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六十章 幸運的助手

正文 第六十章 幸運的助手

    此時此刻,某位目前身份是“幕后黑手”的神正在感到疑惑不解。

    他覺得自己明天理論上應該前往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應該發生了什么和自己的神話類似的事情,但是卻因為必然世界的某些物理規律,某種災難實際上“不可能發生”,所以自己實際上不用去了。

    幕后黑手有些焦慮?梢源_定的是,某一個和他有著某種聯系的個體,做了什么超出他掌控的事情。

    他知道,真正的“劇情”終于開幕了。

    與此同時,夏吾什么都不知道。

    他就開著車,哼著歌,帶著蒼蠅、老鼠、蛇和雞,飛馳在回到工會的路上。

    “……

    打怪 爆肝打牌爆肝

    貪吃貪心貪玩我怕煩不怕爆肝

    聽歌爆肝寫歌爆肝

    傷心傷肺傷肝最后都哭成一團

    誰怕 爆肝誰管爆肝

    好樣好膽好駭好爽又好勇敢

    ……”

    幾百年前的流行過的曲調,在這個時代的人聽來多少有些怪異。但這個時候,約翰和小田都沒有在意這一點。

    約翰只覺得有些如墜夢里:“這就……完了?就這么簡單?基因獵人就這么……簡單?”

    小田有些不滿:“簡單還不好嗎?”

    “我以前只聽說……基因獵人過著刀口舔血的生活,每天都要和許多危險生物斗智斗勇……”

    “其實今天就很危險了!边@個時候,嘎嘎德甕聲甕氣的聲音從車篷外傳來:“其實,很多基因獵人都打不過那一只會冒火的鳥。然后就是草原大火……如果放任火勢擴大,很多基因獵人都會死于高溫或者窒息!

    嘎嘎德偶爾被人租來當獵犬,所以對基因獵人這個行業多少有些了解。

    如果沒有夏吾的話,那只雞就可以在幾秒鐘之內將他們幾個全部殺光,順便掀起草原大火。那個時候,所有在附近的基因獵人可以都會卷入其中。

    倒不是這里不危險,只是夏吾實在是太強了。

    基因獵人這個行當本質上也就那么回事。非洲大地,真正強大的法師都會選擇成為軍閥,或者謀求移民。之前被夏吾淹死的那三個黑幫的法師,就比絕大多數基因獵人要強;蛟S當地佛教團體之中會有那么幾個無欲無求的強者,但這些信教的強者是不會操持“惡業”的。

    聽到這個消息,夏吾也微微皺眉。

    這對他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這代表他的等級已經遠遠超過這片區域了。對他來說,獵取突變生物可能已經算不上是“有一定危險的狩獵”,而是“采集”。

    這太平穩了,沒什么敘述的價值。

    他幾乎可以肯定,如果不能經常遇到更強大的奇跡生物,那自己這份工作肯定干不長。

    沒有曲折的故事,就沒有人愿意去看。

    作品人氣跌落,那么他身上很有可能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也就是說這個地方其實沒有什么劇情可以挖掘么……”夏吾如此對自己說道。

    約翰和小田對夏吾的憂患一無所知。他們活在無知的幸福之中,熱烈的討論有錢了應該怎么做。

    這個時候,嘎嘎德站到車頂上,將腦袋壓到車窗平齊的高度,對夏吾說道:“我的朋友,我感覺你好像不太高興?”

    夏吾嘴角一撇:“沒啥值得高興的唄。我本來以為找到了正確的行當,不用去攪和城里面的那些事情哩——萬萬沒想到啊萬萬沒想到,這份工作居然做不長!

    嘎嘎德的“地獄之眼”盯著夏吾。過了片刻,他才說道:“我的朋友,我真的覺得你是一個很奇怪的人!

    “哦?”

    “當基因獵人,大多是為了錢。少部分有錢人就是當個愛好玩票!备赂碌抡f道:“你不是很喜歡打獵。我原本以為你很缺錢的。但是你對錢也不是很在意!

    “在意,當然在意!毕奈嶙旖浅拢骸暗前,但是。如果你知道你未來的某一天肯定能夠賺到錢的時候呢?”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我總會賺到錢的,不過不一定是以我想要的方式!毕奈崛绱苏f道:“我只是想要嘗試一下,用一種……我能決定的方式去走劇情!

    然后就失敗了。

    對此,夏吾頗有幾分郁悶。他甚至可以肯定,待會就會有什么原因,讓自己明白“基因獵人”這個行當不能繼續干下去。

    “不,回到我們最初的話題……”嘎嘎德有些疑惑:“你為什么想要出來賺錢?”

    “不賺錢就無法生存下去!毕奈岷苁窃尞惖目戳烁赂碌乱谎郏骸拔艺f王子啊,你對人類社會應該有一些基本的理解吧?”

    “我的故鄉也有貨幣的概念,所以我明白你說的意思!备赂碌氯绱苏f道:“但我不是 很明白。我感覺你對這件事情……用你們信仰的神的話來說,沒有‘執著’。你只是想要做些什么事情,而不是發自內心的覺得……非賺到這一筆錢不可!

    “?”

    “如果真的發生了什么會導致你無法賺到錢的事情,你絕對會毫無留戀的放棄……”嘎嘎德說道:“我覺得,每個人做事,其實都是有一定的執著心的?赡阕鍪碌臅r候完全沒有相關的表現。你也應該執著于某些事情,但是……我完全不能理解!

    “說不定我大徹大悟已經放下執念了咧?”夏吾沒好氣的說道。

    “你不像!备赂碌氯绱苏f道。

    夏吾思考片刻之后,得出了一個結論。

    看起來,佛教文化在這個城市的基層工作做得很不錯,就連奴隸都能感受到宗教的力量。

    汽車繼續往前,很快,路上的車就多了起來。按照嘎嘎德之前描述的情況來看,基因獵人行會本身不會收購任何突變生物樣本——他們也沒有鑒定奇跡突變生物的資格與專業素養。

    奇跡突變生物基因樣本的收購環節,是由基因獵人直接和收購方面對面進行的。只不過,雙方的交易,都要從基因獵人行會的帳上過一遍。而這個過程當中,行會自然也有抽頭。

    不過,據說知名的基因獵人可以接“私活”,直接從雇主那里接受任務,獵取指定的個體,免去抽頭。

    大康采恩這樣的大型財團倒是不需要搞這種事。他們占據這個基因樣本交易市場的大宗,樣本多得研究不完。若是真的有樣本的價值,超過了他們日常收購的樣本,他們也可以派遣自己旗下安保部門精英法師進行狩獵。但那些基因駭客,卻免不了做這種事情。

    當然,從基因駭客那里接私活的前提是“有名”。

    夏吾原本以為,自己做基因獵人,就會走這條線路。

    當從剛才嘎嘎德的描述來看……自己的劇情似乎不是這樣。

    在距離行會大概還有一公里的時候,夏吾嘆了口氣,扳直了身體踩剎車:“我就知道!

    “?”約翰有些懵:“知道什么?”

    “那些斗犬……廢物!都是廢物!”夏吾將引擎熄火,然后跳下車去,說道:“下來吧。不能去行會了!

    嘎嘎德用雙手捧著依舊傻笑不已的錢光華:“朋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剛剛發現負責收購業務的大康采恩員工,我認識的人!毕奈岱藗白眼:“我還以為這貨也死了咧……哦,對,沒錯,給老混蛋當助手的話,多少得有一些基因學的常識。領導個鑒定組……啊哈,我算是明白老混蛋轉進我們體內的奇跡因子是哪里來的了!

    說著,他揮揮手取消掉了困住蒼蠅、老鼠、蛇和雞的剛體籠子。

    他沒辦法將這些東西賣給大康采恩了,而以他現在的人脈,又找不到愿意收購這些東西的基因駭客。雖然很可惜,但也只能將這些東西放走了。

    得到自由之后,那些生物也覺察到夏吾的可怕,瞬間逃離了這里。

    …………………………………………………………

    基因獵人行會的東側,此時正是一副擁擠的景象。無數的獵人或拎著容器,或扛著籠子,等待大康采恩工作人員的鑒定,然后領取酬勞。少部分獵人愉快的交談著,而更多的則是在彼此警戒。

    基因獵人可不是一個友好互助的行當!巴屑词窃┘摇辈攀撬麄兊膶懻。

    不過,也沒有人會真的在這里鬧事就是了。大家手上多半帶著奇跡生物。沒人知道一個奇跡生物會有什么樣的超自然能力。萬一兩個獵人在這里產生沖突,導致什么奇跡生物失控,那才是不值。

    馬克亨納瑞看著面前這庸碌的人群,露出了一絲冷笑。

    說實話,他還是很懷念在劉教授手下的時光——盡管那個時候的自己沒有休假,偶爾還要面對生命危險,但至少很有激情。

    如果以當地宗教的話語來形容,這或許就是“前世修來的福報”吧。

    只是,幾個月之前,馬克亨納瑞突然就被劉教授趕出實驗室。隨后,他就來到這里,為郇山集團鑒定奇跡基因樣本。

    這工作并不繁重。有些時候,傭兵會拿來一些外表看上去和一般生物沒有什么差別的樣本,然后主張這些生物有超凡的能力,或者行為異常到外行人都覺得不對勁。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團隊做簡單的基因測序。

    當然,關于“樣本價值”的最終解釋權,還是在大康采恩手里。不過,生意想要做下去,那還是得保證表面上的“公平”的。

    但這份工作非常無趣,只是簡單的重復性事務。馬克亨納瑞覺得,找幾只猴子訓練訓練就能做得很好。

    相比之下,他確實更喜歡和劉教授在一起工作。

    只可惜,那已經是回不去的過往了。

    在他離開之后一個月里,那件實驗室的相關數據就突然成了不可查閱的狀態。雖然那間實驗室過去的密級就很高,但他這個級別的研究員,多少有資格查閱一些數據的。他當時就開始擔心。很快,他就通過在安保部門工作的朋友,查閱到多個空天救援機構的數據。那里記錄了三個月之前發生的一起空間站爆炸事件。

    他知道,自己大概是再也見不到奧爾格·劉了。

    不過,不知道為什么,他有一種強烈的預感;蛟S過程會非常不合理,但實驗體05一定會活著逃出來的。

    ——真的很希望再次見到05。

    馬克亨納瑞如此想到。他強烈的希望能夠再次見到那個掌握著概率魔法的實驗體。他相信,那位“主角”或許可以開辟出了不起的未來……

    就在這時,一陣嘈雜打斷了馬克亨納瑞的思路。

    戴著眼鏡的瘦弱青年站了起來,有些不滿:“怎么了?怎么了?怎么這么吵?”

    很快,人群分開,兩個基因獵人行會的工作人員,和一個擁有一雙強化義腿的基因獵人推搡著走了過來。那基因獵人手上還拿著一個小小的籠子。

    里面是一條蛇。

    馬克亨納瑞作為一個負責人,多少有些威望。他看著這三個人,問道:“為什么擾亂會場秩序?”

    “先生,這個家伙偷奸;,我們就是氣不過……”一個人搓著雙手,勾著身子對馬克亨納瑞說道。

    “這家伙就在工會門口抓了一條蛇,想要作為樣本,混進來!

    但那獵人卻振振有詞:“這一條毒蛇,居然無緣無故跑到了行會的邊上,并且被人捏住也不會咬人——這難道不是很反常的現象嗎?”

    馬克亨納瑞看了獵人手中的蛇一眼。這是一條未成年的黑曼巴蛇。這種蛇攻擊性很強,如果這個獵人沒有說謊,那這種“沒有攻擊性”的表現倒算得上是一個反常 。他點了點頭,然后沖著身后招招手,叫來兩個實驗員,讓他們鑒定一下。同時,他揮了揮手,讓那兩個工作人員趕緊離開。

    那兩個工作人員如遭雷殛,覺得自己可能做錯了什么天大的事。那個獵人則笑嘻嘻的沖著這兩個家伙吐口水。

    馬克亨納瑞這才坐會自己的位置,繼續懷念在劉教授身邊激情燃燒的歲月。

    但很快,他的思念再一次被打斷了。

    這一次的犯人是一只蒼蠅,長得格外大。馬克亨納瑞觀察了一秒,發現是一只清道夫八號,于是憤怒的抄起手邊的報告紙加持了一個什么小魔法,然后用力一抽。蒼蠅立刻就被打飛。

    他沒有看到,那蒼蠅被抽進了一個籠子里,撞成一團污漬,然后被籠子里的囚徒伸出舌頭舔掉了。

    與此同時,一道火線劃破天空,慌不擇路的撞向城里。

    雞真的嚇壞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黑龙江11选5官网 安徽15选五开奖号码 贵州11选5规则 山西11选五走势图 11选五中奖规则 今晚十二生肖平特一肖 王中王精选资料论坛 捕鸟达人下载安装 广东11选5人工计划全天计划 王中王大公开内部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