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異鄉民的信仰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異鄉民的信仰

    夏吾到最后也沒有拿到錢。相反,他連購買賭券的本金都賠進去了。

    地下拳賽也是有規矩的。

    拳賽禁止使用任何形式的魔法。這最根本的因素是為了賠率的計算。魔法戰中,影響勝負的因素實在是太多了,法師個人心理狀態也會導致過程的巨大起伏。另外,很多魔法也能從場外干涉勝負。

    馬利·恩加布羅手下的幾名專業三級法師,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排除這種場外干涉。

    另外,這也是為了確保保證“觀賞性”。不是每一門魔法都有炫目的光影效果的。很多法師的對戰,在觀眾眼中只會顯得莫名其妙。若是這底下拳賽沒有觀賞性,也就吸引不到看客,自然不會有人來賭拳。

    當然,更大程度上,這也是為了能讓異鄉民這種廉價的稀罕物能夠上臺。

    異鄉民普遍不會什么魔法。就算普拉文人這種擁有強大肉體的生物,也有可能被一個正好掌握合適魔法的低級法師輕易玩弄。

    自然,誰也不會相信,一個小孩子真的就有那么大的力量——那一定是魔法的作用。

    赫胥黎除外。

    赫胥黎知道,夏吾的力氣真的有那么大。

    重新設計過的細胞,重新構建的肌肉纖維與神經叢,以及人造的強化骨骼——這些都保證了夏吾在沒有主動使用魔法的情況下,就擁有非人的力量。

    他真的沒有違規。

    可唯一的問題就是……

    那個叫馬利·恩加布羅的黑拳臺老板可能不會信。

    赫胥黎按住腦門:“后來呢……沒有拿到錢……夏吾真的會善罷甘休?”

    “他……好像和那個家伙的手下發生了沖突……”少年努力回憶:“然后……那個家伙的手下莫名其妙就負傷了?傊虑榫筒涣肆酥。雖然夏原本是打算把他應得的部分搶回來的,但是我們拉住了他!

    “居然能夠拉?”赫胥黎震驚了。

    按照設定,一百個正常少年也不可能拉住一個夏吾的。

    還是說,夏吾沒有那么想要錢?至少拳賽那一筆錢對他來說并非非拿不可的?

    赫胥黎思考片刻。從奧爾格·劉的記錄來看,夏吾在作為實驗體的時候,也算得上是“要啥有啥”,他真正想要的東西,奧爾格一定會買給他——只要他的意愿超過了一定的閾值,實驗室就一定會出現很適合他去解決的意外。

    或許,在夏吾的認知里,自己最后一定會有錢的,只不過過程可能會曲折一點。

    他并不是十分渴求那一筆錢——至少不是非要那幾百塊不可。

    相比之下,和黑幫撕破臉,不利于他的隱藏。

    就算神父為他做擔保,使得理想國沒有派斗犬繼續追蹤,他也需要隱藏身份,至少不能讓郇山注意到自己。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他對自己的主角屬性那么自信,那應該不管怎么作死都不怕才對……

    赫胥黎腦海之中閃過了這樣的念頭。

    總而言之,夏吾當時并沒有暴走,與黑幫發生沖突。

    而馬利·恩加布羅也看在神父的份上,沒有對這些小孩子窮追不舍。

    這位黑幫成員也不傻,至少他很清楚,能夠秒殺嘎嘎德的法師,并非是待宰羔羊。

    赫胥黎嘆息一聲:“也就是說……這個家伙和夏吾之間的交情,就是夏吾給了他一拳?打掉了他半張臉和一個眼睛?”

    “不……嚴格來說是打碎了一張臉,一個眼睛就直接爆開了,還有一個飛了……”少年猶豫了一下,將手伸進口袋里:“然后我有趁亂去撿這顆眼睛的,本來想還給他……或者看看有沒有人有興趣買!

    赫胥黎看了看那個異鄉民。他的兩只眼睛,一上一下,垂直排列在臉上。這個樹棲物種的視野比人類更窄,但是空間感很好。他那古怪的嘴縮成一團,似乎是在笑的樣子。

    “這張臉好像很正常?看不出有被打爛的痕跡……”

    喬爾喬神父走了過來,回答道:“那是因為夏吾給他了治愈的魔法!迸c此同時,他將手伸向小男孩:“讓我看看這顆眼球!

    “治愈的魔法……是工程系還是涌現系?”

    工程系可以從細胞層面拼合破碎的組織,涌現系則可以賦予生物組織原本不具有的“強大再生機能”。

    魔法的分類,并不是按照最終的效果,而是按照“生效的過程”或“生效的原理”進行分類的。工程系和涌現系之中,也確實存在許多“原理不同但效果相似”的魔法。

    “大概是涌現系?夏吾應該是比較擅長涌現系的!鄙窀缸屑毧戳丝茨莻眼球:“啊哈,我懂了。難怪那個普拉文人那么感激夏吾!

    赫胥黎有些疑惑:“什么?”

    “在普拉文人的信仰里面,他們的兩只眼睛,上面那只溝通地獄,下面的聯通天堂……”

    赫胥黎打斷了一下:“等等,正常來說不是上面的溝通天堂,下面的溝通地獄嗎?”

    “你這就是典型的人類思維了!鄙窀笓u了搖頭:“普拉文人是一個樹棲物種,但是,死亡成員的尸體,就只能掩埋在泥土之下了。他們更崇拜土地。我這里使用‘天堂’和‘地獄’也只是這個詞比較貼切而已!

    “總而言之,在他們的信仰里面,每一個人都必須先入地獄,洗凈自己的罪過,然后進入天堂——靈魂就是通過眼睛穿梭世界的!

    赫胥黎不明所以:“那他還……”

    “你沒發現嗎?這是一顆假眼!鄙窀感α诵Γ骸八茉缇褪チ恕鬲z之眼’,在他的信仰里,這會使他失去凈罪的機會,即使還有資格進入天堂,也只能帶著不干凈的罪,永恒的徘徊。而夏吾賦予了他的肌體快速再生的能力,就連這一只已經失去的眼睛都恢復了!

    赫胥黎沉吟:“起碼是四級以上的涌現系?”

    “不清楚!鄙窀感α诵Γ骸跋奈嶂皇怯X得,凌虐弱小不是不能做,但是做得太血腥太過分了,可能有損自己作為主角的人氣——他還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什么類型作品的主角。他就順手救下了這個異鄉民!

    赫胥黎點了點頭。

    神父接著補充:“所以,我說得沒錯吧?阿爾瑪,就算夏吾這孩子的世界觀很有問題,至少他的本性是善良的!

    “我很難相信這一點!焙振憷枰琅f搖頭:“誰也不知道他的腦子到底是按照什么邏輯運轉的。有一天他突發奇想,覺得自己是某些黑暗作品的反派式主角,也說不定!

    喬爾喬神父順手將假眼拋給那個小男孩了:“不是什么很值錢的東西。你要是想自己留著玩也可以,但我覺得,最好還是還給那位嘎嘎德王子——你覺得呢?”

    少年點了點頭,然后走向了那個看上去就萬分駭人的異鄉民。

    看著漸漸與異鄉民熟絡起來的孩子們,赫胥黎搖了搖頭:“至少四級的涌現系魔法,考資格證領補貼就有不少……也是,他現在沒有合法身份。但是在這里開診所總沒問題吧?”

    “夏吾的魔法并沒有你想象中的那樣強大!鄙窀笓u了搖頭:“我了解一點。他自己構筑的魔法,其實效果都很不穩定——只不過夏吾自己認定,自己肯定可以在關鍵時刻打出最合適的效果!

    赫胥黎臉一黑。

    他想起了那隨機噴涌攻擊的涌現系魔法——那個天命之路消耗了七十多枚骰子才閃避過去的攻擊。

    ………………………………………………………………

    嘎嘎德的到來讓孤兒院內掀起陣陣波濤。那些孩子們很少接觸到異鄉民。嘎嘎德的到來,是他們平淡日常之中難得的新鮮事。

    與此同時,孤兒們也震驚于夏吾的戰斗力。

    或者說,他們曾隱約知道夏吾其實很能打,但沒人知道夏吾這家伙這么能打。

    晚上,夏吾和往常一樣,坐在屋頂上,靠著閣樓那扇窗戶的框。他左手托著一塊石頭,右手蘸著水,在上面繪制紋路——對于擁有流體控制能力的他來說,“蘸水的手指”就能做出圓珠筆的效果了。

    他正在嘗試給讓石頭涌現出“空調”的機能。

    “使得一個物體涌現出邏輯上不可能具備的能力”,這是高級涌現系魔法的特征。

    “嘖,又失敗了!毕奈釗u了搖頭?磥碜约哼是需要學習一個,至少讓自己的魔法更穩定一些。

    雖然到了關鍵時刻,自己的所有能力都會恰到好處的生效、所有隨機技能都會恰到好處的隨機出恰到好處的結果,但是,自己的日常生活卻不是很方便。

    “熱死了啊……話說我是不是應該優先學習工程系,學會讓空氣溫度下降的魔法啊……”

    夏吾能夠任意的壓縮和伸展流體,給流體施加動能或者消除動能,甚至干涉流體相態的改變,能做到這一點,然后配合相關的少量工程學知識,就應該可以任意的提升溫度和消滅溫度——間接的。

    他的精度能夠做到控制血液在毛細血管的運動。按理來說,這個精度已經可以干涉布朗運動了——而布朗運動正是分子熱運動的宏觀體系。然而當夏吾想要暴力地直接干涉分子熱運動的時候,不知道是什么緣故,他就是做不到,或者需要耗費很多精力去維持一個熱能傳遞的過程。

    這個“天生的特性”,也延伸到了他的魔法上。

    而在他身后,有另外兩個少年。少年錢光華正用手指碰觸那些被夏吾能力控制、從水槽晃晃悠悠飛向夏吾手指的水珠。而約翰則對著月光,把玩那個假眼。

    嘎嘎德并不在意這顆假眼。普通的玻璃珠而已。他只是想要自己臉好看一點【以普拉文人的標準】,僅此而已,F在他的“地獄之眼”既然已經長好了,那這假眼也沒必要留著了。

    約翰倒是沒怎么見過這樣的玩具,很是高興。

    “阿夏啊……”華裔少年嘆息:“你明天也要找事干嗎?”

    “都怪你們啊……我不是說要找個可以賺錢的勾當嗎?”夏吾撇撇嘴:“現在沒賺到錢,反而賠了五塊!

    “怪我咯?”錢光華瞪大眼睛:“有沒有搞錯!明明是你違規吧?還有,那錢也是我和約翰的!”

    “我沒用魔法啊!毕奈嵋灿X得怪委屈的。他確實一點魔法都沒用。無需預先準備、無需儀式的奇跡之力,并不被定義為“魔法”。魔法是一大類技術的統稱。他是真的沒有用魔法。

    “啊啊!你怎么可能沒有用魔法!”

    夏吾扶額:“看起來對你們的入門教育得加緊了……華仔,我覺得你好好看書就不會說出這種蠢話!

    “問題不在于你有沒有用魔法,而是那個組織黑拳的家伙覺得你有沒有用魔法吧?”約翰撇撇嘴:“不是每個人都知道你強得像怪物一樣……不,你比怪物還強啦!”

    錢光華大聲叫道:“所以你干嘛不去開個醫院給人治病,正正常常的賺錢!正常一點!”

    夏吾搖頭嘆息:“我是主角啊!

    “這跟你是不是主角沒關系吧喂!”錢光華撓著頭發。而約翰則是一副“這家伙又犯病了”的樣子。

    “除非我的故事在致敬《怪醫黑杰克》,不然我也沒有辦法啊……”夏吾嘆息:“所謂的主角啊,就不能做這種安定的工作,不然就沒有什么‘故事’可以說了。除非是‘行業劇’‘行業小說’那種玩意,主角一開場就是某個職業的人,他也熱愛自己的職業,并且想要成為這個職業的最強一員。不然的話,主角就不能干這種安定的事情!

    錢光華大叫:“什么原理!”

    “就這么說吧,如果我開醫院,萬一哪一天,劇情要求我去冒險,然后敵人闖入了我的醫院,這不就是害了患者嗎?”夏吾攤了攤手:“所以呢,我最好去做那種朝不保夕的職業——也只有這樣,才能最大程度規避‘日常劇情跳出敵人’的可能性啊!

    “所以你到底有什么敵人?”

    夏吾托著下巴,沉思片刻:“暫時還說不好,不過隨著劇情推進,肯定會刷出來的。不居安思?刹恍,那是會掉人氣的!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老奇人精选资料大全免费公开 婆论坛27735管家论坛 贵州11选五平台 安徽11选五5开奖结果 双色球选号 广东11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湖北11选五任三遗漏 平特肖怎么计算出来的 生肖牛的吉祥物是什么 广西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