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三絕書生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三絕書生

    平安鎮外,一處涼亭內,兩個儒生打扮的男子,正在對弈。

    “你還是不愿意來我的書院嗎?”

    李浩成笑了笑,沒有回答,隨手放下一枚黑棋,落在棋盤中,點點靈光閃爍,對面儒生的一枚白子,就是自動飛出,落在邊上的石缽中。

    那儒生拿出一枚棋子落下,棋盤上所有棋子同時生出點點靈光,形成威逼之勢,擠壓李浩成的大龍:“你既然來到國都,顯然是心有成算之人,你我也相交半年,若是信得過我,大可以先加入我的書院,積累一些聲望。事后,你無論是入仕,還是建立自家書院都方便很多!

    李浩成依舊不答,捏起一枚棋子,漫不經心的落在棋盤邊角處,宛如一根釘子一般,打斷對方氣勢的凝聚。

    九洲棋道不同于地星,不是單純的心力計算和計策變化,更多的是理念碰撞。

    每一枚棋子的落下,都代表著自身的一種理念,如何通過一枚又一枚的棋子,在有限的棋盤內,同對方爭鋒的同時,構建屬于自己的天地,是九洲棋道最有趣的地方。

    因此,李浩成同眼前這位儒生對弈,其實也是一種論道和交流。

    對面那儒生見李浩成遲遲不曾回應,就是凝神靜氣捏起棋子,二人越下越快,儒生頭頂漸漸有汗珠生出,而李浩成則是意志表現的十分平靜,最后李浩成以半目的優勢,贏得了這場棋局。

    “你的棋力又精進了,我自認為最近棋藝大有長進,卻不想你還是只勝過我半目,看來你我之差距還是太大!”對于自己只輸了半目,儒生沒有絲毫欣喜,他嘆了口氣,將自己殘留在棋盤上的棋子收起,隨著一枚枚涼打磨光滑如琉璃的棋子,落入小小的石缽當中,儒生也就是起身準備離去,不過在離開之前,他還是多說了一句:“你要是愿意,可以隨時來書院找我!

    在他離開之后,李浩成將棋盤棋子收好,轉頭看了看上空,此時他正處在大唐王朝國都五百里外的一個小鎮之中,此地處于大唐國運天柱輻射范圍內。

    借助玉符清光之力,李浩成可以看到上空龍氣成云,雄渾的帝威碾壓而下,一般鬼仙境修士再這樣的環境下,不要說調動一絲一毫的元氣,就是自身神魂力量都無法離開軀體,甚至肉身力量也是受到一定的限制。

    但諸子百家的力量卻不一樣,作為同樣從人道衍生出來的力量,諸子百家的力量并不會和龍氣帝威有十分嚴重的沖突。

    ‘當然,這也是因為我現在還沒有進入天柱的籠罩范圍,要是再進幾百里,徹底步入大唐天柱籠罩范圍內,哪怕我以太虛法模擬浩然正氣,每時每刻的消耗也一定不會小,短時間還好,時間久了,就不一定能夠支撐得住了!詈瞥裳壑虚W過一絲絲白光,周身若有若無的淡雅墨香浮現,一枚枚文字在淡淡的白光中浮現,上下沉浮,組成一篇篇盛世文章。

    距離李浩成從方寸山回來,已經過去了半年的時間,他離開太陰峰后,就是頂替一位不存在的儒道散修柳元宗的身份,隱居到這個小鎮當中,日月研讀儒家經典,一點點揣摩儒家真意,盡量減少自己太虛法模擬儒道法力需要的消耗。

    從袖中取出筆墨紙硯,將上好的梅花紙放在石桌上鋪開,將墨錠放入硯臺內,緩緩磨墨,拿起狼毫蘸飽了墨汁,落筆書寫。

    玉石敲擊之聲響起,隨后又有一朵朵乳白色的寶華綻放,枝葉蔓延,原本淡雅的墨香越發濃郁,并且從四面八方,任何一個角度看李浩成寫的字,都會覺得這個字是正對著自己的。

    這是書法境界三大異象,筆落有聲、妙筆生花和字骨天成,代表李浩成已經達到書法第三境的程度。

    當然,李浩成能夠在半年的時間內做到這種地步,除了因為李浩成自身的天賦外,還因為他開始參悟一些儒道法門。

    正所謂萬物皆可入道,修真百藝本就有不少本是人間雜學,只因為鉆研之人,將其學到了骨子里、血肉里,一舉一動莫不符合人道法理,隱隱撼動天地道則,從而將人間雜學,升華為修真百藝。

    同理,一些百家修士,也是因為鉆研雜學,而演化出擁有自家宗門特性的一些奇妙能力。

    其中儒家衍生出來的就是禮、樂、射、御、書、數、琴、棋、畫九項,并且根據自家學說,衍生出衍生對應的心法,增加儒道修士的戰斗能力,按照對應的心法,施展對應的手段,就會生出對應的變化。

    以李浩成選擇的書為例,這里的書,指的是書法,儒道書法有四大異象,分別是筆落有聲、妙筆生花、字骨天成和筆走龍蛇。

    四大異象本身沒有高低上下之別,只是用于應對不同的情況,通常領悟一重異象,就相當于一重境界。

    不過,因為筆落有聲和妙筆生花,比字骨天成和筆走龍蛇在領悟的難度上,要小一些,通常一二境的修士都是筆落有聲和妙筆生花,也有一些不了解的人,以為四大境界是呈現遞進式。

    “啪!啪!啪!好字!久問元宗書畫棋三絕,如今看來,三絕當以書為首!”一個身穿白色儒裝的青年儒生從不遠處走來,他看著李浩成的字,感慨道:“異象三生,堪比浩然境三轉修士,以柳兄現在的年齡,能夠達到這種程度,也是不容易!”

    “王公子怎么有空來我這?”李浩成笑了笑,眼前這人乃是太原王氏旁支,名喚王德潤,同先前那儒生一樣,是李浩成頂著柳元宗這個儒家散修身份,結交到的兩個最‘頂級’的人物。

    但此時,李浩成卻不怎么在意王德潤,隨手將筆墨紙硯收好,拿起邊上的一盤沒吃完的點心,一點點撕碎,往涼亭外的池塘中丟去,幾頭搖頭擺尾的紅鯉魚,紛紛躍出水面,競相啄食。

    “卻是想要請柳兄幫個忙!蓖醯聺櫼矝]有顧左右而言他,直接躬身道:“柳兄也知道我雖然是儒家修士,卻專精于研經,而梅詩會是以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為主,原本與我約好的劉兄,因為有事不能前來,故而我想請你隨我一起去,幫忙鎮個場!

    “梅詩會嗎?”李浩成低聲重復了一句。

    因為大唐天柱的存在,國都方圓千里之內,一切仙神佛魔都受到壓制,并且越是靠近國都,壓制就越厲害,像李浩成現在呆的地方,更是到了妖魔滅絕的層次。

    百姓安居樂業,物質需求得到滿足之后,自然也就有了追求精神需求的想法。

    無數百家學子順勢在大唐國都千里范圍內,各個小鎮、村落當中建立學院、私塾,招收平民百姓,傳授知識。

    而一些地主和富貴人家,也是因為喜好風雅,而花費大價錢,舉辦各種詩會,這些詩會的含金量誰讓高低不定,卻也為不少寒門學子提供了機會,一些百家學說的掌管者,也就拉了幾個典型出來,進一步的刺激這種情況的發生。

    而王德潤口中梅詩會,就是由他家舉辦的,在大唐國都附近也稱得上是中等水平的詩會,到時候必然會有一些浩然境學士前來,倒是打出名聲的一個好選擇。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