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四十章 恐怖故事

正文 第四十章 恐怖故事

    錢光華端著盤子在食堂里慢慢走著。在經過了與神父的哲學探討之后【他是這么認為的】,少年的大腦消耗了海量的能量。他現在急需吃點什么東西補充自己。

    但就是這樣普通的端著盤子走在食堂里,卻也能讓他唏噓一陣子。

    ——有幾天沒這樣了……

    夏吾倒不是不喜歡交朋友。只是,對他來說,“戲份不夠的朋友”往往容易死亡,所以他會刻意回避抱團的小群體,控制自己朋友的數量,保證作者可以將有限的筆墨均勻的分給那些人。這樣可以最大限度的控制“朋友傷亡狀況”。

    這種舉動讓錢光華和約翰有些摸不著頭腦。他們在和夏吾出去冒險的時候,就真的沒法帶上自己過去的朋友來著。

    這點挺遺憾的。

    但毫無疑問,“跟著五哥出去冒險”,就讓他和約翰成為了孤兒院的風云人物。

    對于孤兒來說,夏吾簡直就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同齡人了。他甚至可以讓一向威嚴的喬爾喬神父放開限制,讓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這一點非常了不起。而且他干的事情,也正好是這么小屁孩們最向往的那種。打擊罪惡、懲治混混、在黑市里與狡詐的商人勾心斗角【這部分有錢光華添油加醋的成分,但基本屬實,基本!。這就是傳奇一樣的故事。

    每一個人都羨慕約翰和錢光華。

    對此,華仔有些飄飄然。

    在這之前,他可還是孤兒院的普通孩子——不算邊緣,但是任何地方都不出挑,也沒有什么很要好的朋友。

    “沒錯,這次機會真的是抓對了!睂Υ,他很得意的想到:“果然,最先看出五哥不凡之處的我,也不是凡人!

    ——用五哥的話來說,我是個重要配角!

    夏吾永遠是這樣激勵自己的小弟的。主角身邊的孩子,不管是要飯的還是偷雞摸狗的,到了主角身邊,總能發掘出自己的才華。

    雖然五哥是個神經病,但還是能夠鼓勵人的。

    一時之間,錢光華躊躇滿志,覺得自己即將成為孤兒院的上流人物。

    他端著盤子,走到了中間靠邊的一張桌子面前,學著自己在神父的老電影里學來的腔調,說道:“親愛的朋友們,我可以坐在這里嗎?”

    這張桌子坐了六個人,四個女孩兩個男孩。和約翰那種野蠻的、橫沖直撞的獸群首領不同,這些孩子都比較安分,在游戲之中也不是特別突出。

    有個女孩子拉了拉餐盤:“當然,位置多得是!

    女孩應該是個混血,天然的麥色皮膚,天然的波浪卷,但并不知道具體是哪兩種或哪幾種血統的混血。東南亞邪教勢力高漲以及美國內戰洗牌都是幾代人之前的事情了。她來這里的時候只記得一個“田”的發音,所以大家都叫她小田。至于具體的名字,她說她想以后自己取。

    小田在十四歲的女孩中間算是比較好看的,但也沒有好看到可以輕易打破“男孩只和男孩玩”定律,享受全孤兒院小男孩的追捧。但只要是她想要和誰交個朋友,那對方多半也是樂意的。

    對面的另一個男孩敲了敲錢光華的盤子:“錢啊,總覺得你和夏吾叫上朋友了之后就不怎么看得上我們了!

    “沒有!卞X光華大義凜然:“這怎么可能,沒有,沒有!

    “聽說你又上城里玩去了!薄斑看過傳說中的黑市呢!”“怎么樣?黑市有沒有異鄉民的奴隸買?”

    一連串問題。雖然錢光華明白自己進城最大的意義就是在屎坑里抄“辦證”的電話,而所謂的“黑市”也只見到了一個普普通通的打印店,但是,吹吹牛逼嘛……

    “我跟你們講,那是你們沒見識!黑市,嘿,黑市!怎么可能是一群穿著不露臉的長袍的變態在很昏暗的地下市場買賣?不可能的,小孩子才這么想……”

    錢光華一邊大口吃著豌豆苗,一邊指點江山,心情激昂。

    小田用勺子攪著湯:“嘖嘖嘖嘖,真厲害呢!

    “是啊!薄罢鎱柡δ!

    “其實五哥人還不錯的啊!卞X光華如此說著,臉上綻放出笑容,對自己之前當機立斷冒險去和夏吾交朋友的決定表示滿意——這個決定簡直是有戰略眼光的。

    小田還沒說話,另一個十歲的小姑娘就搖了搖頭:“不要,好嚇人的!

    “嚇人?”錢光華有些摸不著頭腦。

    “大概是因為安妮天生的能力啦……”小田拍了拍小姑娘的腦袋:“安妮?”

    小姑娘用勺子敲了敲湯碗。碗的邊緣漾起水波,然后幾顆豆大的水珠飛騰起來。

    如果說魔法是“行使奇跡的技術”,是通過后天學習得來的,那么超能力就是天生的東西。不需要堅實的世界觀,哪怕是沒有形成自我意識的孩子也能運用自如。對于擁有超自然能力的人來說,這種力量就好像呼吸一樣,貼近本能。

    有學說認為,超能力的因子在血脈之中。但更主流的觀念則認為,超能力的誕生與“生物本能”息息相關。

    錢光華恍然大悟。他不是不知道安妮的能力,只是他很難將安妮和夏吾聯系到一起。安妮的能力太弱了。如果要她憑空舉起一碗湯的話,她自己就感覺好像是強行要她用小指將那碗湯頂起來。甚至安妮的能力也局限于“水”或者“含水流體”之中,不像夏吾那樣,幾乎抵達“萬物皆流”的境界。

    “超可怕的……”安妮提起夏吾就覺得小臂上有雞皮疙瘩:“靠近夏吾就覺得……覺得,他簡直可以主宰一切,你知道嗎?雖然我的這種能力微不足道,但是我能夠……”

    安妮太小,還不知道怎么形容這一點。這種來自本能的悸動無疑是需要一定的文學素養才能好好形容的。但這種語焉不詳的描述,正好給夏吾的名聲鍍上了一層恐怖的光輝。

    “夏吾真的很強啊!

    “但是他也很能忍誒,你看,最開始的時候還故意和約翰打成平手的!

    “他身上一定有天大的秘密!”

    于是,話題開始從“錢光華的偉大冒險”滑向“我們的朋友夏吾的神秘身世”。錢光華也不覺得遺憾,甚至還興致勃勃的殘余討論。他偶爾還能拋出一些“第一手證據”——這種討論之中,他往往是絕對的核心。

    小田安妮等女孩子堅定的認為,夏吾應該是地球南境“亞人國度”的王子。由于南邊太過深入奇跡世界,世界的規則對人類來說更加陌生,所以很少有人在那邊定居。而當地的土著,則由于奇跡世界的影響,而逐漸化為與人類不同的存在。北回歸線以北的人們輕蔑的將其稱之為“亞人”。

    亞人基本都與神明有糾葛,與黃道面以北的人類社會少有交流。也有少部分人將地球南回歸線以南區域稱為“遺落的南境”。

    但部分男孩對這個猜測進行了抵制。他們堅定的認為,夏吾的第一幕就得從滿是營養液的培養槽之中一拳打碎玻璃爬出來,以“失控實驗體”的身份大殺特殺之后揚長而去——這樣才酷。

    當然,這其實是最靠譜的說法之一,真的。除開“營養液”“培養槽”和“大殺特殺”之外。夏吾之前用的馬桶都是真空抽吸的,近古代航天的那種技術,尿液檢測精確到毫克,并計算夏吾攝入的水分。奧爾格從來都是嚴格管理夏吾可以弄到的每一滴水的,不可能把他泡在什么東西里。而且“大殺特殺”也不現實。

    也正是因為如此,錢光華也不認可這個推論。在他的心目中,夏吾心軟得打地痞流氓都得自我辯證一番。

    他提出,夏吾有可能是北方的闊佬家私生子什么的。

    不過,很快,一個建設性的猜測就被提出了:“你們說,他會不會是某個偉大法師召喚出來的……比如說……比如說……”

    錢光華嗤之以鼻:“怎么可能?”

    “是啊,我也覺得不可能!币粋渾厚的聲音從錢光華背后傳來。

    錢光華差點將手里的碗扔出去。

    神父手里捧著半袋快涼掉的炒面,笑了笑:“剛剛出門了一趟,從外面回來的——哦哦,我可以坐在這里嗎?”

    錢光華對此表示懷疑,因為他算了算時間,發現自己吃飯之前才請教過神父。按道理說,神父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出一趟遠門,然后回來——如果專門去隔壁借取買炒面倒是夠了,但是喬爾喬神父過得很清苦,時常以無酵餅度日,不像是那種會專門跑一個街區買炒面的人。

    而且……

    不知道為什么,所有孩子都感覺到了一股違和感。

    神父卻只是和孩子們普通的聊著。聊天這種事情,哪個年齡階層都差不多。如果沒有相同的哀嚎,那么笑話以及一些不知真假的八卦,就能夠讓兩撥人聊開了。他當然不會聊神學文本考據。但是開了這么多年的孤兒院,他知道孩子們喜歡聽什么。

    另外,他也刻意的將話題往“召喚物”上面引。

    很快,神父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不過,有些東西還是不能亂開玩笑的——我跟你們說過我和惡魔崇拜者戰斗的故事嗎?”

    這是一個恐怖故事。

    很快,尖叫聲傳出了食堂。

    一刻鐘之后,喬爾喬神父才回到自己的書房。他看向赫胥黎,表情怪無奈的:“總覺得我演得有點太過刻意了——你確定這樣有用?”

    “夏吾自己也不能確定,‘鏡頭’會在什么時候切到他身上,所以我們要盡可能的將這個消息傳播到他周圍,讓讀者知道‘惡魔崇拜者是二把刀’這件事!焙振憷韬芗毿牡慕忉屩。

    關于“控制夏吾”這件事,他得取得神父的支持。

    …………………………………………………………

    或許正如道格拉斯·亞當斯所說,Everything is ected——一切都是有聯系的。大數定理都不嚴格成立的世界,定域性完蛋也不是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畢竟平凡宇宙里,定域性也在微觀層面岌岌可危。大體上,我們可以這樣形容——任何事件都有可能與其他事件存在聯系。

    比如說,孤兒院里女孩子們發出尖叫的時候,許多公里外的某座燈塔上,負責放哨的幫派分子克羅斯先生突然感到一陣尿急。當然,并沒有理論可以證明或證偽,這一聲孤兒的尖叫和幫派份子的尿急存在必然聯系,只是人類在邏輯上優先考慮“沒有聯系”。

    不過克羅斯先生并不關心這一點,他甚至不知道有孤兒叫了。他的爸爸也是混黑幫的,如果他有兒子,他的兒子大概率也會干這一行。在他的概念里,就沒有小崽子不尖叫。小崽子總是無時無刻的在尖叫。于是他短暫的放下了自己的望遠鏡,蹬蹬蹬的下樓,解開褲腰帶。

    大概二十秒之后,他抖了抖小兄弟,神清氣爽的拴上了褲腰帶,再蹬蹬蹬的上樓。

    等待他的,是迎面一鞭。

    “你**的**!克羅斯!你是想死了嗎!”小頭目很是憤怒:“我跟你說過沒有?這一批貨很重要!上面特別囑咐了!要是出了事情……魔鬼會詛咒你的!”

    “我就是去撒個尿!笨肆_斯猙獰的黑臉上堆滿了諂媚的笑容:“前后不過幾十秒鐘而已……咱們這可是監測幾千米的海域咧……就這么幾秒鐘,肯定不可能有人能越過我們監控的范圍的……”

    “現在都快一分鐘了!毙☆^目很是憤怒:“還不舉起你的望遠鏡?”

    克羅斯立刻將望遠鏡懟在自己的眼眶前。

    海面風平浪靜。

    不知道是不是某種巧合,夏吾始終在他望遠鏡視野的邊緣。由于夏吾流體控制的能力,他甚至不會帶起一絲浪花,這使得他被發現的可能性被降到最低。

    雙方就好像預演過一樣,克羅斯手每移動一分,夏吾就前進許多米。夏吾始終沒有出現在望遠鏡提供的視野里。

    其實小頭目也不是很相信真的有人能夠繞過他們的監控。他只是給手下一點壓迫,樹立威信,并對上面展示自己的工作能力。誰都知道,這一塊海域就是毒蛇幫的天下。

    他只是催促道:“快點吩咐下面的人準備好。上面來信了,社會系儀式的痕跡已經消失,魔咒的監察隊很快就會離開‘危險區’了,可以收貨了!

    “是!”

    而此時此刻,夏吾已經帶著約翰來到了海面之下。

    只需要約束空氣,形成一個大氣泡包裹住兩人就行了。約翰就踩在氣泡邊緣。他只覺得腳下的水,很像是一塊特別硬的果凍或布丁。

    夏吾已經感知到了,這一塊區域的圣逐武器殘骸,都有破碎,但是破損得并不嚴重,基本上每個機械上都只是有幾道裂痕。

    對于人類來說,這算是最好的情況了。

    只是……

    這里似乎還有一些什么外來的東西。

    夏吾落在殘骸構成的海床上,海水褪去,殘骸暴露在空氣之中。

    夏吾彎下腰,從殘骸之中拽出了一個黑色的塑料布包。

    “這是什么玩意?”約翰有些奇怪:“這是……殘?”

    雖然不懂什么技術,但約翰起碼也知道,外星人的高科技設備不可能是靠膠布粘在一起的。

    “廢話,當然不是,難道圣逐高科技是用膠帶粘起來的?”夏吾搖了搖頭,然后拆開了包裝。

    “五哥,難道是寶藏?”

    “我覺得應該不會是!毕奈崮罅四,包裹很軟,里面應該不是什么剛體。塑料黑布一層又一層的,包了很多層,似乎是為了防水吧。

    里面是透明塑料袋包裹的白粉。

    “嗯,支線劇情!毕奈狳c了點頭:“那么,我手里這包粉是什么呢?A,面粉;B,糖粉;C,奶粉;D,其他淀粉;E.某種致幻藥物!

    在這一瞬間,夏吾感覺自己整站在一個重要的劇情分支上。

    這將關系到他進入怎么樣的劇情當中去。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广西11选5电视走势图 云南11选五5前三开奖结果 黑龙11选5电子版走势 四不像必中一肖期期中 777766香港开奖结果 小说 江苏11选五任三遗漏 甘肃11选5历史最大遗漏 2020生肖号码表图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858449 福建11选5组选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