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玄幻小說 > 萬界有臨 > 第一卷 死靈神降 第三十七章 脫錯了?那就繼續吧

第一卷 死靈神降 第三十七章 脫錯了?那就繼續吧

    “風哥哥,那開始吧!不過真的要脫衣服嗎?”舒靜柔昂著小腦袋,看著楚如風害羞道。

    楚如風抬手刮了刮舒靜柔精致的鼻子,壞笑著說道:“是的,由于你體質的原因,是一種特殊體質,叫九幽圣體,所以你必須要脫衣服。不然你體內的后天濁氣不容易排出去,到時會對你自己造成傷害!

    “?不脫行不行?”舒靜柔搖晃著小腦袋道,太羞人了。

    哪怕那人是她的風哥哥,可是讓她這么一個黃花大閨女在一個男生面前脫衣服,還要脫光光,怎么受得了。

    楚如風笑著道:“傻瓜,你看這是什么?”

    說著,楚如風從口袋中掏出一條白色布帶。

    “什么?”舒靜柔好奇的問。

    “捂眼睛的,其實我早就準備好了,所以你不用擔心了!

    說完,楚如風就拿起布帶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可以了吧?”楚如風笑著問。

    舒靜柔伸手在楚如風的眼前晃了晃,發現楚如風確實是看不到了,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不過心里竟然有種莫名的失落。

    看著近在咫尺的楚如風,聞著鼻尖充滿男子的氣息,舒靜柔的臉頰不自覺的又泛起了誘人的粉紅。

    如果這一刻是永恒的話,該多好?

    “靜柔,準備好了沒?”楚如風突然問道。

    舒靜柔像是一只受驚的小兔子一般,吐吐舌頭道:“等等,風哥哥,馬上好!

    再次確認了一下,楚如風真的看不到后,舒靜柔小心翼翼的來到楚如風的身后。

    楚如風這時只聽到一陣手忙腳亂的動靜。

    “!”舒靜柔尖叫一聲。

    “怎么了?”楚如風趕緊問道。

    “沒事,風哥哥,脫褲子的時候差點崴腳了!”

    “你脫褲子干嘛?”

    “風哥哥,不是你說要脫光嗎?”

    楚如風突然回想起來,好像他自己就是這么說的。

    愣了愣,他忙問道:“那你脫了沒?”

    舒靜柔低聲說道:“還沒呢?怎么了風哥哥?”

    楚如風摸了摸鼻子,略帶一絲歉意的說道:“其實不用脫褲子!”

    舒靜柔彎著腰扯褲腿的動作霎時僵硬了。

    再接著就是俏臉越來越紅,越來越燙。

    她羞憤的道:“風哥哥,你是不是故意的?”此時她的聲音都帶著一絲哭腔。

    她感覺今天過后自己都不能見人了。

    楚如風打了個哈哈:“真的抱歉啊,靜柔,是我忘記說了,后天濁氣確實要排出體外,也確實要脫衣服,但是沒有衣物阻擋的上半身已經夠了,所以下半身,呵呵,那啥可以不用脫了!

    說完這話,楚如風英俊的臉上也不自覺的紅了紅。他自己都感覺不經意間坑了舒靜柔一把。

    不過隨后又想到舒靜柔此時的樣子應該是無比的動人,心里不自然的又多了幾分火熱。

    忙道:“靜柔,如果你脫了就脫了吧!反正也沒影響,而且我也看不到!

    “哼!笔骒o柔哪還能聽楚如風的鬼話!

    她只感覺全身發燙,忙扯起褲子趕緊穿上。

    又似乎想到什么,她說道:“壞哥哥,今天的事你要保密不能說出去!”

    “好,好,我答應你不說出去,好了沒?”楚如風笑著道。

    看著楚如風的笑容,舒靜柔怎么看都覺得像是壞笑,可惡!

    “好了,然后呢?”舒靜柔咬牙切齒道。

    聽出舒靜柔語氣里的怨念,楚如風撓了撓頭,他還真是忘記了這一茬。算了,正事要緊。

    于是說道:“那你坐到床上,背對著我就可以了!”

    舒靜柔趕緊照做。

    “好了沒?”

    “嗯!”

    聽到舒靜柔的應答,楚如風也是轉過身來。

    其實楚如風沒跟舒靜柔說的是,憑他三階九星念力師的實力,不用眼睛他也能看到周圍的事物。

    但是楚如風沒有說,也沒那么做,有些事,需要彼此尊重,哪怕他知道舒靜柔不會真的介意。

    大致的感受了一下舒靜柔的方位,楚如風也是盤膝而坐。

    “要開始咯!”

    “嗯!笔骒o柔略顯緊張的回了一句。

    楚如風也不再說話,伸出右手,扶上舒靜柔的后背。

    他能感覺到舒靜柔渾身一顫。

    也幸好房間里沒有其他人,所以沒人能看到少女絕美的身姿。

    哪怕楚如風的手也很白皙,可是跟少女泛著象牙白一樣的光澤的嬌軀相比,那是絕對比不了的。

    楚如風能感覺到那種極致綿軟的感覺,就像一匹上好的絲綢,給人一種感官上的極致享受。

    情不自禁的,楚如風的右手開始在那猶如造物主精心打造的玉背上游走。

    那種多一分則胖,少一分則瘦的美妙感覺差點都讓楚如風忘了最終的目的。

    舒靜柔此時卻是感覺越來越不對勁了,原本她以為楚如風的大手在她后背游走,應該是程序中的一個環節。

    可是現在她明顯感覺不對勁了,渾身上下只有那種酥麻的感覺,那只大手好似擁有魔力一般,他摸到哪,舒靜柔就感覺那特別的舒服。

    舒靜柔此時緊緊咬著紅唇,強迫自己不發出一點聲音來,沒辦法,那種感覺太舒服了。

    “嗯!”

    可最終她還是沒忍住。

    舒靜柔呻吟了一聲,便嚇得趕緊用手捂住自己已經被刺激的艷紅的小嘴。

    “風哥哥,你好了沒?”舒靜柔用略帶一絲哀求的語氣說道,那種感覺太折磨人了。

    楚如風心里一驚,竟然忘了正事,于是忙道:“快了,你再等一會!

    楚如風趕緊把手放到粉背的中間位置,操控著精神力進入舒靜柔的體內。

    他控制著精神力游走舒靜柔的全身各處經脈,打通一條又一條那些被后天濁氣所堵塞的經脈。

    時間就這么一點一滴的過去。

    當到了晚上九點鐘的時候,耗時兩個多小時,楚如風已經渾身濕透。

    疏通經脈,又要那么小心翼翼,實在是太耗精神和時間了。哪怕以他的實力都是夠嗆。

    “嗯?什么味道?”舒靜柔突然問道。

    此刻房間里竟突然彌漫出一股惡臭,舒靜柔聞了聞,怎么像是從自己身上發出來的?

    她低頭一看,只見自己裸露的上半身已經變得漆黑一片。

    而楚如風這時也終于是結束了疏通經脈。

    不用看,楚如風也知道是什么個情況。

    答案還用說嘛?洗經伐髓。

    雖然楚如風知道,他只是幫舒靜柔疏通了經脈,可是這就是九幽圣體的不同之處。

    當這種體質的人達到激活九幽圣體的時候,她就可以洗經伐髓一次,就像現在這樣。

    楚如風笑著道:“沒錯,就是你身上的,趕緊去洗洗吧!”

    “!”對于一個愛干凈愛整潔的女孩來說,沒有什么比自己渾身臭烘烘的更糟糕的事了。

    舒靜柔趕緊蹦著跳著,跑進房間里的浴室。

    聽到浴室傳來的洗澡聲,楚如風終于是松了一口氣,將臉上的布帶給摘了下來,露出略顯蒼白的一張臉。

    “!”這時浴室里突然又傳來一聲尖叫。

    “靜柔?”楚如風心里一緊。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随便玩长沙麻将下载 免费网赚项目 游戏大全麻将单机版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3 王中王单双网站 浙江省11选5任选开奖结果 快乐彩12选5计算公式 浙江20选5号码走势图 一波中特最准网址2015 山西大唐麻将链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