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三十章 無塵是五塵

正文 第三十章 無塵是五塵

    另一邊,吃了大虧的李浩成自然不愿意這么輕易放過沈本友三人,但讓他一人正面對戰三個鬼仙境圓滿的修士,還是有些力有未逮,想了想,就是準備找人來幫忙。

    李浩成先是以玉符清光,聯系素舒,借祂之口,將此地的消息傳遞給駱高寒。

    然后花費半天功夫穩定傷勢,就是尋了處山崖,直接在四周山壁上刻畫符箓,然后在中心地帶搭建起一座法臺,法臺呈六角形,通體巖石結構,分有三層,每層高一丈二尺,表面也被刻滿了符箓,最上層供奉天花亂墜旗,旗下放置著封存德明道人遺蛻的冰棺,中下兩層,六個角落又分別插上一面旗幟,中層是六甲旗,下層是六丁旗。

    以六丁六甲旗,喚來已經過繼給素舒的護法神六丁六甲。

    十二神將作為素舒的護法神,在小九州這些年香火不斷,早早就跨入小九州的金敕巔峰,此時受到李浩成的召喚,依托六丁六甲旗桿,也能發揮出鬼仙境一轉頂峰的實力。

    驅使十二位護法神祇隱入虛空,配合天花亂墜旗之力,顛倒門戶,以秘境靈脈作為動力,李浩成直接將德明道人的遺蛻傳送出秘境,交付給外界早就做好準備的太陰峰內門弟子。

    而他自己則是盤坐在陣勢中央,頂替剛才的德明道人的遺蛻,等候沈本友三人。

    不過片刻功夫,沈本友三人就是帶著十幾個屬下,先后趕到山谷,三人看著守護李浩成的陣法,不予皺了皺眉頭。

    洱聽怒先一步開口道:“此陣外合八門,內有元辰,上聯清氣,下勾地脈,配合那寶旗,顛倒五行,朦朧乾坤,我等若是進入其中,同他斗法,并不占據地利!

    “那么我們就在外布下陣法,直接把他的陣法煉化了?”沈本友同樣看出這陣法的不簡單,就是建議道。

    “不妥,不妥!”楊建喜搖頭晃腦你,慢悠悠的開口,沈本友轉頭看去,卻是沒有呵斥。

    原來,此次前來的五人楊建喜代表色,洱聽怒代表聲,碧秀愛代表香、色禪師代表味、沈本友代表觸。

    五人各有神通,其中楊建喜就修行了一門類似佛門法眼的神通,能夠觀照諸天色相,因此沈本友也樂得聽他解釋。

    “你們只看出這陣法顛倒五行,朦朧乾坤之妙,卻不知此陣還可劃破虛空,穿梭秘境,若是我等從外強攻,恐怕李浩成立馬會祭出依憑,借助此陣之力,直接離開秘境,擺脫我等!

    沈本友修行到神通,乃是感應虛空,是五人當中最擅長遁術的一人,他仔細感應了一下李浩成布下的陣勢,不由皺眉道:“那你說怎么辦?”

    “李浩成既然擺下了陣勢,顯然是準備邀我們進去,既然如此,我們見招拆招就是了,不過為了防止他到時候借助陣法逃遁,我等進去之后,還需要有人在外布下陣法,牽制對方!

    三人商量了一下,就是分別入陣,然后讓其余下屬在外候著,等到三人開始斗法之后,就是布置法陣,錨地此地虛空,防止李浩成逃遁。

    李浩成看著三人,冷冷笑道:“總算愿意進來了?我還以為無塵道的人,有膽子算計我太陰峰,卻沒膽子入陣呢!

    通過那六欲天魔的記憶,李浩成也算是弄清楚,找自己麻煩的人是誰。

    不過,讓他有些好奇的是無塵道本身只是一個盤踞在大唐王朝北方,佛道同修的三流旁門勢力,修的四戒五塵六根七情,而無塵之意,也是寓為破除紅塵迷塵,登臨無塵極樂。

    按道理上來講,這個只有一位地仙境道主的勢力,不應該有膽子觸碰太元仙宗的虎須才對。

    可對方不僅動手了,還是接二連三的觸及太陰峰的底線,這不像是一個三流勢力有膽子做出來的事情。

    洱聽怒皺了皺秀氣的小眉毛,有些忌憚道:“李浩成,雖然知道沒什么用,但我還是想要勸一勸你,束手就擒吧!”

    “束手就擒?就憑你們三個?”李浩成嗤笑一聲,隨后反問道:“其實我一直很好奇,你們無塵道怎么有膽子招惹我?還敢拿德明師叔的遺蛻來逼迫我同你們爭斗?你們無塵道這是準備和太元仙宗開戰嗎?”

    “我等從來沒有想要和太元仙宗作對!”楊建喜嘴里雖然這么說,但面上卻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他盯著李浩成有些好奇道:“是比起你,我更好奇,你身上有什么東西能夠已經無塵極樂的感應,逼得極樂圣母親自下達法旨,讓我等將你擒拿回去!

    “極樂圣母?”李浩成面色有些難看,話說自從小九州一行后,他對圣母什么的就比較敏感,加上當初色禪師那些五色塵埃當中類似神力的東西,由不得他不懷疑上那位強悍到讓他有些害怕的女神。

    這無塵道該不會是祂的下屬分支吧!李浩成腦中閃過這個念頭。

    而另一邊,沈本友也是趁著他們交流的縫隙,成功感應到周圍的虛空脈絡,一步跨出,踩在整個法陣運轉的一處支點上,洱聽怒和楊建喜同時動手。

    洱聽怒拿出一個撥浪鼓,柄長越半尺,上面安放著一個小鼓,兩邊綴有兩枚彈丸,輕輕搖晃,彈丸敲打鼓面,虛空中頓時生出一圈又一圈無形的聲波,這聲波也是玄妙,明明聽著是清凈道音,可入耳之后,又是使人五感錯位,七情橫生。

    另一邊,楊建喜拿出一面鏡子,圓形的鏡框當中,是成千上萬片色澤各異的殘破鏡片拼接而成,他對著李浩成輕輕一晃,就見斑斕色彩噴涌而出,引動種種存在,不存在的喜事、悲事、傷心事、煩惱事、虧心事、無奈之事,種種夢幻虛影,統統出現,配合洱聽怒的鼓聲,想要將李浩成拉入幻境之中。

    “米粒之光,也放光華?”李浩成冷冷一笑,先不說他修行的太虛法本就擅長幻術,就說他繼承了六欲天魔的力量,對幻術的領悟已經有了新的了解,根本不懼二人的手段。

    更何況此地乃是李浩成特地布置的場地,他天然占據地利,李浩成笑了笑,周身氣息變換,化作一個無形的氣鐘罩住自身,隨著洱聽怒的鼓聲震動,散發出頻率的聲波,承載天魔音,向著三人反擊而去。

    猝不及防的沈本友立馬被震退半步,原本被壓制住大半力量的陣法再次回復,李浩成頂上天花亂墜旗一抖,道道霞光涌現,將周圍楊建喜手中鏡子射出的種種色彩吸納,反射到洱聽怒眼中。

    “!”來不及閉眼的洱聽怒頓時慘叫一聲,雙眼之中光華流轉,不過剎那的功夫,就是將他的眼眸燒毀,只留下兩個黑漆漆的空洞。

    楊建喜面色微變,手中鏡子一轉,飛上頭頂,萬道異彩迸濺而出,種種幻象化作屏障守護他的身形,李浩成冷笑道:“躲得了嗎?”

    說完,手掌一翻,一個玉盒出現在掌心,對著楊建喜吹了口氣,縷縷無形有質的甜香裊裊升起,并且迅速擴散開來,作為幻術的依憑,將沈本友三人統統拉入屬于他的幻境之中。

    “眼耳鼻舌身意,就讓我看看你們這群無塵道的修士能不能從,六欲天魔的魔法中掙脫出來吧!”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