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神圣的儀式?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神圣的儀式?

    尼亞加警官此時此刻的情緒是崩潰的。

    他的兒時好友,阿爾馬洛·赫胥黎在炸掉自己住所、殺死著名警察之后,又制造了第二起恐怖事件。

    昨天夜里,阿爾馬洛·赫胥黎潛入花鳥市場旁邊大象公交總站的象舍內,用某種方法刺激大象發狂,導致數十頭經過基因調整的巨型大象發狂般奔踏,F場發現了不明爆炸痕跡,但是沒有找到爆炸——有可能是理想國開發的某種新型炸藥。

    對此,尼亞加悲痛萬分。他實在是無法想象,當年赫胥黎只是調皮一點而已,為何會走到今天這般喪心病狂的地步?

    ——如果牽涉到我身上……

    他心痛的跪倒在地,撫摸水泥路面上的裂痕。正常情況下大象的腳步是不會導致地面受損的。但是一群發瘋的巨象就不一樣了。另外,盡管這種水泥路面在北回歸線以北還屬于“被淘汰了一百年的落后工藝”,但加納科喬尚沒有修復的手段。這將會是這條街道無法愈合的傷痕。

    倒塌的商鋪、被踏平的公交站點就不說了,就連鐵路運行的高架橋橋墩上都出現了裂痕。這同樣難以修復。

    不可估量的損失。

    萬幸的是……不,甚至可以說,奇跡的是,這樣的災難之中,居然沒有多少平民受傷。

    掌控象舍的黑幫以及參與追捕的警察有一定的傷亡,但其實不多。

    “我佛慈悲……”尼亞加忍不住雙手合十,在心中祈禱:“愿佛祖庇佑……”

    他尚未祈禱完,他的長官走了過來,道:“喂,尼亞加,過來!

    尼亞加站了起來:“長官……”

    “現在,上頭請來的理想國人員過來協助調查了。你……你就去看著那兩個小妞,別讓她們搗亂,知道嗎?”

    尼亞加的臉上露出明顯的厭惡之情。他討厭理想國,討厭這讓自己朋友變壞的組織,討厭里面的每一個無神論瘋子。

    “這是命令!遍L官用手指不輕不重的點了尼亞加的肩膀兩下:“明白嗎?”

    尼亞加深吸一口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

    米氫琳半蹲再地上,用手指觸摸地面,通過魔法賦予水泥“記憶”與“訴說”的機能。

    但很顯然,沒有任何作用。某位神的權能已經讓這些石頭懂得了“說謊”——盡管石頭們尚且不懂得如何編一個天衣無縫的謊言,但一大堆一聽就很扯淡的話,也足夠淹沒有效信息了。

    米氫琳搖了搖頭,站了起來:“不行,不可能的!

    “沒有線索啊!本┒技冏狱c了點頭:“不過這也算是好事。至少這些痕跡說明,咱們的頭犬同志還在抵抗!

    米氫琳偏偏腦袋:“你呢?有什么發現嗎?這里是居民區,應該有人看到赫胥黎吧?”

    京都純子聳聳肩:“沒有。他們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戰斗。絕大多數居民都是在大象沖出象舍之后,才意識到出事的!

    米氫琳沉吟:“橋墩那邊還有彈坑和閃光彈的殘留物……我覺得動靜不會小?”

    “阿爾瑪應該也是這么想!本┒技冏诱f道:“他應該是想要前往太空電梯,卻發現那邊封鎖太過嚴格,所以暫時退到這里——在他看來,暗中對他下手的那個勢力,不想暴露自己的存在,所以退到居民區這里,卻不知道為什么,還是被堵住了。然后……對面應該也確實不想暴露,所以用某種手段,將聲音隔絕?”

    米氫琳點了點頭,鼓掌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看起來我們確實是在對付一個神秘組織,了不起了不起——除此之外呢?”

    “沒了?雌饋硭麄兇_實隱藏得不錯?”京都純子看了看周圍:“順帶一提,你身后有個警察,對我們的殺意還蠻重的?”

    米氫琳回頭看看,發現尼亞加正死死盯著她?吹矫讱淞栈仡^,尼亞加立刻偏轉了目光。

    “大概是個狂熱信徒咯?”米氫琳摸了摸自己的頭發:“聽說這里還有覺得染發是一種死罪的中世紀居民咧?”

    “最好小心。他對我們的殺意已經重到現在拔槍射擊都不奇怪的程度了!本┒技冏诱f道:“最好給自己的腦袋上個buff,保證自己能夠抵御槍擊!

    米氫琳手指在自己的太陽穴上按了按:“需要幫忙嗎?”

    “我做過手術,顱骨上刻了恒定效果的結界——對了,關于爆炸物,你是怎么看的?”京都純子指了指另外一邊。那是一個坍塌的商鋪,原本是賣水果的,F在,那里已經被燒成一團廢墟,只剩下微甜的焦臭煙氣。

    “一個什么玩意,從天而降,砸穿了頂棚,然后引發大火!

    “航空炸彈?”京都純子一個念頭就是這個。

    “我覺得不像!泵讱淞論u了搖頭:“航空炸彈不可能威力這么小!

    “他們說,是這一場爆炸刺激了大象……”京都純子歪著頭:“和象舍隔著一條街,倒是和旅館靠在一起。結果旅館的居民都沒有驚慌失措,倒是大象們瘋了……”

    不可能。

    郇山集團的產品都有一套非常自洽的安全邏輯。比如說,他們制造的寄生蟲或者大型食肉動物,都有先天性的急性人肉過敏。這種癥狀廣泛存在于北回歸線以北的生物當中。以至于在北回歸線以北的野外,人類可以隨意行動。任何大型食肉動物,只要舔一舔人類的肉,就會全身瘙癢,若是入口了,甚至會當場去世。也沒有任何寄生蟲卵可以在人類身上孵化。

    而這套安全邏輯,也被基因駭客們所模仿。絕大多數馱獸,都被剔除了對火焰的恐懼,面對突如其來的巨響,也不會驚慌失措。如果它們是野生動物,那這種性狀肯定是負面的——具有這種性狀的動物比其他同類個體更容易死于山崩或自然火災。

    但作為與人類生活在一起的馱獸,這無疑是優良性狀。

    啊,盡管如此,這些作為馱獸的大象仍舊有“被嚇瘋”的可能性——大概。概率空間里應該找得到這件事的位置。

    但這確實不可思議。

    “你現在有什么看法?”京都純子用肩膀拱了拱米氫琳。

    “沒什么看法。這種‘賦予萬物撒謊之能’的惡心做法,已經讓我們沒法正常調查了,等待專業的隊伍才是正確的做法!泵讱淞章柭柤。

    京都純子點了點頭:“斗犬的支援部隊會在幾個小時之后抵達——接下來,我想要去喬爾喬神父的孤兒院那里!

    “匯報工作?”米氫琳有些疑惑:“按照道理說,沒必要一舉一動都跟他匯報吧?”

    京都純子笑得很詭異:“不不,我只是有一些……比較個人的想法,想要稍微驗證一下!

    …………………………………………………………

    “403、404、405……411……420……”

    此時此刻,約翰正在做俯臥撐。他脫光了上身的衣服,在上身綁了好幾塊重物,一下下的重復簡單的動作,揮霍自己的體能。

    他現在高興壞了。

    自從在森林里成功釋放了強化體能的魔法之后,他就徹底的記住了這種感覺,魔法的水平迎來了一個飛躍。他現在能夠用涌現系給賦予自己更加強大的體能。他現在完全迷戀上了這種感覺,沒事的時候就要給自己拍兩個buff,然后繼續運動。

    而另一邊,夏吾和小田一臉狐疑的圍著錢光華打轉。錢光華則坐在一張椅子上,手腳不安的挪動著。

    “夏吾……”小田猶豫了一下:“我們為什么要圍著他轉來著?”

    “給他一點心理壓力。審問犯人的時候都這樣!毕奈崛绱苏f道:“說不定給他一點壓力,他就想起什么了!

    “我冤枉!”錢光華委屈!他叫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是,我確實相信你‘現在’什么都不知道!毕奈狳c了點頭:“但是呢……我覺得給你一點心理壓力,你說不定就能想起什么呢?”

    夏吾這確實不是警察審訊的時候用的反諷。他是真心實意的認定,這樣有助于錢光華回憶起什么東西。

    昨天,他們回到孤兒院之后,錢光華還沒有蘇醒。不得已的情況下,小田拉來了神父,請他看看錢光華的狀況。

    結果喬爾喬神父大吃一驚。夏吾不懂任何社會系魔法,所以并不知道。但是,他的宗教魔法之中卻包含了社會系的成分,所以他清楚的感知到了真相。

    “這孩子……為什么會卷入宗教祭儀?”

    對此,神父感到疑惑不解。

    宗教祭儀是最高級的社會系魔法儀式之一。宗教是人類社會最大也最重要的幾種行為之一。偶像崇拜、拜物教都是它的變種。它是感性的集體,是群體成員與個體和解的捷徑。它是人類生活的一部分,卻具有超時間的存在模式。

    在現代的魔法體系之中,“大型宗教祭儀”這個詞,總是和“群體心理操控”或者“或然神”相伴出現。

    在他看來。錢光華的種種癥狀,就是意外卷入了宗教祭儀之中所導致的。錢光華的某種行為,是宗教祭儀的一部分。而他也確實因為某種原因,而獲得了“宗教體驗”,精神沉浸其中。

    現在的錢光華,意識被魔法的力量連接到了集體無意識之海中。

    對此,小田有一個疑惑:“宗教體驗?為什么?我看不出他做了什么……神圣的事?”

    “這里應該是指他撞到腦袋了!毕奈岷芾潇o的指了指自己的頭:“撞到腦袋了,腦震蕩了,所以有的信仰,我覺得一點問題都沒有啊!

    “?”

    “我覺得這應該是比較少見的……”神父咳了兩聲:“畢竟‘幻覺’不是腦震蕩的典型癥狀……”

    “?”小田覺得自己的三觀受到了沖擊。

    “宗教體驗這種東西本來就可以由致幻劑賦予!毕奈崃验_嘴,笑得有點嘲諷:“人類早期宗教總是和致幻劑扯掰不清——我覺得你應該了解的!

    在近古代相關的“魔法”傳說之中 ,常常有巫師女巫開嗑藥party的傳說。其實,這算是非常正統的宗教修煉法了。嗑藥這種事情,廣泛存在于各地的宗教之中。

    就比如說,已經被基督教收編的“圣誕節”,實際上還殘存著德魯伊教的元素——譬如圣誕樹、圣誕老人、馴鹿。古代的德魯伊常常穿著帶白色斑點的紅衣服,牽著馴鹿去采摘致幻蘑菇。所謂“圣誕老人駕著馴鹿車在空中飛過”,實際上有可能是……紅衣服的大胖德魯伊和馴鹿一起嗑了蘑菇之后的幻覺。

    而在南亞次大陸,印度教則與大麻葉子有很深的淵源。印度史詩《羅摩衍那》的主人公羅摩有一個非親生的兒子,名叫“俱舍”。這個兒子,是隔壁蟻垤仙人用圣草的葉子為羅摩妻子悉多搓出來的——而“俱舍”,正是“大麻”在當地的圣名。

    婆羅門教將大麻視作神圣的植物,而受婆羅門教影響的佛教也沿襲了這一點。玄奘法師西天取經回國之后開創的宗派,便是“俱舍宗”,乃是大陸十三宗之一。

    玄學家還有道士們在道教誕生的時期,就撿起了秦漢方士遺留下來的五石散來嗨,從漢末三國一直嗨到隋唐,嗨了整整一個大時代。不過到了大唐時代,達官貴人們就看不上五石散這種lowB玩意了,他們似乎是弄到了更貴但是更嗨的玩意。也不知道這與玄奘法師從印度求法歸來有沒有關系。不過,在某些版本的歷史之中,確實有記載,大唐的某位千古一帝,倒是在服食了印度神僧獻上的圣物之后暴斃的。

    對科普特教會等早期基督教來說,大麻是圣物。蘇菲派用大麻的力量與絕對獨一絕對真實的主合一,阿薩辛教團則伴隨著大麻的甜味震懾陰影的世界。希臘諸神的信徒則了解罌粟的用法,他們的這些知識后來又在中東大放異彩。

    諸神的誕生的地方,便是原始部落里,巫師面前繚繞著的那四氫大麻酚與致幻生物堿的縷縷青煙。

    所以說……腦袋被撞壞了,然后產生宗教體驗,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關鍵就在于……

    他產生宗教體驗的同時,意識被一個宗教儀式拉入更深的地方了。

    換句話說,他們當時本來就是在進行某種宗教儀式,這個時候,錢光華正好產生了類似于宗教體驗的感覺。

    除了約翰之外,所有知情者——也就是夏吾和小田都感到異常的奇怪

    他們當時都在場。

    “我真的沒看出來當時到底有什么宗教的地方……”夏吾如此說道:“難道他是在無意之中模仿了什么古代神話的人物?有哪位古代英雄是這樣被人撞暈過去的嗎?”

    小田聳聳肩:“我讀過很多神話故事。據我說知……好像沒有!

    “不可能有這么丟人的英雄啊!毕奈岢烈鳎骸澳撬缪莸氖鞘裁?被英雄拯救的無辜路人?而且話說回來,如果只是我們的行為無意之中模仿了神話……那這樣也不可能構成高等級社會魔法的宗教祭儀吧?”

    錢光華小心的看了看夏吾,然后扭頭看小田,再看夏吾,緊接著又扭頭看小田,又瞟了一眼約翰。不知道為什么,他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惶惑。他脖子越來越縮:“我應該沒有你們說得那么……那么遜吧……”

    “‘遜斃了’這個詞就是用來形容你的!毕奈崛绱苏f道:“總之,你再好好回憶一下……有一點模糊印象都可以!

    夏吾唯一可以想到的解釋,就是這個城市存在的或然神們了。

    或許因為或然神的存在,所以這件事才得以成立。

    或然神已經攻擊過夏吾了。他們毫無疑問是敵人。雖然夏吾一點也不想走主線,但若是能夠提前搞到攻略,那還是有意義的。

    錢光華搖搖頭:“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來啊……”

    夏吾還想再說點什么。就在這時,他手機響了響。神父發來了一條信息,讓他下去一趟。

    “你再努努力?”夏吾對錢光華說著,轉身離去。

    然后,他被京都純子和米氫琳堵住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江苏11选五中三个号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 辽宁11选5走势图9月30 捕鱼大富翁3d 广东11选五5预测 福建11选五5前3走势图 北京11选5一定牛 白小姐博彩官网 11选5任3口诀 山东11选5一定牛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