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緩推主線

正文 第五十五章 緩推主線

    列車碾在幾百年前的老鐵軌上,發出框框的響聲。

    對于小田和約翰來說,這種景象還真的是第一次。兩個孩子大呼小叫的,為飛馳而過的景色大驚小怪的。

    這讓錢光華有一種“切,小孩就是小孩”的自得感。

    但是他卻笑不出來。

    不知道為什么,夏吾沉默著看書的樣子,給了他很大的精神壓力。

    “五哥!”在大風之中,錢光華努力大聲說道:“你今天!好像很暴躁?”

    “?我很暴躁嗎?”夏吾不耐煩的掃了錢光華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很暴躁的?”

    “不是,我就是覺得……”

    “我很正常,太正常了!毕奈崛绱苏f道:“只是神父做了一件蠢事!”

    “神父?”錢光華驚呼:“神父怎么了?”

    “想要操縱劇情……啊,沒錯,知道了我是主角之后,這樣想很正常?陀^來說,每一個角色都是能夠決定劇情走向的。除非是不寫大綱的垃圾作者,才會寫著寫著讓一個身上有劇情的角色沒有戲份……”夏吾低聲說道:“神父想要強行推主線,想要讓‘赫胥黎獲救’的劇情成為主線的一部分!

    錢光華露出一副“啊我知道了”的微妙表情。他覺得在神經病描述自己世界觀的時候,最好不要逆著對方,于是說道:“這也……沒什么不好吧?”

    “不好的地方多得去了……”夏吾嘆息一聲:“兄嘚,你對單機游戲有了解嗎?我記得孤兒院里是有計算機的……”

    錢光華撓了撓腦袋:“玩得不多!

    孤兒院里的老舊電腦也是神父自掏腰包補貼的。在這個城市,這幾乎就是奢侈品了。神父也買了一些電子版游戲。一款游戲可以被不同批次的孩子們翻來覆去的玩上二十幾年。只不過,一群孩子得分著玩,那種推劇情的單機游戲實在是不受孤兒們歡迎。

    “我很久之前玩過一個游戲。在那個游戲里,主角是傳說中的屠龍者!毕奈岬吐曊f道:“劇情開始的時候,消失了很多年的龍重新出現了。你明白嗎?因為主角誕生在那個時間點,因為主角是傳說中的屠龍者,所以龍就重新出現了!

    “在那個游戲里,只要你不去碰主線劇情任務,那么你可以在大地上隨意的游蕩,到處都山清水秀,什么都不會發生,也沒有龍。但是,只要你完成了主線任務,到處都是龍,每一片天空之下都有龍的影子——龍的身影活躍在每一條地平線上,任何一個城鎮都有可能被龍襲擊。就是因為主角做了一個主線任務!

    說到這里,夏吾一陣氣惱。

    他是這個世界獨一無二的主角。所以當劇情啟動的時候,整個世界都要發生變化。

    主線的畫風就決定了世界的走向。

    他夏吾,千辛萬苦的搞笑,是為了什么?

    不就是為了主線的畫風能夠歡樂一點嗎?至少至少,也不要虐主,對吧?

    但是啊但是,他是萬萬沒想到,喬爾喬神父居然如此短視,硬是要將赫胥黎那個毫無搞笑要素的故事,塞進主線的開頭。

    你看看赫胥黎身上的元素,什么大組織博弈、什么使命感,簡直就是怎么正劇怎么來,怎么大場面怎么來。

    這和他的原始計劃產生了巨大沖突!

    萬一整個世界都因此走向正劇劇情,場面怎么大怎么來,最后來了一通世界大戰,怎么辦?

    ——為今之計,只有好好把握,不要隨便開啟劇情了。

    一定要找一個足夠搞笑的契機。得搞笑。

    在此之前,不要隨隨便便的加入劇情。

    至于赫胥黎……夏吾從來不擔心什么赫胥黎。

    在某一款游戲之中,有一個NPC姑娘曾經向夏吾操控的主角求援。夏吾當時說好,然后轉身走進了身后的旅店,蹲在旅店的柜臺前面,開啟了“潛行”,在這個迎來送往之地不斷被發現,然后接著潛行,就這樣不斷升級。就這樣,很久之后,主角修成了化腐朽為神奇的潛行之術,只要沒有被人發現,敵人甚至會誤以為插在身上的武器是幻覺——這需要多么漫長的時間呢?

    而當主角走出旅館的時候,姑娘容顏依舊,依舊在等他去隔壁鎮子救急。

    只要主角不參與,那真正重要的劇情就會一直凝滯,不會發展。

    如果赫胥黎真的非得夏吾去救,那夏吾入場之前,不管多么狼狽多么凄慘,赫胥黎都會堅強的活下去。相反,如果夏吾真的入場了,那赫胥黎才是危險了。

    他必須小心又謹慎。不然的話,現實就有可能如那個游戲一般,被“巨龍”的陰影所籠罩。

    少年望向地平線。當然,沒有龍的身影。遠方,只有大塊垃圾一樣的矮小建筑,以及一只扎了一半的大佛——那應該是什么節日慶典用的東西,用木條、鐵絲做出框架,然后將塑料膜蒙上去。大佛只有半邊的身體,剩下半邊還空空如也。

    很快,列車就將大佛、窩棚之類的拋在身后。

    加納科喬的內城區里,高聳的建筑突然就多了起來。這個城市,就好像很多年前非洲大地的稀樹林突然變成了鋼筋水泥的一樣,大量窩棚擠占了地面,巨型建筑稀疏散生。

    夏吾四人在到站之前就跳下車去。七彎八拐之后,夏吾成功找到了收零件的大茂發廢品回收站。

    老板正在慢條斯理的將同類型的廢品收集起來,用機器壓結實。這是他的正經營生,雖然他干上一個月的收入,都比不過隨便一單“生意”,但勝在細水長流,面對警察的時候也多少有點底氣。

    夏吾就將一個帆布包仍在老板面前。老板打開檢查了一下:“喲呵,不錯啊,看上去都是主板……能賣出好價錢!”

    “這些都是主板!毕奈崛绱苏f道。

    “嘖嘖,圣逐的東西,人類也看不懂啊,你說了也不算不是?”老板叼著卷煙說道!翱瓷先ハ裰靼濉焙汀爸靼濉敝g,可是兩個價位。

    他從腰間摸出一疊鈔票,都是北回歸線以北主權國家發行的貨幣。他點了點,問道:“用什么結賬?”

    “最常用的就行!毕奈岬故遣缓茉诤踹@個問題。

    回收站的老板蘸著唾沫點了三十多張亞幣。夏吾小心的捏住鈔票的一角,數了數:“比上回說的多了幾百塊啊……”

    “蛇幫昨天發瘋了,殺了好多自己控制的采件人,還跟人別的幫派發生了點沖突,如果你晚兩天來,說不定還要多兩百的!崩习鍝]了揮手:“我這個人做生意,不坑人!

    在離開了廢品回收站之后,夏吾帶著三人,再次回到了前兩天的那個打印店里。

    店主正百無聊賴的打著一款過時了起碼二百年的電子游戲。

    他見到夏吾,遲疑了兩秒,然后才想起這位“大客戶”。

    “喲,小兄弟你來了呀?”店主站了起來,很是開心:“也就是說,你搞到錢了,對吧?”

    “是,我上次定的東西咧?”

    店主將一部智能機塞進夏吾手里:“喏,‘智蛇PG3381’,雖然是十五年前的款,技術上和現在的沒有本質差異,‘不顯眼但是也不太落后’。虛擬號段也搞定了,卡就在這里。提供這個號的黑客叫‘大屁蟲’,最近六七年都在活動的黑客。八年不換ID,這技術沒得說。在他落網之前,你都不用擔心賬戶安全問題——而且‘大屁蟲’本人也還算規矩,名下沒有隱私泄露的事情!

    夏吾點了點頭。雖然他覺得和自己扯上關系之后,“大屁蟲”先生的活動記錄未來多半是會中斷的,但他暫時是不會想用大康采恩提供的網絡服務的。

    夏吾開啟手機,劃拉了幾下,發現確實有穩定的信號,并且可以鏈接理想國提供的“自由網絡”——至少他們提供的網絡百科還是好用的。另外也有幾款被宣布為非法的社交APP。

    沒錯,這就是主角應該用的東西。

    夏吾痛快的付了錢,然后看著手里剩下的鈔票,問道:“有沒有……稍微便宜一點的那種?比較原始的款式……功能非;A的那種!

    “你是指……”店主思考了一下:“超便宜的手工機?”

    這個時代早就沒有“老人機”的概念了。每一個百歲老人都是在智能產品的包圍之下成長起來的。每一個人類都能熟練的使用智能設備。

    那種廉價的非智能機,就只有少量小作坊在生產了。這玩意就是將報廢的智能機主板、話筒和聽筒拆出來,和好幾塊半報廢的金屬電池一起組裝成手機。很多黑市工程師就是靠這種活計練手起步的。

    這些是專門供給流浪漢和犯罪分子使用的;蛘,某些魔法儀式要消耗通訊設備的魔法師也會大量購買。

    店主倒還真有這種東西。他從箱子下面搜了搜,抓出幾臺。這幾臺手機的樣子非常凄慘,殼子甚至都是用膠帶粘連的。由于用了好幾塊廉價電池,設計結構也不是很合理,所以手機又大又沉。

    夏吾抽了兩百塊,買了個普通的非法注冊號,然后將這塊手工作坊機扔給約翰:“拿著。如果有緊急情況可以通知我!

    約翰一陣手忙腳亂。這是他第一次拿到“自己的”電子產品,生怕摔了。錢光華則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個電話,就打給夏吾,但是被夏吾瞪了一眼。

    剩下的錢,夏吾又拆了一張,拿了十塊錢,給大家一人一根冰棍,也是作坊產物,廉價的食用色素、糖精混合水制成的。對夏吾來說,這味道糟透了,但好歹能夠降溫。

    在離開打印店之后,夏吾朦朧的意識到了另外一個問題。

    他感覺自己在廢品回收站和打印店沒有撈到什么搞笑的機會。

    這可不是好兆頭。這或許說明作者正在嘗試加速劇情。愉快的日常生活就要結束了。

    “什么鬼……”夏吾恨恨的咬著冰棍,將剩下的冰一股腦擼下來,然后看了看棍子。

    沒有“再來一根”。

    在不涉及劇情的情況下,他的“幸運”其實是相當有限的。

    “嘖,走,去‘外邊’!

    夏吾對著小伙伴們揮了揮手,踏上了新一輪逃票之旅。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吉林11选五号码走势图 2019年百分百平特一肖 山西体彩11选五5遗漏 黑龙江11选5下注平台 二肖主二码天天好彩 贵州11选5台子 捕鸟达人2免费马上玩 双色球走势图(旧版) 2020年香港现场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