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禿鷲成為獵物

正文 第四十八章 禿鷲成為獵物

    赫胥黎是在斷網的瞬間感受到“危險”的。

    網絡,一個真正改變世界的創造。它一經出現,就影響到了人類的社會,甚至決定了某些大事件的發展。它在現實之上,塑造了一個虛構的、但是卻強而有力的世界。

    它一旦誕生,就無法禁絕。就算關于“網絡”的資料被抹去,人類也一定會千方百計的將之重新發明出來。只要人類認知到“網絡”這件事物,認知到其可以帶來的巨大利潤,就一定會這樣。

    除開黃道面以南、脫離人類文明的少數聚居地之外,“網絡”已經成為了一種生活必需品。據說,地球北回歸線以北的人類,在脫離網絡之后就不知道怎么生活了。

    它早就是生活與文化的一部分了。

    當然,普通的網絡信號到處都是。大康采恩旗下的幾家運營商的信號是覆蓋全球的。甚至深入南回歸線以南的區域都收得到信號。

    但是赫胥黎對這種被大康采恩這種怪獸所掌控的網絡,抱有巨大的不信任。

    而他也不可能使用黑客提供的虛擬線路。他無法將自身的信息安全,托付給黑客的個人道德。確實,這些家伙之中,存在因為不滿極權資本而與之抗爭的自由斗士,但是這并不代表這個群體就是良善——正相反,這個群體之中的很多人既不良也不善。

    他的信號,是依靠自己箱子里的微型移動基站所保證的。這條線路由理想國提供,整個網絡采用完全的去中心化結構,沒有一個實際存在的服務器。包括理想國在內,沒有任何勢力可以劫持這個網絡——按照理想國信息安全機構“進步需求會”【Demand Progress】代表的吹噓,除非圣逐下手,否則這個網絡不會被掌握在任何一個意志之下。

    當然,這個信號是被大康采恩所屏蔽的——理由是理想國提供的免費網絡,構成了不正當競爭。目前,絕大部分國家都立法禁止使用理想國所提供的網絡。

    換句話說,如果沒有基站的話,赫胥黎或許就需要冒著巨大的風險,接入大康采恩所提供的網絡。

    用屁股想都知道,從未接入過網絡,卻有使用記錄的智能設備,一定是對方重點監控的對象。

    而大康采恩不可能找不到赫胥黎的情報。

    赫胥黎是在第一時間注意到這一點的。他不能上網了。

    而他的第二個念頭,就是“完了”。

    信號斷了,基本就意味著他的基地出意外了。

    最好的情況,當然是“因為黃道面的影響,精密儀器失效”。

    但這未免也太過理想了一點。

    ——到底是什么人……

    赫胥黎對神父說了一聲之后,就立刻沖出教堂,跑到街上。見四下無人,他整個人壓低身體,微微蓄力,然后直接落到房頂上。

    脆弱的房子被赫胥黎踏得一晃。木頭、鐵絲、輕薄鋁材和塑料搭成的房子并不能承受這樣的折騰。內里亮起了昏暗的燈管,油膩的光透過半透明的塑料膜,打在赫胥黎身旁。一個男人罵罵咧咧的。赫胥黎只是在心里說了一聲抱歉,然后活化了燈管創造的影子,將之覆蓋在自己身上。

    影子與黑夜沒有界限。赫胥黎成功藏起了自己。然后,他快速的在屋頂上奔跑。

    正常走過去實在是來不及了。

    赫胥黎并沒有選擇距離孤兒院很近的房子。目前尚沒有“隔斷05感應能力”的記錄。而對那間空間站的事后調查也顯示,空間站有很多無關痛癢的地方,出現了異常的金屬疲勞——那恐怕是當初05為了逃跑而做的準備。他隱瞞了自己能力的極限。赫胥黎擔心夏吾會通過讀取空氣震動竊取情報,所以將基地選在距離孤兒院較遠的地方。

    隨著赫胥黎的移動,他腳下的房子質量逐漸好起來。具有磚石結構的房屋逐漸出現。

    很快,他抵達了目的地。

    然后,他驚呆了。

    他的屋子已經被夷為平地。周圍的房屋,都以他所租住的屋子為中心,呈現出倒伏的狀態。

    兩輛警車停在這里。有幾名警察正在救人。

    赫胥黎沉默了片刻。在黑暗中,他輕輕拉開了肩膀上的一處衣兜。幾只蒼蠅爬了出來。這些電子蒼蠅的腰部有兩個相連的黃色菱形,看上去好像是“8”一樣。這個外觀屬于郇山集團的作品“清道夫八號”。

    清道夫八號具有五對染色體,比正常蒼蠅多處一對。這一對染色體之中編入了一個魔法,用于保證遺傳信息復制的過程。這使得清道夫八號對“奇跡”具備較強“抗性”的同時,也壓制了遺傳變異的可能性。這使得清道夫八號的遺傳信息非常穩定,只要郇山有需求,他們隨時可以滅絕這一族群。而它們的XY染色體,則分別編入了特殊的秘鑰。清道夫八號的外激素可以吸引自然界大部分正常生物與之交配,但是卻只能和同種族異性產生后代。

    另外,清道夫八號的食性與普通的蒼蠅一樣,但是會厭惡人類的體味,并且免疫系統會滅殺大部分原本通過蒼蠅的傳播的疾病。清道夫八號本身被納入許多國家公共衛生的一部分,是郇山的高利潤項目。

    現階段,清道夫八號是世界上最常見的蒼蠅。

    赫胥黎的微型機器人便是做成這種樣子的。這蒼蠅出現在任何地方都不奇怪。

    他讓蒼蠅去搜索自己所住的地方。

    “整理一下狀況……現在看樣子應該是仿星器失控產生的爆炸。由于仿星器是在箱子里,所以我的裝備應該就只剩下隨身攜帶的了。但是既然‘捕捉實驗體05’的計劃已經被放棄,那么這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現在我暫時失去了與理想國的聯系……”

    仿星器雖然用的也是核聚變,但仿星器并不能等于氫彈——畢竟聚變不同于裂變,難以控制的鏈式反應是多出現在核裂變之中的。按照安全設計,在仿星器出現故障的時候,溫度會快速降低,核聚變所需要的條件就會迅速消失。

    核聚變的力量只會泄露短短一瞬。

    赫胥黎再次嘆息。他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走得太急了。他其實可以用神父的網的。

    ——是對夏吾戒備太深,不想在那里留下記錄……不,不對。一時之間還是沒有接受“神父是理想國成員”這個現實嗎?

    幼年的印象太過深刻了。赫胥黎的理智確實知道神父的真實身份了,但是潛意識卻未必能夠快速接受。在緊急時刻,他沒有立刻想到這一點。

    這是巨大的失誤。

    懊惱的情緒不斷漲大。

    但赫胥黎沒有停下。他還有需要仔細觀察一下周圍。

    事情未必有這么簡單。

    確實,這看上去很像是仿星器失控——如果從夏吾那個扯淡的“劇情”來考慮,作為“劇情人物”一部分的他既然提到過“仿星器會失控”這件事,那這里回收線索也是合情合理。

    但這并不能排除其他選項。

    比如說,有人潛入自己的基地,偷走自己的裝備、或者翻閱了自己的資料,然后用爆炸掩蓋一切痕跡,之類的。

    他的智能設備之中還有夏吾的資料。

    “實驗體05”相關情報在理想國內部的保密程度不高,是因為這個情報同時掌握在大康采恩和理想國手上,掌握這件事的人并不少。但這不代表這資料不重要。如果第六概率魔法的情報泄露了,或許會引發新一輪的動蕩。

    另外,這警察也來得蹊蹺。

    他從孤兒院一路跑過來,前后也就十幾分鐘。對于一個正常的國家來說,這會就應該是警車消防車救護車齊齊出場了才對。但加納科喬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

    加納科喬真的有這么正常的警察嗎?

    赫胥黎非常懷疑這一點。

    他將自己影藏在黑暗之中;鸸鈸u曳,忙著救人的警察也打著手電。但是,光從來沒有影響赫胥黎的隱蔽性。光越強,影越強。

    他仔細觀察著這些警察,試圖尋找破綻。

    但很快,他的注意力都被警察救出的死傷者吸引過去了。

    ——這不是你的錯,赫胥黎。

    赫胥黎如此對自己說道。

    仿星器失控只有一瞬。在能量泄露的剎那,那比指甲更小的反映區域里,就失去了核聚變的條件。爆炸的威力并不大,甚至達不到戰術武器的程度,周圍房屋倒伏一片只能說明,這里建筑質量太差。

    而建筑質量這么差,則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建材里用了很多垃圾。

    赫胥黎租的這間房子有個屋頂,在這一片便算是出類拔萃了。這里沒有生產瓦片的地方。有條件的家庭也就是用木頭搭個架子,用水泥封頂。而絕大多數情況下,大家都會用防雨的塑料薄膜——這種從垃圾里淘出來的建材。

    而在災難之下,這種劣質建材表現出了出類拔萃的殺傷力。在爆炸引發的小型火災中,塑料快速燃燒,并釋放出不可呼吸的氣體。而另一方面,這些塑料膜完全不透氣。很多被掩埋的人只會在很短的時間內窒息。

    ——這不是你的錯,赫胥黎。

    赫胥黎一個傷者身邊,警察將還有救的傷者排成一排。但是這個“還有救”也值得商榷。他們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開放性傷口。除了少數開放專利的抗生素之外,他們買不到什么便宜的藥,也得不到妥善的后期護理。

    廢墟之下應該還有人的。

    赫胥黎沉默了片刻。他今天還沒有怎么使用過魔法,意志堅定。他還能使用很多魔法。

    而他也能夠搜索廢墟下的幸存者。

    赫胥黎壓低身體,輕輕的向自己租住房屋的廢墟走去。

    有一個警察在到處搜查什么。

    赫胥黎雙手按在地面上,讀取土地半個小時之內的記憶。

    空白……空白……爆炸……

    警察走動……普通的檢查……

    沒有什么異常。

    他再次盯著這個警察。他穿著短袖的制服,左臂上有一個護臂,似乎是某種裝飾品。身上只有一把槍。沒有太多特殊的裝備。

    赫胥黎確實可以高效的救人。但是他若是因為隱藏行跡而引來警察的懷疑,雙方沖突,那得不償失——畢竟警察看到莫名其妙多出來的傷者,也會覺得奇怪。

    但這八個警察來得太蹊蹺了。

    為什么外圍城區會有警察在?

    他再一次想起白天收集到的情報。

    ——因為“惡魔崇拜”的事件,有警察來調查。

    ——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出現在這里,也不是不可能。

    ——難道這是“幸運”的作用……可不應該啊……天命之路的“幸運”無法在劇本之外展現出“長期”的效果。

    ——或者這都“模組”的一部分?

    赫胥黎依舊有些疑惑。

    但是,某種情感催促著他,甚至連身上的影子都開始搖曳,飄忽不定。

    人沒法騙過自己。

    赫胥黎解除了影子,在警察身后大喊:“警官!”

    “什么人?”警察非常機警,以最快的速度拔槍轉身,右手握槍,將手槍架在左手胳膊上。

    很正常的反應。赫胥黎被槍指著,反而放下心來。

    這種落后槍械對他來說威脅不大,反而是這個舉動,進一步說明警察沒有問題。不管是久經訓練、但仍屬于“警用”的瞄準動作,還是略高于平均線的身體素質,都能作為“證據”。

    如果是更為專業的人士,那就應該是另外幾種更容易展開槍斗術的瞄準法了。

    赫胥黎舉起手,說道:“警官,我是這件屋子的住戶,我剛剛從外面回來,我需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你就是這屋子的租戶?”警察的表情變得精彩起來。他進一步舉起槍,大聲吼道 :“不許動,轉過身去,將手慢慢的伸進口袋,把證件掏出來!”

    赫胥黎照做了。

    警察慢慢靠近,赫胥黎也向前踏出幾步,保持距離。雖然他有把握閃避子彈,但這扔需要反應時間。

    警察撿起證件,看了看,表情立刻就變得險惡起來:“外國人?你怎么證明不是你這白皮在自己租住的屋子里設置炸彈?”

    “那樣對我有什么好處?而且我也沒必要出現在你的面前了,警官!焙振憷枵f道:“我是一個魔法師,我可以幫你所搜幸存者。這是我露面的理由!

    “轉過來!”警察冷哼一聲,將赫胥黎的護照懟在赫胥黎胸口,用力點了幾下:“你最好給我老實點,在確認你沒有嫌疑之前,我不會答應你的……”

    赫胥黎但是注意力本能的被點向自己胸口的左手吸引了。他不確定這個警察手指會不會突然彈出一根涂抹了烈性毒藥的針——盡管天命之路的豁免檢定能讓他無視絕大多數毒藥,但仍舊存在豁免難度大于天命之路出20外加他體質加值的毒藥。

    然后,一枚骰子落下。

    這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

    赫胥黎感覺到有什么刺向自己的頭顱,于是伸手去擋。

    赫胥黎感覺有什么刺入自己的雙眼,視野一紅,瞬間陷入黑暗。

    赫胥黎感覺自己的手握住了什么。

    然后,三個聲音接踵而至。

    爆炸聲——這是什么突破音障的聲音。

    然后是手槍落地的“咔噠”聲。

    再然后 ,警察甚至因為慣性,說完了剛才的那句話。

    “……任何要求!

    赫胥黎的手握住對方右手手腕。由于赫胥黎注意力在對方左手,沒有提防對方突然使出這種程度的力量,更沒有料到對方對扔了槍徒手攻擊。這使得他的防御加值沒有完全發揮出來,就算投出了“20”,并由于天命之路的規則而數值翻倍,也不能完全抵消這一擊的“命中”。

    但赫胥黎也無法抱怨什么。其實對方的手指沒有刺中他的眼睛。他的右手及時攔下了對方的右手,但對方手指激起的激波,仍舊壓爆了他的眼球。

    如果這一擊落實,對方應該用手指捅穿他的顱骨了。

    赫胥黎陷入了黑暗之中。

    他手心感覺到了對方手腕皮膚的異常。

    這是劣質硅膠的之感。雖然看上去和人類皮膚沒有差異,但是手感完全不同。

    “強化義體?”

    赫胥黎腰腿發力,力從地起,想要甩開對方。但是警察瞬間反扣住赫胥黎的肩膀!

    然后,一組猛拳落到赫胥黎的肩膀之上。

    ………………………………………………

    “嘭!”

    隨著一聲小小的爆破聲,一根蠟燭被點燃了。

    火光在黑暗之中撐起了小小的一片空間。夏吾舉著燭火,說道:“好了,第一次突擊補習,現在開始!

    約翰、錢光華和小田坐在他對面。

    小田訕笑著舉起手:“那個,夏吾,我好像不大適合出現在這里?”

    夏吾神色嚴肅:“你知道得太多了!

    小田臉色一僵。她總覺得,這句話通常是在角色被滅口之前會聽到的……

    夏吾嘆息:“約翰向赫胥黎、神父轉述那件事的時候,你也在場。你知道了這件事,你和它牽扯得太深了……”

    小田眨眨眼:“誒?”

    “從劇情邏輯上來說,你后面也有戲份!

    小田不明所以的點了點頭。

    錢光華也眼含希冀:“五哥啊,你可是主角!你會有辦法的吧?”

    夏吾嘆息:“兄遞啊,我也說過了,我是主角,主角只是不死,而不是不敗,你們未必可以不死。而我也不知道你們當中,有誰是人氣角色,死了傷作品人氣的那種——畢竟我也看不到人氣排行榜,唯一比較確定的是,赫胥黎這種和主角做對的家伙人氣不會太高就是了!

    “我今天思考了一下應該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勢。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先提升你們的能力,避免你們因為能力不足而輕易死掉……”

    “主角……”不常和夏吾說話的小田有些困惑。

    約翰想要解釋一下夏吾的世界觀,但是錢光華搶先說道:“這是我們之間的一個梗!只有我們才懂的內部笑話!”

    小田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低聲說道:“可我覺得這說法蠻欠揍的誒……”

    夏吾心中暗暗點頭,覺得這些家伙還是有活下去的潛質的。

    ——搞笑吧,不搞笑就無法生存下去!

    約翰則撓了撓頭:“那個,五哥,我們現在不已經在學習魔法了嗎?”

    夏吾在心里對約翰點了個贊。這種不斷提問,能夠順理成章的引入一段設定解說的角色,也不會輕易狗帶。

    夏吾嘆息一聲:“我思考了很久。這應該算是我劇情之中的第一次‘修煉’橋段吧?這可能會決定我以后的畫風。對我來說,走無敵流畫風應該是最好的,我躺著不動,冥思苦想,從自己的超自然能力里挖掘出新的應用,然后將那個海神一招打死?晌译m然想得到方法,但一點也不想實行呢!

    小田舉手提問:“老師,為什么?”

    “我很快就想到了一點。那個海神只能操控海水,沒法操控海水凝結成的冰,也沒法操作海水蒸發形成的風。那么,只需要讓‘水’顯現出不屬于‘水’的特性就成了。我將能力反轉使用之后,應該就可以了!

    任何事物都可以體現出“剛體”的特性。夏吾若是能夠將能力反轉應用,那就應該可以強制讓水體現剛體特性。

    小田聽得津津有味:“為什么不呢?”

    “能力是生而知之的,發自本能!毕奈嵋桓彼吏~眼的樣子:“反轉能力就等于要逆轉與生俱來的本能,要怎么比喻呢……對,就好像扭曲性取向一樣……”

    小田發出一聲驚呼。

    “別多想。這可不是說反轉能力就要直男變gay,基佬變直。另外,就算發生這種事也沒有任何意義。從年齡上來講,我不可能和任何人合法的發生關系,不管是男是女!毕奈岱藗白眼:“我只是想要表述這個過程有多么的別扭,多么讓人不舒服!

    剩下的三人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增強自身的魔法能力’了?扇羰窃趧∏閮缺憩F得太過刻苦,導致我所有劇情都得刻苦,也未必是好事!

    “而你們……最終我的決定就是,我要提升你們,并通過這種行為,讓自己顯得沒有那——么刻苦。明白嗎?”

    三人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11选5三段断组方法 精准三肖提前公开 广东11选五模拟投注 一码大公开免费资料 特马网站今晚开特马 管家婆免费资料期期准 双色球术语大全 广西11选五走势图 福建11选5最新走势图 2017年大小波色单双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