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鎮壓三真

正文 第八十九章 鎮壓三真

    第八十九章鎮壓三真

    九洲之中,有著如此劍道修為除去幾大劍道宗門內坐鎮的天仙大能外,也就只有散修當中易敬軒。

    易敬軒,仙道之中一個相當另類的人,他前世本身是一位鬼仙境的散修,轉世之后,因為意外成為了一名武道修士,并且修行的也不是劍道。但可惜的是易敬軒前世修行的功夫和武道毫無關系,因此花甲之前,沒有絲毫成就,但在他花甲之后,無意間覺醒了前世的記憶,再次步入仙道。

    重新步入仙道之后,易敬軒便得了天數,獲得前輩傳承,之后直接一飛沖天,三年補全根基,完成人仙境的修行,三十年完成陰神陽化,區區兩百年功夫,就是成就了地仙境劍修,而后更是在八百歲的時候,得悟天地之理,成就天仙境界。

    如今,易敬軒步入天仙境界已經過去了數百年,三百年前他更是依靠誅殺三位天仙境魔道修士,成為宇內十二真之一。

    宇內十二真,指的是九洲最強大的十二位散修,對于九洲大多數修士而言,九洲頂級的勢力,大多時候是通過一句話總結,那就是‘一天二道三王朝,四圣五佛六仙宗,七劍八山九魔門,宇內逍遙十二真’。

    這種說法,雖然有失偏頗,但不得不說,還是有著一定的參考價值。

    易敬軒千年的修行,數百年的積累,實力之強,道行之高,遠勝過一般的天仙境修士。

    但,易敬軒道行再高,修為再雄厚,也沒有在天仙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凝聚不朽的境界。

    端坐在玄都天師府中的素舒化身瞬間化作道道銀輝散開,太陰星中的素舒本尊睜開眼睛,望著易敬軒,面容一冷道:“想要救人,那就看看你能在我手下過幾招吧!”

    話音一落,十二種月相在祂背后浮現,十二種晶瑩剔透的光輝,互相重合,化作一道近乎于無的光輝,遁入虛空之中。

    正在收回那些魂魄元神的易敬軒,從現身那一刻開始,一直從容淡定的神色瞬間消失,他一陣心悸,仿佛有莫大的危機將要降臨一般。

    抬眼望去,只見虛空輕輕一蕩,一個若隱若現的神光長河從虛空之中飛出。長河流淌,散發著恒古的寂靜,又帶著不變的氣機,卻是以太陰(防)之道催動的宙光長河。

    ‘不好!”易敬軒作為劍修,雖然不擅長推演,但劍心通明,靈覺比起同境界的修士,還要厲害一點,一看到這道長河,瞬間察覺到其中對自己的威脅。心中大叫不好,而后心念一動,一道道至純至粹的劍光在他周身旋轉,對著長河絞殺而去。

    劍光凌厲,鋒芒之下,物質崩潰,元氣湮滅,虛空粉碎,哪怕宙光也是受到影響,卻是易敬軒將自己苦修三百年的劍術心得施展而出。

    長河破碎,虛空倒轉,一滴滴飛濺而出的水滴,落入虛空之中,引起一個個漣漪向往蕩漾,中央又是有一朵朵蓮花在天地間綻放。

    一道道劍光被蓮花托著,原本用于針對長河的劍光,頓時被河水卷起,化作攻擊易敬軒的攻擊。

    蓮花遍布虛空,劍光縱橫,原本還在易敬軒感應之中的虛空,就像是被裁刀剪出的圓圈,此地獨立于外界,二者之間的的空隙無限拉長。無窮的劍光在虛空之中來回縱橫,易敬軒處于劍光中央,周身衍生出更多的劍光,但每當他破去一道劍光,又會有新的劍光生出,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需要面對的劍光也是越來越多,漸漸的他目之所見,耳之所聞,竟都是一片如云似水的清澈劍光。

    漸漸的,易敬軒身邊的劍光越發稀薄,周圍的劍光越發強盛,就在易敬軒的護身劍光即將破碎的時候,一縷金光從外界沖入,絲絲縷縷的金色光輝,宛如絲線交織,化作一片仿佛魚鱗一般的云氣,在半空中能夠舒展蕩漾。

    “走!”金鱗云氣裹著易敬軒就是要往外遁去,云氣所過之處,虛空滌蕩,仿佛水面一般靜止的虛空,也是出現層層波動,但轉眼間又是被無形的力量彌合平復。

    驅使著金色云氣的來人面色大變,他手中的法寶是一件專門用于針對虛空之道的東西,可以橫跨虛空,就算是天級天地的天地胎膜也可以穿透。但面對周圍的漣漪、蓮花和劍光,卻毫無用處,金鱗云氣在劍光的沖刷下,被一點點的消融。

    “就知道不是一個人!”素舒站起身子,越發浩大的氣息從太陰星上散發而出。

    “這是?”天庭之中,幾個原本正在看戲的青敕大神和天仙境修士嚇得紛紛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

    “先天?”幾位神祇隔著虛空互相看了看,幾位天仙境界的修士互相交流了兩句,不僅同時露出一絲絲的苦笑。原本事先要試探一二,可以的話順便釣釣魚,卻不想直接引出一條大白鯊。

    “那個李明微一定有問題!”不少年輕一些的神祇心中暗恨,他們不同于那些已經逐漸放權的古老神祇,執掌權柄還沒有千年的祂們,正處于銳進的時刻。對于一切能夠進步的方法都挺有興趣,否則祂們也不會被人挑動,在天庭中的人對素舒動手的時候,順手幫忙遮掩痕跡。

    但現在,感受太陰星上恐怖的神威,這些神祇也是知道,就算對方真的有問題,祂們也沒有機會探明,紛紛動手互相幫忙清理痕跡。同時看著浩大的神力從太陰星上路喜愛,引起天地異變,將易敬軒所在的數百里土地盡數拖入黑夜,明月高居天際,縷縷清輝落下。

    一枚枚篆文從虛空之中跳出,在蓮花周圍互相交織,劍光化作寒氣,此地的宙光開始凍結,素舒是打算直接把此地化作一方洞天福地作為囚籠,將兩位天仙境大能,鎮壓其中。

    “帝君,還請手下留情!”一聲大喝響起,緊接著天邊又是有一道霞光浮現,這霞光在帝字響起的時候,剛剛顯露,在情字響起的時候,已經來到黑夜之中,還未散去的霞光層層疊疊的環繞來人,無形的力量震蕩虛空,一道道祥光在虛空中自動浮現,配合霞光遮蔽住來人的身影。

    “連面都不露,也要和我求情?”素舒的身影在明月之中浮現而出,探出一只如玉的手掌,輕輕按下。瞬間,天地傾覆,萬星震動,無窮無盡的法理,在太陰(防)道則的統帥下,化作一只巨大無比的手,對著來人壓去。

    “哎!”來人長嘆一聲,也不見他動手,虛空之中自然浮現出道道仙光,赤色、青色、玉色,三種不同的仙光在半空中跳躍,化作一道長河逆卷蒼天,拖住壓下的手掌。

    霞光之中那人則是趁機對著虛空一敲,原本凍結的虛空動蕩,一縷佛光升起,帶著金鱗云氣向外遁去。

    “佛門遁法?走得了嗎?”素舒怒極反笑。

    祂已經看出來人施展的乃是佛門最頂級的遁法,根基在于神足通,同仙道遁光完全不同,講究心念一動,大千為夢幻泡影,心之所至,身之所在,一切宙光、虛空、元氣、物質,都不能阻攔。

    但,凡事都有例外,佛光心靈之道再怎么厲害,也歸屬于后天之道,有諸佛加持,做多也就是半步先天。

    素舒同樣領略了先天之妙,非要阻攔的話,對方根本走不了。

    眼中蘊藏不朽的神光浮現,虛空震動,直接將對方從虛空之中逼出,然后屈指一彈。

    “易敬軒,你竟然以劍道稱尊,那就看看我這一手太陰劍光如何?”

    說完,一道純白如雪的劍光從祂指尖迸濺而出,劍光所過之處,虛空內都是被無形無質的寒氣填充,眨眼的功夫,一圈圈寒光在虛空浮現,層層疊疊的向外擴散,伴隨著白芒芒的炫麗冰光,向著易敬軒幾人蔓延而去。

    “好意境,可惜不是純粹的劍道神通!”易敬軒劍道眼前的太陰劍光,眼睛一亮,但隨后又是有些失望,眼前的劍光說白了是素舒借助自身不朽神光施展而出,說是劍道光輝,倒不如說是神通道法,同易敬軒的道路毫無瓜葛,起不到什么借鑒作用。不過……

    “你果然領悟了先天之妙!”易敬軒渾身劍意沖天,直接化作一道純粹的劍光對著太陰劍光絞去。

    “就讓我看看先天之道有什么玄妙之處,”

    “老易,不要!”

    “走!”出手救人的二者同時大喊,他們都是積年的修士,哪里不知道易敬軒的想法,他感悟先天是假,為他們爭取時間才是真。其中修行佛光的那位修士,拉著執掌金鱗云氣的那位修士,準備再次遁走,但和剛才一樣,又一次被素舒逼出。

    同一時間,易敬軒所化的劍光,已經被太陰劍光凍結,而后化作漫天梨花,落英繽紛,宛如冬雪一般。

    “噗!”易敬軒再次從虛空之中浮現而出,他望著上方的明月苦笑道:“這就是神道先天之威嗎?”

    易敬軒也是知道神道力量遠勝過同級別的仙道修士,但大多數時候,神道對于力量的掌控遠遠不及仙道修士,神道的攻擊,更多時候走的是一力降十慧。

    ………………半小時內更替……………………

    “帝君,還請手下留情!”一聲大喝響起,緊接著天邊又是有一道霞光浮現,這霞光在帝字響起的時候,剛剛顯露,在情字響起的時候,已經來到黑夜之中,還未散去的霞光層層疊疊的環繞來人,無形的力量震蕩虛空,一道道祥光在虛空中自動浮現,配合霞光遮蔽住來人的身影。

    “連面都不露,也要和我求情?”素舒的身影在明月之中浮現而出,探出一只如玉的手掌,輕輕按下。瞬間,天地傾覆,萬星震動,無窮無盡的法理,在太陰(防)道則的統帥下,化作一只巨大無比的手,對著來人壓去。

    “哎!”來人長嘆一聲,也不見他動手,虛空之中自然浮現出道道仙光,赤色、青色、玉色,三種不同的仙光在半空中跳躍,化作一道長河逆卷蒼天,拖住壓下的手掌。

    霞光之中那人則是趁機對著虛空一敲,原本凍結的虛空動蕩,一縷佛光升起,帶著金鱗云氣向外遁去。

    “佛門遁法?走得了嗎?”素舒怒極反笑。

    祂已經看出來人施展的乃是佛門最頂級的遁法,根基在于神足通,同仙道遁光完全不同,講究心念一動,大千為夢幻泡影,心之所至,身之所在,一切宙光、虛空、元氣、物質,都不能阻攔。

    但,凡事都有例外,佛光心靈之道再怎么厲害,也歸屬于后天之道,有諸佛加持,做多也就是半步先天。

    素舒同樣領略了先天之妙,非要阻攔的話,對方根本走不了。

    眼中蘊藏不朽的神光浮現,虛空震動,直接將對方從虛空之中逼出,然后屈指一彈。

    “易敬軒,你竟然以劍道稱尊,那就看看我這一手太陰劍光如何?”

    說完,一道純白如雪的劍光從祂指尖迸濺而出,劍光所過之處,虛空內都是被無形無質的寒氣填充,眨眼的功夫,一圈圈寒光在虛空浮現,層層疊疊的向外擴散,伴隨著白芒芒的炫麗冰光,向著易敬軒幾人蔓延而去。

    “好意境,可惜不是純粹的劍道神通!”易敬軒劍道眼前的太陰劍光,眼睛一亮,但隨后又是有些失望,眼前的劍光說白了是素舒借助自身不朽神光施展而出,說是劍道光輝,倒不如說是神通道法,同易敬軒的道路毫無瓜葛,起不到什么借鑒作用。不過……

    “你果然領悟了先天之妙!”易敬軒渾身劍意沖天,直接化作一道純粹的劍光對著太陰劍光絞去。

    “就讓我看看先天之道有什么玄妙之處,”

    “老易,不要!”

    “走!”出手救人的二者同時大喊,他們都是積年的修士,哪里不知道易敬軒的想法,他感悟先天是假,為他們爭取時間才是真。其中修行佛光的那位修士,拉著執掌金鱗云氣的那位修士,準備再次遁走,但和剛才一樣,又一次被素舒逼出。

    同一時間,易敬軒所化的劍光,已經被太陰劍光凍結,而后化作漫天梨花,落英繽紛,宛如冬雪一般。

    “噗!”易敬軒再次從虛空之中浮現而出,他望著上方的明月苦笑道:“這就是神道先天之威嗎?”

    易敬軒也是知道神道力量遠勝過同級別的仙道修士,但大多數時候,神道對于力量的掌控遠遠不及仙道修士,神道的攻擊,更多時候走的是一力降十慧。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