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十七章 兩大魔兵

正文 第十七章 兩大魔兵

    “八苦魔杖?!”一位世家家主望著那柄攔在李浩成身前的禪杖,面色微變。

    這東西是十大魔兵之一,也是唯一一件是單純從上古傳承下來的魔兵。

    八苦魔杖的原名叫做天欲權杖,本來是排名第十位的魔兵,能力是掌控人心**,放大七情六欲,但后來因為原本執掌者,敗于一位感應到天外佛陀之力的佛門大德之手,而落入他的手中。

    那位大德修為高超,根據記載巔峰時期大概同原東云一般達到了九十九重天的地步。雖然他沒有像原東云一樣,在九十九重天的基礎上,更進一步,但不管怎么說,他也是威壓一個時代的人物。

    只是關于他的記載,卻大多是貶多于褒,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正是八苦魔杖。

    據記載,當年這位大德一開始的時候走的是金剛怒目,降妖伏魔的道路,誅殺不知道多少魔道宗師。

    最終惹得當時魔道的一大圣地,手持天欲權杖殺上門,一方大戰之后,魔道敗退,天欲權杖也是落入大德手中,成為他行走江湖的禪杖。并且,大德還日夜不停的以佛光洗練天欲權杖,逐漸消去糾纏在上面的魔氣,其死后,更是將自身肉身所化的舍利,鑲嵌其中,將其化作佛門神兵。

    但可惜的是,天欲權杖作為十大魔兵之一,其中蘊藏著上古魔神的智慧的威能,用李浩成的理解,就是這東西同天地當中某種道則相連。高僧大德修為再怎么高超,只要他一日沒有成就天人魔神之境,一日不能堪破凡俗仙神之別,就永遠無法真正意義上影響到天欲權杖的本質。

    哪怕他依靠感應而來的佛陀之力,暫時壓下了天欲權杖中翻滾的**,也只能壓制一時。

    隨著時間推移,天欲權杖終究回歸了魔道,甚至其一身修為,以及傳承下來的宗門,都是成為天欲權杖更進一步的資源。

    當年,保存大德留下禪杖的佛門宗門,在發覺禪杖異變的時候,曾經想過集合佛門眾多宗師之力,再次凈化禪杖中升騰的魔氣,卻不想他們的舉動卻成就了天欲權杖。

    大德留下佛門舍利被天欲權杖徹底吸收,原本操控**,放大情緒的異能,也是在濃郁的佛門法理中,放棄看似浩大,實則駁雜的操控領域,專精于八苦之道和絕望情緒。

    一出世,便是毀滅了一個佛門圣地,帶走了十幾位佛門宗師級人物,差點讓佛門一蹶不振。

    自此,此方天地眾人方才知道二十件從上古流傳下來的神兵、魔兵,威力無窮,不成天人神魔之境,根本無法撼動它們的本質。同樣,得到了一位半步天人的佛門舍利,以及一個佛門圣地和十幾位佛門宗師的力量補充,天欲權杖從最初的十大魔兵第十名,晉升到第八名,名號也是從天欲權杖,轉化為八苦魔杖。

    所謂八苦,即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和五取蘊苦。

    八苦輪轉,構成了紅塵苦海,處于其中,就難免受到八苦困擾。

    借助此方生靈**降世的李浩成在面對八苦魔杖的時候,也是覺得心神動搖,手中如意一架,攔下了魔杖,更是有一陣陣詭異的波動,順著如意流入李浩成的手中如意震動心神。

    李浩成面色不變,在對方驚訝的目光中,輕敲魔杖,直接將對方震退。

    “怎么可能!”對面手持魔杖之人面色微變,李浩成笑道:“為什么不可能,昔日佛門大德能夠鎮壓天欲,化魔為佛,我作為道教真君又怎么可能畏懼區區紅塵八苦?”

    說完,李浩成趁著對方短暫的驚訝,伸手準備奪取這柄魔兵,仔細觀察其中玄妙。

    但他手掌剛剛靠近,一枚金鉤突然出現在李浩成身前,金鉤長一尺上下,看似圓滑的鉤身上有著數十個凹凸不平,兇惡猙獰的鋸齒,通體還燃燒著金紅色的炙熱魔焰,對著他但手掌勾去。

    還沒觸及到李浩成的手掌,李浩成就已經感受到那一道道鋸齒上盤踞著的一道充滿怨恨、惡毒和憤怒的意念。

    “長恨鉤!”下方又有一個認出魔兵來歷的家主倒吸一口涼氣。

    長恨鉤,原本排名第八位的魔兵,雖然因為八苦魔杖跌落到第九位,但根據古老記載,此物乃是數十位魔神死后,殘留的遺骸,在怨恨的力量影響下,凝聚而成,雖然鑄就長恨鉤的材料大多是這些魔神些許殘骸,但數十位魔神的恨意,依舊讓這把魔兵有著無比可怕的力量。

    其上凝聚的火焰,乃是魔神怨恨凝聚的怨恨之火,其上的鋸齒,則是魔神殘念在外的具象。并且,一般而言兵器講究一寸短,一寸險,這鉤子不僅造型奇特,還只有一尺有余,自然兇險萬分。

    因此,歷代魔道中人,得到此物后,都喜歡弄險,也喜歡通過勾動周圍人的心念,增強自身威能。

    “啪!”一聲清脆的戒尺敲手的聲音響起,點點看似微弱卻又堅韌無比的氣息,流入在場諸多武者心中,壓下他們因為悲苦和恨意而升起的殺機,打斷了長恨鉤的蓄勢。

    “浩然乾坤尺!睅孜蛔谇胺降氖兰壹抑骺粗约荷磉,一位身穿文士服,做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盯著他手中那柄文道鎮壓氣數的最高兵刃,天地正氣凝聚而成,十大神兵排名第九位的神器,眼中閃過一絲絲的嫉妒。

    中年男子自然也是感受到周圍人的目光,但他并不怎么在意,作為這一代浩然乾坤尺的執掌者,他和前幾代執掌者一般,都有著足矣匹配乾坤尺的品格。對于他而言,這些小人的嫉妒,并不值得關注,更關心天地正氣的他,仔細觀察了李浩成和魔道兩大神兵之主的爭斗,握住浩然乾坤尺的手掌微微用力,隨時準備出手相助。

    此時,李浩成剛剛將手掌回收,那長恨鉤卻是立刻緊隨其后,道道鉤影從各個陰險角度發起攻擊,毫無道德倫理可言,而感受到主人的催動。長恨鉤上的魔火越發熾熱,一個個鋸齒上,浮現虛幻的魔神虛影,周圍升騰起道道怨氣,氤氳遍地,綿綿恨意則是化作陰郁暮云籠罩上空。二者交匯逐漸凝聚出一片片灰暗的雪花,伴隨著悲嘯嘶鳴的寒風,吹拂四方,同長恨鉤上熾熱的溫度產生鮮明的對比。

    八苦魔杖也是緊隨其后,八個圓環互相碰撞,發出陣陣聲響,同時頂上舍利子也是綻放出苦厄的光輝,道道棍影藏匿在其中,對著李浩成敲打而去。

    感受周圍不斷向自己身體內侵蝕而來的恨意,以及流轉周圍的寶庫氣息,李浩成直接視而不見。這些東西,對于直面自在天魔宮宮主的李浩成而言,并不算什么,更何況作為太陰帝君素舒的本尊,情緒、恨意這種可以被歸屬于陰類的道則,李浩成有著極高的免疫力,區區兩柄排名在最后幾位的魔兵,還影響不到他的意志。

    不過,這東西畢竟是此方天地正統的神魔死后產物,其中凝聚著神魔的道則,對于李浩成而言,有著很好的參考作用,他也就是不斷敲打手中如意。同二者爭鋒的同時,不斷觀摩、分析、學習、掌控這兩件魔兵當中流露出來的氣息。

    長恨鉤主和八苦魔杖的主人見到久攻不下,逐漸有些心急起來。

    而他們情緒的變化也是被李浩成敏銳的察覺到,他笑了笑,腳下步伐越發玄奧,虛空之中也是響起若有若無的聲響,一個個節拍,敲打著周圍人的心神。

    “這是?”周圍人只覺得自身心跳不由自主隨著李浩成腳步的節拍一起跳動,還沒等他們繼續反應,如意不如意之感升起,兩位魔兵之主面色大變。

    他們感受到手中魔兵氣息越發活躍,隱隱有些反向侵蝕他們自身的趨勢,趕忙后退。

    李浩成沒有繼續追擊,有心隱藏實力的他,雖然好奇魔兵的威能,卻也不會本末倒置,為了知道兩樣魔兵的本質,而將自身的實力暴露在眾人眼前。

    當然,就李浩成現在表現出來的力量,也是足矣振奮在場諸多武林散人的氣勢,他們紛紛歡呼,為李浩成喝彩,似乎他一下子成為了正道支柱。

    原青云也是順勢說出李浩成接下原東云三招,此次行動無爭山莊以他為首的事情。而他話音才落,又有數個通道教關系一般的世家和宗門表明此次他們以李浩成為首,他們的表態更是將氣氛炒到了極致。

    瞬間,眾人的目光紛紛凝聚在李浩成身上,同時隱晦的窺探著魔門眾人。

    “還請……”一個背靠世家的江湖散人正打算出聲逼迫李浩成和對方爭斗,心中卻陡然升起一股極大的危險感覺,仿佛只要自己繼續說下去,馬上就會落入地獄深淵一般。

    其余幾個被世家安排進去的手下,也是渾身冒著冷汗不敢多說一句,可邊上的人卻沒有發現絲毫不對。

    李浩成笑了笑,等到周圍的歡呼聲稍微平息一些后,望著重新壓下魔兵反噬的兩位兵主,等待他們的開口。

    面對李浩成的目光,兩大魔兵的兵主也是忍不住暗暗苦笑,只覺得天地變化太快,他們有些跟不上節奏,過去天地之間以兵主為王。天外神祇的眷屬雖然厲害,但在同境界的情況下,同兵主的勝負也是六四分,兵主勝算為六,天外神祇眷屬勝算為四,若是兵主執掌的兵刃排名極其靠前,這個勝負率,還要拉大。

    現在,李浩成卻以一人之力,在修為不占據優勢的情況下,壓下來兩位魔兵的兵主,這種情況卻是從未有過,他們互相眼神交流一番后,就是帶著魔道中人開始有序的后退。

    李浩成站在原地望著快速離開的魔道中人,轉身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還沒等他坐下,就是又一個世家家主趁機站起身,面容嚴肅,義正言辭的質問道:“真君!我斗膽問一句,剛才你為什么不乘勝追擊?您一人便可以壓下長恨鉤和八苦魔杖的兵主。若是在機上孔家家主和其余幾位宗師聯手,便是不能將魔道眾人盡數留下,也能夠借此機會,重創魔道勢力,你這么做,是不是有些放虎歸山的嫌疑!

    李浩成坐下,從淵明手中接過內斂藥香的茶水,一飲而盡后,毫不留情道:“按你的思路雖然能夠重創魔道,但一旦爭斗起來,全場眾人必然全部陷入爭斗之中,你有六十重天宗師境的有本事,能夠在我等爭斗之中存活下來,可其他人?我知道在場眾人都有著不俗的實力和各自的保命能力,可那些侍從怎么算?再說了,對方手持的十大魔兵之二,我能夠壓制住對方也是取巧,引導魔兵反噬而已。若是他們兩個真的被逼急了,放棄自主,讓魔兵控制自身,在場有多少人能夠活下來?”

    “這……”這位世家家主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者說他也沒有想到李浩成會說的這么直白?蛇么等他想出對策,孔家的家主,也就是這一代浩然乾坤尺的兵主開口道:“好了,韓家主你想要除惡務盡的心思我能夠理解,但真君心懷天下,不愿傷及無辜,卻也沒錯。如今事情已經成了定局,我等也不要繼續在這里爭論,還是思考一下怎么處理后續的事情吧!”

    說完看似為韓家主解圍的話語后,孔家家主又是看向李浩成道:“真君可有什么好的建議?若是事情可行,孔家同樣愿意聽從真君調遣!”

    李浩成微微一笑:“多謝孔家主信任,其實針對魔門并不困難,魔道勢力雖然強大,可內部爭斗卻也同樣厲害,我隔熱的想法是拉起一波,打壓一波。將部分魔門中部分偏向于中立或者所作所為還稱不上傷天害理的人物,通過種種手段,感化他們加入我等正道派系,給予他們改邪歸正的機會,或者以利誘,讓他們保持中立態度。然后再圍剿其余罪大惡極的魔道勢力。最起碼,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沒有心思和我們爭斗,讓萬神殿一行能夠保證,我等正道占據絕對的優勢,然后在于萬神殿一行后,全力打壓江湖中的妖風邪氣,弘揚江湖正氣,維護江湖正道!

    “那么,主持之人……”

    一個掌門剛剛提出自己的疑惑,李浩成就是回答道:“自然是交給各方自行決定,在坐的各位都是一方霸主,對于自身宗門、世家主要的活動范圍,有著不弱的掌控能力,一般魔門勢力,由你們自己解決便可。而那些強橫的,則是可以讓我等幫忙……”

    李浩成簡單的說了一下想法,又是提出一些的限制:“當然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