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非法經營者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非法經營者

    公共廁所的衛生條件,是衡量一個城市文明水平的硬標準。

    其實加納科喬剛剛從或然世界出現在這個已然世界的時候,公共衛生系統還是很好的。但是,魔咒政府實在是無力維護這種沒什么必要性的民生設施。

    直到“糞肥力量”的誕生。

    糞肥力量是一家專門在北回歸線以南活動的資本企業。它算是為數不多不屬于大康采恩的資本力量之一了——畢竟大康采恩看不上這一塊的利潤,所以某個貧民窟之中的商業奇才有了發跡的機會。

    糞肥力量控制著許多第三世界城市的糞便、肥料以及衍生的沼氣產業。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糞肥力量和大康采恩之間存在競爭。糞肥力量是大康采恩陰影之下滋生的雜菌,也可以說是大康采恩收集北回歸線以南商業人才的途徑——糞肥力量是這些下等人表現自己商業才能的唯一機會,而能抓住這個機會的人,無疑是有魄力的。糞肥力量管理層最大的夢想,就是被大康采恩挖走。

    所有的大糞都歸糞肥力量管理,公共廁所的大糞,并不是匯入下水道,而是進入附近一個巨大的化糞池之中。

    這使得公共廁所味道有點沖。

    在錢光華滿懷怨念的進入了公共廁所之后,夏吾就立刻后退。他甚至都不敢將感應流體的機能開到最大范圍。他甚至有點懷疑,自己感覺到一大團污物之后會不會休克過去。

    但靠近寫字樓也不是很明智的選項。

    說實話,這里真的不是一個好地方。

    阿毗達摩寺雖然看著像是一個寫字樓,但是它真的是一個佛寺。大樓的排氣系統不斷將大樓內部的滾滾煙塵排放出來。這種混合著廉價化學熏香的焦苦味對于夏吾來說同樣是一種挑戰。幸好夏吾能夠操控風的流動,不然他怕不是要當場暴斃在這里。

    皮膚黝黑的朝拜者們以一種詭異的步伐、踏著奇怪的節律,不停的運動,也不知道是佛教在當地吸收了原始宗教的結果,還是吸收了HIP-POP文化的結果。信徒神色迷幻,有一種無上的幸福感。

    夏吾感受到了這個地方堅固的結界。某種他尚且不能理解的力量以大樓為圓心,不斷外溢,在空氣之中形成全新的魔法。這類魔法應該不是很強大,也不是很復雜,但卻是某種夏吾未曾接觸過的力量。

    “大概是社會系或者異化系吧!毕奈峥谥袊K嘖稱奇,不禁用手敲了敲自己的手環。

    奧爾格的封印不知道為什么格外堅固。神父雖然對夏吾挺不錯,但是他并不打算幫助夏吾解除這個封印。他認為,夏吾依舊足夠強大了——能夠從一名“頭犬”手中逃生,就說明夏吾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

    而且,奧爾格所封印的社會系魔法,也正好是所有魔法之中最為危險的一部分。它操弄人的心靈,但是卻又不只是扭曲心智,還包含著許多更危險的用法。

    在喬爾喬神父看來,夏吾甚至都不需要研究這些魔法——他只需要深挖作為概率魔法的“主角屬性”就足夠了。

    夏吾對此也只能感到遺憾。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不懂什么概率魔法,他具備主角屬性,是因為他真的是個主角。

    “五哥!五哥!”

    錢光華很快就跑了回來。他手里握著一張紙條,在人群之中揮舞:“五哥!好了!”

    “來了來了!”夏吾走了過去,卻在五米開外精準的停住。錢光華想要靠近,卻被一股風吹開:“你停那!松手,紙——松手,遞給我!”

    錢光華不明所以的所開售。一陣風吹過,將紙條吹到半空中,打著旋兒轉了好幾圈,然后才落向夏吾。夏吾胳膊伸得筆直,小心翼翼的用左手的兩根手指將之夾住,然后嫌棄的看了看:“嚯……還行吧!”

    “五哥……”錢光華感覺自己受到了精神層面的傷害:“你果然就是讓我鉆廁所的吧?”

    “不……華仔,你怎么能這么輕賤自己呢?”夏吾很不高興:“我跟你說,天生我材必有用!你有你獨有的價值……”

    “就是鉆廁所?”

    “嘖!你這人怎么這么犟呢?我說啦,分工不同。上刀山下油鍋的事情,我來做就好了——你負責做我做不到的事情。我們只是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的分別……”

    “所以我就只是鉆廁所?”

    “誒,我說你這人啊……”夏吾痛心疾首:“你這家伙!我拿你當兄弟,你就這么對我?”

    錢光華舉起手,對著夏吾前進一步。

    夏吾后退一步。

    “兄弟?”

    “再過十分鐘,我們就又是能在一起勾肩搭背的好兄弟了!

    錢光華前進兩步。

    夏吾后退兩步。

    “五哥,我得跟你說,我沒洗手的……”

    “知道,這里也不像是那種能提供免費自來水的地方!毕奈崮樕⒆儯骸翱傊,我先看看第一個地址哈……哦,就離這里兩條街。我們走吧——華仔,跟上!”

    話音未落,夏吾便撒丫子就跑。

    錢光華奮力去追:“站!”

    夏吾的體能十分非人,錢光華最終也沒有追上。但夏吾也沒有將錢光華徹底甩開。很快,兩人就來到了一家印刷店旁邊。

    很原始的廣告牌,上書:傳真、打印、復印、照相,代發電子郵件。

    看上去都是很合法的經營。

    “是這里吧?”錢光華伸長了脖子,看了看夏吾手里的紙條:“沒有走錯吧?這里辦證?”

    “違法經營的內容怎么可能寫在店面上!毕奈釗u了搖頭。

    錢光華指了指紙條:“那就可以寫在廁所里了?”

    “可以推成是友商陷害啊,21世紀就有這種手段了唄。反正沒寫在招牌上,只要工具藏得好,怎么說怎么有理!毕奈崧氏韧崎T進去了。

    店里有一臺電腦,一臺激光打印機。電腦沒有開機。墻角吊著幾個鹿角葵,看上去比較正常的那種。和鹿角葵一起吊著的是個沙袋,一個體格健壯的黑人正對著沙袋砰砰砰砰的一通亂打。

    ——大概是亂打?

    夏吾見過的人中,只有奧爾格·劉和阿爾馬洛·赫胥黎那一干斗犬經過專業的格斗訓練——可能神父也經歷過?但不管怎樣,以這些家伙的已經接近“藝術”的格斗水平,不能拿來當參照物。

    夏吾用一種小孩子特有的腔調開口詢問:“老板!辦證不?”

    不知道為什么,錢光華有一種吃了蒼蠅的惡心感。

    “現在不開機,辦不了!钡曛魉坪鯖]有做生意的意思。這也正常。按照時刻表,這個時間,加納科喬還在黃道面以南,高科技產品出問題的概率很高。

    而且他并不覺得兩個小孩子付得起價錢。

    “問一下價格!

    壯碩的老板看了夏吾兩眼:“小孩子別……?是你?”

    他從一旁的架子上抽出一根濕毛巾,擦汗的同時快步走進。

    夏吾不動聲色的后退半步。

    幸好老板并沒有沖過來擁抱的跡象。他只是走進了幾步,仔細打量夏吾:“你就是那個一拳KO的筋肉怪的那個小孩?”

    “筋肉怪”是嘎嘎德的藝名,或者說綽號,反正就是每一個公眾人物出道之后取的歌新名字。嘎嘎德有一個朗朗上口、充滿貴族傳統的普拉文語名字,但是沒有地球人愿意去記那個名字。而如果連名字都叫不上,那賭拳的券自然也就不好賣了。

    “哎呀呀,還真是我!毕奈嵊行@詫:“世界挺小的!”

    “我是個格斗愛好者——你知道的,在這地方開店,不一定要能打,但是總得有點自保之力?”男人揮舞了一下雙手,擺了幾個長拳的架子:“我是個格斗愛好者的!我去看了你的比賽?”

    “要簽名嗎?”夏吾一下子精神了:“能免單嗎?”

    男人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只是打了個哈哈,繼續維持一副很熱情的樣子。

    看上去免單是不可能了?

    而錢光華則陷入了震驚之中:“這也在你的計劃之中嗎?五哥,牛逼!”

    “?哦!毕奈狳c了點頭:“沒錯,在地下拳臺展露拳腳,就可以認識一批不走正道的朋友——沒錯,這是計劃的一部分!

    這是主角劇情的一部分。

    合情合理。

    錢光華的態度反而動搖了。

    “哦,哦,我的小兄弟,你這次來是需要什么的?”

    夏吾摸了摸下巴:“其實,我最近是有點需要錢的!

    “缺錢?你不是來買東西的?”

    “我只是合計了一下,覺得干那些最賺錢的活計,都需要一些……準備!

    “小兄弟你暫時缺錢?”店主這話剛一出口,就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啊哈,也是。如果不是沒錢,也沒必要去打黑拳——不過,你用魔法可挺不地道的啊!

    當然,店主也只是個一般的生意人,不可能是什么拳癡。開門做生意而已。

    店主猛一擊掌:“nice!很好!很好的想法。那么,小兄弟,你需要什么?一個合法的身份?魔咒政府的良民證?非法的電話卡?虛擬號段?MAC號不在冊的個人設備?損壞得‘恰到好處’的網卡?不記名的銀行賬戶?非法移動基站的流量?”

    “我只是來咨詢一下……咨詢一下!毕奈犭p手向下壓,示意老板冷靜:“我只是想咨詢一下,來確定自己今后的目標而已!

    錢光華好奇的問:“你們有什么?”

    “哈,這個問題問得好,小兄弟,基本上你們想要什么,我們就有什么!

    錢光華有些由于:“能‘過墻’的身份證,也有?”

    “過墻”,便是指越過北回歸線長城,進入這個星球上真正的繁華地帶。只不過,北回歸線長城主要是為了阻攔北回歸線以南的不穩定物種入侵,破壞掉北回歸線以北的生態圈,所以檢查非常嚴格,甚至連人口流動都被嚴格限制著。

    店主露出了和他虬結肌肉不符的狡黠笑容:“啊哈……要搞肯定搞得到,但就看你們肯不肯出錢、肯出多少了!

    錢光華皺了皺眉:“可如果真的能搞到,你自己怎么不搞?”

    “北回歸線以北可是真的吃人不吐骨頭的!毕奈釗u了搖頭:“他在這里還能靠倒賣假證、當掮客賺取生活費用,但是到了那里就是無收入人群了。在那邊沒收入和在這邊沒收入都是差不多的!

    男人眼前一亮:“小兄弟你還去過北邊?”

    “這是常識!毕奈徇诌肿欤骸拔椰F在還沒有去‘北邊’的打算。不記名的電話卡怎么算?”

    “看你要哪種!蹦腥松斐鑫甯种福骸拔迨畨K,一個月,最便宜!

    “這不就是合法的臨時卡嗎?”夏吾搖了搖頭:“沒什么意義!

    這種臨時電話卡雖然也在非法場合使用,但是合法居民也偶爾有需要的時候——比如出門旅游,想要換當地服務商什么的。

    “五百塊,已經實名注冊過的電話卡,記得充話費就可以了!钡曛鲹P了揚眉毛。

    “來路可靠嗎?”

    店主表情夸張:“北邊除了個合法身份就一無所有的窮光蛋也有不少——你說呢?”

    “也就是說隨時都有可能被停掉!毕奈狳c了點頭。

    “用一兩年是沒問題的!

    “但也有幾天之后就因為‘注冊人’在北邊的違法活動而被吊銷的可能;蛘摺匀恕腎D被盜用,他實際上不知道自己名下有這么一張卡——但稅務部門隨時有可能提醒他這一點!

    “小兄弟挺懂行的?”店主笑了:“看來你是要‘高級貨’了?”

    “多看看新聞唄。前兩年大康采恩幾個地區的運營商都爆發過丑聞——嘖,你懂的,大康采恩的員工也不是那么忠的,是吧!毕奈崾治枳愕傅谋葎澚艘魂嚕骸盎蛘哒f那種……那種,混跡了三五年沒有被抓的黑客。他們應該也可以提供一批……非法的虛擬號段號碼?”

    “嘖嘖,價格在兩千塊到五千塊不等,好處是很長一段時間不需要充話費——不過需要現在聯系。取東西得等到幾天之后!

    夏吾接著問道:“我還需要一個智能手機——壞的沒關系,但是得拆掉一些……‘小零件’的那種——你懂我的意思吧?”

    “啊哈!”男人從電腦桌下抽出一個破紙箱,紙箱上蓋著一張寫著“警惕新型毒品”的報紙。店主掀開報紙,露出好幾臺破破爛爛的手機和維修工具:“你看!

    “那么,我還有一個問題!

    “喲,大生意啊!钡曛餍α耍骸般y行賬戶?”

    “不,這里用現金應該就可以了!毕奈岢烈髌蹋骸澳苜d賬嗎?”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河北11选五任5预测 香港平码高手论坛精选 上海11选5开奖列表 福建11选五走势图表彩经网 2018平码固定算法公式 大吉大利猜生肖 吉林11选5高手指点 公开一肖一尾中特平 黑龙江11选5号码推荐 双色球今日阳光探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