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每周一考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每周一考

    “咚!咚!咚!”

    三重悠揚的鐘聲之后,太陰下院的弟子紛紛放下手中的毛筆,看著駱高寒把一張張卷子收上去,然后瘋了一樣的慘叫起來。

    “天哪!這種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

    “我還有三道題沒做完,這次有誰做完沒?”

    “誰能告訴我,玉露到底有哪兩種常見的凝練方法?不是一直只有一種嗎?”

    “玉露常見的提煉方法不就是元氣吐納和承露臺凝結嗎?有什么難的,最難的明明是太陽峰三陽咒的三十種破解方法好嗎?我一直不知道原來太陽峰的三陽咒漏洞這么多,能夠有三十種破解方法!

    “你在干什么?”

    “卜卦!演算一下自己最近會不會比較忙碌或者比較倒霉!”

    “來來來!幫我也算算!”

    ……

    收完卷子的駱高寒聽著身后同門的各種怪叫,不由打了個寒蟬,自從四個月前李浩成和陽景霄爭斗了一次,太陽下院的人還真收斂了不少,這讓李浩成在太陰下院積累了不小的威望。

    但隨后的日子卻讓眾多弟子對李浩成又愛又恨,特別是李浩成提出的每周一考。

    所謂每周一考,是李浩成為了提高太陰下院弟子的整體修為,把地星模擬考試那一套修改后安排出來的考核方式。

    內容很簡單,就是每周從下院藏書閣中四萬六千七百五十二冊經卷中隨即抽出一百卷,再從中抽出三十到一百道題目進行考核。

    正所謂上面動動嘴,下面跑斷腿,因為被責令閉門思過,李浩成不能輕易外出,作為李浩成唯一一個比較熟悉的下院弟子,駱高寒每天這個時候,都要在藏書閣、李浩成洞府、太陰下院三個地方來回跑的工作。

    記得第一次考核,哪怕駱高寒好心事先告訴大家考試范圍,還是有不少人沒有放在心上,結果被李浩成責令下一周每天要去陰風洞待上兩個時辰。

    別以為這是多好的福利,雖然陰風洞能夠淬煉法力,可李浩成可沒有免去他們身上的雜務,加上其他課程的作業,日常的修行,以及下一周的考試準備,這意味著他們每天休息的時間不到一個時辰,基本上一天十二個時辰,你都可以忙忙碌碌的度過。

    所以,第二次考試的時候,第一批不及格的弟子在考試成績公布后,同瘋了一樣,通過的歡天喜地,失敗的捶胸頓足,悲痛欲絕。

    加上李浩成每次對不合格的弟子懲罰方式完全不一樣,有的會讓你忙成狗,有的會讓你閑的發瘋,還有的直接讓你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反正每個經歷了考試懲罰的弟子,再也沒有一個敢不把考試放在心上。

    “咳咳!”駱高寒咳嗽了,看著望向自己的同學,露出燦爛的笑容,開口道:“照常通知,為了應對兩個月后的年末考核,下周的考試內容是——實戰模擬考,到時候院主會用法器模擬各種環境和危險,請大家做好準備!

    說完,駱高寒轉身離去,聽著身后同門們不斷哀嚎的聲音,他莫名的有些開心。

    因為,所有的考核內容,都是李浩成先通過駱高寒進行過測試后,才會推廣到太陰下院眾弟子身上。

    如今很沒有同門愛的駱高寒,滿臉笑容的拿著卷子,來到李浩成的院子。

    李浩成神念一掃,隨手抽出十幾張卷子,分成兩批,指著偏少的一部分對駱高寒道:“這幾張的答案比較標準,你可以拿回去給他們看看!

    駱高寒接過一看,面色十分怪異,他指著太陽峰三陽咒的三十種破解方法這道題目,詢問道:“他這樣的解答,也可以嗎?”

    李浩成瞄了一眼,就是知道駱高寒的意思,他隨意道:“太陰廣寒咒是我們太陰峰最頂級的冰月道術,自然能夠壓制三陽咒;太白斬心劍和兩儀劍決是太白峰絕學,前者一劍斬出,斬身斬神,哪怕地仙碰見也要避其鋒芒,后者兩儀變化,陰陽生克,純粹的地仙級劍訣,哪怕遇到專修三陽咒到地仙境的太陽峰修士,也能壓著打;然后是……”

    “等等,院主,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

    很清楚駱高寒想法的李浩成正了正神色,不再戲弄他:“你的意思是,這些應對手法,除去天一玄水咒外,其他的都是以力壓人的手法,甚至有些答題方式,根本就是詭辯,對嗎?”

    “是的!”駱高寒點了點頭,滿臉好奇的看著李浩成,想要聽聽他的回答。

    李浩成呼了口氣,看著他,解釋道:“我們修行之人,求的或是長生不死,或是天地大道,所以大家都喜歡以巧破力,但在有些時候,當你發現你對局面的把握和對道術的了解,都不可能解決你面對的問題時,那在確保自身安全的情況下,橫沖直撞一番,或許會有一些其他的發現?”

    “沒錯,對局面的把握和對道術的了解,在同級別的戰斗中,這些東西是很重要。但你要弄清楚,我問的問題是太陽峰三陽咒的三十種破解方法,這道題說白了就是我故意為難他們的,太陽峰三陽咒經過這么多年的淬煉,雖然不能說完美無缺,但較大的一點的漏洞都沒有,別說讓你們找出三十種破解方法,就是我,現在也只有三四種還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的思路!

    聽完李浩成的解釋,駱高寒有些艱難的問道:“也就是說,這道題本身就不可能回答上來?”

    “你還沒聽懂嗎?”李浩成眉頭微微皺起,對駱高寒這種太過于循規蹈矩的思路有些不喜,他很直白道:“這道題,說白了就是測試你們平日的想法,看看你們能不能在規則內,玩出足夠多的花樣。畢竟,我們修行問道,不可能一帆風順,很多時候既然經驗和技巧沒法幫我們解決問題,那我們不妨打一打擦邊球,用一些偏門的法子!

    說完,李浩成指著另外幾張,開口道:“這幾張是不合格,等一下你回去后,告訴他們,因為下周的實戰模擬考,這次懲罰暫時放著,要是他們在下周實戰模擬考中還不及格,下場讓他們自己想去!”

    “嗯嗯!”又一次從李浩成口中聽到自己想這三個字,駱高寒咽了口口水,心中為這幾位同門默哀,同時祈禱他們能夠過的了下周的實戰模擬考,畢竟上一個聽到你懂得那位,被院主丟進一方幻境,也不知道他經歷了些什么,現在還時不時的待在自家院子里,仰頭望天,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收拾好東西的駱高寒正準備離開時,突然聽到一句:“對了,下周實戰模擬考,你要是出了前三,下場和他們一樣!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