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六十章 瞞天過海計

正文 第六十章 瞞天過海計

    輝夜姬伸出手,以自身神力為紙張,用鮮血為墨水,寫出一片契約后,交給七象晦尊道:“只要你愿意在這上面簽字,我就答應你的要求!

    看了看契約內容,輝夜姬也算是知道輕重,沒有寫太多,太過分的東西,基本都是按照七象晦尊的要求書寫,不過七象晦尊卻提出了一個要求:“我希望在這里加一句,你轉移給我的權柄,是以神器的形態,而我也會在你歸來之后,將這些權柄完好無損,不變絲毫的還給你!”

    “可以!”輝夜姬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七象晦尊為什么這么好心,實際上祂已經做好收回權柄時,被七象晦尊吞下部分的打算,畢竟現在的祂差不多等同于案板上的魚肉,只能任由七象晦尊宰割,與其拼死一戰,像八咫烏一樣什么都不剩下,倒不如按照祂的想法走,起碼祂安排的劇本還是很完美,真的按班就部的走下去,自己日后還真能回歸神祇的位置,說不準還能更進一步。

    感應到不遠處升起的兩股神力,七象晦尊立刻簽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對輝夜姬開口道:“還請輝夜姬殿下,完成契約的第一步!

    不知道七象晦尊打算的輝夜姬,將自己的神權統統融入手中寶鏡之中,送出后,滿臉虛弱道:“事后,就拜托殿下了!”

    輝夜姬身上升起絲絲縷縷的流光消散不見,七象晦尊將祂的神魂收攏好,一轉寶鏡,化作輝夜姬的樣子,向外飛去。

    突然,一道月光落在祂身前,攔住祂的去路,一尊銀發神祇出現在由七象晦尊裝扮的輝夜姬身前。

    看著這位渾身繚繞濃郁月華的神祇,‘輝夜姬’有些畏懼道:“神久夜尊,不應該稱呼你為月夜見尊才是!”

    “輝夜姬?”以神久夜尊的身軀,追殺七象晦尊的月夜見尊,皺眉道:“八咫烏能?”

    “被七象晦尊誅殺了!”‘輝夜姬’小心翼翼的后退,嘴里不斷說著月夜見尊想要知道的消息:“剛才七象晦尊突然出現,誅殺了八咫烏,然后又是奪去了我的水中月權柄,接著就是以八咫烏的神軀作為祭品,逃遁入陰世深處!”

    “你就看著八咫烏被七象晦尊誅殺?既然如此,你就為祂陪葬吧!”月夜見尊十分霸道,明明是祂命令八咫烏追殺輝夜姬,如今又以輝夜姬坐視八咫烏被殺為理由動手。

    ‘輝夜姬’揮舞寶鏡,攔下了月夜見尊的隨手一擊后,一聲怒吼從不遠處響起:“月夜見尊殿下,一邊讓我們國津神幫你找七象晦尊,一邊有對輝夜姬動手,是不是太過分了!”

    大國主周身繚繞著蒼青色的光焰,一步跨出,來到了‘輝夜姬’身前,怒視月夜見尊。

    “難道祂坐視八咫烏死亡,就不應該受到懲罰嗎?”月夜見尊這段時間已經快要被氣炸了。

    自從三天前,再次七象晦尊也不知道從哪里學會了一門吞噬神權的神通,一連誅殺了數位月夜見尊坐下的神祇。

    因為死亡的那些神祇,或多或少都執掌過和月相關的權柄。

    所以,大部分知道太陰神權內情的大神,都懷疑這是天帝針對月夜見尊的一次行動。

    因此,月夜見尊有些坐不住了,經過三天的屠殺,七象晦尊的神階已經從最開始的赤紅色,逐漸帶上了金色。

    這個時候,夜之國大多數追蹤出去的神祇,已經不是祂的對手,而打得過祂的又各有任務,或者不擅長追蹤。

    再加上坐下頭號走狗八咫烏又在追殺輝夜姬,一時間無人可用的月夜見尊,就是拿出自己精心煉制的神久夜尊傀儡,離開夜之國,親自追殺。

    可不想,今天好不容易追上了七象晦尊,竟然發現八咫烏死了。

    仔細感應,自己分享給八咫烏的權柄也是消失不見,本就不是什么慈悲善神的月夜見尊,在感覺到深刻威脅后,第一反應自然是弄死輝夜姬,盡可能回收月的權柄。

    “八咫烏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我們心知肚明,現在祂死在了七象晦尊的手下,而且輝夜姬也說了自己失去了水中月的權柄,月夜見尊你是真的認為我國津神沒落了,可以隨意欺辱不成?”大國主神也有些無奈,隨著國津神的敗北,祂當年好不容易凝聚的一點紫意已經在這些年里逐漸散去,對上月夜見尊勝算很低。

    但祂作為國津神為數不多的頂梁柱,要是在這個時候后退,國津神僅剩不多的向心力,恐怕也要破滅,所以祂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輝夜姬死在自己面前。

    月夜見尊怒吼道:“你怎么肯定輝夜姬不是第二次欺騙我?”

    “不敢!妾怎么敢欺騙殿下!”‘輝夜姬’當然不能承認自己欺騙過月夜見尊,同時展露出自身氣息,的確是幻象和竹林,關于水中月的權柄氣息則是和無根浮萍一般,虛無縹緲。

    月夜見尊根本沒想過放‘輝夜姬’活著離開,毫不猶豫道:“水中月的權柄,這不正代表了祂欺騙過我嗎?”

    “月夜見尊,我記得你當初只是讓輝夜姬上交月光權柄,并且不允許祂在日后在觸碰月亮的領域,從沒說過讓祂上交水中月的權柄,這種權柄,本身就是屬于幻象衍生的吧!”大國主神忍不住說了句公道話。

    月夜見尊還準備說些什么,有些擔心祂繼續這樣糾纏下去的七象晦尊就是借助玉符清光,同隱藏在邊上的本尊聯系上。

    一道隱晦的神力波動浮現,月夜見尊聆聽片刻,眼睛一亮,轉頭道:“這次,我就看在大國主的面子上,放你一馬,要是讓我知道你還有膽子觸碰月亮的領域,我一定會把你做成傀儡!”

    說完,月夜見尊化作月光離去,而大國主神在安慰了一下‘輝夜姬’之后,也不大愿意理會這個靜靜維持著淡紅色神階的小神,同樣跟著月夜見尊離去。

    等到兩位大神都離開后,‘輝夜姬’笑了笑,手中寶鏡輕輕旋轉,映照出一方小小的神社,贊嘆道:“總算有了一處安身立命的根本!日后,再也不需要,完全依靠本尊提供元氣,維持神位的存在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