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婦貴 > VIP卷 第一零零一章 盛況空前

VIP卷 第一零零一章 盛況空前

    皇帝賜名這件事,已經過了一個月,可京城各種人家對江家阿秀依然很關注。

    所以,阿秀的滿月酒就沒敢大辦,只請了國公府、忠勇侯府、齊家爺孫和周碧瑤、汪橋,江一凡更是告訴瑾融,那天就別來了,免得自家女兒總是被人盯著議論。

    滿月酒席這天,吃酒的人倒真不算多,可恭賀的人卻一點兒不少,都是送來帖子和禮單,就客氣的告退的。

    有人認出,來送帖子和禮單的人里面,有禹王府的管事,叫做劉青、很體面的管事?拷鼊⑶嗟娜祟┮谎鄱Y單,嚯,還真不少呢。

    這就是說,江家的這位小小姐,是真的入了皇家的眼了。

    江家不大的宅子,迎來送往的,江一凡竟也是忙到接近午時,才算歇了口氣,準備入席吃口飯。

    他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暗自心驚。他家這女兒生的,可真夠驚天動地的,看來欺負別人、囂張無忌神馬的,還是算了。

    先試著教教,能不能不欺負別人,少囂張一點兒。

    …………

    進入七月之后,炎熱的天氣漸漸有了緩解,早晚的時候,會有些許的涼爽。

    七月中,唐州的沿海戰事終于結束。捷報報進京城,海匪全部剿滅,幾個以漁民身份為掩護的海匪窩點也清剿一空。短時間內,再沒有海上勢力能危害大夏朝國境。

    八月,唐州剿匪主將魏東陽班師回朝,去年跟隨魏東陽一起出征的將官,也一同回京。那些戰死沙場的,早之前就分批運了骸骨回來,已然安葬。

    去年那一年著實的糟心,又是干旱、又是鬧海匪,加上國庫虧空嚴重,真是舉步維艱,很是讓皇帝操勞窘困。

    今年,各地風調雨順,多地都使用了新式農具,聽說春耕形勢很是喜人。大夏朝全境五條運輸軌道投入使用,幾個重鎮之間物資運輸極為便利,運輸費用也直線下降。

    加上少了太子這條蛀蟲,皇帝十多年來,少有的輕松了些許。

    如今,唐州海匪也徹底肅清,諸多好事的確令人欣喜。

    由于有朝廷造勢,魏東陽等將士進京時的場面,可謂盛況空前。禮部安排的儀式很隆重,連帶的、朱雀大街圍觀的百姓,也是里三層外三層,熙熙攘攘的極為熱鬧。

    街道兩旁,凡是有酒樓茶肆的,也都坐滿了人,尤其有那二層三層靠窗的位置和雅間,更是搶手。

    軍隊進京這日,葉欣顏把阿秀留給宋平家的和乳母,帶著齊三順、齊嘉兒和葉緣,又拉了侯府女眷,去到朱雀大街鳳祥酒樓。

    江一凡早在打聽到剿匪將士進京的日期時,就預定了鳳翔酒樓三樓的一個臨街的雅間。葉欣顏和一眾女眷孩子,早早就到了,要了茶點,一邊聊天、看街景,一邊等著看將士進京。

    尤其是看看趙剛,之前,趙剛雖然上過戰場,可那都是跟著尹嘯成廝殺,不操心、也不擔心,一門心思的殺敵就行。

    這次卻不一樣,這次,趙剛是領著士兵下屬,獨立面對戰場的,不知他如今是個什么樣子。

    大概是古代娛樂資源太過匱乏,大夏朝各地百姓都很熱情,不論哪里發生了任何事情,都有大批百姓放下手里的活計,前來捧場。

    寬闊的朱雀大街街道兩旁人頭攢動,擠滿了各色百姓,擠擠挨挨,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將士、討論戰況、討論海匪之窮兇極惡。

    若不是這個時代的交通極不方便,只聽這些人口沫橫飛的討論,會真以為他們親身經歷過沿海戰事。

    也許是朝廷的禮儀太過繁復,熱情的百姓們個個翹首以盼,等了半個多時辰,城門方向才有了動靜。

    鳳翔酒樓是京城最大的酒樓,不但酒宴、菜品豪華,酒樓的格局也大。同樣是三層建筑,鳳翔酒樓比不遠處另一家三層客棧明顯高一截。

    江一凡預訂的雅間視野極好,臨街兩個窗口很是敞亮。侯府眾人都知道,葉欣顏這么興致勃勃的要看將士進京,主要是為的讓尹氏來。

    為了免除尹氏難堪,也為了迎接自家出身的趙剛凱旋而歸,孫夫人妯娌兩個都來湊趣,還有葉欣顏的幾個表嫂,也都帶著孩子,一同出來熱鬧。

    隨著朝廷的依仗和騎馬、步行的將士們走進大街中段,看熱鬧的百姓開始騷動起來,不多會兒功夫,就從各自議論,發展成歡聲雷動的歡迎。

    看百姓那群情激奮的樣子,得虧有眾多兵馬司的兵士們,拿著真刀真槍維持秩序。若不然,只怕看熱鬧的百姓,就能把凱旋的英雄們湮沒了。

    葉欣顏所在雅間的兩個窗口,窗臺上趴著他們帶來的小孩子。站在孩子身后的,是照看他們的大人,順帶的也看看下方走過的儀仗和將士隊列。

    小孩子被下方百姓的歡呼、和隊列整齊的將士的勇武感染,開始還指指點點的議論。接著,也開始順著百姓的聲音尖叫,酒樓一列敞開的窗口,就數他們這里最是熱鬧。

    葉欣顏拉著尹氏站在窗前,視線不住的來回掃視,尋找趙剛的身影。她們身前是齊嘉兒、尹蘭緒和踩著凳子的葉緣。

    同來的齊三順如今已經把他自己當成大人,并沒有和女眷孩子們一起上樓,而是跟著隨車的護衛,在酒樓外看熱鬧。

    還是齊嘉兒的眼神好,葉欣顏還在衣著統一的騎馬將官中尋找,齊嘉兒已經激動的抬手,指著還沒走到近前的隊列,尖叫著:“趙叔,姐姐你看,那是趙叔!

    幾乎同時,尹蘭緒也看到了,“是呢,是趙爺,我也看到了!

    葉緣什么也沒看到,可也不耽誤他跳著腳的跟著喊:“趙叔,趙叔,姐姐,是趙叔!被诺萌~欣顏一邊往下方人群里找趙剛,一邊扶著葉緣,免得小家伙從凳子上摔下來。

    “哪里,哪里?”不但葉欣顏著急,就連葉欣顏表嫂吳氏和尹元芳也湊過來,探頭往外望去。

    雖然他們距離下方軍士的距離較遠,可是,順著齊嘉兒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就看見一個隊列當中,并排騎馬的四個人里面,一個依稀就是趙剛。

    趙剛的皮膚本就帶著麥色,這兩年被海風吹著,看起來面上顏色更深了。大概是不習慣被眾人圍觀,趙剛神色很是嚴肅,如此遠的距離,還能看到他眼睛里駭人的精光。

    這樣的趙剛讓葉欣顏看的激動起來,趙剛這樣的,才稱得上男人。像葉宏陽那樣稀軟、扶不起的主,根本和趙剛沒法兒比,她老媽還是很有福的。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手机麻将代理 黑龙江11选5开奖手机版 赢者得天下单双中特 北京体彩网-快中彩 中超预备队积分榜 幸运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浙江20选5精准预测 上证指数什么意思 网络赚钱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