而這個時候,她們能夠依靠的,也就只有喬爾喬內·伯克利神父了。

    作為魔法技術誕生初期就一直存在、并活過動蕩年代的法師,喬爾喬神父戰斗經驗異常的豐富。而他的專業等級,也遠遠高于赫胥黎等人。

    三人匯合之后,就開始討論現在的情況了。

    老實說,現在的情況非常不妙。

    他們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什么應對之法了。

    動蕩年代之后,人類就沒有爆發過大規模內戰。但在這樣的時代之前,“超視距打擊+精英法師小隊+無人機群占領陣地”三位一體的戰爭思路已經成為了主流,各方軍隊早就轉型。而斗犬部隊已經是平均素質最高的法師部隊。

    換句話說,在單靠法師部隊的情況之下,沒有任何一支軍隊可以比斗犬更強。

    加納科喬是人類聚居的城市,不可能采用超視距打擊的手段。而隸屬于未來聯邦軍方的無人機群也不能靠近地球——理想國甚至都不能派一艘運兵艦將一隊斗犬送下來。

    斗犬們必須采用其他的偽裝身份,從民用通道來到這里。

    就算失蹤了,也只能當做“游客”來處理。

    加納科喬的太空電梯算是最快的選擇了。大部分太空電梯都位于北回歸線以北的發達地區,北回歸線以南的太空電梯本就沒多少。而若是選擇在北回歸線以北進入地球,那么偽裝成游客的斗犬幾乎不可能拿到越過回歸線長城的許可。

    每一次北回歸線長城的放行,都伴隨著著物種跨境的危險。

    不管是北回歸線以南的突變生物進入北回歸線以北那人工的生態圈,還是北回歸線以北那基因調整過、具有種種詭異性狀的設計生物進入北回歸線以南,都有可能造成生態災害。

    現在的問題就是……那個神秘的敵人,居然用一種神秘的方法,讓一整隊斗犬不知不覺的消失了。

    在理解對方使用的方法之前,理想國都不會再派遣斗犬從加納科喬太空電梯下來。

    而若是走其他的路……以赤道地區的交通狀況,恐怕也最快也需要三天時間。

    唯一的好消息是,京都純子依舊和理想國保持聯系。而從那些失蹤斗犬們勞動合同反饋的信息來看,他們現在健康狀況良好,只是陷入了“人類社會所未曾認知過的區域”。

    在這個時代,每一份勞動合同都附帶了社會系的魔法。根據合同的內容,經過勞動單位許可后,手握合同的法師可以自動獲取簽下合同的勞動者部分信息。信息的具體范圍,視合同的內容而定。最為嚴苛的勞動合同下,勞動者在工作時間開小差,都有可能被作為監工的法師所鎖定。

    而斗犬部隊的合同較為寬泛。如果是在工作時間內,手握合同的社會系法師能夠獲得斗犬必要的健康狀況【殘障情況、流行病】以及位置等信息。

    順帶一提,任何合同類的魔法都不允許侵占“非工作時間”【至于資本家如何規定工作時間,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這也是赫胥黎同志一直沒有被找到的重要原因之一——他失蹤前的狀況是“休假”。

    “他們大概是被敵人用某種手段拖入了我們所不知道的或然世界!

    這是喬爾喬神父得出的,唯一一個有意義的結論。

    老人憂郁的看著天際線外,那貫穿穹頂的細小黑線。

    與此同時,在孤兒院的外墻上。約翰正在賣力的粉刷“艾德蒙的全能偵探社”這幾個大字。他非常用力,刷兩下就用刷子蘸一下油漆桶,全然沒有注意到自己過于用力,導致許多油漆就白白化成了墻上的斑點。

    而錢光華就坐在約翰身后,打著哈欠。

    “喂喂,小老弟,你怎么回事?”約翰快活的大叫:“勞動呀!勞動最光榮!”

    “切,光榮都讓給你好了!卞X光華撇撇嘴。他倒是知道,現在約翰確實很快樂。但這絕對不是因為什么“勞動最光榮”之類夏吾提過的扯淡理由。約翰這么快樂,就單單是因為他在揮霍體力。

    就好像一個有錢人花錢就會覺得開心一樣,前天開啟了自己魔法天賦的約翰現在就是這么一個狀態。他學會了怎么施展體能強化的魔法,施展這種魔法的感覺,已經化為非陳述性記憶,沉淀在他的意識之內。他現在光是使勁就很快樂。

    這種快樂,在錢光華眼中,真的超好懂。

    在他的視角之下,約翰的身上就升騰著一種紅色的光氣。

    這是錢光華昨天才察覺到的事情。在他的視野之中,很多人身上都有這種若有若無的……的……感覺?還是什么來著?昨天回來的路上,京都純子告訴他,他的理智自動將這種前所未有的知覺以視覺的形式呈現。這就是社會系的第零級魔法,“同理心”。

    這是一種基于“共情”的基礎魔法,只能夠模糊的感知到其他人的情緒。

    正是因為看約翰真的干得很快樂,所以錢光華才歇著。他就是這樣不好意思奪走他人快樂的人。

    ——從這種意義上來說,我也是蠻善良的。

    錢光華如此評價自己,不由得有些得意。

    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他被莫名其妙的宗教祭儀拉入集體無意識之海,他的精神也記住了這種感覺。就好像有一位書法大師拉著一個外行人的手,手把手的教導他寫字。他雖然沒有學會書法大師的神髓,但至少也知道字怎么寫,筆鋒怎么走。

    一想到約翰只學會了“體能強化”,而自己則覺醒了高貴了社會系魔法,錢光華就覺得有點飄。

    夏吾可是跟他說過,掌握了社會系魔法的人,都是律師啦、政客啦之類高貴的人物。

    這不就意味著他前途遠大嗎!

    以后說不定他就能……就能……

    哎呀,未來太美,真是難以想象……

    就在這時,一陣“啪啪啪”的掌聲從二人身后傳來。

    錢光華嚇了一跳,立刻轉身,然后愣住。約翰又刷了幾下,彎腰蘸油漆的時候才發現錢光華正看著后面發愣。他扭過頭去。兩人身后有一個女人,棕色的皮膚,頭發自然卷,身上掛著一些奇怪的首飾。不過奇怪的是,她身上首飾雖多,卻沒有加納科喬本地常見的圣逐元件首飾,都是更為傳統的……塑料寶石首飾?

    女人以一種固定的頻率鼓掌。見約翰轉過身來,她指了指墻壁:“這是某種街頭藝術嗎?我覺得這種隨機的斑點分布很有美感。聽說地球還存在過在街頭噴涂的抽象藝術形式。請問你們在進行什么樣風格的藝術創作?”

    約翰楞了一下:“那個……這就是……廣告牌……”

    他的大腦自動過濾了“藝術”之類的話題。

    “‘艾德蒙的全能偵探社’?偵探社?”女人的臉色突然變得很活躍:“雖然接觸過相關信息,但還是第一次體驗這種小型情報機構——據我所知,最經典的偵探社布局應該是在咖啡店樓上,教堂隔壁也可以嗎?”

    ——地球文化真是太有趣了!

    約翰撓了撓頭:“那個,你想要找偵探的話,撥打電話,或者找神父都可以……”

    “不,其實我不需要……不對,我確實有一樁委托,可以交給……這位艾德蒙先生!迸宋樟宋占s翰的手:“請問這種體驗服務收費怎么樣?”

    “根據委托……那個……”約翰指了指教堂:“價格可以面議!

    女人向約翰道謝,轉身走進教堂。

    約翰則推了推錢光華:“喂,怎么了?看傻了?你喜歡這種類型……”

    “不,不不不不……”錢光華跳了起來:“她到底是什么人……不對,我覺得她有可能不是人!我從來沒有……從來沒有……”

    錢光華的眼中,這個女人很奇怪,非常奇怪。正常的情況下,所有人類身上都纏繞著“發光的霧氣”。這些光霧或許與“情緒”有關,可以流轉,甚至可以在個體之間交換。

    但是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完全不一樣。錢光華眼中,她身上沒有繚繞的光霧。相反,她是一個奇妙的發光體。

    她只會影響其他個體,而不會被任何人類的情緒影響到。

    這種異常,甚至比夏吾還要明顯……

    與此同時,二樓的神父也皺了皺眉。

    一個“莫名的個體”走進了他的結界。非常奇怪。他感覺不到這個人形物體有任何身為人的特性——情緒、心靈、信仰、社會關系,通通沒有。她體內存在著異常龐大的能量。這種能量若是宣泄出來,可以輕易的吹飛大樓、夷平城市、截斷山脈。這力量是如此“刺眼”,以至于神父無法用更多的手段進行窺探。

    “小心點!鄙窀刚f道:“有‘客人’來了!

    京都純子嚇了一跳:“敵人?”

    “不是或然神,是必然世界的存在!鄙窀溉绱苏f著,快步下樓,正好在那個會客室與女人碰面。

    “愿上帝祝福你,我的朋友!鄙窀刚驹谂嗣媲,問道:“請問我能為你做點什么?”

    “你好,親愛的神父先生!迸擞淇斓恼f道:“請問您就是喬爾喬內·伯克利嗎?”

    “沒錯,這正是我的名字!鄙窀更c了點頭:“您有什么事情找我嗎?”

    “前天夜里,準確的說是三十個小時之前,我救下了一個人類青年。他委托我送一封信給你!迸藦目诖锶〕鲆粋信封:“這么古典的信封其實已經買不到了,我臨時用木質纖維拼成的。很有‘太陽系感’!

    神父不是很懂所謂“太陽系感”是個什么意思。他暗忖,大概是自己老得跟不上網絡流行語了。

    但很快,他就明白問題所在了。

    他讀了信的開頭,就驚呼出聲:“你是……你是一個圣逐?”

    女人笑著點了點頭,舉起手。那一只胳膊很快散開,化作無數看不見的塵!@是納米機群的身軀。

    這正是圣逐的表現。太陽系內,只有圣逐有這個科技。

    “一個圣逐……您救了阿爾馬洛·赫胥黎?”喬爾喬神父有些疑惑:“那么他現在在哪?”

    “這我就不知道了!笔ブ鸱◣熉柫寺柤纾骸班,我不會過度的干涉你們文明內部的事務。如果有人恰逢其會的找我求助,我也不是不能幫。但是,我們的朋友,阿爾馬洛·赫胥黎先生,顯然是卷入了你們人類內部相當重要的內戰之中。我不會牽涉這種事情。如果他倒在我的腳邊,我自然會救他,但僅此而已。我不希望他利用我的力量干涉你們人類內部的事務——將他護送到指定地點什么的,也不太符合我的理念。所以,他換了個思路,他本人不會跟著我過來,但是,如果我路過這里的時候順便幫他送個信,帶一些無關緊要的信息,就沒問題!

    “路……路過?”

    “對呀,我現在正在休假中!笔ブ鸱◣熜Φ溃骸八艺f,這里有一座小而精致的基督教堂,一個孤兒院,和一個真正虔誠的神職人員——這是很難體驗到的事實。他說動了我。只不過,我清楚他的第一目的是利用我來到這里。如果他也要跟著的話,我是絕對不會過來的。所以,他退讓了一步,讓我將這個信息帶過來,而他本人不過來。我稍稍查看了一下,認為這個信息量很少,屬于‘普通的情報’,所以認可了這一做法!

    神父臉色微微一沉:“那么請問,阿爾馬洛·赫胥黎現在……”

    “大概離開了?”圣逐無所謂的笑道:“我離開那間房間之后,那間房間就不足以庇護他了吧?不過請放心,我治好了他身上的所有傷痕,并修復了他的裝備,F在他是狀態完全,納爾遜影心流本身就擅長隱藏與躲避。已經有了警惕心的他,不會那么容易就死的!

    神父點了點頭,對著圣逐法師微微躬身:“多謝你了!

    “不用客氣。我很喜歡這個地方……這種典型的人類文化感!笔ブ鸱◣焼柕溃骸拔铱梢宰杂蓞⒂^嗎?”

    “除了我的私人空間之外,您可以自由參觀,但請不要打擾到那些孤兒!鄙窀更c了點頭。準備與京都純子二人商議這新的情報。

    這時,圣逐法師突然開口:“啊,我找到‘艾德蒙的全能偵探社’的主頁了……地址果然是這里。請問艾德蒙先生在嗎?”

    “艾德蒙……”神父花了幾秒鐘才想起夏吾的這個英文名。這小子居然不是開玩笑?他如此嘟囔著,說道:“如果您是指那個正在試圖成為名偵探的艾德蒙,那么他確實在這里。不過,您找他有什么事情嗎?”

    夏吾身上存在第六概率魔法·主角屬性。如果可以,神父比較傾向于避免他與圣逐的法師見面。但他也清楚,太陽系內,可以攔住一個好奇心發作的圣逐的,只有奇跡神靈。

    “‘試圖’……還不是很有名的大偵探嗎?”圣逐法師微微有幾分失望。但她還是說道:“我的寵物失蹤了,我想要委托他調查一下!

    “?”

    這個委托……實在是太過正常了,以至于出乎神父的預料。

    怎么說呢,現實中的偵探,確實是以“婚外情調查”和“尋找寵物”為主業的。但是……根據“主角屬性”的力量,來找夏吾的,不應該都是殺人案嗎?

    這份委托,簡直正常到不正常了。

    還是說……現在是“日常劇情”、“過渡劇情”,所以不一定遵循“戲劇化”的原則?

    不過,神父還是有一個問題想問。

    “您是一個圣逐。憑借您的力量,不管是用魔法手段,還是科技手段,都可以很輕松的找到您的寵物吧?為什么……還要特地的來委托給一位偵探?”

    “這可是寶貴的體驗!笔ブ鸱◣熑绱嘶卮鸬溃骸澳绬?并不是每一個文明內部都誕生過‘偵探’這種職業。我去過一些星球,見識過一些文明,但這還是第一次委托偵探做點什么。我很期待這種感覺!

    神父莫名其妙的點了點頭:“我明白了,我會幫您約見艾德蒙先生的……”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福建11选5中奖窍门 山西11选5平台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一定牛 贵州省11选5前三走势 今期三肖必中特一今晚 香港2020六开开奖记录 宁夏11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平特一肖概率计算方法 平特肖和特肖有什么区别 河北11选5体彩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