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安寧不寧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安寧不寧

    “怎可如此!”一個學士忍不住出聲制止道。

    “為什么不能?”李浩成冰冷冷的回應道:“嗜殺也好,屠夫也罷,暴虐也行!隨便你們,甚至你們愿意,在我走后都在人文天地的史書當中都給我記上,也沒問題。但我記得我等降臨的學士,擁有一個選擇一縣之地實驗自身所學的特權對吧!那我現在要求在兩界山外建立一個直屬于兩界山關,管轄周圍村落的縣城,沒問題吧!”

    “話是如此,但,殺人終究有違仁道……”那個學士皺眉道:“我們就不能用一些溫和的手段?”

    李浩成笑了笑,望著那位學士笑了起來,被他盯著的學士只覺得自己渾身汗毛直立,李浩成轉頭看向兩界山的方向,道:“我是不介意用些一些更加溫和的手段處理這些事情,但所需要的時間,你應該比我更清楚,你覺得荒古天地還有多少時間會與人文天地對撞,妖族會不會給我們時間處理這些矛盾?人族耗得起嗎?我還是那句話,在種族的戰爭當中,沒有善惡對錯,一切想要阻止人族秩序安穩的存在,無論他們有什么理由,對于其余的人族而言,就是十惡不赦,罪該萬死!

    “這……”那位學士張了張嘴,最終只能嘆了口氣不在言語。

    李浩成把頭轉向另外一位沉默寡言的學士,他是這一代兩界山關的鎮守學士,歷代鎮守學士都有著人文天地的氣數加持,越是到兩界碰撞的時候,這種加持越是可怕,同時擔任鎮守學士的要求也越高。

    平日鎮守學士只需要進入學士境,學識足夠,家族勢力過硬,就可以。

    可在這接近兩界碰撞的時期,鎮守學士必然是人文天地諸多學士當中最出色的一位,同時他在人道秩序的加持下,也可以發揮出九洲大儒的實力。

    這也是諸子百家的一大特色,雖然下屬天地因為本源被九洲把持,無法供養出地仙境的強者,但人道修士不一樣,他們很多時候需要的只是自身覺悟和知識積累。哪怕是人道文心境修士,需要的也只是人道秩序的支持,而人文天地有著九洲人道秩序的支流,只要他們能夠依靠自身的能力跨入大儒境界,自然能夠接引九洲秩序之力,成就大儒。

    不過,人文天地的孕育出大儒,比起九洲大儒,除了在戰斗力和境界上隱有勝出外,壽元并沒有增加,還是只有著文氣境的壽元,頂多在人道秩序的洗禮下,獲得文氣境極致的壽元。

    “也罷!你都愿意幫我們承擔罵名,我又有什么好拒絕的?”說完,鎮守學士從懷中那種拿出一塊令牌,在眾多學士的驚駭目光中,遞給李浩成,囑咐道:“此物乃是兩界山關的秩序令牌,你可以選擇一地,引動兩界山關秩序之力,建立縣城!

    “多謝學士!崩詈瞥山舆^令牌,感受到冥冥之中一股力量落下,挑了挑眉頭,正準備離去,又是被遵守學士叫住,他讓一位姓唐的學士作為李浩成副官,同時又是從兩界山關中調出三百士兵,跟誰李浩成一同去建立縣城。

    ………………

    離開兩界山關之后,李浩成就是望著自家副官,問道:“敢問唐學士,距離兩界山關和外界交通樞紐的位置上可有村落?數量如何?最繁華的在哪里?”

    唐學士聞言,立馬警惕道:“縣令詢問這個做什么?”

    “時間緊迫,自然是尋找一處村落作為縣城的基礎!”李浩成隨口回應。

    唐學士大驚失色,趕忙道:“此事萬萬不可!我等怎能奪取民宅?”

    “這怎么就成了奪取民宅?”李浩成笑著反問,道:“我記得我剛才就說了,我是為了掃平周圍的村落,那些村落當中的人,或是送回內地,或是統一管理,或是打斷雙腿,或是當場處死!我要在兩界對撞之前,讓兩界山脈附近再無平民,那些被廢棄的村落,作為縣城的基礎,有何不好?”

    “這?”唐學士有些糾結,李浩成見狀,也不愿多問,就是拿出鎮守學士贈送的令牌,引動人道秩序之力,顯露出周圍地形圖,指著一處白光繚繞的地方道:“此村何名?”

    唐學士見狀,苦笑道:“安寧!”

    “安寧?”李浩成重復了一次,點頭道:“倒是個好名字,我等就先去安寧村!”

    說完,李浩成就是帶著三百士兵來到了安寧村,人文天地的村落和地星古代村落相差無多,起名大多是根據需求、環境和居住的人起的,比如安寧村就是典型的根據需求起的名字,村民們希望安寧的生活。

    但李浩成來到安寧村之后,卻不見絲毫安寧,還沒接近村落,就是感受到人道秩序之力的些許混亂,遠遠觀望,又是看到絲絲縷縷的煞氣、怨氣繚繞在村落上空,李浩成制止了三百士兵的跟隨,伸手在半空中寫了一個隱字,然后就是帶著同樣被隱去身形的唐學士,先一步進入安寧村。

    就是看到一個中年婦女跪在類似祠堂的建筑前,她身前擺放著一具六歲孩童的尸體,孩子是被開膛破肚的,一顆顆細小的肉粒,放在地上,婦女頭發散亂,臉上、衣上、手上全是鮮血,手中抓著一柄菜刀,哭一陣,笑一陣,指手劃腳,半哭半笑道:“我家小四沒有偷吃,他沒有偷吃!沒有偷吃!”

    唐學士起目眥欲裂,想要上前詢問,卻被李浩成攔住,他看向李浩成,就見李浩成搖了搖頭,然后虛空寫下言論二字,周圍圍觀的百姓就是忍不住開始小聲交流起來。

    “哎!宗家這件事,做得太急躁了些,這是要活活逼死王家六口!也不怕將來遭報應!”

    “報應?那是什么?兩界山脈附近哪里有什么報應?”

    通過周圍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談,李浩成二人知道了眼前這位婦女是那孩童的母親,夫家姓王,一家六口,平日大家都叫她王大娘,而王大娘之所以變成現在這副樣子,是因為安寧村的一大地主——宗家。

    話說也是王家倒霉,搬過來沒多久,就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宗家,被宗家處處針對不說,昨晚還被宗家誣陷他家孩子偷鵝吃。

    偏偏,王家園子里還真有一地的鵝毛,雙方爭執之下,宗家的一個少爺就是問王家最小的兒子最近吃了什么?

    那孩子五六歲大,哪里知道事情險惡,就是喊道吃“我,吃我!

    明明是模糊不清的叫喊,卻成了宗家所謂的證據,將王大娘的打的血肉模糊,話也說不出了,只是胡里胡涂地亂叫。

    王大娘心急之下,就是一把拖著自己的小兒子,一手拿著菜刀,叫上了左右鄉鄰做個見證,一起來到這祠堂前,將自己的小兒子給開膛破肚。

    從孩子的肚子里,找出一顆顆螺肉,原來王家因為剛剛搬到安寧村兩三年,家中貧寒,沒什么東西可以裹腹,那小孩的哥哥姐姐就是帶著他去田里摸田螺吃。那螺肉燒煮之后,質地很硬,五六歲的小孩哪里咬的爛,一顆顆囫圇吞棗似的吞了下去,都還沒消化完,就是被他娘取了出來。

    而那孩童先前所謂的“吃我,吃我!”,其實是在說“吃螺!”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