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八章 費鋼、斗犬與太極拳

正文 第八章 費鋼、斗犬與太極拳

    費爾巴哈鋼,簡稱“費鋼”,第五概率魔法“費爾巴哈的機械概率”的產物。如果說概率系魔法是“魔法中的魔法”,那么“費爾巴哈的機械概率”,就是“概率系魔法中的概率系”。

    抗拒奇跡的魔法。

    幾乎所有魔法,都是在“概率論不穩定”的前提下進行工作的,但是“費爾巴哈的機械概率”卻是反其道而行之。它的效果,就是將“大數定理”這一被奇跡宇宙的法則撕碎的平凡宇宙根基重新鞏固。

    所有費爾巴哈物質碰觸到的物質,都必須遵循大數定理,結果必然向理想概率收束。沒有任何意志可以以“奇跡”的形式影響費爾巴哈物質。

    據說,最初與人類接觸的奇跡神靈,同樣不能理解平凡宇宙的知識。他們錯誤的將人類哲學當做“定義世界的方式”——而不是人類自以為的“認識世界的方式”。由于奇跡宇宙沒有“概率”的觀念,所以神明迷戀那種將世界當做完全客觀的機械、將智慧當做復雜結構涌現的冗余功能、將“意志”當做物質世界一部分的思想——這是奇跡宇宙不可能產生的東西。

    而神明機械論研究的結果,就是第五概率魔法,“費爾巴哈的機械概率”。

    這種完全服從平凡宇宙理想概率的東西,是不折不扣的奇跡產物。

    抗拒奇跡的奇跡,無視魔法的魔法。

    在所有已知魔法之中,“費爾巴哈的機械概率”是優先度最高的魔法。

    顧清遠震驚的看著這一幕?雌饋,05以發瘋為代價維持的概率魔法,也沒有強過費鋼。

    理論上,純費鋼打造的武器,擲向05的致命要害,是殺死05的唯一手段。他曾經在資料當中看過被否決的方案。奧爾格不愿意冒著失去這寶貴樣本的風險進行這個實驗。

    但奧爾格本人顯然也很好奇,05的概率魔法,是否會因為費鋼而失效。

    現在,答案似乎已經有了。

    奧爾格小腿一勾勾倒了顧清遠,同時將身一滾,躲到會議桌下。

    然后,更多的槍聲響起。玻璃粉碎的聲音、流水的涓涓聲、人的慘叫。大型儀器砸在地上。研究員們亂糟糟的逃跑。

    奧爾格平安無事。由于特殊設計,子彈沒有擊穿辦公桌桌面。他舉起胳膊上砸,正好砸會議桌桌面下的一個小型凹槽里。凹槽周圍彈出金屬環,將他的胳膊固定住。奧爾格用力一扯,一塊碳鋼合金鳶盾就固定在他左臂之上。

    費爾巴哈鋼能夠抗拒奇跡,但相對的,它自身也要遵循平凡宇宙的物理法則。它的強度并不高,與近古代的鋼材相當,甚至達不到航天合金的要求,高科技納米碳鋼,足可抵御費鋼子彈的近距離射擊。

    “費鋼!彼吐暳R道:“費鋼!”

    盡管理論上,一顆費鋼子彈就能帶走一個強大法師的生命,但是大多數人根本就不會想到將費鋼做成子彈的用法!費鋼價格是等重黃金的無數倍,而且產量也是相當有限。

    這座空間站確實有大量費鋼,但那是因為這是一座可以源源不斷產生利益的研究所,而且預計的使用壽命超過一百年——這還是建立在費鋼可回收的基礎上!

    誰會將費鋼做成子彈?

    對方來路不凡。

    這個時候,顧清遠才反應過來。他發出一聲尖叫,拼命朝著奧爾格爬過去。奧爾格冷冷的看著這個縮成一團的廢柴,心中權衡利弊。這個家伙雖然很水,但是好歹也是這個空間站少見的專業四級法師。他最終還是伸出手,低吼道:“喊什么?鎮定!”

    “我被打中了!我完了!我腿中槍了!我逃不了了!我……”

    “鎮定!”

    這個時候,又是一陣槍聲。奧爾格用右臂鳶盾護住自己要害,右手拉著顧清遠往辦公桌下躲。但他完全感覺不到成年人的體重。定睛一看,自己只抓著一條斷手。

    剛才的射擊中,一顆子彈打斷了顧清遠的手。

    而另一顆子彈則永遠終結了這個家伙的哀嚎。

    “死的時候也像個社畜!眾W爾格看著那張濺了血的扭曲面龐,隨手將斷手扔開,表情頗有些遺憾:“真可惜,剛才我還覺得我們的同事關系還可以挽救一下!

    現在人都沒得挽救了。

    第三陣槍聲已經過去。但是奧爾格卻沒有離開掩體。他從脖子上摘下一條吊墜,純銀的鏈子,墜子是一塊翡翠,上面雕刻著伯努利極限定理的公式。奧爾格飛快的將之纏在右手手指,食指中指分開纏繞。然后,他輕輕的放開吊墜,在流出的血液之上將吊墜擺起。

    似乎受到了某種神秘力量的牽引,吊墜以不自然的形式在血液上方擺動數周。這個完全不符合任何力學定理的規則無疑符合了某種魔法定理。原本只有幾毫米深的血泊咕咚咕咚冒起大泡,隨后,幾個人類眼球從血液之中翻滾出來了。

    涌現系四級魔法,法師之眼。

    眼球飛了出去,觀察四周。

    由于槍聲消失,許多取得了護具的研究員爬了起來,三五人一組,戒備的望著四周。他們也是法師,有自衛的能力。距離自己最近的玻璃幕墻被打碎了,05倒在血泊之中,血液緩緩蔓延,心跳與呼吸都消失了。室內沒有敵人,入口沒有被打開。

    那么,子彈的來源應該是……自己的斜上方?

    奧爾格確實在墻上看到了幾個彈孔。

    他們到底是怎么打中05的?怎么觀察到的?是靠運氣……嗎……

    “運氣”這個詞在他腦海之中一閃而過。他急切的喊道:“都給我趴下,有炸彈!”

    “轟!”

    火光閃現。墻壁被直接爆破。原本還在組織抵抗的研究員當即被掀翻一片。

    而與墻壁碎片同時涌入房間的,是一群黑衣人。

    奧爾格雙目眥裂:“聶政式!”

    Assassin-19單兵突入裝備,代號“聶政”。不同于同系列其他單兵突入裝備在隱身、電子干擾、電磁吸收、內循環等項目上的發展,A-19“聶政”完全專注于正面作戰能力,“潛入”則全靠社會系魔法“神人無功”、“圣人無名”實現,甚至不保證能在戰斗后脫離。

    和其代號一樣,最不像刺客的,最成功的的刺客。

    另外,“聶政”名義上是無疆土國家“未來聯邦”自衛組織的單兵裝備。但只要是能正確理解“權力”這一概念的人,都能夠清醒的認識到,“未來聯邦”本質上就是人類學術機構理想國為了兼容現行社會規律而成立的無疆土國家。

    這一支沒有佩戴徽章、假裝自己是傭兵的小部隊,本質上,就是理想國的處刑者——達爾文斗犬部隊。

    爆炸聲還未止歇,槍聲就在此響起。兩名斗犬舉起手槍,幾個點射,射爆了奧爾格放出的眼球。奧爾格在失去視野的瞬間,深深呼吸。

    工程系魔法,循環加速,開啟。

    血液流動加速,呼吸加速,神經遞質傳遞加速——這個魔法本質上是05超自然天賦的模仿。它能夠最大限度的加快施法者的思考速度與行動速度,全面提升體能。

    與此同時,桌子嘭的一聲響,似乎有人跳到了桌面之上。奧爾格背靠地面,雙腿直往上蹬。魔法強化后的力量在將桌面蹬裂的同時,也將偷襲者直接掀飛。奧爾格順勢一個跟頭站起。

    通過法師之眼,他已經把握了戰場的局面。一共六個斗犬。其中兩人在擊殺漏網的研究員,兩人舉槍戒備……

    剩下的兩位斗犬拔出腰間的軍刺,從左右夾擊過來。在電流的推動之下,構成“聶政”內襯的智能纖維飛快的伸展又壓縮,提供動能。人類肌肉的功率完全無法與之相比。他們就好像兩股突進的狂風。

    可他們距離奧爾格只有一米的瞬間。奧爾格突然消失在他們視野之中。兩位斗犬不可避免的楞了一瞬,念頭在“空間轉移”、“光學隱身”和“精神干涉”之間滑動。思考尚未開始,他們就突然失去了平衡。

    不是空間轉移,不是光學隱身,不是精神干涉。

    正確答案是“掃堂腿”。

    他下蹲的時候就消失與兩人的視野之中。他只是速度更快。

    很難想象奧爾格這種一身白大褂的中老年知識分子居然能如街機角色一般,使出這樣犀利的武術。老混蛋的下盤穩固得可怕,左足抓地,右腿一旋一勾,就旋風般掃倒了兩位士兵。兩位斗犬身體平衡剛剛被破壞,身體只是倒在半空之中,奧爾格就整個人一縮,撞進一名斗犬的懷中,以對方的身體為遮擋。

    其他斗犬生怕傷到戰友,沒有立刻開槍。而就在猶豫的功夫,奧爾格已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提著那一名斗犬沖向一名槍手。槍手抬高了手中沖鋒槍的槍口,腳下后退,打算暫避鋒芒,然是奧爾格卻突然將手中的斗犬扔出。槍手的視線被同伴吸引的瞬間,他將身一矮,如同貓科掠食者一般躥出,竟比被他扔出的人體更快靠近槍手。

    帶著盾牌的左臂,在遮蔽身體的同時猛然上擊,從下往上頂擊槍手胸口,而空出的一條腿則貼地踢出。

    太極,雀地龍。

    剛猛而陰毒的一擊。太極架子練起來最柔,打起來卻是剛猛無儔。它的打法更是配合刀、盾使用,而非單純的空手搏擊技巧。

    而現代的法師,更能依靠魔法的輔助,輕易抵達原本只存在于古代拳師想象之中的境界。

    奧爾格·劉在理想國時,就經歷過一個精英法師所需要的一切訓練。他大學時代在“太極拳”這一選修上拿了滿分。

    被奧爾格擲出的斗犬尚未落地,槍手就已經身體彎折的飛了出去!奥櫿庇兄欠驳姆烙芰,著裝者亦是戰斗部隊的精英法師。奧爾格也不可能輕易將之擊殺。但是,他的目的也并非是擊殺敵人,而是逃入通道之中。

    若是進入了更加狹窄的地帶,對方的人數優勢無法發揮,他就有一線生機。而在這里和復數斗犬纏斗,無異于找死。

    奧爾格·劉的最終目標,是逃生艇!

    他一個健步沖了出去,奔向房間的大門。但在脫離兩名斗犬的瞬間,另外一位槍手也舉起了兩把槍械——一把UG-96式單手沖鋒槍,一把仿柯爾特蟒蛇型左輪。

    奧爾格身體左轉,重心左移,豎起胳膊,使出一式披身捶。與此同時,他沾著顧清遠血液的皮鞋在金屬色澤的地上狠狠一壓,劃出一條血紅曲線,以血作咒,構建金剛結界。

    三十發子彈同時打在某條看不見的界限之上,驟然止歇,失去一切動能,連慣性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下一個瞬間,奧爾格的左手小臂仿佛被鐵錘砸中。盾牌之上,半顆金屬子彈如同粘稠流質一般流淌成銀色花朵,環繞著另外半顆銅黃色子彈。

    果然!仿柯爾特蟒蛇型左輪是用來發射費鋼子彈的!只有費鋼才能視魔法為無物穿透結界,卻又打不穿碳鋼盾牌。

    奧爾格立刻判斷出對方的裝備。費鋼的絕對強度太低,不管是純費鋼子彈、費鋼彈頭還是鍍費鋼子彈,用現代槍械發射的話,都會自身過快的速度而剝蝕、變形,彈道難以把握或失去效用。所以,柯爾特這種落后UG起碼二十個時代的槍械,才會出現在戰場上。

    哪怕是理想國,也沒有奢侈到每一顆子彈都用費鋼的地步。

    UG需要更換彈夾,柯爾特手槍的射速根本跟不上法師的腳步。手槍彈倉轉動,澄黃彈殼尚未退出,奧爾格就已經將身一轉,沖向艙室大門。

    但槍手畢竟讓他停頓了半秒。

    另一位劍士已經趕了上來。他手中的劍經過了特殊處理,黑色的碳鋼迅捷劍,劍尖與劍刃上覆蓋著一層薄薄的銀色——這才是費鋼的常規使用方式。費鋼價格遠超同質量黃金千倍萬倍,刀刃的性價比更勝于于子彈。

    迅捷劍是兼具了“貴族”與“流氓”這矛盾氣質的兵器。它脫胎于中世紀騎士階層的榮譽戰斗,但卻發展在文藝復興后的街頭械斗中。它繼承了古老貴族的花哨審美,卻又是“貫通傷造成的內出血比切割傷更致命”這一醫學認知下而誕生的殺人劍。

    小個子的斗犬劍士沒有使用斗犬部隊常見的軍刺。這必然是他認定自己在迅捷劍上的技藝更勝于軍刺,再在軍刺上花費時間訓練得不償失——所以他必然是危險的劍手。他左手別在身后,身體偏斜,右肩舒展,左臂舉起,借助箭步的速度舉劍突刺,優雅而致命。

    再強大的防護魔法對費鋼刀刃來說,都等于“不存在”。奧爾格沒有硬接,而是舉起碳鋼鳶盾抵住迅捷劍。那小個子劍手扭轉劍柄,劍身上段壓了上來,竟粘連在盾牌上。

    “黏貼”、“纏繞”、“聽勁”的技巧,廣泛存在于全世界的武術之中。太極、詠春如此,理查特納爾流劍術亦是如此。奧爾格肩、腰、胯微微擰動,而劍手作戰服上部分智能材料不自然隆起。如果“重心”可以以“球”的形式標注出來,那么這個小球就在剛才繞著兩人周身游走了兩圈。

    但奧爾格畢竟技高一籌。魔法帶來的反應提升,使得他只需要“碰觸”,就能瞬間破壞對手平衡。學者腳步立分,雙手打開,將劍手推得一個踉蹌,繼而單手伸到劍手的脖頸下,進身一步,一按一切。一式“攬雀尾”,兩人身形分開。小個子劍手的頸椎已經被整個擰斷。

    預先植入體內的芯片在頸椎斷開的瞬間,就接管了劍手的植物性神經。心跳與呼吸得以繼續。奧爾格沒有再出一招。他再出一招,固然能夠殺人,但肯定不能逃走了。

    但他依舊因為劇痛頓了一下。

    他的肋下插著一柄匕首。只是一動,匕首整個碎開,刀柄往下跌去。

    這是塑料匕首,很脆,鍍上費鋼,刺入人體的瞬間,就已經碎了。魔法對費鋼無法生效,因此碎片只能靠手術取出,修復肉身的法術都會無效化。

    劍手背在身后的左手,一開始就握著這樣一柄匕首。西洋劍術中“雙持”非常常見。兩人交錯的瞬間,劍手左手一展一擺,這匕首就如同毒蛇吐信,沒入奧爾格體內。

    原本只是小傷口,但奧爾格卻血流如注,如同身上被打開了個水龍頭。

    這是循環加速的副作用。他失血也很快。

    奧爾格沒有終止魔法,而是快步逃走。

    但是,卻又許多黑影貼在墻壁上,好似游走的巨型壁虎般,繞到他面前。

    這是涌現系最經典的流派“生命賦予”。施術者賦予影子以生命,將黑暗化為精靈,為自己而戰。

    重重黑影站立起來,仿佛有了“厚度”。它們一擁而上。奧爾格急忙舉起盾牌護住正面要害,直接往前沖去。他周身發出光明,顯然是準備用異化系的防護魔法硬撐過去。作為專業六級的法師,他有足夠的信心。

    然后,他的足跟迸發出一陣血光。

    黑暗之中,最后一名斗犬的身影一閃而過。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2019年王中王一肖中 京天安徽快3走势图 安徽11选五开奖对了2个号 捕鸟陷阱制作方法大全 辽宁体彩11选五软件 三中三公式规律阵图 云南11选五走势图 双色球选号规律口诀 安徽快3app在哪里下载 河北体彩11选5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