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痛苦女王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痛苦女王

    “他預言到了我的死亡!”

    玄驪說到自己死亡依舊面無表情,好像被預言到死亡的對象不是自己。

    然后,祂又是很平淡道:“而我等你是希望你能夠為我在神州之中準備一個神位,屬性為水或者寒就可以。至于是不是獨立的神祇,也沒關系,作為報酬,我可以將冰月權柄交給你。甚至,我還可以告訴你一位已經隕落的古之月神的遺跡!

    “遺跡?哪一位的遺跡?”素舒隨口問道,并沒有多么在意。

    畢竟神祇之道不同于仙道,仙道宗門的遺跡,你還可能找到一些仙道傳承的上乘功法或者一些大能遺留的靈根、法寶、丹藥。

    但神祇呢?

    作為神祇最重要的東西莫過于是手中權柄和天地本源。

    但權柄和本源這種東西,大多數時候都不是單純的留在神祇手中。

    無論是香火神祇還是法則神祇,本質上都只是對權柄和本源有著暫時掌控的權利,并沒有永久掌控的權利。

    香火神祇失去香火愿力的供養,權柄自然會流逝,而法則神祇若是沒有作為,本源和權柄也會漸漸的被天地收回,若是在此期間還有其他神祇執行了對應的權柄,那么本源和權柄就會開始向對應的神祇轉移。

    而如今九洲月神數量眾多,別說一位已經隕落,只剩下遺跡的月神,就是還活著的金敕月神也需要時刻警惕,其余人奪取自身本源和權柄的手段。

    因此,素舒根本沒有想過對方還有什么權柄和本源的遺留。

    可玄驪下一句卻把素舒的臉打腫了。

    “古之月神,衢月!

    衢月是誰?在天庭之中記載,衢為大道,衢月為月路,因此衢月之神,在天庭之中的封號是天宮圣月金樞太陰神君。

    而封號里的金樞指代什么?

    那是月亮沒入之地。古詩云:“駐馬望素魄,印遙碧,金樞小!

    所以天宮圣月金樞太陰皇君,那就是反映月亮狀態和守護月亮升起之地的神祇,這權柄還真是天底下獨一份,根本沒人和祂爭。畢竟這份權柄的本源來自于土地,也就是衢月神的神域,只要神域不毀,權柄不論怎么削弱,都不會徹底消散。

    然后,這位月神的信仰最興盛的時代,正好是九洲動亂的時候,那時候諸神大戰,太陰星隱藏,知道衢月神重新接引月光。因此,這位衢月之神還有這月御的權柄,同素舒的出身有著不小的雷同。

    “我認識如今神州代替上帝整理神位之人,能夠讓你以我的屬神納入萬神圖中!

    感興趣的素舒沒有什么打壓對方的想法,也沒有什么討價還價的心思,直接給出最大的底牌,讓玄驪自己看著辦。

    玄驪面上第一次變了顏色,祂搖了搖下唇,取出冰月權柄交給素舒,然后又是將些許信息從自己記憶中分離而出,贈送給素舒。如此一來,哪怕是祂想要再次尋找那方地方也無能為力。

    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是和玄驪簽訂了神約,素舒就是馬不停蹄的向著玄驪給出的地方奔馳而出。

    而就在素舒這邊陷入忙碌之中,李浩成本尊那邊也是陷入了麻煩之中。

    順著天地意志,建立五方神系的李浩成,遇到了一個難解的問題,天地意志如今催生出來的魔物,對于祂復制的圣光之道已經有了很嚴重的克制作用,魔獸的肆虐,讓祂建立的神系和教派即將面臨滅頂之災。

    為此,李浩成不僅動手催生了出一位天命之子,還親自來到此地壓陣,站立在半空中的他,望著下方一處淪陷不久的城堡。

    由質地堅硬的巖石砌成,加持神術法陣的堅固厚實城墻墻,早就在魔物一次次的進攻中千瘡百孔,精鐵打造的大門更是已經被強大的力量打穿,同其相連的一大段城墻同樣坍塌。

    一片片斷壁殘垣上橫七豎八的擺放著零零散散的人類尸骸,上面有著無數繚繞著的綠頭蒼蠅,以及還未來得及成長為蒼蠅的蛆蟲,這些爬在那些殘留的血肉和內臟上,每一個都是吃的無比肥碩,濃郁的死氣和尸氣在此地凝聚。

    目光向內部轉移,城池中央此時已經生出了一株怪樹,樹上掛著幾具穿著鎖子甲和神官長袍的枯尸,這些尸體的鮮血已經被抽走,殘留的尸體在風中輕輕蕩漾,散發出詭異的聲響。

    而在枯尸的下方被無數腐爛血肉和破碎骨骼鋪滿,那些血肉和骨骼十分奇特,好像有生命般的不斷蠕動,一團團爛皮碎肉混同白骨互相交融,拼湊成一個個半人高,浸透大量血污,散發惡臭的肉球。

    突然,一個肉球炸開,飛出一只外貌類似于烏鴉,但尖爪和長喙更接近于老鷹,并且長喙之中還長著數十排鋒利的牙齒。

    它一誕生,就是迅速向著周圍的腐臭肉球發起攻擊,將其中還沒成型的同胞脫出后,一一吞噬,等到小半的肉球被它吞入腹中,它已經長到一個人高的程度,同時面部化作了一張美麗妖艷而充滿誘惑的女子面龐,翅膀的羽毛變得更加鮮艷,利爪在翅膀中部生出,原本的利爪則是變長,宛如人的雙腳一般,支撐著它的身體。

    隨著它的成熟,就是仰天長嘯,周圍剩下的肉球一個個破碎,飛出一只只同其最初相差無幾的魔鳥。

    鮮血女妖,又名血鷹女王,天地意志催生出的結果,一種以神官和圣騎士的鮮血作為基礎誕生的魔物,對于李浩成正在試驗的圣光體系有著可怕的免疫力。

    這種魔物,看似是一個族群,其實只有一只,作為核心的鮮血女妖,可以隨時借助血肉創造伴生的血鷹,這些血鷹的戰斗力不算強大,但誕生方式容易,除去由鮮血女妖創造外,本身也有繁衍能力,速度還快得驚人,尤其喜愛食用人肉。

    可以說,一個鮮血女妖誕生后,只要被它找到足夠的尸體后,就可以不斷地繁殖,最終成為宛如蝗蟲一般的災害。

    “這里的食物,不夠了!”女妖望著周圍的血肉,有些苦悶,作為天地意志催生的魔物,它本能的希望壯大自身伴生的血鷹,就是又長嘯一聲,煽動翅膀準備離開。

    可它剛剛升空,一根箭矢從暗處飛出,箭矢破空之時,通體火光四射,所到之處烈火席卷,勢如火鳳飛天,升到最高處的時候,又是于轉眼間分化衍生出十幾支,“嗖!嗖!嗖…”數十聲后,連成一片的密密麻麻火雨箭矢,就是從天而降。

    女妖的瞳孔微微收縮,雙手一揮,繚繞在它周圍的數千只血鷹猛地沖上前去。

    轟轟聲響不斷,火焰箭矢在觸碰到血鷹后,就會轟然爆裂開開來,熾烈的火焰,配合血鷹炸碎后的羽毛和血水,在半空中展露出一場血腥的煙花盛宴。

    “誰!”受到強烈的沖擊,重新落到地上的女妖一面召回殘留的幾十只血鷹,一面轉頭看向城堡內部僅剩的一條還能通行的道路,就是看到四個人從黑暗當中走出。

    為首的是一位圣騎士,這位騎士一手持劍,一手持盾,樣貌成熟剛毅,看上三十歲的模樣,線條強硬的面龐上,充滿了威武而嚴肅的氣息,但他的眼神中卻充滿了醇潤平和和堅定不移,隨著他的到來,此地被黑暗氣息籠罩,充斥著尸氣和死氣的情況一閃而空,在這位騎士的身邊,空氣宛如雨后陽光照耀下的樹林,清新而又充滿了溫暖的感覺。

    緊隨其后的是一位身材單薄,氣息平和的深棕發色少年,他身上披著一件纖塵不染的白金色長袍,手持一柄光華灼灼,但少有紋路,看上去有些古樸的淡金色權杖,權杖上方鑲嵌著一個比成年男子的拳頭還要大上兩三圈的白金色球體,猛地一看,不知道的人,恐怕會把那權杖看做是單手錘。

    站在少年左后方的是英姿颯爽的女子,她身材高挑健美,一身火紅色的緊身皮甲,完美的把她的身材勾勒出來,尤其是那七成暴露在空氣當中,蘊含完美肌肉線條的雪白大長腿,對于一些人而言,簡直是美的動人心魄!同樣引人注目的還有她手中的長弓,同皮甲同一顏色的長弓上流轉著淡淡的火光,顯然剛才的箭矢就是她射出去的。

    少年右后方的又站立著一個穿著褐色衣袍的男子,男子臉上紋滿了動植物的圖騰,讓人看不大出具體年齡,只能估計年齡在三十到五十歲間,雖然不算很老,但眼神卻滄桑猶如百歲老人,眼中隱隱有著類似于樹木年輪的紋路,頭發和長髯也是如同藤蔓和樹須般一綹一綹垂下。

    鮮血女妖渾身顫抖,它能夠感受到對面的強大,除去那個氣息看上去比較弱小的少年外,其余三個都能夠輕而易舉的將它誅殺,本能驅使下,它猛地向著半空中飛起。

    但它剛剛煽動翅膀,一柄暗藍色,明顯帶著劇毒的拳劍突然出現在女妖身后,刺入它的頸部。

    女妖頸部殘留羽毛扇,綻放出點點流光,隨后一陣魔紋碎裂的明滅光輝中,中拳劍刺入其中,女妖哀嚎一聲,就是倒在地上,而后它悲鳴的慘叫,刺激到了殘留在城堡中的魔法陣。

    許多影影綽綽看不清樣子的扭曲人影在城堡內部出現,他們每一個都沒有完整的人形,好像被異常地拉長扭曲的免票,予以說不出的怪誕與驚怖。

    痛苦、悲哀、疲倦、軟弱、迷茫、糾結、抑郁、麻木……無窮無盡的人類的消極、負面意識,在周圍升騰。

    “不好,快退!”圣騎士在見到第一個人影的時候,就是大叫一聲,然后就見到他整個人化身刺目的圣光,神圣的氣息,將周圍百米范圍內襯托的宛如教堂一般,同時手中長劍一揮,耀眼的白色神圣光輝化作巨大的利劍從天而降,摧枯拉朽地淹沒了鮮血女妖,隨后整個城堡被一種純凈安謐的白色吞沒。

    而在此地的五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團朦朧不清的陰影卻是無視了圣潔的光輝,從女妖尸骸之中浮現,這團陰影無比的污濁,無比的混亂,看似渾濁的一團,其實在不斷變化,是由無數扭曲的人影組成。

    而不同于剛才浮現的人影,當你企圖觀察這陰影中的某個人影的時候,你會看到一個恐怖的面孔,這個面孔可能是男人,可能是女人,可能是孩提,可能是老人,甚至還有可能不是人類。

    但他們又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充滿了恐懼和痛苦,任何關注的人,都會受到強烈的情緒侵蝕。

    當然,這點侵蝕,對于李浩成而言毫無作用,他望著那陰影,透過陰影察覺到了一個恐怖的身影。

    “**、痛苦和苦悶的女王?”李浩成望著拿到身影,心中冷笑。

    一如光輝主宰坐下有七美德天使,地獄之中有七魔王一般。

    天地意志同樣根據李浩成實驗的交易衍生出來七位可怕的魔王,并且這七位魔王除了對應李浩成實驗的光輝之道,同時也算是挖了李浩成道德權柄的墻角。

    **、痛苦和苦悶的女王便是七大魔王之一,受到天地意志關注的祂,擁有著近乎于地仙境圓滿的力量,祂執掌著對**的放縱,以及對精神的折磨,是專門針對精神和情緒的魔王。

    “怎么回事?”借助女妖的死亡和城堡殘留的魔法陣,**、痛苦和苦悶女王的投影剛剛出現,就是察覺到不對勁的此方,周圍的一切似乎被凝固了時間一般,祂抬頭看了看,就是看到李浩成。

    “你……”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就在李浩成的目光下,被碾碎意識,投影而來的軀體也是徹底粉碎湮滅,還原成不帶任何意識的純粹精神能量,伸手一點,李浩成將這股能量凝聚成一個散發著迷惑心智光輝,充滿了痛苦、悲哀、軟弱、迷茫、恐懼等等各種負面情緒晶狀物,

    “就這點本事還想要同我爭奪權柄?”李浩成冷笑一聲,圣光浮現,以兩儀光暗之道,將這枚晶體分割成光暗兩面,然后一手碾碎了暗面的結晶,又是將只有暗面二十分之一大小的光面升華,化作一點晶瑩的光輝,落在城堡地下室中,一個巨大的神術陣勢生成,一段段文字浮現,一段虛假的歷史就是這樣的被制造了出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