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再次見面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再次見面

    江南,余杭城,萬寶商行。

    “李道友怎么又有功夫來我這里了?”徐龍圖有些詫異的看著李浩成,現在王浩然的情況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松散的聯盟,也有些人心浮動,一個兩個都是按耐不動,除去為數不多的幾個,大部分人、神對于王浩然勢力的支援都是減少了很多。

    “自然是有事相求!

    徐龍圖并不在意王浩然的變化,未來地仙可期的他,并不是十分在意小九州的氣數,在他看來這股氣數能夠獲得最好,不能獲得,得到李浩成這個九洲千年以來,降臨者中唯一出現變化的人情,也是一筆不錯的買賣,他就是直言道:“何事相求?”

    “如今時機已經快到了,我自然要想辦法為他爭取時間,或者說是爭取些氣數!

    “爭取氣數?王道友下定決心了?”雖然現在王浩然一步落后,未來難免步步落后,對于小九州的人來說,錯過了最開始機會,除非天下陷入長久的亂局,要不然就算你爭取了一時的氣數,也無太大用處。

    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來自九洲的降臨者,擁有著遠比小九州更加先進的知識體系,同時在小九州屬于禁忌的人道氣數研究,在九洲仙道大派當中并不罕見。

    因為萬年前,仙秦的存在,仙佛妖魔諸道,稍微有些勢力的修士,哪一脈沒有特地去研究過人道龍氣和秩序的運轉規律,總結出針對人道王朝的手段不要太多。

    李浩成點了點頭,道:“徐道友應該也知道,那正法和尚不知道通過什么手段,能夠隨時隨地知曉王道友的情況,所以我等就……”

    徐龍圖笑道:“將計就計,引蛇出洞?”

    “差不多,其實這次王道友的問題并非單純作假。據王道友所言,王前輩當初也有類似的問題,只是依靠人道氣數強行超脫,事后道果崩潰,無法修復未嘗不是因為人道與仙道的沖突,所以王道友早早就做好的了準備,這次及是他對自己父親開辟道路的一次統合,也是一次抓取內奸的機會!

    徐龍圖故作好奇道:“內奸已經找到了?”

    “自然沒有,若是找到了,也就沒有徐道友什么事情了!崩詈瞥蓳嵴菩Φ溃骸安贿^,一個關乎王道友日后名分的契機出現,我卻是沒法繼續留在王道友身邊,所以才來找道友幫忙!

    “也罷!你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我就陪你走一遭吧!”徐龍圖說著,就是和李浩成,借著夜色,回到靈狐谷中,隱蔽在王浩然閉關之所的旁邊,借著,李浩成光明正大的從靈狐谷中飛出。

    接近官道的時候,李浩成看到了一匹馬車正向著靈狐谷的方向奔馳。

    前面拉車的四匹駿馬周身繚繞著淡淡的血色光焰,渾身肌肉都已經消失不見,蹄子周圍的皮膚上翻,露出蒼白的骨頭,它們似乎感應到李浩成的目光,轉過頭來,黑漆漆的眼珠子已經蒙上了灰蒙蒙的光澤。

    “是明微道長嗎?”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李浩成順著聲音看去,就看到一個身穿勁裝的女子雙手拿著韁繩,一根根血管從她枯瘦的雙手中爬出,順著韁繩蔓延到四匹駿馬身上。

    顯然,這四匹馬能夠堅持到現在,完全是因為這個女子以自身血液進行催發。

    “貧道正是明微!”李浩成上前,將一股元氣注入女子身體,那女子渾身一震,回光返照道:“車…內是當…朝六皇女,也是唯一一個還存活著的雷神血脈繼承者,我奉裴大人之命,將其送到靈狐谷,如今見到明微道長,我也算是完成…任…務了…裴大人…我……”

    “哎…”李浩成嘆了口氣,他早就看出這個女子油盡燈枯,之所以能堅持到見到自,完全是依靠一股信念在那里支撐,伸手為她闔上雙眼,感慨道:“倒是一個忠義之士!

    掀開車簾,看著里面昏迷的六皇女,李浩成正準備探查一下她的氣息,就是發現幾股隱晦的氣息在向著這里靠近,并且迅速想要后退。

    “來了,又何必著急著走?”李浩成伸手一抹,天地元氣震蕩扭曲,幾道血霧迸發后,三四個人跌落。

    “有趣!似武非武,似術非術,還帶著一股陰世的氣息,這樣劍走偏鋒的功法,你也敢修行?而且,在陰陽夾縫中穿行,可是我最擅長的事情,你這是在班門弄斧!”李浩成又是伸手一揮,五指宛如手揮琵琶一般在半空中,彎曲伸直,五道劍氣飛出,遁入陰陽夾縫之中,將曹少監硬生生從陰世夾縫之中逼了出來。

    “見過明微道長!”曹少監現在的情況稱不上好。

    裴英衛作為成名已久的大術士,哪怕是在油盡燈枯的情況下,也不是他能夠輕易對抗的。早先為了應對裴英衛的反擊,他不得不催動青鑒秘卷中的殺伐大術,借取陰世之力,以鬼神之軀,破去裴英衛的術法,受傷不輕。

    如今,為了避開李浩成的五道劍氣,又是強行從陰陽夾縫當中遁出,逆轉功法帶來的反噬,讓他一身實力十不存三,對上全盛的李浩成根本沒有絲毫反抗能力,他一說完,就是取出一卷圣旨,道:“陛下曾言,路上若是遇到道長,就把此物拿出!

    李浩成隨手接過圣旨,無視上面宛如黃昏日落一般的龍氣,看了幾眼內容,莫過于一些看上去花團錦簇,實際上毫無用處的長篇大論,冷笑道:“正法就沒什么交代的?”

    曹少監根本不敢有所隱瞞,直言道:“國師曾言,道長風姿卓越,昔日一見如故,若是有緣,希望能夠再見一面!

    李浩成表情有些怪異,既是為了正法和尚的言語,也是針對曹少監,他有些玩味道:“知道他想要見我,你還有膽子往我這里跑?你難道不知道你修行的功法,其中摻雜了不少類似于神降的規儀嗎?”

    “什么?”曹少監微微一愣,隨后反應過來,而當他想到的時候,一股浩大的力量從冥冥之中降臨在他身上,肉眼可見的火焰從曹少監身上燃起,金色的佛光充斥他的雙眼,現在執掌這具肉身的是正法和尚。

    頂著曹少監的身體,正法和尚依舊展露出一副神圣慈悲的姿態,雙手合十道:“又見面了,府君!

    “比不得和尚你位高權重,怡然自得!崩詈瞥赏瑯訄笠晕⑿,曹少監的身體狀態不佳,又不是非常適合作為正法和尚的神降對象,哪怕正法和尚有心將力量傳輸過來,最多也就發揮出接近小九州金丹修士的戰斗力,還不足以引起李浩成的忌憚。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