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開辟地府

正文 第九十三章 開辟地府

    “這個我倒是不清楚,玄靈君自己也沒有和我提過,應該沒有什么問題才是。怎么了?”

    李浩成聞言,點了點頭,見素舒有些擔憂的目光,嘆息道:“我總覺得要發生什么,心里總是有些不安穩!

    素舒面色微變,修為到了他們這種程度,早就掌握一切心神起伏,會出現變化只可能是心神示警:“你有推演過天機變化嗎?”

    說完,素舒又是苦笑,李浩成有著玉符清光加持,靈覺之可怕,比起同境界的修士要強大許多,甚至一些初入仙君境界的修士也未必比得過他,他的靈覺都沒有絲毫察覺,顯然動手之人修為極其高深。

    這種情況下,推不推算天機又有什么用?

    “好了,不用擔心。我的心緒變化很小,并且只是覺得似乎有什么麻煩要出現而已,沒有你想想的那么糟糕、!崩詈瞥尚α诵,開口安慰兩句后,就是結束了這次的交流,將意志轉回神裔天地。

    神裔天地,陰暗面。

    李浩成身前站立著數位神圣,他們身上散發著扭曲的青金色光焰,重重疊疊扭曲的力量,讓虛空出現難以察覺地波動,一絲絲微不可見的波瀾蕩漾開去,周圍因為李浩成而逐漸恢復平靜的種種道則,再次出現細微的錯位、扭曲和偏斜。

    “總算忍不住了?”李浩成望著身前的幾位神祇,發出輕微的冷笑。

    神裔天地很有意思,按照天地的本源等級,應該是略低于九洲,但雙方的宙光流速卻完全不同,九洲才過去六十多年,神裔天地已經過了近百年的光陰。

    這百余年的功夫里,李浩成除去探查神裔天地核心之中的種種本源之外,就是搜查陰暗面的本質。

    比起天地核心之中的重重隱秘,陰暗面的問題就容易的多。

    根據李浩成的觀察,神裔天地天地核心之地蘊藏著的天地意志等級十分高絕,在李浩成經歷過的諸多天地中,唯有九洲能夠壓其一籌。

    其余的天地,哪怕是昔日光輝主宰開辟的天地,也要略遜三分,有這樣等級孕育出來的天地意志,自然也不一般,換算到仙道等級,類似于李浩成現在所處于的真君。

    但正如神道修士在天地內部單獨一個可以對抗好兩三個同境界的修士一樣,一方天地意志真的不管不顧,還是能夠鎮壓一位同境界的修士的,哪怕李浩成境界道行高深,又有著玉符清光庇佑,面對一個天地意志的攻擊,也絕對不可能安然無恙。

    相比較而言,陰暗面的本源之力就薄弱許多,陰暗面的本源,雖然也蘊藏著不朽的力量,但其近半的力量被神裔天地封鎖,剩下的力量又要時時刻刻同神裔天地對抗。相比較而言,陰暗面的力量比起神裔天地起碼小了數倍,可供李浩成活動的空間也是大了許多。

    百余年的參悟,已經讓李浩成逐漸接近真相,最重要的是,他所過之處,太虛之道不斷侵蝕,使其回歸陰世的本質,脫離對方的控制,這直接導致化作陰暗面本源的創世神殘留意志無法繼續坐視下去。

    “外來之人,停下你的舉動,我可以既往不咎!”幾位神祇之中,周身光焰近乎于青色的一位站在最前面,開口道。

    對于對方的威脅,李浩成毫不在意,他只是單純的望著那幾位神祇,感受祂們身上流露而出的道則,感慨道:“到了這種時候,你還是不愿意調動純青一級的神祇,看來你的狀態不是一般的差!”

    “不管我的狀態,我依舊是此方天地的開辟者!”話語雖然依舊平淡,可神祇眼中的原本宛如天地般浩瀚的意境,卻出現了扭曲。

    周圍虛空也是瞬間被一種詭異的扭曲感覆蓋,無窮無盡的怨氣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化作滔滔的黑水,對著李浩成不斷的沖刷。

    這是創世神對于自身被自己創造天地傷害的痛苦和絕望,是創世神對于萬物眾生反復攝取抽其精華和力量的憤怒和反抗,更是眾生千百萬年來對于創世神的誤解扭曲孕育產生的負面信仰。

    “滾出去!給我滾出去!滾……”滔滔的黑水,帶著無窮無盡的詛咒與怨恨,還沒灑在李浩成的身上,就已經在半空中化為了無數的扭曲的怪物,這些怪物根本沒有一個正常的模樣,一個個都像是不斷變化的肉團,每時每刻都會生長出肢體、頭顱,觸手和一切奇奇怪怪的東西。

    這些詭異的存在咆哮著,嘶吼著,向著李浩成沖擊而來,但李浩成周圍的環境造就被他改造,這些怪物一進入其中,就是迅速受到充斥虛空的道則絞殺。一個個怪物血肉消融,肢體斷裂,還沒有靠近李浩成周圍,就是如樹梢上的細微白雪,遇到烈日一般,迅速消失的無影無蹤。

    只是,李浩成面對的白雪,并不單單只是樹梢上的些許,而是宛如雪崩一般的冰霜,隨著越來越多的怪物沖入其中,李浩成周圍就是升起一股又一股璀璨而又厲烈的波紋,向四面八方沖擊而去,諸色光輝霎時間將周圍虛空映照得明晦搖曳,扭曲變幻,教人如墜夢魘深淵……

    “你還能堅持多久?”幾位神祇在陰暗面的影響下互相融合,最終化作一個漆黑的人影,周身光焰也是化作宛如黑色一般的深青。

    “放棄吧!我承認你的力量比起當初我也不差,但那又如何?現在的我即便是不完全,卻也得到了一個天地的輔助,你不可能和我對抗!放棄吧!”

    人影不斷的蠱惑,李浩成嗤笑道:“得了吧!尊神還是給自己留點顏面,在我誕生的天地,有一位領悟先天之妙的天魔都沒能蠱惑的了我,更何況是尊神你這樣情感之道還未入上乘的法門?后天總歸是后天,數量再多又有什么用,就算能夠壓制住先天一時,卻又用無法侵蝕其本質,改變其核心!被對方破封而出,是遲早的事情!”

    說著,李浩成周身光焰熾熱,以其為中心,虛空忽然如水波一般蕩起一片漣漪,所過之處,一種詭異的力量不斷抵擋著黑水,將其凝聚、鎮壓。

    “逝去的終將逝去,強求也不過是癡心妄念而已!倒不如塵歸塵,土歸土!”李浩成說完,周身太虛元炁凝聚,化作一朵粉中透紅的怪異花朵,這花的形體不同尋常,花瓣反卷如龍爪,生有鱗莖,形如蔥頭,葉片細長尖端,于根系處叢生,狀似蒜葉。

    正是傳說之中,生長于地府忘川彼岸的曼珠沙華。

    曼珠沙華又名彼岸花,是陰世地府之中極其重要的一樣東西,傳說之中,當亡魂走過“火照之路”,來到忘川的時候,便會忘卻生前的種種,將曾經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所以曼珠沙華可以看做是死和生的聯系,是亡魂生前的記憶、情感、執念等物的具象,象征著人道之終,幽冥之始。

    可實際上,是先有了曼珠沙華,才有了后來所謂的人道之終,幽冥之始。

    作為傳說之中陰世唯一的風景,曼珠沙華在誕生之初,最重要的作用,其實就是凈化陰世,隨著李浩成將手中的曼珠沙華拋下。其立刻落地生根,扎入周圍不當扭曲變化的環境之中,抽取那些無時無刻不在散發惡意的黑水,化作一片片黑色的土地,散發出一種寧靜的氣息。

    同時,彼岸花的花瓣上,也是有著一滴滴渾濁的露水凝聚,這些露水才是亡者生前的記憶、情感和執念,而這些東西本身也可以視作是一種特殊的信仰愿力。從曼珠沙華上抖落后,便是自然延伸,不斷凝實周圍的土地,同時吸取周圍的怨恨、詛咒和一切污濁、負面力量。

    露水變得更加渾濁,卻又是迅速被曼珠沙華吸收,如此反復,曼珠沙華不斷成長,根系上又是分離出數百個分支,分支上的花瓣又是有露水凝聚……如此反復,很快李浩成周圍就是化作一片火紅的花海,而花海叢中,漸見潺潺溪流,匯成一條無頭無尾的長河。這河水十分詭異,在清澈通透和渾濁不堪間不斷變化,前一秒還能給人一種清凈無憂,永遠安眠的感覺,下一秒就有可能讓人十分厭惡,望之生畏。

    這就是忘川,河水也被稱為忘情水,是冥界規則和純粹精神力的具象,擁有著洗凈紅塵六欲的強大力量,根據陰世的規模,威能也是有大有小。就李浩成所知,多元宇宙最初的陰世,由地皇親自坐鎮的地府之中,那條已經成功追溯到天地初開年間的忘川河威能無窮,就算是仙君落入其中,也會被蒙蔽今生一切鉛塵繁華、眷顧羈絆,以近乎于新生魂魄的姿態,轉世重生。

    不過,李浩成此時演化出來的忘川顯然沒有最初地府的那條玄妙,面對創世神源源不斷灌輸而來的恐怖力量,加上不斷匯聚而來的人道紅塵,以及人間對死亡的理解。龐大的愿力和恐怖的詛咒,使得忘川又漸漸演化出兩條支流,一條呈現深黑色,湍急洶涌,恐怖難測,深邃詭秘的渦旋一個接著一個,不斷有恐懼的人面被攪碎、重組,給人萬劫不復的極端感覺;另一條呈現血黃色,流速緩慢,渾濁不堪,其中有無數尸骨沉浮,散發令人無可容忍的腐朽惡臭。

    分出支流的忘川,氣息瞬間純凈,散發著永恒寧靜,無憂安眠的氣息。

    三條不同的河流,便是陰世的三途河。而隨著三途河的成型,在三途河側,又有種種因果之力糾纏,化作一塊虛幻而又堅固的磐石,那石頭名喚三生石。乃因果業力的具象,代表了糾纏不休、不悔不悟和冥頑真性,是萬物眾生情感和因緣互相糾纏沉淀后的結晶,其力量之玄妙,哪怕忘川之水也也不能將之化去。

    曼珠沙華,三途河,三生石紛紛成型之后,李浩成又是將一股了結生前因果、斬去過萬執著、煉化因果罪孽,將一切后天種種留在地府之中,只留下魂魄之中純粹的先天烙印歸于天道的道則氣息送入陰暗面內,刺激被創世神吸納的陰世本源。

    陰世的本源雖然早就被創世神煉化,同其近乎于一體的存在,但陰世本源依舊殘留著一些本能。

    比如運轉天地萬物的魂魄,這是陰世最初誕生的原因,也是陰世存在的根基。

    神裔天地這些年來,陰世運轉機構其實都是被諸多神域、道場代為運轉。這對于陰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情,這代表著日后若是神域道場連成一片,就可以形成另外一個陰世,而過去的陰世,將會成為天地的毒瘤,徹底和創世神融為一體。

    這是陰世殘留本能不愿意接受的事情,因此在地府之道出現的瞬間,僅剩下的一點點還沒有被創世神煉化的陰世本源就是化作一道道深沉、寧靜、雋永、玄奧的漆黑氣流從天垂落,融入李浩成的周圍。

    瞬間,已經完成基本結構的陰世地府開始迅速成型。

    鬼門關、黃泉路、望鄉臺、閻羅殿,十八地獄,一個個建筑自然浮現,可唯有輪回運轉中最重要的奈何橋,遲遲沒有浮現。

    倒不是奈何橋不出,而是李浩成另有打算。

    所謂奈何橋,本質就是往生橋,可以看做是輪回的在外顯化,也可以看做是眾生魂魄最初的開始,正好契合李浩成道德之道。

    因此,李浩成故意壓著奈何橋不出,直到消耗干凈陰世殘留本源之后,才是取出太虛萬象圖,輕輕一抖,太極弧飛出,在半空中化作一座虛幻的橋梁橫跨虛空。這橋看似一座,實際上卻是六座,分別由金、銀、玉、石、木、竹六種不同的材質組成,代表了六個不同的轉生方向。

    其中金橋連接著的是諸多神域、道場,算是給予上方人族和神祇一個面子。

    其次的銀橋,對積聚功德善果之人通開放,過此橋者可在陰世任職,在地尊神力的洗禮下,化身陰神地祗,享一方眾生香火。

    接著是玉橋,供功大于過過的人通過,過此橋者,來世大多是權貴世家或良善之家。

    在接下來的石、木、竹三橋,又是分別對應平民百姓、牛羊雞狗豬和毛羽鱗介之輩。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