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十九章 姑獲夏獲

正文 第十九章 姑獲夏獲

    “我舅母怎么樣了?”李浩成一下閣樓,張浩軒趕忙上前詢問,與此同時王家少爺也是站在邊上一臉緊張。

    李浩成安慰道:“已經無礙,只需好好休養就行!

    王家少爺聽到這話,頓時松了口氣,對著李浩成躬身道:“多謝道長搭救之恩!

    李浩成將其扶起,故作為難道:“其實令堂被兩撥人暗算,我如今只是解開其中一個,另一個還未曾解開!

    “這可如何是好?”王家少爺只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雖然已經懂事,但很多事情處理起來還很稚嫩,這大半個月來他支撐的也很辛苦,頓時露出一絲絲的絕望。

    “邪法自有正法破,邪神也有正神壓,貧道既然插手了,就一定會管到底,只是貧道剛才解開邪神妖術,相比已經驚動了另外一位,你們可以先將夫人帶走,今晚我來會一會另一位朋友!崩詈瞥稍谂笥讯稚霞又亓苏Z氣,眾人哪里不答應,就是按照他所言行事。

    深夜,寂靜寒廖。

    月上中天之時,一股陰寒的黑霧在閣樓前憑空出現,一個素白的人影影影綽綽的從黑霧中走出,仔細一看,竟是個美艷的女子,她身披黑白相間的羽衣,本應平坦的小腹高高隆起,好似有孕在身。

    果然是姑獲鳥嗎?李浩成看著女子,心中暗嘆。

    早在來到王府的時候,他就發現王府上空有三道云氣糾纏,第一道云氣為淡赤色,是王府自身的氣運顯化,第二道云氣呈黑褐色,根植赤氣之中,顯然是五通神留在王府的邪術,至于最后一股粘稠的血氣,來歷不明,昏暗不定,雖然圍繞著赤氣,卻不想第二道云氣那般吞噬赤氣,顯然不是針對王府,讓李浩成十分好奇。

    直到看到王夫人窗前的鬼血時,李浩成才隱約有了些猜測,那團血氣是不是姑獲鳥。

    姑獲鳥,一種很特殊的鬼物,通常由孕婦時候冤魂所化,同五通神相比,姑獲鳥因為自身特性,反而更接近于鬼神。

    并且因為姑獲鳥自身所行的不同,日后有著四種不同的進化路線。

    一種是無法壓制姑獲鳥天性,被所謂的“母愛”驅使,選擇抱走別人孩子的姑獲鳥。

    最開始姑獲鳥抱走嬰兒后并不會直接傷害,而是像懷念自己孩子一樣,把對自己死去孩子的感情都寄托在這個偷來的嬰兒身上。

    可惜的是人鬼殊途,嬰兒陽氣弱,同姑獲鳥靠的太近,就會被她身上的陰氣澆滅陽氣,隨后也因為姑獲鳥的執著,而被吞了魂魄。

    嬰兒的死亡,會加重姑獲鳥的執念,讓她忍不住繼續去偷去嬰兒,然后一次次經歷孩子死亡的折磨,再一次次吞下嬰兒的魂魄,繼續偷取嬰兒。而這些死去嬰兒懵懂天真,但正是因為他們不知世事,被剝奪生機時候,產生的一股怨氣極其精純,是針對生的怨恨,這股怨恨會不斷增幅姑獲鳥的力量,讓她行事越發無所忌憚。

    在這個時候,若是有人指點,姑獲鳥還有機會轉入善道,贖清罪孽后,還有可能成為懲戒棄嬰、害嬰之人的惡神。

    若是無人救贖,總有一日,姑獲鳥也無法壓制住這些被她囚禁在身體中的嬰靈,時時刻刻聽到嬰靈的哭嚎,時時刻刻被迫回憶自己害死“自己孩子”的事實,悔恨和怨念無時無刻不再增強,最終人心盡消,化作九頭兇鳥——鬼車。

    相比較而,另一種姑獲鳥選擇壓制住天性,收養棄嬰,并且不過分靠近,這種姑獲鳥通常被稱為夏獲鳥,或者夏姑鳥。

    不同于正常姑獲鳥,夏獲鳥通常會在一次次哺育嬰兒的過程中得到滿足,原本的怨念會開始消退,這種時候她若是想要繼續維持自身,通常會選擇對天地許下神誓,逐漸成為保護棄嬰的善神。當然,也有的夏獲鳥在哺育孩子的過程當中,領悟了修行之法,在怨念消退之后,散去鬼軀,化作靈禽,最終羽化成九頭神鳥——九鳳。

    眼前的姑獲鳥,微微隆起的腹部內,有三四個嬰靈在其中嘻嘻,而她一身羽衣半黑半白,雖然煞氣凜然,卻又帶著一絲絲圣潔,應該是某位墮落后,受人點化,選擇棄惡從善的姑獲鳥。

    《水蟒草》《五通神》《姑獲鳥》再加上……同張浩軒有關的故事還不是一般的多!李浩成心中嘀咕一句后,上前一步,走到姑獲鳥身前,詢問道:“尊神既然已經走上了善途,又何苦為難王夫人?”

    姑獲鳥望著李浩成神情冰冷道:“起碼有兩個嬰兒的死和她有關!”

    “我知道,可她現在受的懲罰已經夠多了!”早在見到王夫人的時候,李浩成就是把事情的脈絡差不多弄清楚,當年王夫人應該卻是有對王老爺后院動手,而五通神的廟祝也是看出了這一點,才會動手,其實五通神廟祝的咒法,除去夢魘之外,還有放大王夫人身上嬰兒怨氣的能力。

    再加上王夫人窗外的那點鬼血,李浩成懷疑,五通神針對的根本不是王夫人和王府,而是這位選擇棄惡從善的姑獲鳥,畢竟姑獲鳥從善之后,最怕的就是再次墮落。

    一旦再次墮落,不僅祂自身難以回歸正道,就連祂腹中怨氣開始消散的嬰靈,也將徹底沉淪地獄,成為極其可怕的厲鬼。

    加上姑獲鳥從善之后,難免會凝聚一絲絲神性,這使得再次墮落的姑獲鳥成為十分難得的鬼道材料,就李浩成所知,《雪齋異編》中,同姑獲鳥有關的幾篇故事中,就有一篇同燕浩邈有關,在那一篇故事中,反派持拿的以重新墮落的姑獲鳥祭煉而成邪道法器,同燕浩邈爭斗,明明燕浩邈修為更勝一籌,法器也十分厲害,可就是因為姑獲鳥法器的存在,被那反派壓著打,差點沒死在反派的手上。

    “你為什么要護著她?”姑獲鳥有些憤怒,祂望著李浩成一臉諷刺道:“難不成她受些苦楚,就能抵消那些嬰孩的性命不成?”

    “自然不能!”李浩成沒有同姑獲鳥對著干,他先是順著姑獲鳥的話語講下去,然后提出自己的想法:“可人間,有人間的法度,哪怕那些嬰兒的死和她有關系,你也不能殺她,小懲大誡就是了,陰司之中只有懲罰!

    “陰司?”姑獲鳥似乎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咯咯嗤笑道:“我看你修為也不差,難不成不知道陰司已經消失的事情嗎?”

    對于姑獲鳥的嗤笑,李浩成好不在意,反問道:“消失了,就不會再出現嗎?”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