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十八章 無弦之琴

正文 第十八章 無弦之琴

    “當然了,為了防止魔道中人再次找機會污蔑我等趁機牟利,我提議讓孔家主建立對內的管理機構,配合游龍神丐等在江湖中有著良好名望的散人宗師,專門針對內部的些許害群之馬!

    李浩成的言論,自然引起一大批準備投機取巧之人的反對,但李浩成所言有沒有絲毫問題,并且還拉出了孔家家主。哪怕有人想要以先前幾位散人宗師的事情作為突破口,也無從下手。

    就這樣,經過武林大會形成的松散聯盟就這樣成型。

    淵明十分不理解李浩成的做法,在他看來,李浩成大可以趁熱打鐵,借著步入巔峰的威望,一步登天走上武林盟主的位置,然后慢慢布局,打壓一批,拉扯一批,將武林正道的力量牢牢我再手中。

    如今這樣,看似地位遵從,其實根本沒有絲毫實權的武林盟主,不僅沒有什么用處,反而是一些世家、宗門做壞事后的背鍋之人。

    淵明有心進言,讓李浩成立下自己的根基,但李浩成卻早早的選擇借助如今武林盟主的威望,同幾位頂級世家的家主,頂級宗門的掌門詢問一些事情。

    從這些人口中,以及交流過程當中一閃即逝的一些隱秘心思,李浩成得到了不少信息。

    比如幾樣十大神兵的下落。

    一如魔道之中,有著幾大魔兵的傳承一樣,正道之中同樣有著對應的神兵傳承,雖然這些傳承,并不一定是神兵本身,卻也是神兵的傳承條件,以及神兵的傳承地點,甚至一些神兵的傳承條件。

    比如游龍神丐一脈,就有著和十大神兵排名第七位的天機棒相關的傳承。

    再比如幾個頂級的宗門內部,都有著一些似真似假的傳承信息。

    其中就有著十大神兵排名第四位——無弦琴。

    ………………

    無爭山莊八百里外,有一山位于大湖之中的島嶼,名喚九空島,島內有一洞,名喚仙音洞,每月湖水灌入洞中的時候,都會響起奇妙的聲響。

    曾經有武者好奇探查仙音洞中玄妙,卻發現內里是一個龐大到難以想象的地下迷宮,迷宮建立于九空島下,綿延廣博,不知道有多大,其中暗無天日,道路錯綜復雜,一條接一條,一條通一條的大大小小岔道洞窟數不勝數。進出的門戶也是眾多,九空島上這個叫“仙音洞”的洞口,其實只是地底迷宮無數出入口其中的一個。

    根據李浩成收集到的信息,以仙音洞為中心,周圍數百方圓,山脈叢林之中,還藏著在一個個或明或暗的洞口,有的處在高山之巔,有的處在河道之下,有的處在荒郊野嶺,還有的直接就處于某個世家宗門的地底。

    不好借用無爭山莊下隱藏通道的李浩成,就是來到九空島仙音洞,從中進入其中,地底迷宮的環境和他收集到的信息一半,十分詭異多變,有的地方陰暗潮濕,布滿積水;有的地方卻又干燥無比,恍若沙漠;還有的地方生機盎然,上方垂下一條條樹根,周圍墻壁上長滿了無數青苔。

    除此之外,地底迷宮內還有著無數的蛇鼠蟲豸滋生,這些生活在陰暗環境下的生靈,十分奇特,能夠避開武者靈敏的五感,對探險之人發起突襲。

    蛇鼠蟲豸造成的危害雖然不大,但卻十分難以清除,這使得這么多年來,好奇地底迷宮的人雖然很多,卻一直沒能被人探查清楚,甚至幾個知道隱秘的宗門,也只是大概清楚無弦琴藏在其中,卻不知道具體藏在哪里。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李浩成選擇來此,并沒有引起一些清楚內情的掌門、家主的特別關注。

    “果然如此!”

    在地底迷宮走了一段路的李浩成,隨手從空氣中捏來一縷氣息,感慨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希聲之音,無形之象,就是無弦琴對應的道則嗎?”

    李浩成最后一句雖然是疑問句,但用的卻是肯定的語氣,此方天地作為半步不朽境修士衍生出來的半獨立宇宙,其中很多東西都和諸天宇宙有著一定的區別?善渲羞是有著不少的類同,比如修行之道,比如人文變化,再比如琴。

    琴在九洲乃是諸天宇宙仙道思想之中都有著一個比較獨特的地位,它被認為是使人清心寡欲、引人得道成仙的工具,也代表了一個超然絕俗的審美意象。而無弦琴更是琴中最獨特的一類,所謂無弦琴按照字面理解,其實就是沒有上弦的琴,無法彈奏的琴。

    “月作金徽風作弦,清音不在指端傳。有時彈罷無生曲,露滴松梢鶴未眠!

    “樂無聲兮情逾倍,琴無弦兮意彌在。天地同和有真宰,形聲何為迭相待?”

    “坐聽無弦曲,三疊舞胎仙!

    “搏無琴之琴,出無聲之聲……宜彼無琴之琴,無聯可尋。雖無宮商,至樂悠長;欲辨玄黃,狂見荒唐。動靜泯亡,遠邇蒼涼;不知其方,自然成章……無琴之聲,琮琮垮垮。與一氣同生,與兩曜同明,與四時同行,與萬物同榮……奚其琴?奚其弦?奚其聲?三者悉泯于無跡,然后吾之心始出;吾之心出,然后與萬化冥而為一……”

    ……

    此諸言,說的都是無弦琴,也是昭示著想要彈奏無弦琴,需要的不是神通法力,而是琴心,或者說是道性。

    延伸下去,也就是說無弦琴,代表的是“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的境界。

    大音希聲,對應的紅塵百態,五音亂耳,因為人們執著于外在的聲音,忽略了心靈的呼喚,心靈失聰,進而寂寞痛苦,孤獨可怕。

    大象無形,對應的是五色亂目,目不可視,因為人們執著于有形世界,迷失了心靈,眼睛的視野再寬廣,相對于心靈的視野也是很局限的,陷入另外一種迷茫之中。

    此二者互相疊加,配合地底迷宮的特性,形成了這獨特的格局,也讓無數武者無功而返,但這東西對付李浩成卻差了太多。

    “似是而非,欺負不懂得音律和對應理念的人也就罷了,對付我卻還是差了一些。不過也對,這種東西哪里是一件神兵能夠衍生出來的,要是真的演化圓滿,那無弦琴也就不會是僅僅排名第四位,起碼是一件先天靈寶!

    李浩成順著回蕩在迷宮內,常人聽不到的琴音,輕描淡寫的避開重重假象,來到了迷宮深處。

    而當他越是靠近迷宮核心的時候,周圍的琴音也是越發的急促,周圍原本昏暗的環境也是大變了模樣,所到處盡是琪花瑤草,奇木仙葩,一個個互斗芳妍,放眼望去瑞氣匯聚,香光如海,其中又有孔雀開屏,喜鵲高鳴,彩蝶雙雙,鸞鳳和鳴等等和諧金色,令人娛目賞心,應接不暇。

    再走幾步,還可以看到無數勾動人心的奇珍異寶,神功秘典。

    “妙相惑人,直指人心!但可惜,無人操控,所成景象駁雜無章,并且此等手段缺不符合無弦之念,卻是落入了下乘!”

    李浩成搖了搖頭,漫步向前,就是穿過重重幻象,來到了一個地底石窟內。

    石窟四面寬闊,有著十數根三十丈高的石柱支撐著穹頂,石窟的中央是一個巨大的高臺,高臺四周有各種珠寶點綴,擁護著高臺上懸浮著的寶琴。

    寶琴琴體下部扁平,上部呈弧形,分別象征天地,整體形狀依鳳凰形而制成,其全身與鳳身相應,有頭、頸、肩、腰、尾、足,按照規格,這琴屬于五弦琴,內合五行金、木、水、火、土;外合五音宮、商、角、徵、羽?蓪嶋H上,寶琴并未上弦,空蕩蕩的琴身上唯有道道晶瑩剔透的璀璨靈光流轉。

    李浩成向前一步,靈光震動,“叮叮咚咚……”一聲急促而悅耳的泉音琴響隨之在周圍響起,一道道有形的氣浪以寶琴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擴散。

    同時,一個個天女妙相從虛空之中落下,這些天女手持各種樂器,輕輕彈奏,配合琴聲,演化出曠世仙樂。

    “不差,可惜還差了一點。世樂者,乃宮商角徵羽,鄭衛之音也。亂其耳,動其情。仙樂者,是物外之清音,正其心,定氣神。聽世樂則放蕩淫邪,聞仙樂則和氣頤真。仙樂者,無孔笛,無弦琴。明明是無弦之琴,何苦彈奏有弦之音?”李浩成笑著先前,識海中玉符清光翻動,點點感悟流出。

    面對李浩成的問話,無弦琴無法回答,它只是越彈越急,連續不斷的琴音,引動越來越多的異象,不斷震動李浩成,想要將他驅除出去。

    “僅此而已嘛?”差距到無弦琴靈性的李浩成不斷試探者無弦琴的極限,法相它在沒有人操控的情況下自行演化能夠發揮出的跡象,大概等同于此方天地修士,九十重天的修為。

    若是再加上無弦琴的特性,除了原東云那個境界外,甚少能夠無視它的威能,可惜的是,無弦琴面對的是李浩成。擁有玉符清光加持,有著天仙境道行的李浩成,最不怕的精神層面的展讀和心靈層面的對抗,無弦琴威能再大,也沒有衍生到等同于天仙境界的天人神魔之力,哪怕通過對李浩成肉身的影響,也無法真正意義上撼動他的精神心靈。

    “何必繼續掙扎?”李浩成伸手下壓,就是要將無弦琴納入手中。

    而就在他的手掌即將觸碰到無弦琴的事情,一陣故意發出的腳步聲響起,李浩成轉頭望去,看著依舊是一身白衣飄飄的清風細雨樓樓主,只是比起上一次,他眉心處橢圓形的寶鏡,此時混沌朦朧,不在散發那種與天道相接的神秘莫測感,而是一種顛倒乾坤,迷惑大千的詭異扭曲。

    李浩成不由嗤笑出聲:“你竟然有膽子出來?你應該知道無弦琴的功效,這個時候出來,不怕天地意志找上門?”

    “論勾連天地意志,又有哪一件比得上觀天照心鏡?”清風細雨樓樓主望著李浩成輕聲道:“我也無意和你繼續胡扯,此來的目的很簡單,希望你能夠幫我擺脫天地意志的繼續追殺!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李浩成倒不是說謊,清風細雨樓樓主的誕生純粹是他一手造成,他比一般人清楚清風細雨樓樓主對于此方天地意志的威脅。

    ………………今天很倒霉,碼字的時候電腦卡死四次,重啟后前前后后草稿少了一大節,更新是沒法準時完成了,盡量半小時內更換,還請大家見諒………………

    若是再加上無弦琴的特性,除了原東云那個境界外,甚少能夠無視它的威能,可惜的是,無弦琴面對的是李浩成。擁有玉符清光加持,有著天仙境道行的李浩成,最不怕的精神層面的展讀和心靈層面的對抗,無弦琴威能再大,也沒有衍生到等同于天仙境界的天人神魔之力,哪怕通過對李浩成肉身的影響,也無法真正意義上撼動他的精神心靈。

    “何必繼續掙扎?”李浩成伸手下壓,就是要將無弦琴納入手中。

    而就在他的手掌即將觸碰到無弦琴的事情,一陣故意發出的腳步聲響起,李浩成轉頭望去,看著依舊是一身白衣飄飄的清風細雨樓樓主,只是比起上一次,他眉心處橢圓形的寶鏡,此時混沌朦朧,不在散發那種與天道相接的神秘莫測感,而是一種顛倒乾坤,迷惑大千的詭異扭曲。

    李浩成不由嗤笑出聲:“你竟然有膽子出來?你應該知道無弦琴的功效,這個時候出來,不怕天地意志找上門?”

    “論勾連天地意志,又有哪一件比得上觀天照心鏡?”清風細雨樓樓主望著李浩成輕聲道:“我也無意和你繼續胡扯,此來的目的很簡單,希望你能夠幫我擺脫天地意志的繼續追殺!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李浩成倒不是說謊,清風細雨樓樓主的誕生純粹是他一手造成,他比一般人清楚清風細雨樓樓主對于此方天地意志的威脅。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49选6彩票公式软件 大盘涨股票跌 在家兼职网赚 天天贵阳麻将 2013急速赛车节 2020中超开赛时间 pk10计划 广东麻将玩法 陕西11选5 fg美人捕鱼怎么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