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深夜馬車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深夜馬車

    “三個辦法,鳩占鵲巢、聯合正道和放棄中土!

    “能解釋一下鳩占鵲巢嗎?”王浩然作為王俱均的孩子,從小不僅學習仙道知識,關于人道帝王之道也是有所了解,他受到的教育未必比一些王國的王子差,一聽李浩成說出的三個計策,就是差不多知道后面兩個計策的意思。

    所謂聯合正道,顧名思義,就是借助小九州正道之力,這群地頭蛇手里必然握著大把的資源,只要和他們聯合,自然能夠無視時間上的差距,搭建起一套完整的班底。

    不過這樣一來,也有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這套班底到底聽誰的?

    雖然到了九洲之后,王浩然根本不擔心小九州的人能怎么蹦跶,但在此之前,兩界融合的時候,對朝廷的掌控力度薄弱必然會影響到他的利益,甚至原本屬于他的一部分氣數,也會被小九州的仙道奪取,這是他不能容忍的事情。

    接下來的放棄中土,說白了就是現在這地方玩不開,我們就跑到旁邊去玩,搭建起一套班底之后,再殺回來。只是這樣一來,需要面對的問題還是時間上,現在中土之所以還維持著脆弱的平衡,完全是因為九洲修士還沒有徹底下場,一旦王浩然離開,必然引起一系列的變化。

    說不準還會直接引爆大決戰,哪怕李浩成等人愿意幫他拖延戰爭的時間,但天象六氣的殘留影響,注定了中土大片土地未來兩年收成絕對好不到哪里去,那時候,人心絕望之下,就是正法和羅教收集信仰的時候。

    并且,小九州氣數在中土,從來沒有過中土之外勢力,席卷天下的記載,哪怕最后成功,天心民意的反噬也不是一個能夠簡單處理的問題。

    后面兩個計策都有著明顯的缺陷,王浩然自然有些好奇被李浩成放在第一位的鳩占鵲巢上。

    “鎮南王世子!崩詈瞥烧f完就是不在言語。

    當初胡玉靜會前去尋找鎮南王世子,還是王浩然親自找李浩成促成的事情,如今李浩成只是說出這個人,王浩然就已經知道了李浩成想想法。

    他說的三條計策,看上去是三種解決方式,其實就是一種,他要是狠得下心,明面上以離開中土,讓自己已經組建的班底,以鎮南王留下的勢力作為跳板,未嘗不能快速成就霸業。但是,如此行事,實在是……

    “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

    終究是正道仙宗出身,哪怕學習了帝王心術,王浩然終究不是梟雄一流的人物,他能夠勸說自己心狠手辣,卻無法做到不要臉面。

    但現在建立新朝已經不是王浩然一個人的事情,隨著李浩成和他將一個個人、神串聯起來,網羅九洲六仙宗降臨者和小九州大半古神的聯盟,已經注定了王浩然沒有多少自主思考的時間。

    一個個人、神的想法通過各種手段傳到王浩然耳邊,各種思緒好似擾亂了他的想法,他身上的氣勢越發混亂,王俱均開辟出道途的破綻似乎一下子暴露出來。

    殘缺的人道帝皇真意和山河逍遙真意的沖突越發明顯,已經不是單純依靠江山社稷真意能夠容納的了。

    這種類似于人道和仙道的沖突,王俱均當年是依靠人道氣數硬生生挺過去,可現在王浩然顯然沒有那么幸運,人道帝皇、山河逍遙、江山社稷,三種互相影響,互相針對的道韻在他身上升騰變化,今天是這個壓倒那個,明天就是那個壓倒這個,不斷輪轉變化,此起彼伏。

    顯然,王浩然在艱難的尋找著三方的平衡點。

    而在王俱均深受道途沖突的同時,中土的局勢也是“適時”的出現了變化,最開始是原白蓮教圣女一系的傀儡沉不住氣,開始了第一波試探性的擴張行動。

    他這一動,就好像多米諾骨牌一樣,造成了連鎖反應,先是大楚朝廷的打擊,隨后又有羅教推出的三個傀儡先后開始擴張,緊接著正道推出的代表也是有所行動,能夠讓王浩然解決自身道途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

    ………………

    深夜,星光稀疏。

    一駕馬車在昏暗的月光下,快速穿梭在官道之上,前面拉車的四匹駿馬渾身繚繞著淡淡的血焰,明明已經骨瘦如柴,卻越跑越快。

    樸素而奢華的馬車,四個輪子上閃爍著淡淡的清光,托著馬車不接觸地面,減少摩擦,增加速度。

    “咳咳!”駕車的老者咳嗽兩聲,引動了肺部的傷勢,張嘴噴出一口鮮血,氣息衰敗到極致,看上去十分虛弱。

    車簾被拉開,一個十二三歲,面目清秀的少女探出頭來,她望著老者有些擔憂道:“裴大人,你沒事吧!”

    “飛音,等一下我去攔著他們,你帶著公主直接去靈狐谷,后面那些人還沒膽子去那里。記住了嗎?”

    “是!”一聲低喝響起,一個身穿勁裝的女子突兀的出現在裴英衛身邊,接過他手中的韁繩。

    “裴大人!”少女有些驚訝道:“您不和我們一起走嗎?”

    “公主殿下,老臣已經耗盡了精元,活不了多久,與其茍延殘喘,倒不如為你們爭取一點時間!迸嵊⑿l看著這個可以說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少女,縱身一躍,跳下馬車。

    剛剛站定,就見數道黑影突然從遠處追來。

    “臭小子們,你們以為學了幾門秘術,就能對付我嗎?我可是道禁司千年來最天才的術士!”裴英衛望著那幾道黑影哈哈大笑。

    一拍腰間錦囊,十二枚金針飛出,刺入他周身要穴,宛如剛才那四匹駿馬一般,淡淡的血色光焰從他身上升起,原本虛弱到極致的氣息,也是一點點充盈起來,幾個原本要靠近的黑影頓時停下腳步,不敢上前。

    “十二金針刺穴法?裴大人不愧是裴大人,五勞七損的身體,也能承受得了這金針刺穴的痛苦,只是你這又是何苦呢?”陰柔的聲音響起,一個身穿少監服飾的陰柔男子掐著蘭花指,看著裴英衛有些可惜,又有些忌憚道:“陛下既然下了指令,你遵從就是了,你裴家世世代代侍奉皇室,怎么就出了你這么一個倔骨頭?”

    “我裴家世世代代侍奉的是項家,而不是那個不知道是誰的皇帝!曹少監你不會看不出來,陛下的變化吧!”十二金針刺穴法,是術士一脈激活潛力的秘術,此刻裴英衛原本消瘦的身材,已經被血焰燒灼的只剩下皮包骨,他露出滲人的微笑:“大皇子、二皇子、五皇子、七皇子、三皇女,只要是稍有覺醒的皇室血脈,都進了煉丹房,他們的下場,你我都是心知肚明。我裴英衛是裴家的家族,怎么也不能讓項家神血,斷絕在我這一代!”

    “裴大人當真是糊涂!”曹少監現在簡直是恨死了裴英衛,這些話是能說出來的東西嗎?他就不知道人生在世難得糊涂嗎?都是皇家養的狗,像他這樣聽話就好,何必參合主人的家務事?

    如今更是把這些事情明目張膽的說出來,哪怕周圍幾個黑影都是自己的親信,曹少監也是有些心慌。

    他話一說完,就見銀光閃過,一柄軟劍入手,絲絲縷縷的陰冷青氣飄過,身如鬼魅的曹少監突然的出現在裴英衛身邊。

    “青鑒秘卷?這就是你背叛項家,從妖僧哪里獲得的獎賞?”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