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花樓來客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花樓來客

    九平縣,醉花樓前。

    一輛由四匹純白色駿馬拉著的精美馬車停在樓前,此刻雖然還只是白天,但樓內不少聽到動靜的姑娘們,都是通過各自的方法,從各個角落里探出腦袋,瞧著那四匹絲毫雜色的駿馬,眼中閃過一絲絲的迷醉。

    作為九平縣最大的消金窟,醉花樓的姑娘們或多或少都修行了一些魅惑類的功法,加上長期紙醉金迷的生活,讓她們都煉出了一雙火眼金睛,基本一眼就能看出來人的消費能力。

    此刻花樓前的來客雖然還沒有下來,但就看那四匹高大的駿馬,就可以判斷出來者大富大貴,畢竟馬這種東西,本身價格不菲不說,喂養的費用也不低,一般富貴人家,雖然養得起,也不可能拿來拉車。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知道這四匹馬是在沒有馬車駕馭的情況下,自行來到醉花樓前,顯然具有一定靈智,這一點又讓馬匹的價值翻了數翻。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都回去啦!”門前的動靜引起了花樓主人胡夫人的注意,她一臉媚態的走到花樓前,見到四匹駿馬的時候,面色微變。

    不同于樓里姑娘只看到的表面,胡夫人剛開始也沒留意,可當她走進之后,就是發現無論是四匹駿馬統統沒有氣息。

    煉尸?還是傀儡!胡夫人心思百轉,面上卻是笑面盈盈的走上前。

    無論是煉尸還是傀儡,都意味著車里的人不是青陽郡內最常見的武道世家,而郡內為數不多的幾個仙道世家,正因為榆陽劉家解體一事疑神疑鬼,一時半伙是沒膽子來九平縣。

    胡夫人走到馬車前,真想開口,就見馬車的簾子一開,車內坐著一位四十上下,頭戴高冠的中年男子。

    男子面容平方,眼眸卻明亮如星辰,熠熠生輝,胡夫人見了,面色一僵,隨即掩嘴輕笑,眼波如水,用一副虛假到讓人作嘔媚態,對著中年男子道:“原來是阮大爺啊,大爺你可是有些好幾年沒來看奴家了,里面請!”

    胡夫人以眼神制止想要上前幫忙的仆人侍女,蓮步輕移的為男子引路,帶著他走上三樓包廂。

    包廂大門一關,胡夫人又立馬收起面上嫵媚姿態,一臉嚴肅的問道:“你怎么這個時候來”

    姓阮的中年男子也不看胡夫人,自顧自的坐下,看了看周圍,伸出手指敲了敲桌面,一股無形的波動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剎那間形成一層虛幻的靈域籠罩包廂。

    “你這是什么意思?”

    “一個月前圣主降下神諭,讓我前來調查黃泉夫人封印被加固的原因!

    胡夫人面色微變,不過這事不歸她管,也就無所謂道:“這事你找我做什么?黃泉靈境的事情,一直都是鬼夢那家伙管理!

    “鬼夢栽了!”阮先生冷冷的回了一句,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和憤怒:“兩個月前,他在青陽郡內遇到一個很有趣的修士,你也知道他的脾氣,最喜歡貓抓老鼠的游戲,結果他這次栽了,不僅化身被泯滅到沒有傳回任何信息,甚至連通往黃泉靈境的令旗都被那人拿去!

    “什么!”胡夫人面色大變,雖然她和鬼夢關系不怎么樣,但在教內大事上,他們間合作還是比較緊密的,如今聽到這個消息,自然沒法保持悠然和淡定。

    當然,胡夫人也是見多了風浪,下瞬間便壓下心頭憤怒,詢問道:“知道令旗落入誰手中沒?”

    “不知道?”阮先生搖了搖頭,有些無奈道:“在我使用追蹤秘術的時候,令旗就已經被使用了。你也知道經過鎮魔佛陣的沖刷后,加持在令旗上的追蹤秘術基本算是廢了。還有,現在鬼夢那家伙的新化身才剛剛成型,想要恢復人仙三轉的實力還要幾個月的時間,我也不知道黃泉靈境內現在的情況,所以我才來找你問問,最近青陽郡發生了什么大事!

    胡夫人對這個消息,也是覺得頭疼,黃泉夫人和自家圣主關系密切,從五百年前圣主從沉眠中蘇醒之后,就是著手打開封印,但封鎖黃泉靈境的金剛界曼陀羅般若五大月輪五尊鎮魔佛陣是由數位高僧自我犧牲而成,配合幾樣佛寶上界佛光,在沒有令旗的幫助下,一般方法根本無法鎖定靈境的位置,更別說進入其中。

    五百年來,教內不知道犧牲了多少信徒,才成功將其定位,煉制令旗,隨后又是依靠一個又一個信徒的犧牲,才是將金剛界曼陀羅般若五大月輪五尊鎮魔佛陣撬開一個小小的縫隙。

    別看如今,好像黃泉靈境的事情,只有鬼夢一個人處理,那只是因為他的特殊天賦,能夠不斷重復分裂出一個化身,然后在化身修為達到人仙三轉后,進入靈境中,通過獻祭化身,將需要的信息傳遞出來,這也是他們這些年來能夠快速探索靈境的原因。

    可現在令旗下落不明,黃泉夫人的封印又被加固,這顯然要打亂他們長久以來布置下的計劃,一切無法預測的后續變化,由不得他們不頭疼,加上圣主已經降下神諭,無論如何,他們都只能放下手頭工作,以探查黃泉靈境封印加固的事情為主。

    …………

    在胡夫人和阮先生糾結的時候,另外一邊同樣修為不俗的修士卻已經跨入九泉山地界,好巧不巧的是,他們兩個到來的時候,正好是李浩成突破的時候。

    “總算到了,希望這窮鄉僻壤的小觀觀主能有些本事,不要讓我太無聊!币晃簧聿母叽,身穿錦衣,腰掛玉帶,相貌英俊的年輕男子走在通往九泉山的路上,他一步跨出,就有數十丈的距離,腳下又隱隱又火光隨著他的舉動流轉。

    對于自己腳下若隱若現的火光,男子表示十分不滿,雖然已經到了青陽郡兩個月,但習慣外界生活的他,實在受不了青陽郡的靈氣貧瘠程度和靈機運轉,一進入青陽郡地界,他就覺得自己渾身上下不對勁,哪怕經過幾天適應,很多術法和道術的施展依舊有生澀感。

    “在意這么多干什么?反正只是個人仙三轉的小角色,再怎么奇特,在你我聯手下,又能蹦跶多久!币粋白衣素裙的蒙面女子,不緊不慢的跟著,她和年輕男子一樣,周身流轉著淡淡的銀輝,不過在她準備輕笑著安慰幾句時,突然感受到九泉山上若有若無的太**韻,眉心一輪月相受到刺激,緩緩轉動。

    女子一雙美目中閃過絲絲欣喜,輕聲道:“想不到這個小觀主,竟然是一位修行太**法的修士,看來此次卻是合該我收獲一個上乘的鼎爐!

    年輕男子聽到這話,同樣抬頭看了看九泉山上空,雙眼中流露出點點金輝,若有所思,看這架勢貌似這位玉泉觀的觀主正處于突破階段,不過看道韻升騰的模樣,又似乎被什么寶貝壓制。

    男子想了想,就是開口道:“既然師妹你準備要人,那玉泉觀其他的寶貝就歸為兄如何?”

    白衣女子露出思索之色,她的修為同青年相當,從小又一起求道,見識也查不了多少,男子既然能看出,她自然也清楚山中有寶,但比起不知名的寶貝,還是能夠助她突破當前境界的鼎爐更加重要,便點頭表示同意。

    “哈哈!”男子哈哈大笑,他修行的功法和白衣女子正好相反,平日修行時,也時常御氣雙修,很清楚太**修士對自己的補益。

    但他不喜龍陽之道,才會退而求次,此刻既然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便一馬當先道:“既然如此,我們便去看看這位玉泉觀觀主?”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