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源世界之天衍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雪中送炭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雪中送炭

    “不過……為什么會有人要攻擊你?”心韻好奇地看著江逍:“你得罪了什么人么?”

    江逍猶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該對心韻和盤托出時,卻從眼角看見老華的目光亮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心下一動,便道:“因為……有人想得到某種東西,而得到那東西的途徑,之前卻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什么?種子?!”

    聽江逍大略講完了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心韻本就圓溜溜的一雙大眼睛瞪得更大,驚異地望著江逍:“你……你說真的?那種子……真的存在?”

    “我怎么知道!”江逍沒好氣地哼了一聲:“只不過是紫煙告訴過我,種子的位置信息在那個中學的機房電腦里而已。別說種子了,我連那份情報都沒有去找過,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嘻嘻,要是這么說的話,你豈不是冤枉得很?”心韻嘻嘻笑著:“嗯……我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明明和自己毫無關系的事情,卻把你強行牽扯了進去,而且還有口莫辯,無處解釋!

    “是的!苯袊@了口氣:“所以現在,我只希望所有的覺醒者,不管是誰,都不要再來找我。既然我已經將紫煙的那句遺言轉達給了學院的人,那么接下來不管是他們之間怎么爭斗,都與我沒有半分關系了!

    心韻這一次卻沒有立刻回應,而是皺著眉頭苦苦思索了起來。良久,才緩緩道:“你……把之前的經過,再好好對我說一遍,別放過一個細節!

    “怎么了?”江逍不明白心韻在疑惑什么,但還是原原本本地將自己從遇見紫煙為止,到今日的所有發生的一切,都對心韻再度講述了一遍,比原來更加的詳細。

    在江逍講述的時候,心韻就夾著一雙筷子,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面前盤里的菜。直到江逍講完,她皺著的小眉頭依然沒有松開。

    “你……先吃兩口,我還要再想想!毙捻崒χ袚]了揮手,指了指面前的幾盤菜,隨后干脆閉上了眼,嘴里不住自言自語地小聲嘟囔著些什么。

    江逍點了點頭,夾了一筷子面前的鱔糊,剛一入口,便瞪大了雙眼。

    那鮮味剛剛觸及舌尖,便如同原子彈爆炸一般在整個口腔里瘋狂擴散開來,根本無法控制。窮盡江逍的一生,也從未嘗過哪怕半點能與之相提并論的菜肴。

    老華做菜的手藝,竟然絲毫不下于釀酒!

    不過……

    “為什么你明明做得一手好菜,可平時店里的下酒菜,卻只有那點毛豆花生?”江逍望了望老華。

    老華抬起眼皮,看了看心韻,又看了看江逍,沒有說話。

    但江逍卻從老華的眼里,讀出了答案——

    因為除了心韻,你們都不配讓我給你們做菜。

    江逍忍不住在心中苦笑了一聲。

    看起來,心韻在覺醒者中的地位,還真的是高得很呢。

    “江逍,你確定你那天對那個名叫力秦的戰士覺醒者造成的傷害,不足以致命?”心韻終于結束了沉思,張開眼對江逍問道。

    江逍肯定地點點頭,毫不猶豫地道:“我確定。他臨死前的模樣,絕不可能是外力造成的。滿臉漲紅,呼吸困難,全身失控,還有……他那顆破碎的心臟!

    “那么,你也和我得出了相同的結論,就是他……是被別人殺死的。沒錯吧?”

    “沒錯!苯悬c頭道。

    心韻伸出纖細的小手,叩了叩桌面,目光凝視江逍:“可你有沒有想過,殺了力秦的人是誰?”

    江逍嘆了口氣:“當然想過,但……我認識的覺醒者,不過那么區區幾個,怎么可能想得到?”

    心韻卻緩緩搖了搖頭,輕聲道:“那倒未必。我方才在腦中反復思量了你描述的整個過程,倒是覺得,有一個人,最為可疑!

    江逍心里突然一跳。

    他所知的覺醒者里,紫煙暗炎已死,老華就在對面,心韻自己更是剛剛認識。除此之外,那豈不是只剩下了……

    “難道你說的是……”江逍沉聲道:“赭玉?”

    心韻的目光中,顯露出與面龐完全不相稱的成熟與睿智來:“沒錯。就是他!”

    “那么……”江逍想了想:“你的依據是什么?”

    “你提到過,力秦的身上,有一個監聽器,而且有效距離并不遠。也就是說,有一個人一直在一旁不遠處,監聽著你們的對話?紤]到不太可能有第三方突然路過,心血來潮,殺了力秦之后又不跟你打半個招呼就飄然而去這種極小概率的可能性,那么力秦十有**,是死在那個人的手上了!

    “那么,既然是那個人下令力秦來拷問你,并且還有能力在自己不露面的狀態下殺掉力秦,那么他卻又為什么不直接來找你?又更為什么,要在事后殺掉力秦,而不是殺了你,保住力秦的性命?棄子棄子,總也得是有更大的利益,才會放棄吧?”

    “沒錯!苯悬c了點頭:“不過……這似乎也不足以推導出,力秦背后的那個人,就是赭玉吧?”

    “到目前為止,還不至于。但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力秦提問的方式,很奇怪!毙捻崜u頭道:“他并不是一開始,就在逼問你紫煙的遺言,而是到了最后時刻,才問出那個問題。而那時,他卻已經被你擊敗了!

    江逍想了想,緩緩點頭道:“所以,你認為這說明了什么問題?”

    心韻用手指繞著自己的頭發,緩緩道:“這或許說明……他……或者更準確地說,他背后的那個人,并不是想要得到一個‘未知的答案’,而是想要驗證一個‘已知的答案’是否正確!

    江逍一驚。心韻的這個推測,竟然真的能夠與事實印證得上!

    “如果真的如力秦所言,他是暗炎的殘黨的話,那么上面的這些疑點,縱使不能完全合理解釋。但若是我們假定他是由赭玉派來的,一切似乎都能夠完全對應得上了。所以,我的推論是……赭玉雖然得你轉告了紫煙的遺言,但他卻沒有完全信任你,所以才會以力秦作為誘餌,將你逼入絕境之后,再獲取一次答案!毙捻嵉哪抗忾W亮,灼灼生光。

    “不過,赭玉為什么不信任我?我既然已經將紫煙的遺言轉告了他,那……”江逍說到一半,突然頓住了話語,背后一絲寒意驟然升起:“難道……”

    “沒錯!毙捻嵵刂氐攸c了點頭:“赭玉沒有從那個地點,找到他想要的東西!”

    “該死!”

    江逍一把從桌上抄起酒杯,仰頭將杯中酒灌進喉中,隨后又連著給自己倒了三杯,但心頭的震驚卻沒有被壓下去分毫。

    這次,可真的是頭疼大了。

    在此之前,他一直認為,那份情報只要轉達給赭玉,就能夠讓自己置身事外。

    在遭到力秦襲擊之后,他也只是覺得,將消息再擴散出去,也不會再有人來追著自己詢問。

    但直到此刻,江逍才深切地意識到了,自己面臨的問題有多嚴重!

    那臺電腦里,沒有種子的情報!

    這也就意味著,沒有人會相信江逍的話!

    所有人都會以為,江逍將紫煙的真實遺言隱瞞了下來!而在那之后,一切想要得到種子的覺醒者,都會如同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般,向著江逍蜂擁而至!

    而身處這漩渦中心的江逍,將會毫無疑問地被這群鯊魚撕得粉碎!

    即便是平日里再理智的江逍,此刻也深切地感覺到了恐懼的氣息。

    “害怕了?”心韻嘻嘻一笑,托著腮望著江逍:“現在知道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了吧?”

    “是啊……碰到這種事,誰能不害怕?”江逍長出一口氣,苦笑道。

    “那么,你接下來打算怎么辦呢?”心韻臉上倒是仍舊笑瞇瞇的:“你打算如何讓自己脫離這個旋渦?”

    江逍抬起眼,與心韻對視著,卻沒有立刻開口。兩人的目光在身前交匯良久,江逍卻突然笑了起來。

    他笑得很開心,似乎完全沒有半點憂愁。

    “你笑什么?”心韻臉上沒有訝異,反倒是饒有興趣的表情。

    “因為我突然不擔心了!苯新柫寺柤,笑道:“因為你的出現!

    “我的出現?”心韻歪著腦袋:“這是你的事,和我沒有半點關系。你為什么會認為我打算插手?”

    “我也不知道!苯刑谷粨u了搖頭:“我不知道你會插手的理由,我只知道,如果你沒有這種打算,就不會把我留在這里,聽我說完整件事,再仔細地為我分析。至少,你是有興趣的。而這種興趣的出發點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所以,接下來,我打算聽你的意見!

    “就那么有自信?”

    “就那么有自信!苯兄刂攸c了點頭。

    “好吧!”心韻突然伸出手,重重拍了拍桌子,稚氣未脫的臉上竟然突然生出一股豪氣來:“不管是不是蒙的,至少,你蒙對了。我打算幫你!

    “謝謝!苯械坏攸c了點頭。

    “那么,讓我來告訴你,現在你需要做的事情吧!”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极速时时彩可以作假吗 牛人配资 11选5定一胆绝妙技巧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青海快3第228期开奖结果 快乐8开奖记录 江西11选5在哪看直播 000970股票分析 江西十一选五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怎样玩