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一段回憶劇情與監視者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一段回憶劇情與監視者

    這是三個月之前的一天。

    還不叫夏吾的實驗體05從床上醒了過來。他看了看門口正在補漁網的老黑人,然后仔細檢查自己剛剛枕著的那團草,思索片刻,說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話:“我覺得現在的我肯定是在一段回憶劇情里!

    ……

    赫胥黎沉默片刻:“他說了什么?”

    “阿彌陀佛!崩虾谌说膶O女雙手合十:“我記性很好,不打誑語的——‘我覺得現在的我肯定是在一段回憶劇情里’,那個怪小孩就是這么說的!

    赫胥黎撓了撓頭,只覺得世界扭曲又詭異。

    他真的在別人的回憶里聽到了“我覺得現在的我肯定是在一段回憶劇情里”這種話。

    難道說,真的就因為05的這一句話,世界就扭曲成了這個樣子?

    下載,赫胥黎正在調查夏吾剛剛來到人類世界的蹤跡。他想要知道夏吾大致轉變的過程。

    而他的第一站,就是那位將夏吾送到喬爾喬神父里的那位老漁民家。

    從神父那里得到地址之后,赫胥黎就直接過來了。

    到目前為止,調查還算順利。

    唯一的問題就是……這些非洲大兄弟可能對佛教有什么奇怪的誤解——或者說獨到的理解。他覺得交流有些……困難?

    “他有沒有說……為什么?”

    “說了!迸㈦p手合十,但滿臉苦惱。她撓了撓剃光的頭頂,皺眉說道:“可我實在記不清他說了什么,只記得很復雜……若是打誑語,便是要下拔舌地獄。我不敢說……”

    赫胥黎按住額頭:“沒事,能說多少說多少……”

    “包括‘我覺得這一段劇情太過平淡,平鋪直敘很容易讓人感到無趣’、‘就算是電影也只能是鏡頭一轉畫面一黑’、‘沒有什么事情發生’、‘我覺得未來三個月說不定會比較安全,要是這三個月里發生的事事無巨細的都寫了,作者一定是在水字數’,‘就算是電影,這一段也多半是配上一段狂野的非洲音樂、幾個蒙太奇畫面快進過去——啊,當然也有可能是佛教音樂’!

    赫胥黎沉重嘆息:“女士,你記得非常清楚,不是嗎?”

    “我是佛門子弟,不能隨便亂說話的,說話就得說真話!迸⒎浅UJ真:“我真的不記得他那一長段話語!

    “小小的無心之失,佛祖不會怪罪你的……”

    “您不應該這樣說!迸⒑苷J真的說:“您不是佛門子弟,不應該以這樣輕佻的態度討論佛門規矩。您這是在下地獄的邊緣試探!

    赫胥黎其實很想說自己揍過極端素食恐怖主義者從或然世界里涌現出來的神佛化身,好幾次——那些恐怖主義者一度打算利用神佛化身的力量改寫法律魔法,使得“禁止肉食”成為可以致死的律令。如果要論謗佛乃至于瀆神,沒有人比達爾文斗犬更專業。他們每個人都是物質主義者和無神論者。但在一個宗教繁盛的城市,他當然不能說這種話。斗犬無力的點了點頭:“好吧,接下來還發生了什么?”

    ……

    ——由于老漁民祖孫在這個故事里的參與度有限,并且無法感知到很關鍵的信息,所以從這里開始大約是要轉化為上帝視角的。

    這是05最真實的想法。

    05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沒有潔口膠了。他在實驗室用的那種清潔口腔的玩意還有點小貴,在赤道附近屬于奢侈品。老漁民就只有半管本地產的粗制牙膏。

    對于05這靈敏的味覺來說,半夜之中在口腔內繁殖的厭氧菌只能帶來毀滅性的體驗。

    他只能選擇含一口水,然后用流體控制推動口腔中的水流。

    清潔口腔就是如此巨大的挑戰了,早飯就是萬萬不能吃的。

    他實在是不敢相信老漁民那自制魚干的味道。

    當然,老漁民似乎也沒有給他早飯的意思。見他醒了,老漁民也只有一句話:“今天就送你去神父那!比缓缶屠^續織網。

    從海邊到神父所在的孤兒院,得穿過半個城市才行。以發條車的速度,今天是不能出海了。那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好好補補漁網。

    老漁民的孫女干了一些雜活,然后在05面前放了幾個果子,就在那兒念誦什么經文了。

    05看著自己面前的果子。這東西看著很像是紅毛丹,綠色的觸須從堅韌的紅色果皮上生長出來,卷起的末端甚至泛著紫色,剝開之后,里面是凝膠狀的果肉與籽,甜味很淡,如果作為能量來源的話很勉強,但果腹是足夠了。

    05推測,這玩意應該是刺角瓜的變種,但也說不準。畢竟這個時代,已經沒人能弄清楚非洲的生態了。

    他一邊咀嚼水果,一邊打量老漁民的孫女,思考這位是不是女主角。

    黑人,佛教徒,感覺很政治正確的樣子。

    而且這個城市,黑人地位比白人更高,很符合白人負罪感的設定。但就現在已經知道的情況來看,這個城市的黑人們實在是太正常了——他們里面有好人,也有壞人,有聰明人,也有蠢人。而且他們還是佛教徒。

    這很不符合美國人對非洲的刻板印象。

    要知道,二十一世紀初的美國電影,就是喜歡不斷強調對黑人的非負面刻板印象,并將這種刻板印象強化成黑人們的種族特征。不管是不是對生理有害的原始習俗,都要得到尊重——并以此來滿足美國白人那種負罪感,將之做成一種生意。

    如果一個城市,黑人占優勢地位,但黑幫、壞蛋全特么不合邏輯的是白人,黑人全是好心的憨蛋,或者僅僅在設定上擁有高智商、劇情里毫無表現,那么這就一定是很美國的作品——甚至這個時候“黑幫”這個詞都有可能涉嫌種族歧視。

    畢竟,觀眾們可不關心黑人到底是什么樣子的。他們只想借助一個對刻板印象尊重,讓自己沉浸在“我好高尚”的感覺里。

    根據自己剛上來的時候,老漁民對自己的警告來看,這城市的黑幫大佬全是黑人,很兇殘。這就違反了“黑人不能扮演負面角色”的政治正確了。

    尤其是,這里是佛教之城,多信仰華對非援建時帶來的漢傳佛教。在美國人看來,非洲人就只配原始信仰、巫術信仰。

    “也就是說,我是中系或日系作品主角的可能性大一點。而中系和日系的讀者群都不會喜歡這樣的女主角!

    想到這里,05不禁要為自己點贊。

    他很反感“女主角”這種事情。他知道,世界上是存在“同人”這種事的——也就是根據已有作品或角色進行二次創作的行為,任氏集團眼中大逆不道的褻瀆舉動。他不確定自己會在什么情況下變成“同人角色”。

    而“同人”之中,最可怕的就是成人要素的惡德同人。

    而擁有漂亮配偶的男性角色,在同人之中,通常都會被劇情殺。哪怕你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只要你的配偶有個好看的皮囊,那劇情就會以各種扯淡的理由讓你吃癟,甚至力量全失,陷入死地。

    自己面前這個女性只比自己大幾歲,縱然有“村姑”這種不利于容顏保養的要素,也還能列入“好看的皮囊”里。禁欲系的佛門氣質說不定在部分人眼中還是個加分項。

    如果現在就選擇女主,進入“同人故事”的危險現在就會出現。

    但是優質的“女主角”也能帶來人氣來著。05覺得,或許自己的故事里總會出現女主角,但千萬不要是現在——最好這個女主角也沒有好看的皮囊,反正自己感官和普通人類都不太一樣,有個有趣的靈魂就夠了。

    在補好漁網之后,老漁民給發條車的核心塞了一塊魔法彈簧。他踹上一塊面做的干糧,想了想,又給05拿了一小塊面包干。隨后,他坐上了駕駛座——這是這輛車唯一的作為;仡^看看,他發現05還在屋子里,眉頭緊鎖,看著門框。

    “怎么還發愣?”老漁民不滿的問道。

    “果然還是不行……”05輕輕嘆息,然后患上一副笑臉:“那個,確認一下,您是要我跟您一起走是嗎?”

    “是啊,來,別廢話!

    05這才走出屋子。太陽很毒。他不禁閉上眼睛,并用手擋在額頭上。另外,車斗里面傳來的魚腥味與腐敗味讓他本能的流淚。

    老漁民猶豫了一下,找了塊干凈的步:“車上味道大,你可能不習慣……給自己裹上!

    “謝謝!05道了謝,真心實意的。

    自從他這個人格產生以來,這個老漁民就是對他最好的人類了。

    05很快就將自己裹了個嚴實。他牢牢裹住了自己的口鼻,只在眼睛前留了一條小縫。

    盡管對于能感知流體的05來說,就算沒有雙眼他也可以感知周圍絕大多數物體——因為大氣是流體。但是現在了,沒必要表現得過于異常。

    老漁民一路開著車,就往城里去。

    他不知道,自己正在將一個移動的傳染源拖進一座有著密集人口的城市。

    05的體內有很多共生的病毒。對于05來說,這些病毒并不致病。它們是基因層面各種改造的遺留產物。甚至可以說,普通的抗生素就能將這些病毒殺死,但是05自身的免疫系統偏偏無法對其發生作用。

    而05自身也不是無懈可擊。炎熱的氣候讓他的鼻腔內的毛細血管不斷出現破裂——通俗來講就是“流鼻血”。

    05不確定自己若是有一滴血落在地面上,會發生什么事情。在這個什么都在飛速變異的區域里,病毒這種本來就能飛速變異的東西飛速變異成惡性傳染病實在是太正常了。

    可從太空站逃離的過程實在是太累了。他昨晚還是睡了一小會。

    他一起來,就檢查自己有沒有流鼻血——如果這個城市真的因為他的血而陷入毀滅,那他的讀者人氣大概就完了。

    所幸的是,沒有。

    在路上,在看不見的地方,05小心翼翼的從鼻腔之中轉移出半凝固的血塊,然后舌頭一卷將之吞下。他自己的消化酶可以對這里面的病毒滅活。這是最安全的辦法。

    “得想個辦法……話說,這種郇山勢力薄弱的區域,應該有非法基因駭客吧?說不定莆田系基因駭客都有?”

    莆田系基因駭客是一個臭名昭著的集團。這個集團作風相當激進。他們所推崇的創始人,是一個在二十一世紀二十年代之前,就敢做人類轉基因實驗的瘋子。他們是基因駭客之中名聲最臭的一批,在理想國看來,這些家伙只是存在就是對“學術”的抹黑。達爾文斗犬們對他們是見一個殺一次,而且從來沒有冤枉的。

    如果一個地方連莆田系基因駭客都有,那就說明這個地方對種子市場的約束近乎為零了。

    突然,05愣住了。

    老黑人一面橫著經文,一面開車。誰也不知道,在這一瞬間,這個男孩感知到了一個驚人的事實。

    “好多……不屬于這個世界的生物?”

    ……

    赫胥黎很快就結束了自己的調查。他對漁民祖孫道了謝,然后就離開了。

    除了夏吾最開始莫名其妙的言行之外,沒有任何收獲。

    “一個溫順的瘋子啊……”赫胥黎嘟囔了一句。

    夏吾在路過核心區域時感知到的事情,老漁民祖孫都不知道。赫胥黎當然也不知道。

    所以,他并沒有注意到,兩個本質上“不屬于這個世界的生物”,正在遠處窺伺他。

    “帶著第三概率魔法來的男人,嘖嘖!币粋黑人發出陰冷笑聲:“我要證明,就算是第四概率魔法,也要拜倒在我們的面前!

    他的同伴——一個肥胖的白人,正在啃一塊面包:“老哥啊,你打不打得過帶第四概率魔法的人,和我們的任務沒關系吧!”

    “愚蠢!”黑人恨鐵不成鋼的扇了他一巴掌,把面包打飛。白人可惜的看著面包。黑人實在是氣氛:“吃吃吃……你個蠢貨!既然‘大神’的失竊只能是概率魔法的要素,那就說明有概率魔法在挑釁我們一族!明白嗎!所以,我們就得戰勝那個概率魔法的持有者!明白嗎??明白嗎?”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六肖六码必选一肖 宁夏11选5买网址 单双中特期期公开 山东11选五夺金一定牛 六台宝典图库彩图2020 精选三肖四码资料 广西11选五走势图 百度 甘肃11远五遗漏数据 广东11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广东11选五任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