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寶篆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須彌曼陀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須彌曼陀

    第二日,李浩成、妙音師太、落星湖神和重焰老母再次來到對面大陣前方。

    昨日素舒和李浩成雖然挽回了氣勢,但青林主的下場,還是讓秋風神為之膽寒,哪怕素舒讓李浩成跟隨入陣,也不愿再次入陣,素舒在詢問無果后,就是請妙音師太頂替秋風神的位置。

    本就帶著贖罪心思前來的妙音師太自然是滿口答應,四人入陣之后,按照昨天的方式,李浩成入北門,妙音師太入東門,落星湖神入南門,重焰老母入西門。

    李浩成一入北門,多聞天王背后就是浮現一尊菩薩虛影,一股浩大的壓力落下,同時天王將手中寶幡祭出,道道寶光涌動,地火風水四溢,夜叉、羅剎等護法天人虛影時隱時現,圍繞上李浩成。

    抬腳輕點虛空,一朵蓮花在李浩成腳下綻放,壓住腳下涌動的地火風水,伸手一指,一顆寶樹升起,頂住壓力,轉頭望著周圍渾身上下繚繞這七色光輝,看似神威無量,實則氣息渾濁的羅剎夜叉,嗤笑道道:“夜叉和羅剎都是這么一副樣子,正法和尚的道路,果然不屬佛門正道!

    夜叉和羅剎在佛門地位特殊,是亦神亦魔的怪物,當掌控者佛法強大的時候,夜叉和羅剎就是強大神圣的護法神,而當掌控者墮入魔道的時候,夜叉和羅剎又會墮落成兇惡的鬼物。

    因此,再見到多聞天王坐下諸多天人虛影展現出來的氣息后,李浩成才會發表這樣的看法,同時為了刺激多聞天王,李浩成還特地施展幻音之法,可對面的多聞天王卻面色不變,好似沒有收到絲毫影響一樣。

    果然如此嗎?李浩成看著多聞天王,早在素舒觀陣的時候,祂就是懷疑四大天王倒地還有沒有智慧,現在看來四大天王的靈智都出現了問題,起碼多聞天王的靈智已經被抹除,現在待在陣法中的天王,根本就是一尊神位的顯化,類似于神祇香火化身一樣的存在。

    這樣空有力量的家伙,不要太好對付!李浩成冷冷一笑,伸手一指寶樹,上方又有一盞青燈升起,璀璨的佛光涌動,遮蔽住李浩成的身形,隨后識海中的太虛萬象圖震動,李浩成身形一陣模糊,化作了一尊夜叉形象,接著他又是對著周圍天人虛影一點,自身的氣息落在虛影之上。

    剛被李浩成催動類似正法和尚佛光的氣息蒙蔽的多聞天王,一感受到他的氣息后,立馬揮舞寶幢,將幾個天人虛影打散,隨后看不到李浩成的他,正打算回到陣法中央的多聞天王,突然又是感受到李浩成的氣息。

    猛地轉身,寶幡一晃,地火風水涌動,將一尊天人虛影打散。

    又一次失去感應,多聞天王就好像設定好的程序一樣,準備回到正法中央,李浩成的氣息再次出現……

    如此反復數次之后,整個北方法陣的運轉規律已經被李浩成解析七七八八,在陣法中央白衣觀音反應過來之前,李浩成祭出水月凈靈幡,遮掩住玉符清光后,猛地一刷!

    在水月凈靈幡出現之前,都沒有反應過來的多聞天王根本來不及反應,就是被清光消融,化作一大團元氣被水月凈靈幡吸收。

    借著,李浩成又是將手中寶幡上下舞動,將整個北方陣法中蘊藏的元氣統統消化吸收,贏得中央陣法感應,不斷調動其余三方陣法的元氣,填補此地。

    妙音師太、落星湖神和重焰老母也是快速反應歸來,各自施展手段,從三天王身上掠奪元氣,封存于手中容器之中,準備等一下將其帶出,請素舒凈化,返還小九州天地。

    “不好!”白衣觀音面色大變,如此大的變故,祂自然感應得到,就是對著北門伸手一壓,芊芊玉手上,有道道佛光匯聚,化作一只金光燦燦的大手壓下。

    李浩成恥笑一聲,將水月凈靈幡祭出,道道月光上沖,顯化素舒虛影頂住大手,取出七音妙樹拋下。

    樹枝落地生根,玉符清光覆蓋在樹根內部,不斷通過北門抽取元氣。

    “南無未來正法尊王佛!”白衣觀音低聲頌念正法和尚未來佛號,一點金色的佛光自中央大佛中升起,普照十方,不過片刻,就是將整個陣法籠罩,就見周圍佛光涌動,三界諸相三十三天宮在佛陀身下浮現,由一座巍峨浩瀚,廣大無邊的神山托著。

    這神山直上,無所曲折,給人一種高不可量,大不可測的感覺,山中香木繁茂,四面四埵突出,四方陣門也是化作四大天王宮殿,原本繚繞在四大天王身上的金光、銀光、水晶寶光、琉璃光輝紛紛融入神山,根據東南西北位置不同,神山分別展露出金、銀、琉璃、水晶的質地。

    七寶階道生出,兩旁又有七重寶墻、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七重行樹,阻隔內外,最后四方陣門也是封閉,同外界的通道更是演化幽暗虛空,昔日得自布達拉宮的無盡業力化作苦海圍繞神山。

    “須彌山?”妙音師太壓住手中不斷震動的寶瓶,看著周圍的環境大驚失色。

    “不是須彌山,而是曼陀羅結界!敝苌砜澙@月光,手持七音妙樹的李浩成帶著落星湖神和重焰老母緩緩走來。

    他先是把妙音師太納入月光籠罩之中,然后對著地面輕輕一揮。

    一縷月光落下,就見那一塊須彌山土地化作一股宛如實質的佛光,如洗如煉的佛光中,滿是密密麻麻的經文畫像,稍稍加以關注,就有海量的信息衍生出來,而這些經文畫像相互間,又是組成一個又一個類似曼陀羅圖案,形成一個又一個完美的循環,每一循環的完成,都會帶動整個陣法的變化,不過片刻,李浩成落下的月光就是消融,化作佛光融入神山之中。

    “我們該怎么離開?”妙音師太面色微肅,她算是看出這般若佛陣最可怕的地方。

    破陣失敗,被救出去還好,若是破陣成功,必然會接觸到這些佛光,接受隱藏在佛光中正法和尚對佛的理解,加上曼陀羅緩緩轉動,慢慢扭曲對方的根基,多來幾次,哪怕是她也要被該換根基,投身正法凈土,化身一位比丘尼。

    “我們雙方原本就說好了,斗法破陣不可有破妄境修士動手,他們既然動用了超越破妄境的力量,自然有素舒出手阻止!崩詈瞥稍捯魟偮,就見一輪明月在半空中浮現,轟然壓下,同時素舒的聲音傳出:“道友如此行事,是不是太過分了!”

    “你等前來破陣,我運轉陣法,有何過錯?”白衣觀音依舊保持著淡淡的微笑,將手中蓮花拋出,化作一片蓮海,托著明月。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