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十四章 人言可畏

正文 第十四章 人言可畏

    在李浩成回到北京府的第二日,就是聽聞官府抓住了幾個邪神的信徒,并且順藤摸瓜的抓出了好幾個邪神魔修的窩點,同時也有十七八位秀才,也是因為被邪神和魔修誘惑,而損了學識、文思,以及才氣。

    李浩成皺了皺眉頭,隱約抓到一點東西,卻又好事霧里看花,難以看清。

    直到他回到履道坊,歸仁園中,準備召喚素舒時候才恍然大悟。

    他取出天花亂墜旗打亂周為氣機,又是拋下七音妙樹,形成法域隔絕內外,最后才是拿出白玉麒麟鎮紙,就見這原本潔白的玉麒麟,此時已經是布滿了污濁,其中穩定的文思、才氣陷入了一種混亂的狀態。

    無數信念將麒麟鎮紙原本的靈性壓下,一個個扭曲的人影在李浩成身邊浮現,演化出一個個學子的人生歷程。

    這些學子或是專精詩詞歌賦,或是喜愛琴棋書畫,或是專心窮經皓首,有的殷實,有的貧困,有的才德兼備,有的有才無德,但無論喜好、家境、人品如何,他們都有著共同的執著,寒窗十幾載,一心一意。

    可,最后他們忍受幾年、十幾年的孤寂,才慢慢積攢出的文思、才氣,卻被人生生奪取了!

    原本,這些無根浮萍一樣的文思、才氣,受困于麒麟鎮紙中緩緩消散,被鎮紙吸收,可現在不同,隨著外界的言論的流傳,些許心念向著這些才氣、文思匯聚而來,蘊藏在文思才氣當中的追求、寄托、努力、不懈等情緒,頓時化作無數的業障,反向侵蝕起鎮紙。

    我該慶幸,素舒還在小九州,并且還沒有讓祂熔煉神敕嗎?李浩成拍了拍如意葫蘆,看著同樣纏繞上絲絲縷縷了的神敕,嘴角不由的泛起一絲絲冷笑。

    李浩成以玉符清光感應素舒,素舒本就擁有九洲和小九州雙重神職在身,可以神游兩界,如今依靠玉符清光更是幾無消耗,就是將大半神念降臨到李浩成身上,看著眼前兩物,略微皺眉,就是同李浩成交流起來。

    ‘這神敕已經被因果業力糾纏,若是繼承,必然被扯入其中,日后這份因果一日不消,一日難以登臨金敕。而那鎮紙之中,文思、才氣也已經從逐漸異變,若是放著不管,那些文思、才氣都會化作業障,就藏在鎮紙之上,將其化作兇煞,同神敕的新主人不死不休!

    李浩成皺了皺眉,他雖然學貫百家,但在神道方面總歸是不如素舒來的精通,只是看出這東西不處理會有麻煩,卻沒想到這么麻煩,問道:‘可有解決之道?’

    ‘聽你的介紹和看這神敕上的因果,這些東西最麻煩的地方應該是怎么化解與其相關的因果。正好我剛剛把天元寶冊祭煉完成,對小九州的文氣有一定的支配權利,你先把神敕和文思、才氣轉送過來,我借小九州之力斬斷神敕上還沒受到影響的老舊因果,再以天元寶冊洗練那些異變的文思、才氣,你到時候將其儲存在鎮紙之中,彌補那些學子的在文思才氣上的損失,然后在給與這些人一點指引,也就差不多了!

    李浩成笑道:‘同時,若是運作的好,你神名的早期宣傳都不需要特地去做了!

    說完,李浩成就是將神敕和鎮紙當中的才氣、文思通過清光,轉送到素舒那邊,在等待對面清理的時候,順帶將原本的文道神器白玉麒麟鎮紙,洗練了一下。

    大約過去了三四個時辰,素舒就是聯系上李浩成,將洗練過的才氣、文思,以及不少文氣一起轉送回來,李浩成以麒麟鎮紙承載后,看著麒麟鎮紙表面散發著的淡淡智慧靈光,仔細感受其中的文思、才氣,不禁感慨術有專攻。

    在他看來,所謂的文思、才氣,其實就是學識的一種外在表現。

    如果吧一個人的記憶比作是無數互相重疊在一起的紙張,那么剝奪文思、才氣,就好像將一個人對經義文章有關的記憶紙張都抽離走,雖然紙張前后可能還有對應的殘留痕跡,但因為那些記憶衍生出來的感悟卻是必然不存在,就好像一下子回到剛剛學習的狀態一樣,只記著對應的文章,可關于文章的理解卻是一點也沒有。

    不過,被剝奪的文思、才氣,本身也沒有什么用,畢竟讀書本就是一個修身養性的過程,單純掠奪,先不說其中一些無關的記憶會不會干擾自身,就說一些感悟上的沖突,也注定了這東西貿然吸納,只會擾亂自身心境,有害無益。

    所以,那邪神才會選擇以麒麟鎮紙封存,而不是直接吸納。

    但,現在經過素舒的洗練,這些文思、才氣中屬于個人的痕跡雖然被清除了九成九,但關于感悟的散發和靈動卻沒有受到多少影響,也就是說任何一個人吸收對應的文思、才氣之后,不僅會繼承對方所有感悟,而且還會獲得對應的靈感方向,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彌補他人的損失。

    收好麒麟鎮紙,李浩成再次外出,此時距離他回來才過去四五個時辰,可整個北京府都知道了邪神、魔修和學子的事情,甚至有些學子的身份和住所還被人曝光,李浩成皺了皺眉頭,聽著路邊上人的議論,暗暗嘆了口氣。

    不知道還有幾個能夠挽回。李浩成按照流言,去了一個被曝光名字住所的學子住處看了看,就見他屋內桌子被打翻,筆墨紙硯散落在地,染黑了好大一片地板,整個人癱軟在角落,張牙舞爪,像在驅趕著什么。

    原本繚繞在北京府上空的愿力不在祝福他,而從人言當中誕生的晦氣、霉運和因此衍生出來的虛幻小鬼,圍繞在他身邊,不斷干擾著他的思維和意志,他原本就暗淡下去的智慧明光越發微弱,甚至有熄滅的跡象。

    嘆了口氣,李浩成取出七音妙樹驅逐他周身因言而生的邪物,取出麒麟鎮紙,抽出一縷文思、才氣賜下,重新點燃他的智慧明光,然后在上空愿力還未重新關注他的時候,以幻術迷惑他的心神,在他心中留下一輪明月和麒麟鎮紙的淺淺印象后,轉身離去。

    接著,李浩成又是看了幾人,都是失望而歸,想想也是,這些學子既然會和邪神扯上關系,本身就代表著心性不夠堅韌,對自我學識不夠自信,失去依靠又被人議論的他們,此時不是成了爛醉如泥的酒鬼,就是好像得了失心瘋一樣,呆滯的坐在房間里不愿動彈,李浩成嘆息之余,也是按照對待第一人的方法處理。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李浩成找到第八個學子的時候,才算是看到一個還有救的。

    而好巧不巧的是,這個人正是當初李浩成看到那個持拿子午筆,意氣風發的學子。

    失去子午筆的幫助,這個學子原本宛如燈光的智慧明光頓時無法支撐的他這些日子里匯聚的名氣,周圍人原本的贊賞,頓時化作了冷嘲冷風,加上他這些日子里被抽取精氣靈魄的后遺癥也是出來,整個都是虛弱了下來。

    但他不知道因為什么,卻沒有完全放棄自我,咬著牙,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里后,重新拿起書本研讀,原本黯淡下去的智慧明光也是隨著他的學習,一點點明亮起來,將周圍匯聚而來的晦氣、霉運和虛幻小鬼逼退,上空愿力也是隱隱有重新垂青的跡象。

    李浩成隱去身形,就這樣站在房間里看著這個人學到晚上,直到一縷月光落在他的身前時,嘴角微微勾起,將手中七音妙樹輕輕一擺,一縷清光隱藏在月光之中,照入學子的眼眸。

    悅耳的聲響在學子身邊響起,他原本就十分疲憊的心靈頓時放松了下來,整個人倒在桌子上,酣睡過去。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