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辛苦修行的成果,就用你來印證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辛苦修行的成果,就用你來印證

    “貴様!【きさま】”

    那長得像雞的鳥發出怨毒的嚎叫。原本撞得七葷八素的約翰一瞬間就清醒了。他尖叫道:“這家伙!這家伙會說人話!”

    東亞共和國日本省過去曾經是流行文化的策源地之一。早在二十世紀,日本省的文化產品就在全世界流行,并在人類史上涂上了厚重的一筆。約翰聽不懂日本語,但幾個詞還是知道的。

    きさま——男性使用的第二人稱代詞。用于責罵對方或對非常親近的同輩以下者使用。約等于“你這小子”。

    那大概是雞的鳥身上突然燃起熊熊烈焰;鹧鎳娪慷,卷向兩人。原本正在暴動的白蟻群本來已經如同灰霧一樣擺開陣勢,結果就被這火燒了個精光。但就在這個時候,火焰卻突然上升,從兩人頭頂上越過。

    夏吾“切”了一聲:“我還以為又是‘強制燃燒’咧,嚇死我了!

    夏吾對火系、冰系之類的超自然能力有著很深刻的印象。他當初不能和實驗體07剛正面,全靠主角光環懟死他,是因為07的超自然能力不只是“火焰”,而是“強制燃燒”,任何物質在07的能力作用下都會不合理的“燃燒”并且釋放熱能。

    如果單純只是火焰的話,那真的很簡單。

    “火焰”不過是揮發的可燃物、助燃劑以及發著光的等離子態物質等物質的混合物而已——毫無疑問,這玩意是流體。

    火焰的形狀由流場的形狀決定。

    只要注意不被火焰的溫度燙傷就行了。

    夏吾坐在地上,擦了擦汗水:“嘖嘖,夏吾同志,你這樣就不對了,你已經離開了那個全員都是變態的地方,F在這個區域你很安全呀!”

    “貴様!”那雞又嚎叫了一聲。

    約翰又驚又嚇:“五哥,這家伙是個會說人話的!一定是個大Boss!

    “會說人話?”夏吾一愣:“有嗎?”

    “它剛剛罵我們了!說‘貴様’了!”

    “貴様!貴様!”那雞又叫了兩聲。

    夏吾嘆了口氣:“很明顯嘛,這家伙就是天然的叫聲和日本語里‘貴様’差不多。。你也聽說過吧?就是那種……對,外星語里面有個詞,發音是‘gentleman’,在那個外星語里面的意思是不可描述的部位。你知道的,發音上的巧合嘛,很合理!

    “可是……”

    “啪”的一聲,夏吾雙手拍在約翰兩側臉上:“好了,約翰,你已經是一個成熟的搞笑角色了,不要再給那個白癡作者水字數的由頭了好不好?你應當學會自己從戰場上撤退了……”

    火已經不知不覺的燒看起來。非洲草原在這個時節,本就算不上濕潤,被這雞的火一點就著。燎原的大火正在擴散。

    但很快,火焰就開始熄滅,很不自然的熄出一條路來。

    畢竟,二氧化碳也是流體。夏吾只需要操控一團空氣,不斷送入火中,耗盡養分,就能得到一團二氧化碳含量爆表的空氣,能夠有效的阻止燃燒。

    “自己屏住呼吸,沖出去!毕奈崛绱苏f道:“我很快就能抓住這貨,然后回城里換錢!

    約翰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然后崇尚那條熄出的路。

    而夏吾則和火雞隔著火墻對視了一眼。

    “話說回來,以前還真沒覺得RPG里生活在大草原和森林的火系魔獸很違和。這樣一看,這種動物有一兩只不就要天天大火了嗎?”夏吾一遍如此說著,一邊用左手在右手邊上虛抹一下。

    涌現系魔法·墨水化空氣。

    涌現系魔法·靈性注入。

    赫胥黎可以對已經準備好的魔法墨水釋放“流體活化”的魔法,但夏吾不行。他沒那個錢買墨水。

    涌現系和工程系的魔法才被普羅大眾所熟知,社會系和異化系則處于壟斷狀態。其中,社會系和異化系被壟斷,固然也有公共安全方面的考量【異化系容易折損幸福感,出極端性格,社會系對社會秩序的沖擊過大】但社會系也不是一般人能夠修行的。一般來說,擁有較高社會地位的人,在社會系魔法的道路上才能走的更遠。

    而工程系就不用說了,中規中矩。想要練好工程系的魔法,各種儀式、材料 的投入不可少。

    唯有涌現系,才是真正的平民之友。

    通過涌現系,賦予空氣、水、泥土等常見物質以魔法材料的部分特性,就能夠用這些東西替代成為儀式用的材料。

    理想國想要推行魔法普及,也是從涌現系魔法下手的。

    墨水化、精油化、熏香化是所有開放版權魔法之中,資料最多,亞種最多的子門類。

    而具備墨水特性的空氣,對夏吾來說,是依舊是可以隨意操控的。

    所以,他就用這一團空氣,在自己手腕附近勾勒立體的魔法陣。

    第一個魔法,為第二個魔法創造條件。

    用許多個念動即成的小型魔法,降低高級魔法儀式的達成條件。

    這就是所謂的“跳大怪”……啊不,“跳大儀式”,是現代最為主流的魔法思路。

    “和那個毛神打平之后,我辛苦潛修一夜,這才成功脫胎換骨……”夏吾目光凜凜:“就來檢驗一下我苦修的成果吧!”

    “貴様!”回應他的是某種猛烈的嚎叫:“貴様!貴様!貴様!貴様!貴様!貴様!”

    那火雞似乎也發現了噴射火焰對夏吾似乎沒有效果。于是,它展開雙翼。這一瞬間,火雞的每一片羽毛之下都莫名其妙的出現了莫名其妙的可燃物,然后莫名其妙的點燃。

    這一瞬間,那只雞每一片羽毛都化成了矢量噴射裝置。伴隨著巨大的爆炸聲,雞的速度已經超越了音障。

    同一時刻,夏吾右手高高舉起,然后從上而下狠狠一劃。

    狂猛的風暴從后往前席卷而來。

    然后,就是洪亮的悶響。仿佛無數面巨鼓同時被人敲響。

    那鳥就撞在一堵看不見的墻上,鳥喙被撞了個稀巴爛,一片血霧在透明的墻上暈開。

    “夏吾使用了剛體壁障,效果拔群!雞失去了戰斗能力!”夏吾活動活動手腕,為自己解說道。

    這就是夏吾為自己選擇的魔法,剛體召喚。

    他沒辦法賦予流體以剛性,沒辦法提升物體的剪切抗性。這與他本能的力量相違背,就算通過魔法學習,每次施展也都會產生一種吃屎一般的惡心感——這會削弱他的心情,有可能在無形之中降低他施法能力的上限。

    所以,他選擇了另外一種做法,來彌補自己能力的不足。

    他直接從“或然”之中召喚出“有可能存在于此”的剛體。

    在被附加了魔法陣之后,他雙手的揮動就是儀式的最后一環。夏吾可以用雙手在空氣中劃出任意曲線,板狀剛體會出現在這條弧線的任意切線上,弧線上的每一點都能作為那個“切點”,具體位置可以由夏吾自己來選擇。

    根據他腕部魔法陣符文的設定,他所召喚出的這種材料,莫氏硬度超過9,韌性與鋼鐵相當,是絕好的防御性盾牌。

    最重要的是,這玩意的折射率和空氣一模一樣。

    這是對“流體控制”這一能力短板的補充。

    這些剛體雖然具備質量,但是若是失去魔法的支撐,就會重新跌入“不可能”之中。

    當然,這個“剛體召喚”也不是夏吾真正的“終端”。夏吾可以在召喚出的剛體上繼續添加全新的儀式,使用更復雜的魔法。

    不過現在是沒必要施展更高水平的魔法了。那雞看不到折射率和空氣一樣的透明壁障,所以甚至連防護性動作都沒有做,就一頭撞上了。而夏吾還在這壁障后面吹著風。

    夏吾的能力操控的流體,在受力的時候不會作為剛體處理。但是,這團流體頂著一塊獨立的剛體時,事情就不一樣了。

    夏吾拎起那火雞的脖子。它仍舊沒死。夏吾這才舉起這雞,扯開它的翅膀,用手機拍了張照片。這個過程當中,他保證自己沒有出境。隨后,他用一款APP做物種鑒定。

    “‘疑似本地野雞的奇跡突變個體,有較高的研究價值’——嗯,這不是賺到了么!毕奈狳c了點頭,對此很滿意。

    與此同時,草原上的火迅速轉小,開始熄滅。

    夏吾用一團缺氧的空氣,生生將草原大火悶熄了。

    他這才拎著這雞往回走。除了這雞之外,他還用氣流卷起了一條蛇、一只老鼠和一只鳥。

    這就是被約翰嚇到的蛇、被蛇嚇到的老鼠和被老鼠嚇到的鳥。

    除此之外,剛才那個差點撞在嘎嘎德眼睛上的大蒼蠅,也被一團小小的氣旋困住

    被鳥嚇到的猴子和被猴子嚇到的大象都不大好捉,捉了也帶不回去。那一群看上去還有點戰斗力、他以為還有點劇情的白蟻被雞一把火燒了,大象身上的藤蘿則隨著大象一起跑不見了。

    夏吾摩挲下巴!皞商降闹庇X”——或者說“腦海之中作者的提詞板”告訴他,參與剛才那個莫名其妙事件的動物,多少都有點不大對勁。

    這條蛇看著很像是毒蛇。

    蛇的毒液都是蛋白質,需要消耗寶貴的營養物質才能合成。對于饑一頓飽一頓的野生毒蛇來說,這種寶貴的東西當然不能浪費在不能吃的巨大生物身上。但是,如果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邊緣,毒蛇也是不會吝嗇的。

    當時約翰差一點就踩到了毒蛇。這已經踏入毒蛇的警戒范圍了。按照道理來說,毒蛇第一反應應該是“戰”。

    也就是咬一口。

    從這個角度來說,一開始的蒼蠅,到最后的火雞,其實都有那么一些違和感。

    “雖然說這個森林發生什么都不奇怪吧……這確實有點奇怪!

    夏吾正在思考一個哲學問題。

    一個主角總是能夠觸發一些正常情況下無法觸發的劇情。這是否代表這個角色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觸發劇情?

    “不過話說回來,行為異?赡艽硗蛔兊煤車乐。這說不定還算是比較值錢的?看起來今天的收獲還是蠻大的嘛!”

    對此,夏吾感到非常高興。這確實說明,他當基因獵人的思路是正確的。

    因為他身上總是會發生非比尋常的事情,所以,他做這種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行當,是非常有利的。

    得虧是非洲缺乏尚未開發的大型墓葬群【就算有也多半被神靈和圣逐打沒了】,不然他夏吾的第一選擇,還是倒斗,保證每一斗都能刨除魔王級的怪物。

    夏吾帶著收獲回來的時候,約翰已經扛著錢光華走到汽車邊上了。錢光華被嘎嘎德放進了車斗里。約翰則扶著引擎蓋。

    壯實的男孩看上去分外想吐的樣子。夏吾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后退兩米,說道:“運氣不錯啊兄弟。你剛剛突破了自己的潛能,施展出了從來沒有施展出來的魔法,身體一時之間還不適應。多練練就好!

    約翰有些懵。他幾乎沒有記住剛才發生的事情。他渾渾噩噩的說道:“我……是不是救了華仔?”

    夏吾沉默了片刻:“不,其實你差點殺了他!

    約翰臉漲得通紅,嘴角抖動。

    小田咳了一聲:“夏吾,我覺得……我們是不是先看看錢的情況……”

    夏吾嘴角抽搐了一下,露出想吐的表情:“好了,我檢查過了。沒有骨折,沒有內出血。有輕微的神經組織結構紊亂……”

    感應他人體內流體真的蠻惡心的,偶爾還會感應到一些你根本不想感應的流體。夏吾幾乎想要給自己的腦袋來一拳,以物理性刪除剛才的記憶。

    小田和約翰有點害怕:“傷到腦子了?”

    “對于你們來說,就是‘輕微腦震蕩’吧?睡一夜就差不多了!备赂碌抡f道。

    小田和約翰驚詫的看了嘎嘎德一眼。嘎嘎德一攤手:“雖然我是個奴隸,但好歹也能算個運動員吧?對于一些運動損傷的常識,我大體上還是知道的!

    小田蠻不好意思的:“哦,不好意思!

    “沒事,我知道你們斗魔眼里我們普拉文人野蠻又不開化!备赂碌抡f道:“別看我這樣,其實我小時候在詩學這門課上的成就還蠻不錯的——我故鄉的語言!

    約翰松了口氣:“也就是說華仔沒事啊……”

    小田趴在車斗上,很是擔心:“可看他笑得這個樣子……”

    夏吾跳上車頂:“蠻開心的嘛……你們說他在做什么夢呢?”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吧?我覺得他笑得很滲人啊……”

    夏吾跳進車頂,左手爬開錢光華的眼皮,右手制造強光:“嗯,瞳孔反射良好,我覺得生命質量還不錯!闭f著,他順手給錢光華拍了一個“自愈能力提振”。

    “真的沒問題嗎?”

    “我覺得沒有吧?”約翰點了點頭:“當初嘎嘎德的腦袋都快被打爛了,都能被五哥救回來,眼睛也能再生……”

    “我得再說一句,按照你們的醫學研究,神經性損傷的治愈比肢體再生要難很多……”嘎嘎德看了看錢光華:“不過我也覺得沒問題!

    夏吾又創造了幾個剛體,組成幾個籠子,將蒼蠅、老鼠、蛇和半死不活的雞都帶上。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湖北11选5计划 捕鱼大富翁红包版官网 河北11远5任5推荐号码 河北11选5真准网 广西11选5彩票 香港九龙图库精选资料 辽宁体彩11选五软件 今晚开什么特马开奖43 安徽快3推荐号一定牛 甘肃11选5数据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