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忠誠與謊言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忠誠與謊言

    赫胥黎看著自己手中的不銹鋼湯匙,有點想笑。他翻著看了看,嘟囔著:“還沒換啊!

    湯匙頂端的花紋他還記得。很便宜的貨色。但是現代工業的冶金水平保證了民用不銹鋼的使用年限。

    雖然說神父修個屋頂用的都是理想國的最新技術,但是理想國也有以“降低成本”為核心的研發機構的。

    有那么一瞬間,赫胥黎覺得有些滑稽。他都好久沒有在意過“餐具”什么的了。他很長一段時間都生活在小行星帶。理想國的自動化技術還蠻發達的。在赫胥黎的印象里,吃完飯之后將餐具隨手一扔,就會有無人機或魔法造物來收拾餐具。

    赫胥黎正要轉身,錢光華突然叫住了他:“赫胥黎先生……”

    赫胥黎停下腳步。他對這些孤兒院的孤兒感情很復雜。如果要問他這些孤兒對他來說是什么,那他肯定會不假思索的回答“我的小兄弟們”。但他又隱約覺得,這些孤兒和自己關系其實不大——每當這種想法冒出來的時候,赫胥黎就會生出對自己的厭惡感。

    他盡量讓自己顯得和顏悅色:“有什么事情嗎?”

    “我聽說您也是這個孤兒院長大的?”錢光華很是好奇。

    對于孤兒院的孩子們來說,尼亞加警官就屬于“模范”了。男孩子們覺得警察很威風,女孩子們也喜歡他帶來的一些小禮物。另外,警察也算是個蠻安全的崗位了。他們雖然隸屬于魔咒政府,但是并不直屬于魔咒政府。就算掌控加納科喬的軍閥換了,警察們多半也只用對自己的下一個主子宣誓忠誠就行;蛟S下一個軍閥會在警察系統安插大量親信,但只要不做到高位,就很安全。

    況且魔咒政府強大的魔法能力,使得他們看上去還能續幾十年的樣子。

    而現在,聽說這里走出去的孤兒當中,有比尼亞加警官還要厲害的人,錢光華一下子就覺得世界觀都被刷新了。

    “呃,確實是!焙振憷枞绱苏f道。

    ——但應該不是每個人都有他這樣的機會的。

    加納科喬是落后區域,但如果論人類最落后區域,加納科喬還排不上號。地球、火星、金星、木星衛星城、小行星帶,幾百億人類,每秒鐘都在產生孤兒。誰都幫不過來。

    他不過是幸運的有幾組染色體,而這樣的組合曾經屬于幾百年前一位偉人,僅此而已。

    錢光華并不清楚這一點。他甚至連社會學家赫胥黎、作家赫胥黎、生物學家赫胥黎都沒有聽說過。他有些激動:“那您是專業的法師咯?很厲害?”

    赫胥黎遲疑的點了點頭:“可以這么說……”

    “那我能請教一下……關于魔法的事情嗎?”錢光華問道。

    赫胥黎點了點頭:“不過我記得神父是有教你們的……”

    “神父只教工程系和涌現系,我在這之前都不知道還有社會系和異化系的存在……”錢光華撇了撇嘴。

    “這可真的是為了你好,小鬼!焙振憷钃u了搖頭:“社會系和異化系存在很多禁忌。一方面,它很容易傷害自己,另一方面,它也很容易讓你觸犯到一些……很可怕的家伙——怎么,你還想著金融魔法的事情?”

    赫胥黎覺得,神父該頭疼一下教育問題了——怎么還有小孩連死都不怕的?

    錢光華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不敢!不敢不敢!別砍我!”

    赫胥黎按住腦袋:“你知道很危險就好了……”

    “不,我其實是覺得,學會了零級的‘同理感應’,就可以……”錢光華說道這里,壓低了聲音,湊到赫胥黎跟前。赫胥黎識趣的稍稍彎腰,側耳傾聽。

    “哦——”男人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是有個叫小田的女孩子?”

    “喂!”錢光華覺得自己被這位老大哥背叛了。

    赫胥黎笑了笑:“就為了這個,想要學社會系的魔法?”

    “什么叫就為這個?”錢光華有些惱火:“我敢打賭你還單身……”

    “對啊,我暫時是獨身主義者!焙振憷栊Σ[瞇的,一點也不以為意。相反,這種話還能讓他想起一點學生時代的事情,這種幼稚的咒罵也是蠻有意思的。

    錢光華有些自暴自棄:“啊,是,我還想當個大人物啦!你想想看啊,不動聲色的控制住一片區域,獲得地位——我不是說要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啦,但是你想!你想想看,那樣其實挺帥的吧?而且,異化系社會系比工程系涌現系稀有,那逼格多高!”

    ——逼格,一個古老的網絡用語?雌饋磉@家伙和夏吾關系不錯……

    “那可真的很危險。剛剛真的不是嚇唬你!焙振憷钃u了搖頭。

    錢光華嘆了口氣 :“但是零級的社會系魔法應該沒什么問題吧?”

    赫胥黎點了點頭:“沒有問題!

    “五哥……夏吾他自己都不會。我之前也問過神父了。神父說我想學他也可以教,但是不能告訴夏吾?晌业浆F在也還是不會!卞X光華嘆息一聲:“我是不是很沒有天分啊……”

    “十二歲的時候,用不好魔法是一個正,F象!焙振憷杪柫寺柤纾骸拔覜]法用統計數據說明這一點,很多范例也無意義。但我還是想告訴你,一直到十八歲、甚至是二十五歲,你都有可能突然成為偉大的法師。如果天賦異稟,老年突然頓悟的例子也不是沒有!

    “?”錢光華再次疑惑了:“什么……什么什么?”

    赫胥黎有些頭疼!澳Хǖ牧α吭醋杂诟怕适省笔巧耢`的理論,但發明了魔法的圣逐卻不這么看。這里面錯綜復雜的理論譜系要攤開講的話可能講一天一夜都說不完。甚至,這個孩子都沒辦法理解“概率論”這種用來解釋部分魔法基礎的東西。他雙手抱胸,用手指轉動手中的湯匙:“這個很難跟你解釋……不,應該說,沒人弄得懂你的這個‘什么什么’。不過我可以跟你說一個很基礎的東西。一個人學習魔法的最終成就,和他自己的人生觀念有關!

    “人生……觀念……”錢光華露出了迷惘的神色。

    “對你來說可能太早了!焙振憷枳屑毣貞洠骸皬男睦韺W的角度來說,你正好處于一個……正在逐漸建立自我的年紀。自我……關于自我是個什么東西,也是很難解釋的事情……這里就暫時略過自我的生理學起源和進化意義吧。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

    錢光華有些疑惑:“自我就是……就是……就是‘自我’吧?”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就是這個?”

    “你說的是你自己的腦子!焙振憷钃u了搖頭:“總之,我現在所奉行的魔法流派選擇相信埃里克森的‘八階段理論’。一般情況下12~18歲的孩子正處于‘自我同一性和角色混亂的沖突’。這可能是由于我們人類所擁有的知慧是在平凡宇宙獲得,然后又擁有巨大的慣性吧?總之,青少年期的主要任務是建立一個新的同一感——這個‘同一感’,包括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形象,以及他在社會集體中所占的情感位置。這也是社會系魔法的第一個外延途徑。對于剛剛入門的社會系法師來說,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以及在集體之中占據的情感位置,都能作為施法的‘原點’……”

    錢光華依舊是一頭霧水:“什么?”

    赫胥黎嘆了口氣。他確實不是研究部門或教育機構的成員,他是戰斗部隊的,只關注魔法的應用而已。

    甚至他都不怎么擅長社會系。唯一掌握的社會系魔法,都是因為“頭犬”這個職務的要求。

    “我唯一能夠告訴你的關鍵詞,就是‘忠誠’……”

    錢光華迅速臉紅:“可是……我還是個雛……”

    “淦!庇心敲匆凰查g,赫胥黎很想把面前的小崽子打一頓:“我不是說婚姻的忠誠——盡管對戀人的忠誠是應有之義,但這不是‘忠誠’這個詞的全部!”

    “你是說,我得好好當五哥的小弟……”

    “No!不!絕對不是!”赫胥黎有些頭疼。這套理論并不新穎,甚至可以說很陳舊了。愛利克·埃里克森本身是沒有經過高等教育的天才人物,是憑借自己的強大直覺與潛在的思考指定了詞匯。但是他并不像專門的學者那樣,能夠注解自己的每一個詞匯,也沒能理清自己這一套理論之間的邏輯。

    不過對于魔法來說,“不存在錯誤的理論”。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闡釋。

    至少在統計學并不嚴格有效的時代之后,基于統計學的嚴格闡釋就已經不再如過去般有力了——心理學在這種層面的發展逐漸停滯了。

    “這個意思你需要自己理解……”赫胥黎嘆了口氣,結束了對話。

    只留下錢光華一個人思考。

    在一個藏著一位老神父畢生秘密的菜園子里,一個少年有生以來第一次思考“忠誠”這個怪異的詞。這個詞在這塊人類最古老的大陸上是如此的罕見,甚至,如果不是神父堅持他那古典的倫理教學,錢光華都不一定能夠想到“對伴侶忠誠”——這里沒有人是傳統意義上的“忠誠”的。畢竟在過去的十年里,加納科喬換了三個軍閥政府,頭兩個都沒有干滿兩年。據說在過去二十年里,這個數字還要更夸張。

    一只帶著黃斑的蝸牛從菜園子里探出頭腦。錢光華從菜葉子上捉住了蝸牛,然后一腳踩死。他打算去問問神父——如果是這種古怪的古老詞匯,那問神父應該沒錯。

    ……………………………………………………………………………………

    瘦子舉著望遠鏡,對身邊的胖子說道:“他又接觸了一個孤兒?雌饋磉@個孤兒院一定有什么貓膩……”

    胖子哼哧哼哧的吸著一份面條。這份面條用塑料袋兜著,加了很多香蔥、大蒜,堿水面炒的,噴香。這是在華裔聚居地買的——雖然沒有給錢,但是老板應該還是很高興的。胖子很喜歡這家餐廳的春卷和炒菜。加了大蒜的菜有一種特別迷人的甜辣味。

    “你記下來了沒有?”

    “嗯嗯……”

    “我草尼瑪!”瘦子破口大罵,一把奪過塑料袋,扔在座椅上:“有完沒完!現在在查案子咧!”

    “可是我……咕……”胖子咽下嘴里的一大口炒面,發出“咕”的聲音,然后繼續說道:“這件事很正常!”

    “你聽聽他們在聊什么?魔法!”

    胖子冷靜的指出一個問題:“可你不開超自然力量就不可能聽到,而你一開超自然力量,就會觸發‘天命之路’!

    “哼……”瘦子一臉驕傲:“你以為我想不到這一點吧?你別忘了,我會唇語!

    胖子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自己的搭檔懂唇語。但是他只懂三個詞——嚴格來說,應該是一個詞在三種語言之中的表達?

    分別是漢語英語法語的“魔法”。

    但說真的,談論魔法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畢竟大家都知道,“代行者”會教孤兒一點魔法;蛟S那個孤兒只是在請教那個斗犬一點魔法的小技巧。

    “怎么可能?”瘦子一臉驚訝:“堂堂達爾文斗犬,也會做這種事情?會將自己的時間,浪費在……浪費在這些小崽子身上?”

    “也沒人規定不行?”胖子伸出手,想要抓住自己的那一份炒面。

    但是瘦子一把拍掉了他的手:“不行,不可千萬不能松懈。代行者這么多年如一日的培訓魔法師,肯定是存在陰謀的。說不定斗犬也和他有關系——斗犬不就是在代行者的房頂上進行的魔法儀式嗎?”

    “可化驗結果不是表明,那個只是正常的修繕房屋嗎?”

    空氣突然安靜。

    瘦子臉色很難看:“什么時候的事情?”

    “你幫我去買辣醬的時候!

    “報告呢?”

    “放在你座位上了!

    “在哪……”瘦子摸向自己的屁股,然后掏出了一份被汗水浸濕的魔法傳真。

    瘦子咧著嘴看完了,然后深吸一口氣:“果然,有大陰謀……”

    “不是說沒問題嗎?”

    “沒有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笔葑诱f道:“理想國的尖端技術,所以我們才檢測不出來……”

    胖子狐疑:“有這么可怕嗎?”

    “肯解封混沌之釘也要摻和的事情……”瘦子臉色難看:“我敢打賭,一定是理想國的新東西……絕對的。我有這種直覺!

    “真的?”胖子有些狐疑

    瘦子胸脯拍得山響:“還能騙你?”

    胖子一把抓過自己的炒面。他發現這次瘦子沒有阻攔,越發認定有問題——于是他繼續大口吃炒面。

    瘦子則繼續用望遠鏡觀察孤兒院。

    然后,瘦子胸口的口袋就被胖子掏開了。

    胖子取出錢包。錢包里夾著一張紙條,好像是從一頁書上撕下來的。

    紙條的正面有一句話:“雖然說神父修個屋頂用的都是理想國的最新技術”。

    背面則是“排不上號。地球、火星、金星、木星衛星城、小”。

    胖子目瞪口呆:“這東西從找來的?這不是‘那一位’的特殊權能嗎?”

    “淦!”瘦子拍了胖子一臉。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顶尖一肖二码默认版块 平码二中二最准的网站 资料两尾中特 看上期尾数知下期尾数 最最最简单的捕鸟方法 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关注白小姐论坛网498222 甘肃11遗漏号码查询 白小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