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太陰尸仙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太陰尸仙

    云湖秘境,一處偏僻的樹林中,虛空一陣模糊,李浩成跌跌撞撞地走了出來,扶著邊上的古樹,張嘴又是噴出一口鮮血。

    “真是麻煩!”李浩成低低咳嗽了幾聲,五臟處處都是鉆心地疼,那五色塵埃也不知道是什么來歷,他只是受到影響,連吸入都沒有吸入,殘留的力量卻宛如跗骨之蛆一樣,糾纏在臟腑之中。

    最重要的是,這東西似乎還有自己的靈性,李浩成每用一種方法將其鎮壓,下一次就無法發揮作用。

    在這種情況下,李浩成強行催動法力誅殺兩位鬼仙境圓滿的修士,五臟六腑早就出現了問題。

    因此,他才會在解決碧秀愛和色禪師之后,立馬遠遁。

    在古樹下盤膝坐下,從懷中取出幾枚丹藥服下,這次前來云湖秘境有些著急,準備的不是十分充沛,身上只準備一些常備的藥物,單純服用,雖然也有效果,但絕對沒有專門針對臟腑的藥物,來的有效。

    一天之后,李浩成借助玉符清光之力,才把五色塵埃的殘留影響逼出身體,看著身前散發著淡淡五色光輝的煙氣,李浩成面色很不好看。

    為什么我越看這東西,越像神力?還是一種我很熟悉的神力。李浩成搖了搖頭,取出一個玉盒將其封存起來,連續加持了幾十道封印后,直接丟到乾坤袋內,重新閉目調和元氣,平復五臟之氣的躁動。

    突然,一股無形的波紋在虛空當中傳遞,將李浩成從修行狀態中驚醒。

    “這是?”李浩成分析了一下波紋蘊含的消息,獲得了六個字“太陰尸仙出世”,他的面色瞬間變得鐵青,他冷聲道:“當真是好算計!”

    何謂尸仙?尸仙和僵尸完全是兩個物種。

    僵尸是尸體在陰氣、怨氣的影響下,重新行動起來的死物,有七魄而無三魂,哪怕事后機緣巧合化身尸魔,生出新的元神,也已經和尸體的原主是兩個生靈。

    但尸仙不一樣,九洲成就尸仙的前提條件是神魂還存在,尸仙說白了就是修士借助尸體繼續修行的一種手段。

    地星那群,功行不夠,不愿意尸解而去,也不愿意轉世或奪舍,便自主死去,以《太陰煉形法》煉形于地下,借助生死循環,得道成仙的法門,按照九洲的理論,也是一種尸仙法門。

    而太陰尸仙又是什么?

    九洲太陰尸仙指的是將尸身修行到太陰無極的地步,能夠將陰神寄托于太陰,達到另類長生的存在。

    那么云湖秘境當中誰最有可能成為太陰尸仙,而且還是這么巧的,在這個時候出現。

    李浩成不用細想都知道是對方逼著自己去找他們。

    又是取出幾枚丹藥服下,同時簡單收拾了一下碧秀愛和色禪師留下的東西,李浩成重新閉上眼睛,調和坎離。

    他不是傻子,不會受到對方逼迫,就傻乎乎的沖上前去,找他們的麻煩,德明師叔的遺蛻雖然重要,但李浩成同她并沒有什么交集,了解大多來自于他人言論和一些記載,輪感情還真沒多少。

    此次,前來尋找遺蛻,一是作為太陰峰真傳的職責,二是敬佩她的為人,但你要李浩成為了德明,冒著有可能死亡的危險,帶傷前去對抗三位鬼仙境圓滿的修士,他還做不到那么偉大。

    與此同時,另外一處隱蔽的地點,三人圍繞這一具女尸盤膝而坐。

    女尸一身白衣如雪,發髻高高挽起,斜插著一根碧玉簪子,腰間系一條銀白色的絲帶,渾身上下沒有半點多余飾品,整個尸體散發著淡淡的寒氣,這種寒氣由內而外,昭示著這具女尸身前在陰屬道途上的成就。

    “你覺得他會來嗎?”身穿青色長袍,腰掛玉佩,相貌英俊的楊建喜,眼睛微微開合,流轉著五色光輝,望著身前的女尸,面露垂涎之色:“要我說,反正我們都準備和太元仙宗鬧翻了,倒不如先讓我……”

    “夠了!你把心思收一收,在抓到李浩成之前,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崩羡判蜗蟮纳虮居,對著楊建喜呵斥了一句,轉頭看向身穿大紅肚兜,頭扎羊角辮,脖頸掛著金項圈,白白胖胖的洱聽怒。

    不過,此時粉雕玉琢的孩童,正雙手掐訣,那張原本紅嘟嘟的粉嫩小臉先是變得蠟黃,隨后化為鐵青,接著是一陣煞白,復又化作一片潮紅,最后滿臉漆黑。五色變化,反復九次,洱聽怒張嘴噴出一團玄黑色,散發五色霞光的煙氣,對著女尸吹了口氣,咒念道:“五根五念,耳者,腎之官,先天水元,動!”

    煙氣從女尸耳竅內流入,原本死氣沉沉的姣好身體,頓時泛起淡淡的玉質光輝,沈本友見狀,立馬從袖中取出一面小幡,法力匯于掌心,輕輕一搖,幾道流瑩飛出,順著女尸的七竅注入她的身體。

    “六欲天魔幡!倍犈粗虮居咽种械男♂,有些擔憂道:“這東西你還沒祭煉完全,此時拿出來會不會不打好?”

    “李浩成的實力出乎我等預料,色禪師和碧秀愛都死在了他的手中,硬打起來,我們就算贏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與其和他硬碰硬,倒不如讓他和他師叔爭斗,讓我看看你舍不舍的毀去先人遺骸!鄙虮居牙湫σ宦,然后安慰道:“六欲天魔雖然厲害,但我這寶幡上有道主賜下的道印鎮壓,祂還翻不出我的手掌心!

    “嘻嘻……”沈本友話音才落,就是聽到一陣酥軟柔媚的笑聲在周圍響起,一片五色霞光升騰,朵朵桃花自虛空中綻放,香風陣陣,迎面一吹,粉屑朦朧,在周圍幻化出一片香粉花海,彩萼交輝,寶華吐艷,還有歡欲、誘惑、迷離的樂曲在虛空唱響,剛剛元氣大損的洱聽怒頓感心神搖曳,趕忙雙手掐訣,穩定心神。

    “還敢作亂?”被打臉的沈本友面色微怒,一揮小幡,其上道印魔紋閃爍,女尸當即面色一白,繼而潮紅,張口噴出一股五彩斑斕的精氣,被沈本友以小幡攝走,周圍種種幻境妙音隨之破碎,沈本友呵斥道:“等一下你就出去吞噬散修精氣,回復修為,遇到李浩成的話,先給我傳信,記住,不準傷他的性命!

    “是!”寄托在女尸當中的六欲魔靈似乎被沈本友嚇到,低聲回應了一句,不過在她低下頭顱前,一雙水汪汪的眼眸,卻好似無意的劃過眼前三人,媚眼流波,風情無限,然后才是將身子輕輕一晃,化生一縷清冷的粉色煙霧滲入地里。

    “你就這么放她走?”楊建喜看著離去的女尸,眼中流露出絲絲的驚嘆,隨即又有些可惜道:“一副清冷宛如明月的**內,卻是千變萬化的絢麗魔靈,真想要看看她動情之后的樣子,那一定是一副絕美的景色!

    “楊建喜!我再警告你一次,在抓到李浩成之前,不要做多余的事情!鄙虮居阎罈罱ㄏ仓皇羌兇庀矚g美好的東西,情愛之道反而不是他的心頭好,但他們這群人想來我行我素,他還是忍不住警告一句。

    見到他不說話,沈本友也不好繼續多說什么,就是取出一面銀白色的小鏡子拋到空中,化作一面光幕,遙遙監控著女尸的行動。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