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境界斗法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境界斗法

    這是?鏡像世界中,李浩成看著突然暗下的環境,還沒來得及反應。

    周圍環境就是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先是有無數混亂紛呈的雜亂聲音響起,化作一曲嘈雜混亂的催命魔音充塞在鏡像世界,像可怕的浪潮,不斷拍擊李浩成的心神。

    緊接著,原本站在他身前的壯漢消失在朦朧的霧氣之中,一個個通體遍布血跡,或是無手,或是斷腿,或是開膛,或是顱裂的厲鬼從四面八方爬出,在魔音繚繞下,他們托著搖晃的身體,哀怨的看著李浩成,發出凄厲的哀聲。

    這些不知從何而來的厲鬼,環繞在李浩成的周身,畏懼繚繞在他周身的蓮花油燈,不斷發出恐怖哀怨的鬼叫。

    李浩成面色有些凝重,他倒不是害怕周圍的厲鬼,這些亡魂雖然厲害,但被他克制的厲害,只要廢些手腳便能解決,真正讓他覺得麻煩的是那些在李鬼出現前,遮掩周圍空間的霧氣,在李浩成的感知下,這些霧氣是由陰氣、死氣、怨氣、鬼氣、煞氣,諸般邪氣混雜而來。

    如此復雜的氣息,單靠鏡魔是不可能模擬的如此完美,這也就意味著,外面還有人在幫助鏡魔。

    李浩成有些吃驚道:“九溪寨的情況已經差到了這種層次?他們不僅暗中幫你,還直接出手對付我,這是準備和我撕裂面皮不成?”

    “撕裂面皮?不不不,他們只是幫我一把,確保我能殺死你而已!

    “就憑你也想殺死我?可笑!”李浩成嗤笑一聲,不屑道:“一個半只腳跨入人仙三轉的鏡魔,若不是守護九溪寨的巫師會和你聯手,把圖騰柱衍生出來的香火領域借給你施展鏡像世界,恐怕你連出現在我面前的膽量都沒有…嗯…這是…該死!”

    鏡像世界又一次出現變化,引起了李浩成的注意,他小心戒備片刻,卻不發現周圍亡魂厲鬼不僅沒有發起攻擊,反而是向后退去,好奇之下,法力匯于雙目,開啟法眼觀望。

    李浩成不看還好,一看只覺得全身上下變得冰冷無比,一股怒火從泥丸宮中燒起。

    “在貧道的面血祭群鬼,當真是好的很!”看著那幾個小臉發青,奄奄一息的孩童被群鬼肆意撕咬軀體,李浩成咬緊牙關,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

    “禮贊大日如來!”李浩成一直平靜的面容,顯露出些許憤恨,眼中閃過絲絲決絕,他掌心油燈升起,懸于天靈之上,當初在黃泉靈境之中,截留下來的一縷佛光從琉璃寶焰內部生出,稀薄到肉眼難見的佛光,一顯露出來,就讓周圍直視的人鬼妖魔,有種靠近太陽,整個人都要被佛光燒灼成灰的感覺。

    面對這點品質極高的佛光,整個鏡像世界都出現了震蕩,衍生出來的虛空十方,不斷蕩漾出層層疊疊的褶皺和波紋。

    “!”尖銳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那些在享受血食的諸多厲鬼四散退避,少數來不及躲避的,直面佛光,瞬間魂飛魄散,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想要逃出去,癡心妄想!”一聲怒喝從四面八方傳來,在鏡像世界破碎的瞬間,一面漆黑妖異的鏡子在半空中旋轉,周圍環境陡然變幻,一重重鏡像世界,以那些亡魂厲鬼為根基,層層演化,重重覆蓋,將正準備跳出鏡像世界的李浩成重新籠罩進去。

    頓時,原本被佛光照亮的十方世界,重新陷入黑暗,佛光之外,盡是墨黑深邃,無法望穿的絕對黑暗。

    “你的手段只有這些嗎?”李浩成看著很隨意的反問了一句,也不待鏡魔回答,很自然的盤腿坐下,自從指尖逼出一點精血,落入燈盞之中,雙目闔上,默念經文。

    剎那,佛光大盛,周圍鏡像衍生出來的諸般變化,還未成型,便是陡然破碎,一時間,種種破碎的鏡像混雜在一起,宛若走馬觀花一樣,甫然出現,甫然消失,看上去重重疊疊,宛若萬華鏡一般。

    “找到了!”李浩成睜開眼睛,一輪陰晴圓缺不斷變化的明月在他瞳孔中浮現,倒影出一面比手掌稍大,質地非金非鐵,非石非木,四周刻有大日流云圖騰,背繪松竹梅蘭龜鶴等等吉祥圖案,整體類似落入他手中的映日真津寶鑒,只是鏡面呈現漆黑一片的妖異鏡子。

    原來如此…不…應該說是果然如此。李浩成心里一定,取出已經被改造成大日寶鏡的映日真津寶鑒,鏡面一翻,對準那漆黑的鏡面。

    咔嚓嚓!原本借助圖騰柱香火領域,同九溪寨完美重疊的鏡像世界裂開一個口子,李浩成縱身一躍。

    “休想離開!币粓F陰毒、怨邪、兇穢的氣息從漏洞中落下。

    另一邊,原本消失不見的壯漢突然出現在那妖異邪鏡下方,妖鏡反轉,鏡面對準壯漢,在邪異的光華下,壯漢好似蠟遇火焰一般融化成一灘污水,隨即污水中綻放一朵奇葩,一位身著色澤明艷祭祀華服,神情如月似霜般冷清,容顏秀美恍若天妃神女的女子從中走出。

    玉足輕點花瓣,女子輕飄飄的升起,猶如怒海中飄零一葉輕舟,穿過重重鏡像碎片,來到李浩成身邊,好似無骨的手掌,抓向懸于心燈之上的寶鏡。

    “終于肯出來了?”李浩成看也不看從漏洞中傾瀉而下的邪氣,手掌一翻,結成拳印,縷縷佛光匯聚,一尊金剛虛影浮現。

    “你一個仙道中人,佛門絕學用的這么順溜,怎么不直接剃度出家?”女子冷聲輕笑,翻手而來,向前橫斬,無形的煞氣,化作一縷邪異的刀光,無視佛光虛影,對準李浩成的脖頸滑去。

    “吒!”一聲低喝,玄門雷音震動虛空,在少女出現片刻停頓的瞬間,一桿靈幡從李浩成天靈躍出,懸浮在半空之中,清冷的月光灑下,詭異的刀光對上這輕柔的月光好似飛雪落入熔巖之中,還未飄出寸許,就是化作青煙消散。

    “呵呵!”女子突然發出一聲聲輕笑,周圍環境再次出現變化,重重鏡像世界衍生出類似陰世的環境,同時無窮無盡的香火愿力突然出現,充盈在鏡像世界內外。

    “幽冥之土,黃桂月盤;太陰兮兮,冥月歸來……”

    若有若無的歌謠響起,原本被李浩成操控著的水月凈靈幡一陣晃動,隱藏其中的冥月權柄不斷顫抖,同外界祭文產生聯系,一尊若有若無的冥月神女幻影出現。

    “果然是你!”李浩成反手鎮壓想要飛天的冥月神女虛影,握緊靈幡,在女子想要奪取大日寶鏡的時候,對著她狠狠的刷了下去。

    一道暗淡的月華閃過,將女子打碎,片刻后她又是在不遠處凝聚成型,此世她身上的服飾變得更加華麗,玉足輕點地面,一個虛幻的祭壇出現在鏡像世界里,它冰冷的面容上帶著些微笑意:“你還能撐多久?”

    說完,她就是在祭壇上跳起獻祭的舞蹈。

    “太陰高懸,冥月兮兮,水月凈靈……太陽歸來……”

    “冥月高懸,水月兮兮,太陰空靈……大日歸來……”

    “水月高懸,太陰兮兮,冥月引靈……映日歸來……”

    三次十分類似的禱告,三次重復的舞蹈,女子身后投影出維持鏡像世界的妖異寶鏡,神道言靈配合周圍的香火愿力,多重影響下,各自形成支點,依靠鏡像世界形成奇妙的聯系。

    瞬間,水月凈靈幡上浮現出道道神紋,不斷震動的它想要拜托李浩成的控制,冥月神女虛影再次浮現,同時原本安安靜靜懸浮在李浩成頭頂的寶鏡也是輕微晃動,似乎要回應禱告之聲。

    李浩成嚴重冥月、太陰二相不斷變化,壓下識海中躍躍欲試的冥月本源,看向鏡像世界的出口,怒喝道:“你們在那干看著做什么?還不動手!”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