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二十章 喬爾喬先生亦稱卞福汝

正文 第二十章 喬爾喬先生亦稱卞福汝

    1860年6月30日,在牛津大學參與一場辯論會的大主教塞繆爾·威爾伯福斯肯定不會想到,二十五世紀七十年代最虔誠的基督徒會撫養自己辯論的對手——那個自稱“就算上火刑架也在所不惜”的赫胥黎的后代。這位神職人員甚至還會對成為“達爾文斗犬”的赫胥黎子弟說“我為你感到自豪”。

    不過在這之上,他肯定還想不到,這個時代最虔誠的基督徒,會是一名法師。

    關于這一點,不只是十九世紀的古人想不到,就連同時代的阿爾馬洛·赫胥黎也一樣想不到。

    赫胥黎坐在那個小小的研究站,四下打量。確實是很典型的理想國式研究站。成本低廉,也充滿了個人風格。

    不過以七十年代的眼光來看,這個研究站起碼落后六十年了。

    注意到阿爾馬洛的目光,喬爾喬神父笑了笑:“退休的時候允許保留一些私人物品——你知道的!

    “我早該想到的——而且您的級別還不低,對吧?”赫胥黎嘆息。

    當初京都純子很抱歉的表示有級別很高的報告阻止了斗犬部隊展開進一步行動,F在想來,那一份報告就是神父發出的了。

    “很久以前哩!眴虪枂躺窀嘎冻鼍拺堰^去的神色:“很久很久以前,我還是哲人議會的議員,主要做一些倫理監管工作!

    “可我沒聽說過您……”

    喬爾喬神父搖了搖頭:“阿爾瑪,在你的印象里,這家孤兒院存在了多久?”

    赫胥黎微微一愣。

    “我都退休一百年了!鄙窀负呛堑男χ骸拔乙郧耙哺蛇^一些大事,不過干著干著就累了,所以現在就來這里,開個孤兒院,種種菜什么的。這里就偶爾做一些種子,還有定期上傳一些觀測報告,業余行為!

    研究站里沒有專門的待客場所。喬爾喬神父就拉過三張凳子。

    夏吾就坐在赫胥黎的對面,十分心疼地摩挲自己的小刀。

    赫胥黎盯著夏吾。夏吾卻好似十分信任喬爾喬神父一般,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

    “怎么了,夏吾!鄙窀皋D頭看向夏吾:“你能不能把刀子收起來?和別人說話的時候,這樣做不是很友好!

    夏吾嘆息一聲:“我在計算剛才那一架損失了多少費鋼,換算成黃金的話夠不夠打個首飾……”

    費爾巴哈鋼最大的特性就是“事件會朝著理想概率收束”,任何魔法都無法對費爾巴哈鋼生效。順帶一提,也正是因為費鋼存在——因為“費爾巴哈機械概率”這個概率魔法被神明開發出來了,所以人類才會選擇接受神明那套“大數定理失效”的理論。

    但費鋼在強度、韌性等方面,就沒有任何優勢了,民用鋼材的級別。尤其是韌性。在高強度的碰撞之中,費鋼有可能會直接崩下一小塊碎屑,碎屑的內能因巨大的力而急速上升,化作火花——這就是損失質量了。

    而費鋼的價格,又是黃金的許多倍。

    “它原本只是一顆子彈而已!鄙窀笓u了搖頭:“而且你確實不必在意我這里損耗的藥物之類的。我本來就是干這個的,處理你這種年紀的小鬼的種種合理需求,本來就是我現在的事業!

    赫胥黎皺了皺眉:“神父,我想您可能還是不大明白——這個家伙,不是什么孩子。他是一個危險的實驗體……”

    “他在我眼皮子底下生活了三個月了——我難道還沒有你明白嗎?”喬爾喬神父反問了一句:“他來的時候,為了處理一些非法改造的后遺癥,而消耗了一些這里的藥物,而他現在正在苦惱如何報答我,盡管我說不需要……”

    夏吾開口:“可您前幾天看電視的時候確實瞟了毛囊再生技術的廣告一眼——我想您的補貼基本上都用來維持孤兒院了,所以哪怕是送您一瓶生發水什么的……”

    “那個就真不用了,騙錢的。我有點懷念頭發,僅僅是因為我生理上還能活很久,所以對儀容稍微有點追求。但我這樣就很好了!鄙窀缚瓷先ビ行⿲擂。他轉頭看向赫胥黎:“你看看,他本性不壞……”

    “他很危險!焙振憷鑿娬{道:“這和他是否有傷害人類的意圖沒有任何關系。他存在著,就必然會有人受害……”

    “可我這里還沒有人受害!眴虪枂躺窀溉绱苏f道。

    “您是不知道,他……”

    “第六個概率魔法嗎?我知道的。這只能說明他是個天才,自己構筑了這個魔法……”

    夏吾嘆息:“神父,我必須得說明,‘我是主角’這一點并不是什么魔法的效果,而是事實如此!

    “……以及他比較瘋,或許‘強烈的認定自己是個主角’就是第六概率魔法的啟動條件!眴虪枂躺窀秆a充了一句,然后扭頭對夏吾說道:“關于世界觀的問題,我們可以以后慢慢探討,現在先擱置爭議,OK?”

    夏吾回了一個OK的手勢。

    赫胥黎感覺到了一絲困惑。

    “別忘了,他來的時候可是剛剛從實驗室逃出來的狀態!眴虪枂躺窀刚f道:“那個時候,他還因為腦部手術的關系,必須對人類保持絕對服從的狀態!眴虪枂躺窀嘎柫寺柤纾骸八阅莻時候我無論問什么他都必須回答。盡管那個時候他很小心的在掩蓋這一點,但是我發現了。當時我確實很同情他,但是我也得對這里的其他孩子負責任,所以我就詢問了他身上可能存在的危險性!

    根據喬爾喬神父的回憶,05是跟著一個漁民過來的。

    他確實是有這樣的行為。在這里,少數族裔本來就過得艱難了,少數族裔的孤兒更是如此。所以,喬爾喬神父很多年前就說過,如果有人愿意將看到的少數族裔孤兒帶過來,那么他愿意報銷路上所消耗的路費,甚至愿意給予一些微薄的酬勞。

    當然,這也是有要求的。他言明,那些被帶過來的孩子必須是在自愿的基礎上的。并且,只有帶來那些七八歲左右,能夠清楚認知父母的孤兒,才能得到他給予的酬謝,嬰兒是沒有酬謝的。而這“酬謝”本身也不高,甚至略低于當地人半日的平均薪水。

    這倒不是因為缺錢。作為理想國的核心成員,喬爾喬神父的退休金足夠他在北回歸線以北的任何一個城市過上殷實的生活。他還算有點錢——而若是以這個城市的眼光來看,他簡直就是巨富了。但他并不希望成為人販子銷贓的對象。

    那個漁民也是個年老的黑人,手腕上還掛著一串佛珠。他不大愿意進入喬爾喬神父的教堂,只是在門口嚷嚷:“喬爾喬神父!老神父!我來探望你了!”

    早些年,喬爾喬神父調停過老漁民與一些黑道分子的沖突。據說神父剛從哲人議會退休來到這里的時候,手腕比現在強硬多了。然后,這么多年下來,混黑道的多半也能從老一輩的口中知道這個開孤兒院的家伙神秘莫測,不大好惹。神父的面子在黑幫高層那兒都挺好使的。而神父也不是很在意與黑幫交涉的事情。如果他還在哲人議會,這或許會成為一個遞到政敵面前的把柄。但是他心里很清楚,這些黑幫,本質上與統治廣闊區域的軍閥一樣,F在當權的魔咒政府,也只是大一點的黑幫。

    據說當時喬爾喬神父直接找了一個比較大的頭目。按理說,這種黑道和平民團體摩擦的小事都不需要大頭目過問的,神父這是在消耗自己的“面子”。但他從來不計較代價。

    這種事情發生過很多次。神父也蠻受周圍人愛戴的。老漁民曾專門送過幾個孤兒過來。只不過,由于信仰的原因,他從來不進神父的教堂。

    喬爾喬神父聽到呼喚聲就推門而出。而出來的時候,他就感覺到有一道目光黏在自己的肚子上——準確來說,應該是自己掛著的那一把十字架上。

    那道目光的主人就坐在一輛破爛發條車的車斗里。這里太過靠近奇跡宇宙了,內燃機變得很不穩定。如果“霧化汽油燃燒的受力”沒有收束到活塞的指定方向,引擎就會爆炸。這里的人都嘗試使用魔法彈簧帶動汽車。

    如果工程系有專業二級水平的話,倒是不需要這么麻煩了。但是,在全民教育做得最優秀的東亞共和國,大學生的平均水平也只有專業一級。專業二級大約就是被稱作“學霸”的食物鏈頂端生物的特權,有個二級資格證,找工作都容易很多倍。

    在赤道附近,絕大多數人都對魔法一無所知。其中一少部分人,也只能依靠天生的能力。但他們那種程度的能力也就占了個“五花八門”,與奧爾格·劉制造的實驗體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很少有能單靠能力養活自己的。

    老漁民平時就是靠這個發條驅動的車子將于送到城市里來賣的。天氣炎熱,車斗有些味道。發條車速度快不起來,看樣子,那個家伙應該吃了一番苦頭。大約是為了防止氣味滲入,那家伙用一塊布將自己的腦袋裹得嚴嚴實實的。

    但神父卻感到了一絲異樣。老漁民發現不了,但是他立刻就意識到了,那個家伙周圍,一團空氣循環往復的流動,很少與其他空氣產生對流。這個家伙將自己隔絕在世界之外了。

    在自己出現的時候,那個孩子似乎想要往車斗里縮,但是卻沒有實際行動。不過,他也不是很恐懼的樣子。喬爾喬神父看不清布條下面的臉,也不知道對方是什么表情。但他從肢體動作上看出,這個孩子對自己很戒備。

    不知道是魔法還是天生的奇跡能力。神父沒法只憑一眼就做出準確判斷。但他卻感到了一絲違和感。這個孩子擁有強大的控風能力,并且也深入開發過自己的能力。他并不是對奇跡一無所知的普通人。如果他真的對自己很戒備的話,為什么不直接逃走?

    難道是看穿了自己身上恒定的魔法效果,覺得逃走很困難?

    老漁民也注意到了那個孩子的目光。他有些憤怒的在05的后腦勺上敲了一下:“嘿,小鬼,你不知道禮貌嗎?”

    “不用這樣!鄙窀讣泵Τ雎。這個時候,他心中的違和感還在繼續增大。他感覺這個孩子似乎太過順從了一點。莫說是在外面流浪過的孤兒,就算是一般的孩子,在被人拍一巴掌的時候,多少也會有些抗拒的行為。但是這個裹著一層布的孩子卻完全沒有這種表現。

    他不是一般的孩子。

    神父走到車斗邊,舉起自己一直掛著的十字架。那不是什么名貴的玩意,就是鍍銀的銅器,鑲嵌的也不是寶石,是最便宜的人造鉆石。只不過這玩意神父戴了兩百多年,算是個隨身的物件。他說:“你好像很喜歡這東西?”

    那個孩子點了點頭。

    “哦,這個年頭,喜歡十字架的孩子可真罕見了!眴虪枂躺窀敢幻嬲f著,一面打量那個孩子。從手臂上裸露的皮膚來看,他應該是個亞裔。有曬傷,而且很新鮮,他來到這個地方的時間一定不長。最重要的是,神父認得他手上的護腕——那是理想國的魔法技術產物。

    他真的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讓一個集合了這些要素的孩子,被送到他的孤兒院門口。

    那個孩子遲疑了片刻,說道:“這東西有一股中二感……我想要學習一些魔法的話,大概是需要一條好的靈擺的!

    “中二”,一個日語轉漢語的詞匯,很古典。這孩子用詞就有一種近古代的風格,神父只覺得古老的電子網絡氣息撲面而來。老漁民聽不懂這個詞,但是有些生氣。他覺得這孩子一點也不尊重神父的信仰。對他來說,這種“信仰的標志”就是不容褻瀆的。

    但是喬爾喬神父將這東西從自己脖子上摘了下來:“那么,它是你的了。對我來說,它只是個普通的裝飾,對你來說,這說不定會是有用的工具。很顯然,這東西在你手里比較有用!

    老漁民還想說什么。他雖然不知道喬爾喬神父具體多少歲了,但至少在他所知的若干年里,神父一直都帶著這個東西的。他覺得這東西很珍貴。神父卻提前開口,說道:“它只是個普通的裝飾。作為代替,要多少有多少——至少我可以肯定,我的主肯定不住在那一個里面!

    “哇哦,您真的要把它送給我嗎?就這樣?”那孩子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需要什么額外條件?不需要賭局?不需要配合什么事情?這樣未免也太容易了……”

    “有些時候,你想要的東西真的可以來得這么容易!眴虪枂躺窀刚f道。

    但那孩子的語氣當中透著一股別扭:“我剛才還在想呢,我應該先被您收留,然后半夜醒過來,按捺不住自己的貪念,偷走您心愛的十字架,然后再被警察押回來,緊接著您就拿起什么圣器,對我說‘我把這個也送給你了,你為什么不一起帶走呢?這個可以賣多少多少錢’……”

    喬爾喬神父笑了:“《悲慘世界》嗎?哦,那我應該這么說——‘我的孩子,您現在已不是惡一方面的人了,您是在善的一面了。我贖的是您的靈魂,我把它從黑暗的思想和自暴自棄的精神里救出來,交還給上帝’!闭f道這里,他頓了一下,笑了:“不過這買賣,你真的做虧了。冉阿讓起碼賺了幾百法郎。在那個時代,那也算是一筆巨款了。我給你的這東西就是一個銅器,你的‘靈魂’遠比這個值錢。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這只是一個表示善意的小禮物,沒有那么沉重!

    ……

    “哐當”一聲,赫胥黎站了起來,弄倒了自己身下的凳子。

    他盯著喬爾喬神父,臉色慘白:“您是……‘米里哀主教’?”

    ——《悲慘世界》的要素,又增加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三肖三码期期准选一码 双色球精准预测6十1 什么叫胆码和拖码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11选5青海推荐号 中国体彩11选五开奖黑龙江省 免费三肖必中特 生财有道图库l黑白图 4847王中王铁算开奖结果小说 管家婆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