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朽之爭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朽之爭

    作為數次創造搭建冥月的神圣,李浩成對于冥月的核心道則實在是太過于熟悉,加上他在九洲的化身,已經成就了太陰帝君的位格,整個九洲的太陰本源都已經向祂開放,不過片刻的功夫,有著如此的底氣,么有話費多少時間,就見到一輪月光就是在陰世之中浮現。

    清冷、孤高、圣潔、安寧,李浩成這一次構建的冥月是專門用來針對光輝天地的,除去依舊保持和凈化陰世渾濁氣息和穩定陰世結構,作為一大支柱外,冥月的力量屬性都是偏向于自陰晦、昏暗、神秘之中孕育出的圣潔和清圣。

    但同光輝主宰明之道不同的是,光輝主宰的明之道核心在于明為主,晦為底。

    冥月則是晦為表,明為內,昏暗的光輝中蘊藏著李浩成推算出一切針對光輝主宰圣光之道的道則。

    甚至為了提升這些道則的本質,對抗光輝主宰的力量,李浩成直接將自己的靈寶三十三天蒼青玲瓏寶塔留在了虛幻冥月之中,以彌羅上帝賜予的光輝作為核心動能。

    點點光輝落下,一個個察覺到陰世變化,沖入其中的天使頓時渾身一顫,身上的圣光好似被凍結了一般,隨后玄靈君手中寶幡舞動,腳下冥河上沖,將一個個天使卷入其中,以冥河獨特的同化能力,將這些天使化作純粹的元氣,融入虛空之中。

    這些元氣一半被冥月吸納,一點點使其化虛為實,一半順著月華播撒冥土,殘留在這里作為最后翻倍的半神半魔之物,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是在這些元氣的沖刷下,轉化了姿態,他們身披黑袍,手持各種鐮刀鉤鎖等器具,結成陣列,沿著冥河緩緩前進,或是引渡亡靈,或對陰世孕育的鬼物動手。

    同時,晚了一步的庫爾坎也是在李浩成和玄靈君的幫助下,施展出了改天換地的無邊浩瀚偉力,屬于大地和自然的神力順著冥河,在冥月的指引下,不斷改造冥土,一座又一座寒冷漆黑的巍峨山岳拔地而起,巖石表面有著萬千符紋隱現,一根根鐵鏈懸浮虛空,形成一個個陣勢,又同冥河產生互相輔助,互相牽制的局面。

    隨著地形改變,玄靈君也是順勢將滾滾冥河分流各處,其中絕大部分污穢濁流被祂沉淀分離鎮壓于腳下,在明月光輝的照耀下,化作連綿陰沉迷霧彌漫在重重陰山附近,而相對澄清部分則是繼續泄往地獄深處。

    在陰世出現改天換地的變化時刻,李浩成自身則是遁入太虛之境,依托于玉符清光之力,將自身靈覺拔高,超然物外,以居高臨下的目光,感應地獄的變化。

    “原來如此!先天之力還可以這么用!

    李浩成望著地獄之中的那股力量,目光微暗,他突然有些懂得那股力量的核心本質,以及在天地爭斗中的作用。

    依他在太虛之境中看到的一切,那股力量其實就是一團極其精純,并且正在演化的先天元氣,不過其運轉規律同外界天地完全不同,其中甚至還孕育出了對應的天地意志,這樣的存在可以稱呼為天地,也可以稱呼為神祇。

    但,這股先天元氣顯然只是無根之源,無法自生自演,一切還需要外界的滋養,這讓祂宛如一個巨大的毒瘤生長在天地之中,祂的生存過程,就是吞噬天地,侵蝕天地,以整個天地作為自己的成長的養分。

    按照正常的程序,這種毒瘤最正常的成長方式應該是,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源源不斷的汲取天地的養分,一點點的污染天地內的生靈,最終將整個天地徹底拉入毀滅,讓自身在天地的遺骸中誕生。

    對于大多數天地意志而言,這種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一般是不會激起天地意志的劇烈反抗。

    只是,光輝天地比較特殊,整個光輝天地近乎于光輝主宰的道場,其中一切的變故都很難避開祂的目光,加上那位天使消亡前做的事情,讓這個毒瘤根本隱瞞不住。

    這也讓這團先天元氣一直處于一種極端的受限情況下。

    ‘不過,這種攻擊手法,到底是天地之中的常態,還是偶然?’李浩成目光微凝,回憶起了九洲的變化,這么思考,他的意志也是重新轉移到了九洲之地。

    卻不想剛剛聯系上作為太陰帝君的素舒,頓時感受到一陣混亂的意志,好像是過去他強行推演某種未來時候一樣,因為過度的使用靈慧而導致肉身無法承受的混亂。

    “這是?”李浩成心中一驚,真身留在太虛之境,意志順著清光落下素舒身上。

    睜開眼睛,雙重靈覺疊加,加上玉符清光加持,逐漸接近清光本質,擁有部分先天不朽之妙的李浩成,輕而易舉的壓下體內翻滾的權柄和道則,抬眼望去,就是看到天庭之上,仿佛有著百千萬輪的太陽從虛空之中浮現,明亮到極致的光輝在不斷爆發,不斷泯滅,相互之間不斷重疊,不斷抵消,但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在以無與倫比的速度,迅速侵染著九洲一切的道則。

    萬千日輪的核心,是四位神圣,祂們正在冥冥之中,一條長河之上發生劇烈的碰撞。

    長河虛幻而又真實,一眼望去,過去恒定不變,奔流先前,前方無邊無際,無岸無涯,其中點滴河水不斷折射出**八荒、過去未來的無數片段,而由這些水滴凝聚的長河,顯然就是屬于九洲的宙光長河。

    而四位神圣周身神光繚繞,讓人看不清祂們的面貌,模糊的身影只是高高的立在這滾滾向前的長河之上,不斷碰撞,成百上千,那只億萬無窮的流光不斷落入長河之中,然后又從長河中飛起,這些流光極細極短,前一刻落入水滴之中,將其侵染,下一刻又是被另外一道流光擊退。

    可仔細觀察又會發現,又會發現這些光輝各有特色,其中最強大的一道,應該是代表著彌羅上帝,祂的神圣光輝,以及其衍生出來的流光同長河的顏色十分接近,占據著小半的長河。

    而其余三位,一個輔佐著彌羅上帝,光輝中帶著星宿的神秘和恒古氣息,應該是周天星宮的祖師爺,另外兩道應該是靈臺祖師和無生老母,祂們的光輝在互相牽制的同時,也是不斷侵占水滴,但很有意思的是,這兩位的手段,不像是為了占據更多的未來。

    祂們兩個不斷的通過自身演化出來的流光,讓那些水滴永恩不變的固定的向著某個方向運轉。

    似乎沒有打算和彌羅上帝爭取操控大勢的可能,而是在確定某一個未來。

    如此激烈的宙光變化,自然引起了天庭在宙光之道上頗有研究的素舒的注意,而祂對這樣等級戰斗的關注,就好像沉迷于天地大道,陷入道化劫數的修士一般,靈慧靈覺被不斷消耗,精神意志被不斷同化。

    這次,要不是李浩成恰巧法相不對,恐怕就要等素舒消耗到一定程度,引起玉符清光的庇佑,才能夠從迷茫之中走出,至于事后需要花費多少時間修復損失,則是一個未知數。

    “這就是不朽級的戰斗嗎?”一邊慢慢調理素舒神軀的損傷,一邊望著上方虛空,李浩成的目光流露出絲絲的羨慕,同時暗暗下定決心,本尊那邊太虛道法已經完善大半,本命元氣也是在先天陰陽二氣的影響,以及對先天靈根的參悟下,沾染了些許先天之妙,已經可以加快腳步,混同三寶,升華本命元炁,鑄就自身的不朽根基,仙業道果,真正意義上跨入天仙境界。

    想著,李浩成的意志也是準備轉一會本尊那邊,卻不想他的意志還沒有離開,九洲又是出現大變故。

    大秦王朝方向升騰起一股股濃郁的煞氣,同時三股力量突然的出現在哪里,并且和大秦王朝的法網發生劇烈的沖突,其中一股力量的來源,卻是李浩成頗為熟悉的神祇。

    黃泉夫人,作為昔日扶桑天地的至高神祇,祂因為扶桑天地的到來,再次受到了九洲天地的排斥,可此時祂卻一馬當先的站立在大秦國境之中,腳踏大地,通過大地的權柄,影響著地脈的運作,撕裂大秦王朝依托天地人三才構建的法網。

    “哼!當真是好大的擔子,竟然在大秦國土之內,驅使權柄,擾亂地脈!”李浩成關注落下的瞬間,就是聽到一聲冷哼從大秦法網深處傳出,隨后就是見到無數人道愿力涌動,大秦天子的虛影在半空中浮現,其腳下是大秦萬年來,通過一道道法令,凝聚而成的法網。

    法網之中,有著無數凝于實質的的律令、法規,以人道愿力作為根基,勾連天地氣脈,網羅大秦眾生,煌煌泱泱的人道法網下,又有著或灰黑、或白素、或赤紅、或金黃,或青紫的氣數流轉,隨著大秦天子的意念,剝奪了黃泉夫人對大秦領土內大地的操控權利,平復了地脈的變化,讓其再次回復本來平和的姿態。

    “我以天子之名,宣判黃泉夫人,請天地見證!”

    大秦天子的話語一出口,頓時法網震動,無數氣數交織,溝通冥冥之中的人道秩序,引來天地意志的關注。

    “黃泉夫人,你可是生于此方天地?你可是異域的神祇?”

    “你可曾危害天地?你可曾殘害眾生?”

    “如今,扶桑天地的入侵,又是否和你有關?”

    ……

    “你罪孽之深重,罄竹難書,如何有顏面執掌神權,號稱神祇?”作為大秦天子,他想要知道一個人,甚至一個青敕神祇的黑歷史,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并且隨著他最后一個質問說出口,就是引起冥冥之中人道秩序和天地意志的憤怒。

    ‘不好!’李浩成察覺大秦引動的變故,立刻轉頭看向九洲天庭上空,就見原本占據優勢的彌羅上帝腳下長河突然分出分裂出一條支流。

    應該是無生老母的光輝猛地大熾,似乎要阻攔周天星宮祖師的光輝,卻又好巧不巧的慢了半步,讓星宮祖師的光輝對上靈臺祖師。

    可靈臺祖師卻是避也不避,立于虛空中,綻放無數光輝,情緣自身光輝破碎,也要將無盡宙光長河衍生出來的支脈走向定了下來。

    “哈哈!卻是我勝了一手!”靈臺祖師哈哈大笑,正準備離開,又見無生老母催化到極致的光輝猛地一縮,撲向祂的方向,二者碰撞衍生出的強烈光輝,加上彌羅上帝和星宮祖師也是不在留手,四位不朽神圣全力以赴的戰斗畫面位格太高,以李浩成此時的靈覺目光,根本無法看清。

    嘆了口氣,李浩成再次低頭望向大秦方向,入目卻是無數法令、符文、規矩、元氣、氣數、愿力構建的人道法網,死死的束縛著黃泉夫人和另外兩位神祇,其中作為被大秦天子審判黃泉夫人更是悲慘的宛如凡人一般,跪倒在地,周身浮現層層疊疊的法網虛影,不斷削弱祂的神力。

    此時,李浩成的靈覺依舊處于沾染不朽玄妙的境地,雖然無法看到四位不朽神圣的爭斗,但還是可以看穿法網的變化,如今的法網的核心依舊是人道愿力,但其中又摻雜了部分大地元氣,這些從山川河流,平原丘陵之中流出的大地力量,鞏固了法網的本質,混同些許從九天之上垂落的清靈之氣,這張法網已經不能單單用法網來形容。

    它的存在類似于整個北方玄洲力量的結合,不僅是北方玄洲一切眾生之因果的具象,也是玄洲地脈網羅的顯化,對抗它,等同于對抗整個北方玄洲,而九洲浩土,任何一洲的底蘊都不次于一些勉強跨過天級門檻的天地,其力量之可怕,可以想象。

    面對這種情況,作為青敕神祇的黃泉夫人縱然有大神通,大(防)法力,也不可能抵擋,只能成為法網的階下囚,任憑法網抽取其本源神力和神道權柄。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