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鎮海大將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鎮海大將

    “多謝師尊相助!”劉清源看著李浩成將飛蓬救回之后,又是修復了受損的魔劍,趕忙躬身感謝,李浩成笑了笑,開口道:“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而這些年來我對你的幫助又有多少,些許小事,談何感謝?”

    “師尊嚴重了,若非昔日師尊謀劃,弟子必無今日!”劉清源趕忙開口,連連躬身。

    “哎!”李浩成嘆了口氣,面上卻略帶微笑,指點道:“你手中榜單,已然記錄中央神州七百多個附屬國的神祇,最后的幾個必然越發困難,并且大唐王朝今日恐怕有些大事發生,你卻是要小心一二!

    說著,李浩成轉頭看向望舒等神祇,拜托道:“貧道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這段時間,我這弟子的安危還需要尊神看護一二!

    望舒連道不敢,李浩成手掌一翻,取出幾道太陰月華凝聚而成的玉佩,其中凝聚著他對太陰(防)道則的部分感悟,送入望舒手中后,又是同劉清源說了兩句,就是一步跨入虛空,通過太虛之境,來到北海。

    剛剛暫定,李浩成就是聽到有異響從四面八方傳來,這異響隱有龍吟驚天之意,又仿佛大海潮涌,層層疊疊,一浪高過一浪,兼具渾厚凝重和高亢飄渺的奇妙聲響,不斷震動虛空,產生類似封鎖虛空的效果。

    “鯨歌?大秦鎮海四將釣鯨客?”李浩成輕聲喚出來者的身份。

    “哈哈!老朽上一次出手貌似還是三百年前,那時候你小子應該還沒出生才對,想不到你小子既然聽過老朽的名字,卻是讓老朽有些驚訝!”同鯨歌一般凝重而又飄渺的聲響在虛空回蕩,配合鯨歌,宛如海神降臨,周圍海水受到牽引,層層水波涌動,道道水柱上沖,無數暗流來回變化,千萬瓊花碎玉當空綻放,交織化作水幕籠罩四方,一時李浩成周圍滿目滔滔。

    “滄海武相?”感受周圍澎湃壯闊,上連天,下接地,宛如中央滄海的拳意武相,李浩成屈指一彈,一朵蓮花落下,鎮住方寸水域,任憑周圍近乎化作實質力量的虛無氣勢,攜山跨海天崩地陷般撲面而來,也只是引起蓮花輕輕搖晃,無法自主水波的衍生。

    直到蓮花綻放到極致后,自然而然的盛極而衰,蓮花凋謝,數枚蓮子跌落,花開花謝,蓮子倍增,頃刻功夫,李浩成腳下就是衍生出百畝蓮花,一朵朵蓮花再水波中輕輕搖曳,衍生出層層漣漪互相重疊,不斷擴大影響,逐漸逼出了隱藏在暗處的釣鯨客。

    釣鯨客盤坐在一條巨大的龍鯨之上,身上穿著一件湛藍色結構類似于鎧甲,材質卻近乎于便服的奇特服裝,手中拿著一根巨大的魚竿,其上無線無鉤,頗為奇妙。

    李浩成卻不敢大意,釣鯨客是大秦鎮壓北海的四位武道天人中最年長者,和他有關最早的記載在三千年前。根據天庭內的記載,釣鯨客因為早年經歷,收復了一只擁有龍族血統的異種鯨魚,在這異種鯨魚的幫助下,他在同北冥冰洲的妖獸爭斗中,立下了赫赫戰功,以平民之身,成就四大鎮海將之一,他身上的鎧甲和手中的魚竿都不是凡物,以李浩成眼光來看,鑄就那件鎧甲和魚竿的原材料都十分珍貴,尋常地寶一級恐怕也只是輔助材料。

    加上此地是北海,周圍水汽充沛,而釣鯨客修行的又是水屬性功法,這數重優勢疊加之下,他能夠發揮出遠大于一個武道天人的力量。

    一旦被他近身,李浩成必敗無意。

    “小子,我知道你,是太元仙宗的天才弟子,修行幾百年,就成就天仙境界!贬烐L客饒有興趣的看著李浩成身邊蓮花,咧嘴一笑,摸了摸腦袋道:“不過,北海的事情,你能不能別插手?”

    “我受太陰帝君之托,前來帶走北海自身玄驪,敢問將軍可否性格方便?”隨口找了個理由,李浩成小心戒備,頂上清光真正,一尊寶塔虛影若隱若現。

    “不方便!”釣鯨客說話的同時,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為什么?”

    “因為這是陛下的命令!”話音落下,他戰意盛燃,重逾鉛汞的澎湃血氣霎時勃發,配合一股巍峨浩蕩的龐然氣勢,混同周圍道道涌動浪花,好似旌旗如林,連綿不絕,只待一聲令下,就以遮天掩地之勢,浩浩蕩蕩沖殺而出!

    “哎!”李浩成嘆了口氣,率先伸手在虛空一劃,對面的釣鯨客也是猛地一甩魚竿,層層水流頓時絞出一個又一個急轉的漩渦,又在一瞬間連連變幻了十幾下方位,眨眼的功夫,就是有上萬個急轉渦輪從不同方位同時疊扣在李浩成周圍,同時,釣鯨客坐下的鯨魚發出長鳴,虛空瘋狂震蕩,千百道玄奇震波一并疊加在漩渦上。

    處在其中的李浩成,就是覺得周圍虛空一片模糊,風雷激沸,云水如怒,方寸之地,依然在對方手中化作一個壓縮的怒海,滂湃的激蕩配合若有若無的鯨歌,不斷崩解李浩成身前演化出的虛空。

    同時,無數風雷烏云之中,又有一根魚竿從中飛出,以一種玄奧而霸道的方式直將沿途的水氣風雷吸納,不斷壓縮,對著李浩成的天靈敲打而去。

    三十三天虛影浮現,但祥云寶光還未成型,就是在魚竿的敲打下,轟然炸開,無數云氣崩散,蒼青玲瓏塔輕輕一晃,又是演化出無數清氣,不斷凝聚,試圖重新凝聚三十三天虛影。

    但虛空之中一根根絲線浮現,來回穿插,將清氣攪碎,不僅使其無法繼續凝聚,反而有分化消融的跡象。

    看著魚竿上逐漸浮現的祥云紋路,李浩成暗叫一聲好。

    釣鯨客這一手以水熔煉萬物的手法,不僅厲害,而且最適合針對同異種元氣的爭斗,也難怪他在北海之中有著赫赫威名,有著這么一手,哪怕在妖氣濃郁的環境中,他也能夠保持最大程度的戰斗力,甚至越戰越勇。

    李浩成腳步一錯,太虛萬象圖飛出,太極弧化作金橋浮現,要帶著他離開,卻見那魚竿在半空中一晃,魚鉤浮現,無視虛空阻隔,循著玄奇的因果聯系鎖定了李浩成。

    清寧扇入手,輕輕一揮,清圣的罡風涌動,遮天蔽日,形成一層層罡風帷幕,將魚鉤卷飛。

    “再借我這一招!”魚竿在甩,飛起的魚鉤先是融入虛空,然后虛空一陣凹凸扭曲,隨著魚鉤再次浮現,其后憑空跟著一個籠罩方圓數千畝的深藍色水波巨鯨,這巨鯨一朝呈現,又是演繹出浩瀚汪洋種種景象。

    若有若無的鯨歌再次響起,巨鯨劃過虛空,無數水光落下,震動虛空,引起虛空浪潮,水光則是演化出龍海獸,同巨鯨攜帶磅礴、浩大、深邃與沉重的力量,向著李浩成碾壓而下。

    碾壓之勢,讓李浩成都不由生出一種海天倒置的錯覺,仿佛這只配合虛空浪潮的巨鯨所在之地,才是真正的浩瀚海洋,而自己所在之地,只不過是即將被浪花淹沒的一顆砂礫。

    “回去!”手中清寧扇猛地扇了三下,三重罡風疊加化作無窮的颶風,從腳下借來無窮磅礴水力加持其上,對抗海天倒傾之勢。

    兩股浩大的力量對撞,虛空就像一片被頑童揉捏的面團一般,呈現一派扭曲動蕩的崩壞情景。

    最終,四面八方水柱暴起,似海天垮塌,虛空浪潮,沉浮翻涌,寸寸消散。

    李浩成后退數步,望著立在鯨魚之上,紋絲不動的釣鯨客,頂上浮現出一面銀白色的寶鏡。

    寶鏡宛如一輪明月,高立于虛空,放出無數銀白色的光線,剎那間,天地的主色調變成了一片銀白,溫度被抽取,鵝毛般的雪花從虛空浮現,飄飄揚揚的灑落。

    無窮無盡的純白之色落下,釣鯨客手中魚竿再動,但二者卻沒有在虛空碰撞,而是同時打向一處。

    “!”一團漆黑玄暗浮現,一只匯聚了九種兇戾猛毒之勢的九頭蛇虛影在半空中浮現,攔下了李浩成和釣鯨客的攻擊后,一個面色呈現鐵青色的蛇瞳男子走了出來,他長著一頭宛如海藻一般的長發,在半空中舞動的時候,又宛如海蛇一般,十分詭異。

    但這男子的氣息十分強悍,隨著他一步步走出,四下激流澎湃,千萬道水柱在海面上轟然炸開,同時一股令人聞之欲嘔的血腥異臭籠罩周圍,汪洋之中無數微生物頓時迅速膨脹畸變,同時周圍響起百千萬億聲尖銳高亢的破空嘶鳴之聲,如浪如潮的水氣之中,突然的呈現出許多透著不詳的猩紅兇光,星星點點,數不勝數,在這些宏觀出現后,撲面而來的海風出去咸腥之外,又多了一種獸性的瘋狂與暴戾。

    “太元仙宗李明微?鎮海大將釣鯨客?正好,今天把你們都留在這里,也省的我在非一些功夫!”男子笑了笑,分叉的舌頭從嘴里吐出收回,背后九頭蛇虛影再次浮現。

    “生出了靈智的九頭蛇?”釣鯨客眼睛微微凝,九頭蛇追溯源頭,應該是相柳,但相柳這種兇獸除去極少部分走上兇神之道外,九成的都是沒有什么靈智的野獸。

    因此,作為相柳的后裔,九頭蛇當中也很少有誕生靈智的存在。

    而任何一個誕生了靈智的九頭蛇,對于大秦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作為上古兇獸的后裔,九頭蛇擁有著兇獸共同的特性,它們有著極其強悍和極具侵蝕性的生命力,這種純粹的生命力,讓任何靠近的生靈都會被它們同化,化作它們的眷屬。

    比如現在,這頭九頭蛇只是一個念頭的功夫,周圍無數的微生物就是化作了一條條斑斕的海蛇,這些海蛇雖然實力不強,但它們體內蘊藏著九頭蛇的生命因子,同樣可以產出對應的毒液。

    一旦成潮,不僅在軍隊爭斗中能夠發揮大作用,還可以通過蛇海戰術,以無數的海蛇作為祭品,堆積出最適合九頭蛇戰斗的環境,那充滿無數蛇血和毒液的環境,還會隨著九頭蛇的發揮,不斷提純,最終影響到武道天人的程度。

    把這家伙留在這里。望著九頭蛇,釣鯨客立刻做出判定,手中魚竿一晃,對著九頭蛇打去,李浩成則是腳步一錯,金橋浮現,對著釣鯨客笑道:“還請將軍在此停留片刻,貧道先走一步了!

    說完,長袖一甩,無數流光從袖中飛出,在半空中轟然炸開,一枚枚玄妙的篆文互相碰撞演化,組成一道道法禁,封禁周圍,短暫的攔截了釣鯨客片刻后,遁入虛空之中。

    “不好!”釣鯨客面色微變,再次轉頭看向九頭蛇的方向,就是看到周圍的斑斕的蛇潮化作了萬千泡沫,而那個青年也是成為冰晶鑄就一般,眉心浮現一面銀白色的寶鏡,強悍的寒流以其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涌出,釣鯨客坐下異種鯨魚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就是被層層冰霜凍結。

    釣鯨客倒是想要做出反應,卻見到李浩成突然出現在他身前,一根修長的手指點在他眉心之上。

    玉符清光、道德氣息配合太陰帝君和玄都天師的精神力,轟然壓落,哪怕釣鯨客千錘百煉的武道意志也是瞬間被鎮壓,而后無數篆文從虛空之中浮現,層層疊疊的加持在他的身上,并且還和冥冥天穹,蒼茫海洋產生了聯系。

    李浩成伸手一捏,方圓萬里之內的道則、靈機、元氣匯聚而來,注入那萬千篆文之中,在釣鯨客的身上形成一個近龐大陣勢。

    “雖然此陣最多只能困住將軍半日時間,但也足夠了,不是嗎?”說話之間,強忍著武道意志的混沌,周身肌肉劇烈掙扎,一股股元氣涌動,血氣沸騰,想要憑借自家武道天人之軀強行掙脫的動作緩緩的遲鈍起來,晶瑩剔透的透明晶體在他身軀上不斷凝結,轉眼之間已經覆蓋了他的全身。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