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凈光天女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凈光天女

    “我們就不能弄死這小子嗎?”一個面色陰沉的青年,望著陣法中央的劉清源,露出一絲絲狠辣和嫉妒。

    邊上的人望向青年頓時像是在看一個傻子,最開始開口的中年男子更是出聲道:“你這是瘋了嗎?也不想想他背后的宗門,雖然現在情況比較特殊,仙宗大派不是封山,就是減少外出,但這不代表著我們挑釁,他們也不會有所反應,而且,他是為……”

    中年男子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什么,但有時十分忌憚的望了望上方,然后才道:“最后,我們的手段并不光彩,這就是一個明晃晃的把柄,真要是弄死了里面那位小祖宗,大家都要跟著一起死!”

    “現在這種時候,就算是仙宗又有多少人能夠推演準確的信息,至于那位,意志不怎么管事情,只要有人作死就好!再說了,難不成我們背后就沒人?有著那幾位的庇佑,我等畏懼什么?”青年似乎很不喜歡中年男子的反應,一邊對著大唐都城方向拱手,一邊冷聲反駁。

    周圍的人聽到這話,都是聽出了些東西,一個個面露苦笑,并且小心翼翼的往后退,拉開和青年的距離。

    “看出來了?”青年望著周圍的人,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口道:“你們也是久經風雨的人物,我雖然沒有表現的十分明顯,但你們能夠看出來也不奇怪!

    說完這句話,青年身上服飾一變,化作繡著狴犴圖案的官袍,金色的紋路上閃爍著淡淡血氣,讓周圍的修士不受控制的皺起眉頭。中年男子更是詫異道:“法家弟子?不對,你的氣息似是而非,看似法家,又帶有魔道的氣息,并非諸子百家之中的任何一脈!

    “好見識!”青年露出了一絲絲滲人的笑容,身上血氣繚繞,融入周圍陣法之中,顯化成一個巨大的囚籠,中年男子看了看周圍,絲絲冷汗冒下,只因為囚籠外圍數百米的空間內,懸浮著各種各樣的的鋼鐵刑具。

    鐵鏈、鐐銬上還吊掛著一個個身形虛幻的魂魄,他們身上還佩戴著各種刑具,比如向內生出一根根鐵刺的鐵帽子,比如由一片片刀片組成的馬甲,再比如內部生滿鐵刺的站籠,還有生滿火焰的烙臺,每一件刑具上都沾滿了暗紅地血漿,周圍還繚繞著若有若無的血霧,宛如千百冤魂般繚繞不去。

    痛苦、折磨、死亡、扭曲、血腥、腐爛、殘忍……

    一道道極致的恐怖負面情緒,向著囚籠內部匯聚,勾動著在場修士的心神。

    “夠了!”作為陣法參與者的中年男子很清楚這個陣法的特性,陣法中的一切,不能真的相信,也不能放松大意,大喝一聲后,周身文氣涌動,墨香彌漫,同時一股浩瀚無比的大義氣息散發而出,讓人一眼看上去靈魂深處都會奔涌起肅然起敬地念頭。

    “儒家?不對,應該還結合了神道的香火愿力法門,和一般儒道文氣相比,你的文氣更接近于香火愿力的凝聚,有點冊封出的圣賢味道,當真是有趣?”青年露出嗜血的笑容,眼中點點血光浮現,抬手一揮,法家的氣息浮現,但周圍一件件刑具上也都散發出一道道人性中相當扭曲的負面情緒,那種對于人性的扭曲,就是一點點的歪曲了真實,使得法律成為了他手中侵犯他人利益的工具。

    “這是?”中年男子瞳孔微微收縮,看出了這一手的厲害,趕忙跪地,雙手向空一捧,以及其方正肅穆的姿態,感應冥冥之中的某一股力量。

    青年饒有興趣,感受到有東西突破法陣降臨,也沒有在意,占據絕對優勢的他,想要看看眼前這位同自己一樣,通過扭曲百家學說得到力量的男子,能夠施展出什么樣的神通,就是任由一柄通體筆直,散發著淡淡白光的長劍憑空從虛空中呈現,落入中年男子雙手之間。

    手持長劍,中年男子渾身氣息猛地一脹,抬手一揮,宛如一支筆,書寫出一個個方方正正,中規正軌的斗大墨色文字,文字互相組合,形成三從四德、五倫五常、四維八德種種理論。

    文字同刑具的碰撞,沒有什么奇妙的景象,而是輕描淡寫的融入其中,反復一個個書寫在刑具上的文章,毫不起眼,又不可忽視。

    青年面色微變,隨著文章成型,他感受到四周刑具之中突然伸出一股堂堂正正,不可置疑的威嚴與懾服力,好像不可變更的真理,又如構建人道的規矩,還似朝廷內部的章程禮法,層層疊疊,無法躲避,無法掙脫,只能任由它們束縛自身,思想隨之受到了限制,心靈也是被架上了枷鎖。

    心中被加蓋上條條框框,如負重山青年心知不對,立即催動刑具之中蘊藏的兇狠龐大煞氣,在刑具表面來回沖刷,將對方書寫其上的文字,一個個碾碎。

    但文字破碎之后,卻又不散去,反而化作絲絲縷縷的光線在囚籠周圍飄蕩,散發著點點鋒芒,刺的青年猶如千針入竅一般,無比痛苦。

    這種痛苦還不單單是肉身上的痛苦,還是精神上的折磨,那是一種違背普世價值觀,而被人“千夫所指,積毀銷骨”的折磨,恐怖的精神壓力,使本就不大對勁的青年雙目通紅,大喝一聲,法陣運轉,扭曲虛空,想要阻斷中年男子外部的援助。

    中年男子不敢大意,一面通過自己手中少之又少的陣法權限維持片刻的僵持,趁機引動更多的人道秩序。

    但青年顯然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不愿意再和他糾纏下去,伸手一晃,一卷圣旨入手,浩大的人道氣息化作一道鳳影,輕而易舉的擊碎了中年男子的長劍,然后將其肉身攪碎,魂魄打入一件刑具之中。

    強勢誅殺了對方之后,青年稍稍平復了點情緒,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手持圣旨,望著周圍的人,開口道:“吾乃大唐正四品上刑部侍郎周興,今日奉皇后密旨前來,你等可愿為我效力?”

    幾位修士互相看了看,又望了一眼被囚禁在刑具之上,露出痛苦嘶吼表情,卻發不出任何聲音的中年男子紛紛跪倒在地。

    周興見狀哈哈大笑,轉而下達了第一個命令,誅殺劉清源。

    要說周興和劉清源有什么仇恨,那倒是遠遠稱不上,他之所以這么討厭劉清源只因為他厭惡一切幸運的人。

    周興在來之前,曾經調查過劉清源的家室,知道劉清源原本也就是有一個先天境界的武者父親,而他父親好運的碰到了太元仙宗外門弟子,進而拜入太陰下院,得到如今太陰峰首座的青睞。

    在排除早年體弱的問題后,這樣近乎順風順水的經歷,正是周興所羨慕嫉妒的東西。

    周興原本也是一個郡望世家的子弟,但悲劇的是他出生前,家族就已經開始走下坡路,等到他成年,家族更是沒落,曾經想要遠離紅塵,出世修行,但明明有著良好天資的他,卻一次次被拒之門外。

    被逼無奈,回歸官場,依托自學的法家秩序和家族最后的一點人脈,好不容易得到一個官位,又是備受排擠,最終選擇成為當今大唐皇后的棋子。

    其實周興自己也很清楚自身在皇后心中的地位,一把好用的刀,一枚隨時可以放棄的棋子。

    正是這種清楚的自我認知,讓周興的情緒一直很不對,他一方面擔心自己的未來,另一方面也是在不斷的向外發泄,那些被他通過誣陷送入監牢的高官子弟,世家天驕,都是在他這種情緒下,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而一次次的折磨他人,也是不斷扭曲周興自身的想法,久而久之,如果沒有意外,他不是本身凝聚的稀薄法家秩序破碎,就是在道路扭曲中瘋狂。

    但偏偏在這個時候,上天給予了憐憫式的幸運,皇后分享了天子的權柄,得到皇后氣數庇佑的他,得到了人道氣數的垂青,修為一路暴漲,半只腳跨入大儒境界,成功撐過了道路扭曲的瘋狂反噬,但他原本學習的法家之學,也是出現了異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

    如今,心靈早就扭曲不堪的周興一邊指揮著修士變化法陣的順序,一邊望著劉清源的方向,發出了滲人的笑聲。

    ………………

    太陰星上,素舒身前浮現一面水鏡,作為天庭的太陰帝君,素舒執掌一切常規陰屬性道則,因此它能夠輕而易舉的無視周興等人布置的陣法,投影出其中的場景。

    站在素舒身邊的玉月闕望著周興發出陣陣笑聲,有些玩味道:“人類果然是有趣的生物,不僅對異族殘忍,對待同族同樣如此的不擇手段,這種扭曲的氣息,若是被夜光那家伙看到了,恐怕會很感興趣!

    “可惜,他已經有主了,你說對嗎?大圣皇后?”素舒說完,揮了揮手,一道道月華浮現,映照在水鏡之上,折射出萬千光輝,光輝之中又顯露出一位天女,這位天女身后有著一團宛如銀河一般的絢麗光輝,層層疊疊的五色光暈與七彩的霞光互相輝映,襯托的天女明麗圣潔。

    “凈光天女法相?皇后你同佛門聯手了?”素舒望著眼前的天女,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眼前這尊天女法相雖然不出名,但和佛門人道圣王輪轉王,以及佛門未來佛都有著一點點的聯系。

    《大云經》有記載,過去久遠時,凈光天女過去身在同性燈佛坐下聽聞《大涅盤經》,生向佛之心,由此因緣得以在釋迦佛在世時,生為凈光天女,得悟上乘佛法。未來,凈光天女將舍天形,生為女人成為國王,得到轉輪王統領疆土的四分之一,得大自在,受持五戒,教化所屬的男女老少受持五戒、守正法,伏外道各種邪見異見,作菩薩事業。

    “帝君好眼力!眱艄馓炫,或者說大唐大圣皇后望著素舒滿臉欽佩,對于這位新晉的帝君,天下勢力大多好奇,其中關于祂的性別更是被一些有心人拿出來研究。

    雖然對于神祇而言,性別這種東西根本不是個問題,只要愿意,祂們可以隨意的更改自己對外展露的模樣,但大多數神祇不會這么做。一方面是防止邪神借助祂們的名義欺騙眾生,有一個固定的姿態,方便刻入天地,生成感應,指引信眾,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助固有的模樣,最大程度上截取屬于自己的精純愿力。

    可素舒的情況有些特殊,這些年來祂對外展露的模樣大多是青澀少年或者俊秀青年姿態,氣質中又帶著雌雄莫辯的感覺,偶爾展露男性陽剛一面的時候,也沒有太多人知道。

    加上祂在大唐中最有學問的信眾,也就是心理二學子弟,因為或多或少受到百家內部一些天地陰陽的理論影響,形容祂的時候總是會有些偏向于女性。

    一來二去,在大唐祂的形象也就沒有一個定數。

    再加上,在天庭建立之前,太陽至高神被尊為帝君,而太陰至高神則是被尊為皇君。

    當然,二者位格相等,皇君中皇的意思,并非皇帝的皇,其具體的含義,已經隨著歲月的流逝讓他被遺忘,但不可否認的是,皇君在大多數時候,是被用來指代女性星之神的。

    就好像天后、天妃、靈妃、夫人一般,是屬于針對女神的一個專屬稱呼。

    不過,隨著天庭的建立,皇君的稱呼少了不少。

    所以大家也不能確定,太陰帝君被封為帝君,到底是因為祂的性別,還是因為天庭要廢棄皇君封號的原因。

    而大圣皇后本身是希望對方是女子,如此一來才方便她日后行事,但可惜的是,有心遮蔽自身如今樣貌的素舒并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有些失望的大圣皇后,穩定了一下心神,望著素舒問道:“不知道帝君同那劉清源是何關系?”

    “昔日,我本是小九州的月神,乃是借著李明微真人的手,進入九洲,后來成就金敕也是接了太陰峰之力,他于我而言可謂是有成道之恩。你覺得劉清源和我是什么關系?”

    大圣皇后皺了皺眉,覺得這件事情實在是有些棘手,但她又不愿意就此放棄,就是試探道:“不知帝君可否讓劉清源放緩腳步?”

    素舒笑了笑,直言道:“劉清源所作所為雖然是排列神位,但其中含義你我都清楚,此事本就不是劉清源、李明微或者我的意思,最開始其實是玄都天師的想法,后來上帝贊同,因此,這件事情已經更改不得!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